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就她那个娃娃亲老公,一直就是个面瘫,又冷又拽,有机会了这婚必须离61-65

青春无悔快乐永远 2019-01-10 23:11:58

 父亲车祸公司败落,家里欠了一屁股债,她妈居然想出了“卖掉她”来用聘礼来还债!娘啊,她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就她那个娃娃亲老公,一直就是个面瘫,又冷又拽,这根本就不是她的菜好吗!
  不行,反正都是隐婚,有机会了这婚必须离!
  “老婆,今天中午吃什么?”
  “老婆,晚上我等你一起下班。”
  “老婆,妈问我们什么时候要孩子。”
  “慕司珩,不是说了隐婚吗!你能不能别在我上班时间过来骚扰我!”

第六十一章 先回去再说

陆浅浅想到在车上自己反胃的样子,便觉得自己现在就有些难以忍受了:“我难受!”她理所当然的说道。

  刚刚还说没事的女人,前后不过三分钟就说难受,慕司珩相信才有鬼,但偏首看一眼她,最终他还是默默转身:“只此一次!”愣愣放下这话。

  “你干嘛?”陆浅浅看着慕司珩的背影,有些没反应过来。

  “陆小姐,慕先生要背你啊!”一旁司机替她解释。

  多嘴,慕司珩的目光中闪现这两个大字。

  他要被她?

  陆浅浅瞬间震惊的睁大眼睛,没搞错吧?

  “不上来算了!”慕司珩凉薄说道,便要起身。

  “谁说我不上的!”陆浅浅匆忙上前,错过这村就真的没这店了。

  而且……慕司珩的背还是很宽厚的。

  陆浅浅默默靠在他的背上,突然感觉自己心中溢出小小的欢喜,她的心脏靠着他的后背,砰砰有力的跳着。

  “慕司珩,没想到你还是很懂哄女孩子开心的嘛!”担心心跳声被人听见,陆浅浅刻意轻松说道。

  懂?慕司珩微愣,抿唇没有言语,他从未哄过任何女人,只是这个女人不需要知道罢了。

  “来,说两句甜言蜜语听一听,练习一下!”陆浅浅刻意调侃着。

  “甜言蜜语?”慕司珩反问。

  “对啊,比如那些什么‘你真轻’,‘你累的样子很吸引人’啊之类的!”陆浅浅说归说,自然没指望慕司珩真的说这些。

  他若是真说了,才是有问题呢。

  “你真重。”沉默一会儿,慕司珩终于开口。

  在他开口的一瞬间,背上的女人身体瞬间僵硬,她听到了什么?她真重?她明明是标准体重好吗?

  “你说什么?”陆浅浅怒。

  “整个世界压在我背上,不重?”慕司珩再次轻轻启唇。

  陆浅浅:“……”她听见了……甜言蜜语吗?

  一阵长久的沉默之后,陆浅浅觉得自己的脸颊和耳朵在默默升温:“要死了,差点被你诱惑!”她默默松了松揽着慕司珩的手,突然觉得手心满是汗意。

  闻言,慕司珩不过是轻笑一声,再不说其他,差点诱惑吗?慕司珩眼中精光一闪,他要的可不止这样。

  日头缓缓升起的时候,三人终于走出了大山,之前的车辆依旧好好的停在那里。

  坐上车子的瞬间,陆浅浅只感觉浑身放松,不得不说,虽说心理能接受在山村的生活,但身体很诚实的更喜欢好的环境。

  “直接去临市!”慕司珩命令。

  “是。”手机应了一声已经发动了车子,前方正是群山的出口隧道。

  车辆快要接近马路的时候,慕司珩突然说道:“停!”

