审美的混沌:先秦书法

新书画 2018-09-30 07:14:14

作者简介


  刘墨1966年生于沈阳,中国美术史硕士、文艺学博士、历史学博士后。现为北京大学历史文化资源研究所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客座教授。2011年被聘为“2012(伦敦)奥林匹克美术大会”艺术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主要著作有:《中国艺术美学》《禅学与艺境》《中国画论与中国美学》《中国散文源流史》《八大山人》《石涛》《龚贤》《书法与其他艺术》》等。

审美的混沌:先秦书法

文|刘墨 图|颜真卿

  可以说,中国文字的历史有多久,书法的历史就有多久。

  从甲骨文到金文,再到小篆,乃是中国文字的自身演进过程,然而就在这样的演进过程之中孕育着中国书法!

  为什么说先秦书法表现的是一种“审美的混沌”呢?因为它并没有像后人那样,把汉字当成书法来创作,而是伴随着书写汉字无意识地在流露——在前面的概说中,我们已经确定,书法成为艺术,必须有书法家主体生命意识的贯注,必须有掌握使用工具的高超技巧,以及对文字的组织能力。

  最初的文字是用什么工具来书写的,已经完全不知道了,但是在新石器时期的彩陶上就已经可以看到类似于毛笔描绘的痕迹,说明毛笔的使用非常之早。如果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书法和文字同时诞生,并不过分。

  历史上遗留着仓颉造字的传说。传说并非毫无意义,不管它从理性或逻辑逻辑上表现得如何的荒谬,它都恰切地说明,当人们第一次看到文字的力量时,一定会认为它是一件神奇的事,有某种“神性”在内。

  果然,早期的文字在许多方面牵涉到“神”。现在我们见到的那些刻划符号和甲骨文,也正是人们将这世间的事情向神问卜,以求得答案。史官将卜得的结果刻划在龟骨或兽骨上,这便是甲骨文。

  人们将甲骨文的书风分成五个时期:但是无论说它书风雄浑伟岸;或者说它谨饬而富于理性;或者说它略显颓靡与轻软等等,这种种的判断的根据,并非是像后人判断书法时的注重于书写意识或线条,而是字形的结构方式和大小。总而言之,甲骨文已经极其重视左右对称的书写结构和线条意识,这构成了后来书法成为艺术的最重要的因素。

  在商之后的周,由于生产力的发展,青铜器具被大量地制造出来。刻在上面的文字,我们通常将它叫作“金文”。金文的风格以及在审美意识上显然超过甲骨文,这与工具的改进以及审美意识的自觉是分不开的。西周以成王、康王时铭文书风的雄浑奇肆为最可观,如《大盂鼎》和《克鼎》。

大盂鼎

克鼎

  东周时期的风格差距是明显的,这与当时诸侯割据的情形有相当大的关系。开始只有中央的周王有铸鼎的权力,而此时分处全国各地的诸侯大臣自己也可以铸鼎了。在书风上,自然表现了各地的审美习俗与意识,学者也按地区将它分为“四型”。然而不论是甲骨文的五期或金文的四型,都只能说它是书法艺术的开端,它从根本上规定了后期书法的走向:汉字的空间结构与用笔方式。

延伸阅读:

书法的美源于生命的自由律动与心灵的深沉表现

书法的核心价值在于“人格修行的表现”

从书法中可以窥见中国人艺术心灵的最高造诣

书法的美,与人格或心灵息息相关 

关注我们,扫描或长按图片可自动识别二维码


  

 

投稿信箱:183039538@qq.com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微店

美好小店欢迎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