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何均:小偷光顾

都市作家 2018-06-12 15:36:32

小偷光顾

何均


欧阳与妻子王丽的这场冷战源于他们做爱后王丽想要孩子。

那是秋天的深夜,发生在他们租的房子里。这是他们到省城高新区工作以来第一次的不快。窗外皓月当空,零星闪烁,微风吹拂。蟋蟀在窗下鸣叫,时断时续。远处,火车奔驰,汽笛长鸣,为夜晚带来尖锐的呼啸,接着就是压迫铁轨的笨重钝响,仿佛就在压迫地球的心脏,让人呼吸急促,耳鸣轰轰;声音一浪撵过一浪,仿佛在赛跑,好在这呼啸和钝响是渐跑渐远了的,耳根慢慢清静,心跳慢慢缓和,四周也慢慢恢复平静,世界又开始充满静谧与祥和。在这样宁静安详的夜晚,年青夫妇是适合做点快乐的事情的。婚后,欧阳王丽夫妻俩睡觉从来都是一丝不挂,说是方便,脱睡衣麻烦。躺在身边的妻子手开始不安分起来,像滑溜溜的鱼,在他胸膛宽阔的大海里游来游去。这是妻子想做爱的信号。欧阳被紧张工作压抑的性欲似乎也唤醒了,在妻子一点一点柔软的抚摩和亲吻中开始复苏,挺拔,昂扬,渐渐有了男子汉气概,顶天立地,气壮山河。两人便进入酣畅淋漓的畅游状态,忘了山川河流,仿佛飘飘欲仙的境界,但他们很快就回到人间和身心愉悦的疲惫。王丽身体疲倦而心不疲倦,她仍然感到这个家缺少点什么,显得空荡荡的,两人世界已不再新鲜,需要新生命的新气息来补充,而女性天生的母爱在膨胀,在扩张,在弥漫,充满他们爱巢的各个角落。

“欧阳,我们要孩子吧。”王丽娇嗔地说,手在欧阳胸口滑摸。



欧阳如临大敌,搬开那只不甚可爱的手沉默,仿佛那只细腻滑润的手就带着一个小生命在哭泣,奶声奶气,不依不饶。他先对结婚没有思想准备,因不小心王丽怀孕了,最后堕了胎,也就只好匆匆忙忙结了婚;后是谈带孩子,他坚决不同意甚至僵到说分手的地步。他的确不想这么早带孩子,过早被孩子所拖累,年纪青青就成了小老头儿,还没耍好就未老先衰,事业更是八字没一撇,从何立足。一想到这些,欧阳头就大了,胀了,疼了。

“不嘛,我要孩子呢。”王丽依然娇嗔地说,手又像鱼一样游来游去,“结婚都三年了,现在工作也稳定,有条件带孩子了嘛。”

“我的工作并不稳定!”欧阳已没什么耐心了,将她的手拿开。

“你不是有同学胡曼作靠山吗?”王丽意识到问题有些严峻,手也有所收敛,分辩道。

“这个社会,本事才是靠山。不管什么单位,总需要有本事的人干,如果都是关系和溜须拍马,单位只有垮掉。你们学校也一样,竞争上岗,也是聘任制,不要掉以轻心。她只是起引荐作用,后面的路都靠自己走,更何况她泥菩萨过河都自身难保?”欧阳说出这样的话,不是空穴来风。

“她出什么事了?”王丽很警惕地问。

“我也只是道听途说,暂不提她了。”欧阳欲言又止,将话题转回来了,只不过语气要软和些,“——要孩子,再等等吧。”

“等?要等到什么时候?!”

王丽心都凉了,又是等。她与欧阳结婚后,不知吵过多少次。他总是怕有孩子,而与他们一起结婚的同学孩子都在跑了。王丽想起就心酸,于是流出了眼泪。泪水打湿了欧阳的手臂,好象也要打湿欧阳那颗坚硬如石的心,但欧阳寸步不让,坚决不松口,说:

“当然是条件成熟哦。”

“你说看看,什么是条件成熟?!”