  “怎么了?”陆浅浅困惑。

  “后面有人,应该是来找我们的!”慕司珩看了一眼后视镜的方向,判断道。

  “哪里有人?”陆浅浅直接转身透过窗户朝后看,不远处的确有个黑点,“你怎么知道是来找我们的?”她疑惑。

  “因为刚刚有人在跟踪我们。”慕司珩沉声说道,这也是他主动提及被陆浅浅的原因之一,万一遇到什么事情,他更相信自己的力量。

  果然,那个黑影越来越近,直到走到他们车前,敲了敲车窗。

  “请问你们是昨晚到山村小学去的人吗?”来人是一个女生,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样子,扎着两条麻花辫,穿着同样和山村众人一般朴素,但普通话很标准,怯怯的,却不时可爱。

  “你是……”陆浅浅担心慕司珩冷脸吓到这个小女孩,匆忙出声询问。

  “你好,我是山村的语文老师,我叫孟紫。”女孩看起来有些紧张,“我想问你们一下,请问,你们知道那些孩子们的消息吗?”


第六十二章 一面之缘而已

“你是说小金他们?”陆浅浅反问。

  “对,小金是我的学生!”叫孟紫的女孩眼睛一亮,“您见过他?”

  “有过一面之缘。”陆浅浅点点头,“实不相瞒,我这次过来,本来打算来看看小金的,但没想到小金还没有回来!”

  “这么说,你们也不知道小金的消息了……”孟紫眼神暗了下来。

  “既然你想知道那些学生的消息,为什么要跟踪我们,而不是直接现身?”一旁,一直沉默的慕司珩突然出声说道。

  孟紫偏头看向他,眼神闪过明显的惊艳,脸色都涨红了:“我只是……怕,怕你们是坏人……”

  “为什么你会有这种感觉?”慕司珩像是丝毫察觉不到别人的紧张一般,猛地抬眸,眼神凉薄的看着孟紫。

  “因为……”孟紫被慕司珩看的一阵心慌,她避开他的眼睛,眼圈微红,“因为这些孩子们离开的时间太长了,小金走的时候还说,会给我带大城市的好吃的,所以,我不相信校长说的,他们被安排在大城市学习……”

  “你觉得他们还会回来?”慕司珩沉声问道。

  “当然!”孟紫几乎毫不犹豫的点头,“那些孩子们都很善良,他们很感谢捐助者给他们捐献学校,所以才愿意出去接受采访的!”

  “万一那些学生真的想要待在外面呢?”

  “……”这一次孟紫沉默了,良久,她方才迟疑说道,“这位先生,我看你不像坏人,所以才会同你说这些,事实上,这并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情了……”

  这一次,没人说话,二人却都看着站在面前的孟紫。

  “咱们这个小山村,来支教的人都没有,所以我是山村和隔壁村两边跑的语文老师,隔壁村的孩子在三个月前接受采访的,可是那些孩子再没有回来,再就是这个山村的孩子,一个月前出去接受采访,也没有回来……”

  “这位先生,你说那些孩子愿意留在大城市,总不能都留在大城市吧?就算他们想留下,可……也要和家里人说一声啊?不能连爸妈都不要了吧!”

  隔壁村的孩子四个月前接受采访没回来……

  突然听见这个消息的陆浅浅有一瞬间失神,这么说,这一次小金消失的时间,根本不是第一次发生,他只是其中的一个人……

  “我会注意那些学生的动向的!”最终,慕司珩只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那个叫孟紫的语文老师始终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汽车渐渐驶向马路,知道成为马路上的一个黑点。

  “那个女孩好像喜欢上你了……”陆浅浅转头,看了一眼根本看不见的人影,闷闷说道。

  “什么飞醋也吃?”慕司珩看她一眼,没有多说其他。

  “没有吃醋,只是阐述事实。”陆浅浅静默一会儿,“你觉得这件事情究竟是怎样的?”她实在是想不清楚任何头绪。

  “先回去,调查一下女孩说的是否属实。”慕司珩薄唇轻启。

  “我觉得她不像撒谎啊……”陆浅浅喃喃。

  “像不像有时候可不是靠眼睛看的,”慕司珩看她一眼,“我比较信任真凭实据。”

  “那没有真凭实据的时候呢?”陆浅浅疑惑。

  “我便信我自己。”

  “……”陆浅浅无语,果然,她和这个男人说话完全是在自取其辱。


第六十三章 她自取其辱

回去的路上,或许是心中有事的缘故,分了不少心,没有来时那般难受了,她只是靠在椅背上,总觉得好像有一张大网在笼罩着她。

  “回去之后,你正常上下班,如果霍晋问起来,你便说去了临市。”一旁靠在椅背上闭眸假寐的男人突然做声。

  陆浅浅微愣:“万一霍晋真的查到了我们出现在这里呢?我说去临市岂不是被他一眼看穿在撒谎?”

