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头烂尾的小说梦

哦To嘿 2019-06-12 16:45:54

今天,献上一篇短小说。灵感来自一场梦。


古传虞姬被刺瞎,为了缓解其疼痛和安抚其心灵,霸王便与虞姬写起了书,也就有了现在的瞎姬霸写。此文正是简介于此,还望各位多多包涵给条活路。




眼前一黑,我和你进到了一个城堡里。印象中,我默认了它是座哥特式的建筑,在外看上去尖尖的楼顶再形象不过了。我们在底层,天花板离得很远,周围也是灰蒙蒙的,只有些许阳光从楼顶的窗户打进来,照在那与城堡外部极不和谐的未上色的水泥墙面、地面上。我四处张望,忘记了原本来城堡里面的目的,看着远处模糊的楼梯出了神,心里想着这里是不是没个活人。


就在我盯着楼梯发呆时,在通向二楼的楼梯口蜡烛的火光一闪而过,最先是头机警的一晃,便带起了身体不由自主地抖了抖。我没有说一句话,转向女朋友的面前,轻轻地亲了下嘴唇,告诉自己也像再告诉你“没关系,有我在。”,便拉起手向楼梯走去。走在灰色的地面上,微薄的阳光无数次穿透扬起的灰尘,便向后飘去,沉静得没有半点声音,你好像也明白我想要表达的意思,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跟着走。


走过的距离,让我开始认为这座城堡占地形状肯定是个长条形。城堡的墙面像是拼接起来的,凝重的层次感,有些让人感到工人只是将水泥和在了墙面上,没有任何的粉饰,上面一道道凸起的水泥印子像是个上了年纪的人的皱纹,仔细看上其实却又整齐地向四周延伸;有些好似精心打理过,我想象着摸上去是不是比你的肌肤还要光滑细腻。但,都是灰色的,是原本的颜色,与城堡外富丽堂皇的色彩大相径庭。


空荡荡的大厅,除了该有的灰尘、空气、阳光,别的东西都好像没有存在的必要。走近了,才看清楚楼梯,原本也以为是水泥一节一节搭起来的,但实际上我错了。楼梯是木板拼接起来的,没有扶手,我想城堡的主人肯定想着靠右贴着墙走就好了。上了木器漆的楼梯,像是天天有人在打理,擦得棕红色的木板透露着晶莹的亮光,双脚踩上去也不会发出让人心慌“咔滋、咔滋”的声音,又不是个年久失修的东西。木板是直直地插在水泥墙里的,我们两人走在上面,每踏一步,后脚踩着的木板回弹上来,前脚踩下的木板压得弯曲,让人千小心万小心,贴牢了墙面慢慢往上走,以为这就是城堡主人的走法。快到二楼的时候,那灰灰的水泥地面离得很远,恐高的感觉让人悬着心,害怕失足摔下落个半身不遂。


这一层依旧是水泥铺成的墙面,地面,一眼同样是空荡荡的景象。不过,楼层四处竖立了四根硕大的四四方方的墩子,毛糙得摸上去像沙子一样,菱形的排列起来正对着我们两个,仿佛这才是底层,承重层。这一层看上去好像小了很多,但是也没看见个活人。


楼梯一上去,右边是女厕所,左边是男厕所,我还来不及诧异,来不及寻思那把蜡烛灯火,便被你一把拉进了右边水泥隔间中。你用了好大的力气,把我拉得转了个半圈,两个人面面相贴,没说一句话。你吻了上来,很快。我来不及思考,本能地将双手地围住了你,用着全身呼应着你。那时候只有生物原始的冲动,求生还是繁殖。不安分的双手伸进了你那不算太紧的裤子里,隔着层纱抚摸、捏着你的臀部,我还想着果然还是你的要更加光滑细腻、是不是你有了醋意。要是没人打扰,我们肯定变会选择后者的原始冲动了。


“稀里稀里”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那时候的你好像没有听觉毫无察觉,我抽出双手围住你的头,手上都时发丝带来的顺滑感觉。我开口说话了,轻轻地靠在你的耳边“好像外面有人,应该是男厕所那边,去看看。”我根本就没问你有没有听到水槽放水的声音,就决定不管怎么样应该去看看。你轻得不能再轻的声音,简单得会一不留神便会错过的回复,“恩。”“那走,小心点。”我受感染了一样,轻悄悄地说,轻悄悄地拉起手,轻悄悄地迈出步子。走过楼梯旁,往下望去,还是忍不住想象着自己摔下去之后的各种情况。


后续的太惊险了,不想告诉你们。

所谓不给钱不写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