王丽几乎不能忍受了。欧阳依然慢条斯理地说:

“一要有自己的房,总不能租一辈子房,除非不要自己的窝;买房总不能嘴一张钱就来了。二要经济宽裕,带孩子就要请保姆,我们谁都没时间,不可能不上班;再说,总不能让孩子跟着受穷吧。”

王丽无话可说,她不能说欧阳没道理考虑不周全,但心里堵得很,就像饭吃多了不消化的难受。她只能偷偷流泪,把光滑的背对着他。她知道欧阳的习惯,一般做爱后不愿说话,一是累,二是回味,这样能很快进入梦乡。但此次,他竟然没再理她而一会儿就鼾声大作,睡着了,把她凉在半边凄惶,这是她最不能容忍。

第二天,王丽就不理欧阳了,夫妻俩又进入冷战了。

 


欧阳从未想过今生会与胡曼有一段非同寻常的交往。

而他以为胡曼是一尊高高在上的神,只能远远地敬奉。胡曼在大学里是个风云人物,漂亮又能干,是学生会副主席,尤其那双黑而亮的眼睛,就像汪汪的湖泊,深不见底,却能摄人魂魄,因此,追求者如云。而他是个小人物,生性内向,不善言谈,但计算机的编程水平却是一流,曾代表学校参加全国大学生计算机程序设计比赛获一等奖。毕业后,同学都分道扬镳,他与胡曼也很少联系,只是从同学那里了解她一些情况。胡曼分到省委组织部从政,而今混为高新区的副书记了。欧阳,一个计算机高才生,被家乡的县委办公室要去当了数据处理员,兼任办公室副主任,而且一窝就是四年。欧阳根本没想到会跟她这么近距离交往,并且还改变了他的人生,而他与胡曼在大学关系很一般,仅是同学而已,更谈不上有什么交情。他也没想到今生还会与她再相遇。

这事发生在三年前夏天的一个难忘的晚上。欧阳到省城出差,碰到胡曼。

胡曼约他到了省城相当豪华的香格里拉大酒店聚会。他以为胡曼还约有在省城工作的其他同学,哪知就他们俩。胡曼定的一个名叫翠竹的雅间,非常有格调,也有情调,灯光柔和,大彩电放着英语名曲《往事回首》,空调吹出凉爽的风,墙上挂有名画《泉》,正对彩电的墙边有一张黄皮的长沙发。胡曼只点了几样菜,却精致而名贵,一瓶张裕红葡萄酒。小姐为他们一人斟了一小半杯就退出了。高脚杯中的红葡萄酒在柔和的灯光映衬下,晶莹而剔透,高雅而气派。雅间完全成了温馨的两人世界。胡曼穿着高贵典雅的西装套裙,线条分明;一对高高隆起的乳房半遮半掩,像一对兔子在那白皙的舒胸偷窥,随时都可能蹦跃而出,考验男人们的定力;长长的黑发婆娑披肩。她已不是大学清纯的少女了,而是个魅力四射又成熟老辣的职业女性,非常干练爽快,或许是官场造就的,只是那双黑而亮的眼睛已没有先前那样勾魂夺魄了。



胡曼拿出女主人的姿态,说:

“欧阳,干了第一杯酒。算我为你接风。”

“干。”欧阳还没进入角色,不太适应这种氛围。当,还是爽快地碰了一杯。他主动把酒斟上。

胡曼就快人快语地说:

“可能你会奇怪,怎么只有我们两个没叫其他同学吧?其实,很简单,我想跟你交流。至于他们,我们经常见面。”

欧阳笑笑说:

“谢谢,承蒙你还看得起我这个乡巴佬。”

胡曼边给欧阳夹菜边说:

“甭给我酸溜溜的——过会儿牙齿酸掉,我可不负责任哦!吃菜。——你现在当主任当出感觉了?!”