  慕司珩终于缓缓睁开眼睛:“我把他沿线的耳目拔了,换了新的信息。”端的是轻描淡写。

  陆浅浅却已经震惊的睁大眼睛:“你什么时候做的这些?”

  “今天早上。”

  “那……”

  “总之,他问起你来,你便直接说在临市就好,他不会为难你的!”

  “为什么你这么肯定不会为难我?万一……”

  “因为慕太太人见人爱。”慕司珩看向她,唇角微勾,半真半假的说道。

  人见人爱……陆浅浅内心一寒,“我怎么觉得你话里有话……”

  慕司珩看她一眼,没再说其他,自然话里有话,霍晋这么千方百计的将陆浅浅挖到自己公司去,可不是什么都没做,就和她闹翻的。

  所以别说霍晋什么都查不到,就是查到什么,他也绝对不会选择在现在撕破脸皮。

  慕司珩这般想着,下一秒他眉心突然皱起:

  “对了,还是那句话,远离霍晋。”

  从山村回家,第一件事是什么?

  陆浅浅的回答绝对是洗澡。

  二人到家时,慕母原本欢欣上前想要热烈迎接一下他们的,却堪堪在离他们半步远的地方停下脚步,弄得陆浅浅哭笑不得。

  身上并没有多么狼狈,只是慕家别墅干净到一丝不苟,所以才衬托的她们有些凌乱了。

  陆浅浅洗完澡,一边低头擦着头发走出来的时候,慕司珩已经穿着睡衣靠在床上翻看法文书籍了,安静的侧面如同精雕细刻一般,极其完美。

  听见浴室的开门声,慕司珩转身朝着她这边看来。

  “明天就去霍氏了,今天在车上告诉你的事情都记住了?”慕司珩依旧一派冷静的样子。

  “知道了。”陆浅浅心思一顿,这个男人这么嘱咐自己,就像嘱咐小孩子一样。

  慕司珩察觉到陆浅浅话中的不耐烦,沉默一会儿:“过来。”

  “什么?”陆浅浅看向他,就不能和自己好好说话吗?

  “过来一下!”慕司珩微微蹙眉,一派清贵的模样,“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嘱咐自己?

  思及此,陆浅浅连吹风机都没放下,直接走到床边:“干嘛?”看着眼前的男人,总觉得男人的眼神……和刚刚有些不同。

  “帮你吹头发!”慕司珩一本正经说道,手已经自发拿过一旁的吹风机,坐起身在陆浅浅身后。

  “什么?”陆浅浅诧异,直接便要站起身,肩头却被一双大手一压,“好好坐在这里!”

  男人的声音半是商量半是命令说着。

  吹风机的温热风声一点点吹着陆浅浅的头发,陆浅浅却没听见,只听见自己心脏怦怦跳动的声音。

  这几天……她的小心脏好像一直不听自己的使唤,尤其是在这个男人接近自己的时候。

  她不傻,自然知道这可能意味着什么,可是他们之间的婚姻……不能这样啊……

  “不行!”陆浅浅猛地从床上站起身,肩头一痛,撞到了吹风机的风口处,她却丝毫未觉,只是又重复一遍,“这样不行!”

  慕司珩蹙眉,看着突然逃离自己身边的女人,微怔:“什么?”

