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篇小说】——《远去的足迹》(完结篇)

我爱纺织城 2018-09-12 08:24:38


人生之途,有长有短,而足迹有深有浅......

 ----题记



第二十九章


到开大会这天,往日喧闹轰鸣的机床都寂静无声,大家围坐在一起,先听王排长讲话。

只见身穿军装的王排长,站在一车床旁的垫板上,声色严肃地说:“工人师傅们,大家好!今天我们利用班后会的时间,开一个大会。会议的中心议题就是‘消除派性,巩固大联合’。大家都知道,我们厂成立革委会,也有一段时间了。按说是可以很好地‘抓革命,促生产’了,可是,由于派性作祟,还时不时有人在下边扇阴风,点鬼火,在破坏大联合,企图重新挑起群众斗群众。为了消除隐患,巩固大联合,我们就要彻底消除派性,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这样才能搞好斗批改。”王排长讲完之后,朱京山和另外几个原先造反早的工友发言。


朱京山在发言时激动地说:“是的,我也是造反比较早的人。当时,是为了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揪出党内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但是后来看到出现了‘打砸抢’这样的‘革命行动’,我就有所怀疑了。有一天,去厂露天戏台开大会,在进大门时,另一派的人拥在一起不让进,场面混乱不堪,我还被人打了几拳。正是这几拳,让我清醒过来。所以,当厂里武斗升级停产时,我没有参加‘文攻武卫’,而是进京上访去,想让党和国家尽快平息动乱,让老百姓重新过上安居乐业的日子。再就是我认为,在文化革命中,尽管观点不同,但并不是势不两立的敌人,不能采用‘打砸抢’,更不能搞‘逼供讯’和‘文攻武卫’,如今,解放军宣传队来了,通过和解放军谈心,我更加认识到,不消除派性,就很难真正实现大联合,也就不可能同心同德‘抓革命,促生产’......”在朱京山讲话,坦陈己见时,他明显看到有人对他指指点点,也有人对他的讲话表示赞同,不住点头。


会后,朱京山根据王排长的指示,趁热打铁,写了一题为《为六.二一大会拍手叫好》的大字报,张贴在厂大门口的专栏内。

但没想到,瞬间就遭到大字报的“围剿”,指责这张大字报是对造反派的“反攻倒算”,更有人又攻击写大字报的人是“造反派的叛徒”。

一时之间,厂内又阴风四起,人心不安......

原本就打算要与黄怡兰结婚的朱京山,在四月初就领了结婚证。

见此情状,王排长就劝朱京山先请假办婚事,也算是“暂避风头”罢。


三十


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已经相识、相恋三年的朱京山和黄怡兰虽说已在4月就领了结婚证但因朱京山母亲家里仅有一套间房厂里又不给分房所以就先拖着未办婚礼。

再说在那个特殊年代也就是搞个简单仪式请亲友们吃个饭而已。

可发生大字报围攻之事后加上王排长的劝说二人就商定七一党的生日这天在城里黄怡兰家举办婚礼。


朱京山回家,就对母亲说了他俩的决定。

李淑珍听后吃惊地说:“孩子,结婚是人生大事,你咋突然说办就办呢?再说,现在厂里还这么乱,在哪办?”

朱京山忙说:“妈,不让你操办。我和黄怡兰都说好了,在她家那办。”

“在她家办,那你不就成了‘倒插门’啦?”

朱京山忙解释说:“妈,你看,在咱这办又没地方,咋办?她家在城里,是一独家大院。她妈和她姥爷,又都会烹饪,就不用再请厨师了。”

李淑珍又担心地问:“那你去她家,她父母对你怎样?”


朱京山说:“她爸妈都很开明,虽然人家爸妈都是干部,可并未嫌弃咱家是工人,也不嫌弃我是个小工人。”

“那就好,”李淑珍叹了口气,又接着说:“我就怕人家看不起咱家。”

“你想哪去了?看不起,还会让我俩走到一起?到‘七一’那天,你进城去就行了。”

可惜你妹妹上山下乡去合阳了离这么远也回不来......母亲想到插队的女儿潸然泪下。


一提到妹妹下乡插队朱京山也是无可奈何。

因为妹妹未经母亲同意就报了名。

等厂里在大门口出了喜报”,才知已是无可挽回了。

如今朱京山也只好这样安慰母亲你放心等以后有顺车我和小黄一起去看她顺便把她带回来陪你住几天。

闻听此话母亲才舒展紧锁的愁眉......