“混呗。”欧阳说,“你知道,我不是从政的料,是他们的摆设,不外是想留我而已。”

“算你清醒。”胡曼赞赏道,同时又质疑,“难道你打算这样混下去?”

“暂时还没找到好去处。”欧阳无奈地回答。

“不要光说话。来,为我们同学的聚会,干第二杯酒。”胡曼提议,主动干了斟上酒。

“干!”欧阳应和道。

“老同学,你愿意出来吗?”胡曼见时机已到,神秘地说。

“愿意。干什么呢?”欧阳疑惑地问。

“当然是专业对口哦。”胡曼很得意地说,“我引荐你到我们区一家软件开发公司。”

 “我能行吗?”欧阳怀疑自己是否能胜任。

“能,你一定能。”胡曼给他打气,“你的专业才能在我们同学里是最优秀的。我又分管企业,黄总是老熟人了。”

“我去干什么呢?”欧阳问。

“还是搞你的老本行。”胡曼很肯定,“你是人才,不能被埋没了。”

“我算什么人才?”欧阳自我解嘲道,“——你是不是在为你下辖的企业挖人哦?”

胡曼诡秘地一笑。

“是,也不是。”

“此话怎讲?”

“说是,当然,我希望你来为我们区的经济建设服务。”胡曼带出了官腔,“说不是,我确实出自同学的情谊,希望你出来能发挥自己的才干。学以致用嘛。”

“算你有理。”欧阳颇兴奋,提议道,“为你的引荐之功,我敬你一杯!”



胡曼更正说:

“甭说敬,应该说为我们几年了才见面,干杯!”

他们干下第三杯。胡曼仿佛完成使命一样,很轻松地拉起家常来。

“你成家了吧?”

“是。还没带孩子。”

“爱人什么工作?”

“小学教书。”

胡曼一本正经地说:

“老同学,这样说吧——帮人帮到底,送佛送西天——把你当人才引进,区直属小学解决你爱人的工作,正调怎么样?”

欧阳很高兴地说:

“当然,这再好不过了。”

“谁叫我们是同学呢?”胡曼很兴奋,毕竟能为同学办一件好事,然而,她一想到自己,就不无感慨地说,“你看我,一个女人在政界里混,很难,也很累。唉,前任丈夫不能接受我,总以为里面有什么不尴不尬的事。我们就分手了,幸好没要孩子,干净利落。”说完,她眼睛就潮红了。

欧阳没想到像胡曼这样的女强人也会有一肚子难言的苦水。

在公司上班后,他与胡曼很少见面,更多是通电话,只是同学聚会时才在一起,但也零零星星听到她的一些风言风语。而黄总还是一如既往地器重他,已升他为业务主管了。

欧阳没时间跟妻子讲和,他又不能让步,这是原则。近来公司正在忙一个软件开发项目,而他是重要成员之一,差不多全力以赴了。然而,冷战到了第三天,也就是周五,形势却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下午四点五十左右,省城高新区的通宇软件开发公司七楼的一间办公室里,虽有八个格子的写字间整齐划一的排列着,但坐在其间的员工人心浮动了,进入周末情结,都在安排晚上的娱乐活动,有的在上网聊天,有的看新闻。欧阳正在犹豫,是加班把自己任务的最后工作完成,还是打个电话找胡曼或其他同学玩,反正不想急于回家;突然,手机响了,“跑马溜溜的山上”唱起来了。他颇有些兴奋,以为是胡曼打来的,因想找她谈谈,毕竟是同学嘛;可是,一看来电显示,却是他妻子王丽的手机号码,他只好按绿键接通,轻声轻语。

“丽,有什么事?”

“赶快回来!小偷光顾咱家了。”

“好,好。马上!”



他再也不敢找由头了,赶紧处理手里的活。想起小偷破门而入,头皮就发麻,像小时听到贼就害怕,不禁打了个寒噤,不知家里乱成什么样子。

这时,高大魁梧的黄总,四十多岁,一身名牌休闲装,叼着雪茄,冒着大款气派的呛人烟味,腆着大肚子横着进来了。员工们都站起来,差不多是异口同声。

“黄总好!”