  陆浅浅突然反应过来,她好像……有些过激了,良久,脸颊挂上一抹干笑:“没什么……”她轻轻开口,“只是觉得,我们好像还没好到这种地步……呵呵,我自己吹头发就好了。”

  话音落下,她弯腰便要从慕司珩手中将吹风机抽出来。

第六十四章 我自己来就好了

但失败了……

  慕司珩紧握着吹风机的手柄,没有放开一丝一毫。

  “内什么,我去吹头发,顺便抹些护发精油。”陆浅浅感觉自己的脸颊一阵火热,甚至不敢抬头看慕司珩的眼睛。

  这一次,慕司珩的手终于松了松。

  陆浅浅刚要伸手将吹风机夺过来。

  “陆浅浅,你到底在逃避什么?”身前男人轻声低喃一句,声音很轻,可陆浅浅却听见了,如雷贯耳一般。

  她在逃避……

  是啊,这么明显,所以慕司珩才会这般轻而易举的看出来了。

  “我没逃避啊……”陆浅浅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努力挤出一抹乐观的笑,“我去吹头发了!”

  这一次,没有任何迟疑,她起身便拿过吹风机朝着一旁换洗室走去。

  偌大的落地镜子里,女人的脸颊和耳朵都变成了红色,仿佛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这一处一般。

  “是啊……”陆浅浅突然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叹息一声,“你到底在逃避什么呢?”

  再出去的时候,慕司珩已经不在卧室了,大抵又去书房了吧,陆浅浅安静想着,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她太累了。

  这两天不是在山村,就是在路上,一路奔波,明天还要去公司。

  想到这一点,陆浅浅几乎一头扎进柔软的枕头睡着了。

  慕司珩进来看见的便是女人酣睡的样子,唇角无奈一勾,这个女人,心中真的不存任何心事吗?

  而后,他唇角的笑容僵硬一瞬,明明之前二人之间的相处还那般自然,他将女人所有的害羞尽收眼底,可今晚……

  她竟然开始逃避他了。

  看来,要放松一些才好,不然会吓坏她的。

  日暮更迭。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陆浅浅顺势将昨晚的尴尬抛到脑后,不然自己以后连面对慕司珩都不可能了。

  大大方方的下楼用过早餐,再由这个男人送自己去霍氏,不同的是,以往二人在车上偶尔会斗嘴,今天倒是一句话没说。

  陆浅浅没说话,是因为昨晚的不自在,慕司珩没说话……

  下车前陆浅浅特地看了一眼慕司珩,而后不得不承认,这厮不说话,纯粹是个人习惯!

  “早啊陆姐!”

  “早啊!”

  一进公司,员工们都友好的互相打着招呼,陆浅浅自然回之微笑。

  “早啊,浅浅!”身后神不知鬼不觉便出现一抹柔和的声音。

  陆浅浅身体微顿,偏头正看见霍晋唇角含笑的站在那里,周围有员工看着他们偷笑着离开,为二人腾出单独相处的空间。

  陆浅浅突然感觉自己太阳穴跳动了两下:“早啊霍总,”随后她看向四周,“那些人……为什么离开?”明明电梯就快要到了。

  “可能是因为他们不着急吧!”霍晋明知故问道,说话间,电梯已经停下,“上楼吧,浅浅。”声音依旧温和。

  陆浅浅无奈,耳中突然想到慕司珩要她远离霍晋的忠告,可现在霍晋就在电梯里等着自己,只好硬着头皮上前。

  “这两天怎么样?”电梯中,霍晋看向陆浅浅,随意问道。

  “就还是那样啊!”陆浅浅没看他,“这些宴会,大同小异,都很无聊。”

  “的确是。”霍晋认同的点头。

  而后,二人之间一片沉默。

  所幸这个时候电梯门突然打开,才到五楼?

  陆浅浅诧异一下,电梯外很多霍氏员工站在那里,看见二人似乎有些诧异。


第六十五章 瘟神啊

“进来啊!”陆浅浅招呼众人。

  “不用啦,我们乘坐下一班电梯吧!”人群中有人说道,门渐渐关上。

  不对劲!