三十一


到了.这天黄家所住的小院格外整洁喜庆。

这个小院是典型的两进式四合院。

黄怡兰父母就租居前院两边的厢房。正房及后院都是房东及其家属居住。

而黄怡兰姐弟三人大弟在四川一机械厂上班二弟在本地上技校也不常回家。


七一结婚这天就把黄怡兰二弟所住的房间布置成了新房。

房外房内都贴上大红的字。

亲友们送的贺礼大多是《毛主席语录》、《毛选》及脸盆、电水壶之类。

来的亲友中除有黄怡兰的几个同学之外还有朱京山的几个同学。

原先和朱京山特好的杨卫东自然不会来了但他老婆任淑芳还顾念老同学和范林一起来了。


还让朱京山意想不到的是,李勇还和崔利民、徐建忠一起来了。

当他和崔利民紧紧握手,问他怎么知道他结婚之事时,崔利民笑着说:“你别忘了李勇还在机械化机修厂上班哪,他家和你家在同一个家属院,你和小黄可是厂里的名人,什么事能让我们不知道?”

问及郝师傅,崔利民说:“‘乔老爷’已靠边站了,郝师傅现在是机加工车间主任,我是技术员。你要在,肯定是热处理工段的工段长了。”


朱京山听后,仍感惭愧地说:“师傅对我那么好,可我还是走了,也没考大学,真对不住师傅啊!”

在和徐建忠握手时才知,他在63年考上大学后,中间遇上‘文革’,后来毕业分到与西北纺织厂一墙之隔的西北印染厂当工程师,因他妻子就在印染厂,也算是照顾夫妻关系吧。

说到这,徐建忠也感慨万分:“转了一大圈,又回到原地了!”

但朱京山却羡慕地说:“话可不能这么说,你上大学,学了不少专业知识,回来成了国家技术干部,怎能是又回到原地呢,我羡慕你都来不及哩......”


因尚处“文革”这一特殊时期,故也未搞什么婚礼仪式,就是招待客人们吃顿饭,然后老一辈们回避,由年轻人象征性地“闹洞房”。

而朱京山的几个同学及崔利民,徐建忠,李勇,因与黄怡兰的同学不熟,加之路远,所以很快就告辞走了。

但黄怡兰的同学却“当仁不让”,先是让黄怡兰出节目。

黄怡兰平时就能歌善舞,自不惧怕,所以就随手来了个《北京有个金太阳》,算是“蒙混过关”。

后轮到朱京山出节目了,他却再三推辞,说自己在音乐方面就是个“音盲”,五音不全,实在是勉为其难,难以遵命。


最后,还是黄怡兰为他解围:“朱京山打篮球,投篮很准。要不,就让他给你们投掷乒乓球,行不?”

众人一听,也只好借此收场。

于是就找来几个乒乓球,然后将一小竹篮放在三四米远的地方,让朱京山去投掷。

如有一球不进,就罚他背诵10条《毛主席语录》。

朱京山目测好距离,然后舒展长臂,准确无误地把5个乒乓球投进了小竹篮内。

黄怡兰的老同学们一看,目瞪口呆,只好饶了这个“经不起耍”的新郎倌......



第三十二章


19761018是个让国人终生铭记的日子四人帮倒台了十年文革也总算结束了。

而一首题为《水调歌头.粉碎四人帮》的诗歌也瞬间传遍大江南北


 “ 大快人心事

揪出四人帮

政治流氓文痞

狗头军师张

还有精生白骨

自比则天武后

铁帚扫而光

篡党夺权者

一枕梦黄梁

野心大

阴谋毒

诡计狂

真是罪该万死

迫害红太阳......”

