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吸血鬼”鼻祖级小说

怪异故事集 2018-07-10 09:48:47

十九世纪初的美国诗人、短篇小说家、文学评论家埃德加·爱伦·坡,一直被称作文坛怪杰,他曾在《我发现了——一首散文诗》意译了开普勒《和谐的宇宙》(1619)卷五序言的末句写道,“我不在乎我的著作是现在被人读还是由子孙后代来读……我可以花上一个世纪来等待读者。我赢了。”(曹明伦译)正如爱伦·坡所说,美国文坛在他生前以及死后的很长时间一直不肯接受他的作品,到了二十世纪却又重新发现了他的价值。

在中国,爱伦坡作品的翻译最早始于周作人(周树人胞弟),鲁迅《狂人日记》明显受爱伦坡恐怖叙事手法影响,《野草》、《故事新编》中常常出现的孤寂、阴郁和病态描写,与爱伦坡的风格十分接近。建国后曹明伦、陈良廷、徐汝椿、马爱农、唐荫孙都做过爱伦坡作品的翻译,其中曹翻译了爱伦坡全集,译文最为权威,其他几位的译本口碑都不错。

《厄舍古屋倒塌记》创作于1839年,是坡短篇小说中非常有代表性的一篇,虽然坡自己认为这篇是“心灵式”恐怖,中国通常将这篇小说归为哥特恐怖类。这篇短篇小说采用了坡小说中最常见的第一人称叙事方式,以增强故事的真实性。主人公“我”并没有姓名,收到好友厄舍(家族历史悠久,但基本一直是一脉单传)来信请求,亲自前往厄舍府看望开导好友。厄舍精神抑郁,除了家族遗传的疾病外,他的孪生妹妹玛德琳小姐重病对他造成沉重的打击。一天晚上,厄舍以为玛德琳“去世”了,厄舍将她的尸体停放在地窖中(与中国古代相似,因医疗水平有限,十九世纪西方为确认病人死亡,下葬前有停尸习俗),精神愈发错乱,七八天之后的一个晚上被“活埋”的玛德琳破棺而出扑向厄舍,两人一起死亡,“我”逃了出来,看见厄舍府在风雨中旋即倒塌。正如朱振武主编的《爱伦·坡小说全解》中提到的,“爱伦·坡在这篇小说中几乎触摸到了人类感到惧怕的所有主题死亡、活埋、谋杀、鬼魂、邪恶、罪恶、人格分类等等”(这篇小说后来被引申为吸血鬼、乱伦题材),小说中的环境描写、外貌描写、心理描写等全部都烘托出阴郁恐怖的气氛,而这种恐怖,和坡大部分小说中的恐怖一样,是一种出人意料的震惊。

《厄舍古屋倒塌记》遵循爱伦·坡小说创作“效果论”原则,着重烘托出恐怖阴郁的效果,其中环境描写占了很大一部分。下面给出环境描写的片段,以及按照出版时间给出三种译文。

例1:During the whole of a dull, dark, and soundless day in the autumn of the year, when the clouds hung oppressively low in the heavens, I had been passing alone, on horseback, through a singularly dreary tract of country; and at length found myself, as the shades of the evening drew on, within view of the melancholy House of Usher.

徐译:那年秋天,有个阴郁、晦暗、岑寂的日子,瞑云低压压地笼罩着大地,整整一天,我孤单单地骑着马,驰过乡间一片无比萧索的荒野;暮色渐渐降临,满目苍凉的鄂榭府终于望见了。徐汝椿译,题为:《鄂榭府崩溃记》)

    唐译:在那年秋天的一个郁闷、阴沉而又寂静的日子,天上彤云密布,我整天骑在马上,独自穿过乡间一个极其冷清的地带;在挨近黄昏时,我终于发现死气沉沉的厄谢已遥遥在望了。(唐荫孙译,题为《厄谢府邸的倒塌》)

曹译:那年秋天一晦瞑、昏暗廓落、云幕低垂的日子,我一整天都策马独行,穿越一片异常阴郁的旷野。当暮色开始降临时,愁云笼罩的厄舍府终于遥遥在望。(曹明伦译,题为《厄舍府之倒塌》)

2. I looked upon the scene before me -- upon the mere house, and the simple landscape features of the domain -- upon the bleak walls -- upon the vacant eye-like windows -- upon a few rank sedges -- and upon a few white trunks of decayed trees -- with an utter depression of soul which...

徐译:我好生惆怅地看着眼前这番景色——兀立的府邸和庄院中天然的山水胜迹——荒凉的垣墙——茫然眼睛似得窗户——三两枝有臭味的芦苇——三两棵枯萎的白树——

唐译:我以十分沮丧的心情望着我面前的景色——望着那幢房子和庄院内那些天然的风景特色——望着那些无遮蔽的墙垣——望着那些空洞洞的眼睛般的窗户——望着那几排薹草—望着那几根腐朽了的白色树干……

曹译:望着眼前的景象——那孤零零的房舍、房舍周围的地形、萧瑟的垣墙、空茫的窗眼、几丛茎叶繁芜的莎草、几株枝干惨白的枯树——我心中极度的抑郁真难用人间常情来比拟……

这篇小说中的心理描写大多是一种愁苦、郁闷的情绪,与阴沉的环境,消沉的外貌相契合。

例:-- with an utter depression of soul which I can compare to no earthly sensation more properly than to the after-dream of the reveller upon opium -- the bitter lapse into everyday life -- the hideous dropping off of the veil. There was an iciness, as inking, a sickening of the heart -- an unredeemed dreariness of thought which no goading of the imagination could torture into aught of the sublime.

徐译:——这分惆怅,无法以凡人的情绪来比拟,除非只有比做瘾君子梦回以后的空虚;沦入寻常生活的辛酸;徒然摘除面纱的恐惧。我心里一阵冰凉,往下沉,直折腾——我心头一片凄戚,说什么也弥补不了,任凭如何想象,也无法牵强附会地当做什么心情的升华。

       唐译:这种沮丧心情,我完全不能将它恰当地比拟为激动心情,而只能比做一个狂抽鸦片者梦醒后转入正常生活时的痛苦心情——面罩去掉后的可怕心情。我心头有一种冰冷、低沉、要呕的感觉——一种不可填补的思想上的阴郁,任何想象的刺激都不能将它曲解成为崇高的事物。

       曹译:我心中极度的抑郁真难用人间常情来比拟,也许只能比做鸦片服用者清醒后的感受:重新堕入现实生活之痛苦、重新撩开那层面纱之恐惧。我感到一阵冰凉、一阵虚脱、一阵心悸、一阵任何想象力都无法将其理想化的悲凉。


                                   -END-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