  此刻陆浅浅若真的还觉不出来异常,就真的是傻子了,这一次,众人看着她和霍晋的眼神,好像……他们之间有奸情一样。

  “怎么了,浅浅?”一旁霍晋缓声问道。

  “没什么。”陆浅浅直觉摇头,看着电梯在十三层停下,她勾起笑容,“霍总,我先去自己工位了。”

  “嗯!”霍晋笑着点头,“有什么问题随时问我。”

  “好的!”电梯门开,陆浅浅几乎立刻逃了出去,深呼吸几口。

  总觉得,和霍晋在一个空间,总会感觉一种莫名其妙的压力。

  “小陆,今天来上班了?”公益部一个老干部亲切的叫着她。

  “嗯。”陆浅浅点头,随后突然想到了什么,“老师傅,我想整理一下咱们公司近年来做的慈善次数,可以在自媒体做个主题专栏怎么样?”

  “可以啊!”那人赞赏的点头,“你们这些新玩意我都玩转不开了,还是小陆点子多,一会儿我把这几年霍氏的捐助对象名单给你发送过去。”

  “谢谢老师傅!”陆浅浅甜甜一笑。

  老干部将文件发过来的时候,是在早上十点多,陆浅浅一边打开文件,脑海中却总是回荡之前山村那个叫孟紫的女孩所说的。

  被霍氏接出去接受采访的学生都没有回来。

  b市南山区……找到了!

  陆浅浅眼睛一亮,飞快扫视一眼上面的名单,果然有一个姓金的小男孩,这一次大概有十几个,加上邻村的也有将近五十人。

  文件上并没有标注这些孩子的所在的具体方位,根本不能判断孟紫说的真假。

  突然,一个熟悉的名字闪进她的视线。

  李如师。

  她记得这个名字,大概是在去年的一个新闻上看见的,因为这个名字很别致,她便记住了。

  当时的新闻,是一个失踪儿童的新闻。

  失踪……

  突然有了这个切入点,陆浅浅飞快上网搜索这个名字,弹出来的消息少的可怜,和当时各大媒体正想报道的情形完全相反。

  怎么会?陆浅浅皱眉,就算现在热度没有了,当时的新闻也应该搜到的,除非……有人将这个新闻撤了。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想到这一点,陆浅浅突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只手遮天。

  透过新闻的凤毛麟角,还是能搜到,当时的确有这样一件案子发生。

  多搜索了其中一些名字,陆浅浅发现,有些同样能搜到失踪的一两条文字标题,有些干脆就什么也搜不到了。

  太可怕了。

  陆浅浅猛地将文件合上,眼神惊魂未定的看着面前虚无的空气,这么多孩子,怎么会凭空消失的?

  只能有人故意而为之,那个山村的语文老师孟紫,她没有撒谎。

  可是,会是谁呢?

  “浅浅。”身后突然一人轻柔的声音传来。

  陆浅浅被吓了一跳,浑身冷汗似乎都冒了出来,手指微颤,却还是努力维持着镇定。

  “霍总!”她勉强一笑。

  正是霍晋。

  “脸色这么不好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霍晋说着,便要伸手摸她的额头。

  陆浅浅直觉躲避了一下,霍晋的手僵持在空中。

  “霍总,这样,可能影响不好。”陆浅浅默默解释道,“毕竟,我是个有夫之妇。”

  “倒是我疏忽大意了!”霍晋已经自然的收回手,唇角依旧微微弯着,“浅浅在忙什么?”

  “公益部的工作不多,我想着整理一下自媒体的工作内容,把这个宣发拾起来。”陆浅浅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上面正是自己整理自媒体的页面,她松了一口气。

往期精选

虐心小说:

晚安小王子 (回复21,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哥哥,请再等等我!(回复22、23,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回复9-12,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夏有乔木(回复13-20,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极品萌卫(回复24,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两小有猜(回复25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天空不要为我掉眼泪(回复26,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今世欠你三寸光明(回复27)

郎骑竹马来(回复28)

昏婚欲睡(回复29)

从此余笙没有你(回复30,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弟弟再爱我一次(回复31)

推理之王2:坏小孩(回复32)推理之王1:无证之罪(回复33)

校草虐心恋(回复34,仅限祎吖吖微信平台

锦瑟流年错 (回复35)

airy sang 肌本纯粹护肤、美容、美发、瘦身,欢迎加盟

产品展示:淘宝搜索桑屿南蔷祎吖吖

商务合作QQ:451760431

微信号:zhuer451760431

所有文章均来源于互联网,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