西北纺织厂也迎来了新生。

原先的厂革委会及车间革委会中,有过“打砸抢”劣迹的坏头头,轻者被撤职,重者被法办。

而在“文革”中双突击入党的杨卫东,先是被开除党籍,后被罢免革委会副主任,仍回车间去当电工。

但因他失落感太强,整日郁郁寡欢,以致得了癌症,几年后就在人们的视野中彻底消失了。


然在安葬杨卫东骨灰那天,朱京山和范林等老同学,还是出现在墓地,为他送行。

杨卫东的父母不堪忍受“白发人送黑发人之痛”,未到墓地来。

只有任淑芳带着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及几个亲友来送葬。

墓碑上刻写的姓名,还原了杨卫东的真名“杨巨才”。


朱京山在给杨巨才上香时哽咽地说:“老同学啊老同学,十年文革一场梦啊,不是文革,你也不会走这么早啊......”

肃立一旁的任淑芳也泣不成声地抱怨杨巨才不该在文革中当头头,更不该忘乎所以,恣意妄为,如今扔下两个孩子,让她怎么过啊。

众人闻听此话,也无不潸然泪下......


而已经有了一儿一女的朱京山和黄怡兰,也迎来他们人生新的一页。

黄怡兰在下车间的第二年,即被子校点名要去当教师,而朱京山也在下车间的第四年根据子弟中学发展需要,调到子中当体育教师。

这是因为,十年“文革”,人口发展失控,子校和子中的学生,都成倍增长,师资匮乏,已成当务之急。


于是,厂组干部就决定从车间选拔品学兼优的优秀人才充实学校。

黄怡兰因长期任职广播站,普通话又讲得好,故早就被子校看好。

而朱京山,因是厂篮、足球主力队员,人品也没啥可说的,所以被子中领导相中,并向组干部力荐朱京山。


然当组干部的周干事找朱京山谈话时,他却并没有马上应允。

因为,他总是顾忌自己过于内向的个性,惧怕当教师。

于是,周干事很恳切地对他说:“朱京山同志,子中很需要你这样有专长的同志,也更看重你的为人。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一下,过两天再给我答复。”


回家后,朱京山就对黄怡兰讲了自己的顾虑,主要是自己性格太内向,当教师教体育,怕不适合自己。

黄怡兰一听就开导他说:“你在车间干就适合?一看见车床头就大,手脚又不灵活,也钻研不进去。到学校,可以多看书学习,提高自己。再说教体育,不就是‘吹哨子,划场子,搭台子,做样子,有什么难的?”


见朱京山还心存疑虑,黄怡兰又解释说:“当体育老师,就得把哨子挂在胸前,上课,出操,都得吹哨子集合队伍;划场子,不管你是上课还是搞课外活动,要会划篮球场、足球场,甚至还要会划田径运动会的各种场地;搭台子,只要学校开大会,就要协助总务上搭建台子,布置会场;而做样子,就是上体育课,不能只说不做,要给学生讲清要领及注意事项后,要给学生做示范动作。你说,这些对你难不难?”


朱京山搔搔头难为情地说:“我平时就不爱讲话,怕管不住学生......”

黄怡兰笑着说:“你在球场上那么勇猛,从不怯场,还怕几个毛头孩子?你放心,我会教你怎样管教学生。”

“那好吧,我明天就去组干部回复周干事,同意去学校教体育。”

朱京山下定决心,“逼”自己去当一回“孩子王”,也借此证明能不能战胜自己,成为一个合格的体育教师......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朱京山的选择是正确的。

因为他去学校后不仅参加了在职进修,圆了他的大学梦,成为一个合格的中学教师,党的大门也在向他敞开......

然回顾走过的人生之路,远去的足迹,他还是感慨不已。

他庆幸自己经过历史的淘洗和考验,终究战胜了私欲和邪恶,让善良与正义回归灵魂深处。

新的生活开始了,他更要摈弃私欲及自卑,辛勤耕耘,忠诚党的教育事业......


(全文完)

回复“美食”,查看纺织城的美食天地

回复“精华”,查看纺织城的精华文章

回复“原创”,查看厂长所有原创自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