黄总很和蔼地说:

“大家好。周末了,有什么安排啊?”

大家七嘴八舌。

“只有回家啰!”

“逛商场算了。”

“跟朋友约会。”

“黄总是不是有什么好安排啊?”

黄总走到欧阳格子前停下来,大声说道:

“要不这样——大家辛苦了,我请客,今晚去潇洒。怎么样?”

员工们都鼓掌了,叫“好,好好”。欧阳不好意思地小声向黄总请假:

“黄总,我能不能请请假。刚才,我妻子打电话说家里小偷光顾了,叫尽快回去!要不,我回去处理完了,就来跟大家聚会。”

“那你快回去,家里事要紧。丢了什么,给我汇报一下,我叫财务室给你经济补偿。”

欧阳非常感动,激动地说:

“谢谢黄总关心,家里也没什么值钱的。”

黄总就说:

“那你就先走吧。”

欧阳还没走出办公大楼,就到下班时间了。人们纷纷走出办公室,乘电梯到一楼互道拜拜。有的开自己的车,有的赶公交车,有的打的,有的坐三轮,还有近的甩火腿,如欧阳。人们就像流水,各自汇进省城夜生活的海洋,有去畅游的,有去挣扎的,也有去消耗多余体能的,而他的同事们会去唱歌跳舞。

五彩缤纷的省城正式拉开了夜生活的序幕。

 


欧阳匆匆赶回家,妻子王丽脸都急得煞白了。门是被踢开的。三保险的牛头牌锁掉在地上,一副无辜无奈的样子。门框已撕裂,有木签四处挂着,像开的小白花。

他们租房就是高新区城乡结合部,房价要比城里便宜得多。房东原是地道的农民,建高新区征地而一变成为居民。修居民点给每户都划有地。于是,房东修了一幢两单元五层的楼房。他们租的三楼,两室一厅。这里的居民没有了土地,生活一靠政府每月110元的补贴,二靠楼房出租,三靠自己打工或蹬三轮。因是城乡结合部,做什么生意的人都有。欧阳租房那个单元都出租完了。人员杂,大多是一些跑传销的、做小买卖的和在单位上班的。单元有一道铁门,挂一把铁锁但很少锁,形同虚设。住户互不认识,多为早出晚归;欧阳和王丽中午都不回家,自己很少煮饭。小区虽设警务室,但秩序还是非常乱,时有偷盗、抢劫发生。就在小区,晚上十点,一位护士小姐在医院下班回来,刚拉开单元的门就被小偷捂住嘴准备抢东西,幸好她喊出了“救命啦——抢东西!”小区警务室旁边有一家茶馆还在打麻将,问讯赶出,小偷慌不择路撞到警务室这边被抓住了。那位护士小姐吓个半死,原来小偷早就吊住她了,只是一路等下手的时机。她只好重新找房子租,第二天就搬走了。

妻子王丽主动起来,这叫做一直对外。

“我已给派出所打电话了,警察一会儿就来。检查一下,看你丢什么东西没有?尽量保护好现场。”

欧阳也不计前嫌了。

“你丢东西没有?”

“我项链今天忘戴了,没了。”妻子做出很可惜的样子。

“偷了算了。再买一条就是。”欧阳安慰她。

然后,他走进卧室,看见一片狼藉。衣橱大打开,衣服扔得满地都是,颇像卖减价服装的地摊,衣服裤子内衣内裤袜子乱挤一堆,相安无事,和平共处。床边的皮箱也撬开了。书信、证券卡、农行卡、优惠卡扔在地上。农行卡上还有三千多元,小偷并没有要,因不知密码,拿了也没用。而新彩电在客厅安然无恙,这个小偷不像有的小偷,偷不倒钱就要报复,让你的电器在水龙头上洗澡。大约一刻钟,来了两个警察:一个勘察现场的,是胖子;一个拍照的,是瘦子。

拍照的瘦子警察问:

“丢有贵重物品没有?”

