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榜专题|评庚不让《俗人回档》:“俗人”在成功中“回档”

媒后台 2018-09-29 17:00:28

2017网络文学

栏目导语

“北京大学网络文学研究论坛”自2015年起推出的网络文学年度作品榜,分男频、女频各推选十部优秀作品,并由漓江出版社出版《中国年度网络文学》(男频卷/女频卷)。“年榜专题”栏目将陆续为大家推送2017年的上榜作品。2017年年榜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平台多元化,除文学网站外,还包括微博、微信、LOFTER、火星小说等各种平台的作品,显现出网络文学的“繁花形态”。


//
      作者简介
//

庚不让,创世中文网签约作家,业余时间从事创作。《俗人回档》是其处女作,2014年3月2日发布于创世中文网。截至2017年9月,已有390万字。在连载期间,该作长期居创世中文网都市类小说人气榜前三位,销售总排行榜前十位,并在书评区、百度贴吧、龙的天空论坛等平台都引发了热议,以对当代“俗人”形象的深透书写赢得颇佳口碑。


//
      作品简介
//

创世中文网

庚不让

俗人回档

夜班审读员边学道从2014年意外重生到了自己2001年高考前48天的时候。他最初只想安稳度日,做着囤房子赚钱的打算,但后来还是利用金手指开启了腾飞之路。上大学之后,他以卖游戏“外挂”起家,不久之后,遇到了同是重生者的祝海山,并在祝去世之前获得了其帮助。如虎添翼的边学道后来在IT、娱乐传媒、太空探索、新能源等领域不断开疆拓土,取得了惊人的成就。在这个过程中,他找到并守护着自己前世的妻子徐尚秀,同时也经历了几段情感,收获了一些红颜知己。


//
      本期长评
//


“俗人”在成功中“回档”

——评庚不让《俗人回档》

李强



“回档”是电子游戏的常用词汇,意指保存进度,再次开始以取得更好的成绩(成功)。 “俗人”的“回档”,讲的就是“俗人”重活一次并获得成功的故事,同时,“成功”也是一种可以反照“俗人”和现实的方式。


《俗人回档》的现实内容写得较出彩,21世纪以来,中国乃至全球最重要的变化就是互联网的兴起。主角边学道从2014年重生到2001年,早期做游戏外挂,后来做微博、Kik(类似于微信),逐渐借互联网之势打造了自己的商业帝国。在这个过程中,作者对互联网行业相关内容也展示地较为细致而专业。

作者笔力扎实。写事件,往往善造气氛,转折处能够引人入胜;写人物,能够生动传神,小人物身上也放射着光芒。这是《俗人回档》这部小说能够从都市重生小说中脱颖而出的重要原因。

以上是《俗人回档》作为都市重生类型小说方面的优点,亦即在“回档”这一点上的不凡之处。而这部小说之所以能够引发共鸣,在于作者在新世纪以来的历史现实脉络中处理了“俗人”这个形象

作者庚不让在访谈中解释过自己塑造的“俗人”的形象:

“俗人不是非黑即白,大多数市井俗人都是稍稍带点灰色的……他偶尔腹黑但心怀善念,他有时冷酷但会给更多人带来希望和温暖,他不是一个描上红白脸就定型的脸谱化的人物,他很复杂,他在故事里成长蜕变,他有他的成功,他有他的荣光,他有他的挣扎,他有他的迷茫,他有他的缺点,他有他拿得起放不下的东西和人。”[1]

作者的概括较为全面,讲出了“俗人”的复杂性,但仍显得有些抽象。

不过,小说中边学道的婚恋情况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深入观察“俗人”的视角。边学道前世虽是平凡人,却幸运地拥有一个对他不离不弃的妻子徐尚秀。重生之后,他找到徐尚秀,甚至不择手段让徐当时的男友离开了徐。此后,他以“霸道总裁”的模式、费尽心思地宠她保护她。前世对边学道不离不弃的“恩情”,使得徐尚秀在“回档”的边学道的“后宫”中成为“正宫”。其他被边学道收入“后宫”的董雪、单娆、沈馥、祝德贞等人,虽然优秀,但无法替代徐的位置。

不难发现,边学道所认同的是相互守望、不离不弃的情感关系,而不是功成名就后的锦上添花。两世为人,边学道的眼界和见识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他仍能分清谁是值得信任和守护的人,讲道义,重情谊。在重生后,他最初只想找到前世的妻子,守护好自己的父母家人。发达之后,他将自己周围的朋友、同学也都安排地妥妥帖帖。站在家人、朋友甚至情人的立场来说,这样的“俗人”就是一个值得托付的“好人”