“就是一条金项链。”

“还有吗?”勘察现场的胖子警察边问边记。

“没有了。”

“有现金吗?”拍照的瘦子警察提示道。

“没有。钱都在卡上,小偷没要。”

“多注意安全。我们已备案了。那我们走了。”勘察现场的胖子警察说。

“好。谢谢。”

欧阳把两个警察送到门口,折回来。

“门只有找匠人来修了。”

“我已通知房东了。房东说,马上派人来修。”

虽没丢多少东西,毕竟惊吓一场。但这场惊吓却密合了他们夫妻的冷战,重新回到爱巢,享受性爱的快乐,王丽只字不提要孩子的事了。其实,这几天的冷战,她想得很多,她最怕失去欧阳,必须弥缝情感的小裂痕——千里长堤,溃于蚁穴。

 


周六欧阳与王丽没有什么特别安排,就睡懒觉来弥补平常上班睡眠的不足,快到十点才起来。王丽就在梳妆台前打扮,好出去吃早饭,然后逛城买东西。欧阳搞清洁卫生。他拖卧室床下地板时却拖出一小团卫生纸,以为是他们做爱后用过的纸,根本没在意。正在梳妆的王丽在梳妆镜里看见那个纸团。

“你看那纸团有什么没有?”

“有什么?一团脏纸。”欧阳嘴上虽这样说,但还是认真看了纸,纸并不脏,就捡起来打开,惊喜地发现妻子的金项链安安稳稳躺在里面,高兴得大呼小叫起来。

“嘿,项链没丢!项链没丢!”

“真的?!”

“真的!你来看,不是?”

欧阳得意地扬了扬金灿灿的项链给妻子看。正在描眉的王丽急匆匆跑过来,拿着失而复得的项链,好激动啊。

“就是我的!就是我的!——哦,我记起来了,晚上我把项链取了,总是爱用卫生纸包着,放在床头柜里,怕把光泽磨损了。原来小偷以为是废纸,竟然扔了。真是阿弥陀佛!”

“来,别动!我给你戴上,永远都不会丢了。”欧阳说,“——有没有必要给派出所打个电话,说项链没丢?”

“反正他们也抓不倒小偷的,说了也没用,还不如不说。”王丽颇不以为然地说。

“那就算了,反正也抓不倒这可爱的小偷!”欧阳似乎感到什么,但又说不清。

下午逛城回家后,王丽太累了,就去休息了。欧阳正在看电视,突然,接到胡曼的电话,含含糊糊地说有要事相商,地点还是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香格里拉大酒店翠竹雅间。他进卧室见王丽睡着了,不忍叫醒她,就匆匆赶去了。

 

欧阳步进翠竹雅间,灯光依然柔和,大彩电放着英语名曲《红袖子》,空调吹出暖和的风,墙上还是那幅名画《泉》,但看见胡曼在独自饮酒,不是张裕红葡萄酒,而是酱香型的茅台。她已有醉意了。人明显很憔悴,皱纹毫不留情地爬上她的额,已有隐约的眼袋垂掉,仿佛老了十岁。他们大约有半年没见面了,各忙各的事。胡曼给欧阳倒了半杯酒,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醉笑着说:

“坐,老同学,陪我喝酒。”

“好吧。”他知道,此时劝说无济于事,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只好静观其变,自己保持清醒就是,就与胡曼碰了一下杯,抿了一小口。