只不过,在前世,“好人”边学道的路途坎坷,充满辛酸无奈。在重生有了“先知”的金手指之后,他才能顺心如意。因此,“俗人”的“回档”的意义不在于将“俗”的诉求在新的时空中表现了出来,而在于将一个现实失意的“好人”变成了他理想的样子,这种转换对比之间,一种筑基于丛林法则的“成功叙事”得以显形。

这种成功叙事一般包含着从独善其身到兼济天下,最后探索全人类未来(支持航天事业)的基本情节。这也是当代媒体叙事所建构起的成功学案例——边学道所经历的成功故事我们几乎都能在这十几年的媒体报道上找到原型。“回档”的“俗人”边学道所经历的事情,在过去十几年的现实中几乎都在以更“魔幻现实主义”的方式发生着。其中的云波诡谲,比小说的设计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的争斗与妥协、光明与肮脏、卑琐与高尚,都被统摄在“成功”的名义之下。在这种成功叙事里,他们是时代的英雄。然而,这种带着灰色的“俗人”形象一旦“回档”,在小说中重现其成功的过程,多数人又无法接受他们。《俗人回档》在“三观”上所得的赞美与批评,都与这种“俗人”的现形有关。

实际上,在网络小说中,“俗人”形象有一个庞大的谱系。最初,“俗人”们在历史穿越小说中最为常见。为了“救国救民”,穿越者大多成了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枭雄”“权臣”。他们胸怀大义,但知变通。做大事的同时也满足个人私欲,妻妾成群。如果说穿越者是穿越到历史时空中的“俗人”,那么《俗人回档》写的就是21世纪现实背景中的“俗人”。

“俗人”“回档”的设定在叙事效果上具有双面性,它以“重生”这种想象的合理性转化了新世纪以来的成功叙事的经验,同时又用一种实实在在的不合理性(“重生”以及边学道的“逆袭”,在现实中当然是不可能之事),提示了新世纪的失意者(其中当然包括部分网文读者)的窘境。

那么,失意者又如何在这套成功叙事中去寻找那个无法“回档”的自己呢?《俗人回档》中配角们的故事,许多也都是失意者的故事,其中不少都写得非常出彩。例如早年给人当“白手套”,后来惨遭遗弃的胡溪,大好年华在异国香消玉殒。作者花了整整四章篇幅来讲她生命的最后时光。她的无奈辛酸,她对边学道的爱恋,都被细腻地表现了出来,令很多读者动容。

在那个寄托了无数“俗人”幻想的边学道的身边,配角们的悲剧故事同样是读者所熟悉并珍视的。通常情况下,普通人的蹉跎与平庸里所蕴含的生命能量,是成功叙事所无法展现的。《俗人回档》里则对这些内容给予关注,以不太经济的笔法,冒着“灌水”之嫌去展现它们。如此“任性”之举,或许只有庚不让这样的新手才会去做。这算是《俗人回档》的不足之处,但不得不说,这种“任性”也自有魅力。

毕竟,小说是讲故事的艺术,更是展示生命本真的艺术。



[1]《创世作者·庚不让·文华访谈》,创世中文网,2015年2月8日,http://chuangshi.qq.com/news/20150208398.html

《俗人回档》评论作者 李强



扫码阅读《俗人回档》



2017中国年度网络文学》

1
男频

赵子曰《三国之最风流》(纵横中文网)

耳根《一念永恒》(起点中文网)

圣骑士的传说《修真聊天群》(起点中文网)

庚不让《俗人回档》(创世中文网)

蔡骏《最漫长的那一夜》(微博)

绯炎《琥珀之剑》(起点中文网)

二目《放开那个女巫》(起点中文网)

会做菜的猫《美食供应商》(起点中文网)

卓牧闲《韩警官》(起点中文网)

吹牛者《临高启明》(起点中文网)


2
女频

藤萍《未亡日》(火星小说)

尾鱼《西出玉门》(晋江文学城)

闲听落花《锦桐》(起点女生网)

倪一宁《丢掉那少年》(微信公众号)

狐狸《杀戮秀》(长佩文学论坛)

七英俊《有药》(微博)

mockmockmock《如此夜》(网易Lofter)

尼卡《忽而至夏》(红袖添香)

颜凉雨《丧病大学》(晋江文学城)

非天夜翔《天宝伏妖录》(晋江文学城)

▲编辑:秦雪莹 杨采晨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购买2017年选实体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