“不错啊,你还是我的老同学,不像有些人整天老是喜欢说东道西。我就喜欢你的诚实劲儿。你不要以为我喝醉了,你知道这点酒对我不算什么。——欧阳啊,我彻底完了。你不要张大眼睛,没什么好奇怪的。我心里苦啊!想找人倾诉倾诉。我已辞职了,没办法。我欠了几百万,都是大老板的,——赌债。我以前不搞赌博,那些老总提起一箱一箱的钱让你赌,先小赌,后大赌,输赢高达几十万、上百万。当然,开始赢多输少。我清楚,不是我赌技高明,而是他们有意输给我,是有求于我。可是,我赌博上瘾了,胆子也特别大,就跟外面的大款豪赌,输多赢少,慢慢欠下这么多的赌债。这赌博就像小偷光顾,一点一点地偷走我的上进心,偷走我的事业,偷走我的政治前途。不经意的,现在,我就一无所有了,而且还欠下大笔赌债。我被组织上批评多回,就主动辞职了。辞职总比开除好些。——欧阳啊,我叫你来,就是给你一个交代,往后我没能力帮助你了,希望你们夫妇好自为之。”胡曼说完,泪水涟涟。

“需要我帮什么忙?”欧阳心里挺沉重的,也不知说什么好,便给她递了一张纸巾。

“不怕你怄气,你现在帮我不上什么忙。其实,你已帮了我的忙,听了我的倾诉,我就如释重负,轻松多了。”

“那你有什么打算呢?”

胡曼听了问话,似乎振作起来了,成竹在胸,就像找到当领导的感觉,慷慨激昂了。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已准备好了,今晚赶飞机南下沿海,是十一点的。”

欧阳很惊讶,事情太突如其来,思想没转过弯,而看表已九点半了。

“走吧,时间不早了,我送你。”

他打的送胡曼到飞机场,直到飞机起飞,然后才独自回家,思绪万千。

周末黄总来电话叫欧阳到公司去。

黄总的办公室宽敞亮净。老板桌上挂了两面小国旗,摆了许多文件、一个竹笔筒,黄澄澄的。右手边置放一台电脑和三部电话。黄总腆着肚子正在接电话,并示意他先坐。接完电话后,黄总亲自给他倒杯茶。公司不上班,没有服务员。这让欧阳很感动,忙站起来接了茶。黄总首先很关心地问他:

“欧阳,家里小偷光顾,丢了多少东西?”

“谢谢黄总关心,没丢什么,只是虚惊一场。”欧阳赶紧说。

“不要不好意思说,我答应过你,若丢了一定给你补偿,我说话是算数的。”

“真的,什么都没丢,黄总。现在的小偷都是偷现金,哪还要衣服和电器呢。”欧阳进一步解释道。

“没丢就好。没丢就好。”黄总说,“——你可能知道了,胡书记已辞职走了?”

 “知道。” 欧阳心里颇有些紧张和不安。

“哦,你当然知道,你们是同学嘛。”黄总恍然大悟的样子,“——怎么说呢,她在位这几年对我公司还是很关照的,给了很多优惠政策,尤其是把你推荐给我,我是心存感激的;对于她的辞职,我是很惋惜的。”黄总停顿了一下,就像在酝酿措辞,“——不过在另一方面,我就不敢恭维,她也给我添了不少麻烦。也许你就不知道了?”

“不知道。我们虽是同学,但很少来往。她是官,我是民,交往的人也不一样。所以,我对她的情况知之甚少。”


事实也是这样。

黄总停了一会儿,显然在斟酌,然后才说:

“也许我不该这样说她,因为你是她的同学,但有些事说给你也无妨。——她这个人的私生活不是很检点的,跟省里的某大人物有一腿。不然,她那么年轻怎么会很快爬上副书记的位置呢?所以,她丈夫跟她离婚是明智的。她还特别好赌,借我公司一百六十万至今未还。她昨天给我打电话说,她会还的。据说已南下了。”

欧阳无言对答,只好沉默。

“算了,不谈她了。——当然,我跟你谈起她,没有别的意思,不会影响我对你的信任。我们谈谈项目,进展怎样了?”

 “进入尾声和进一步试验阶段。”欧阳似乎轻松了些。

“那你能给我演示一遍吗?”

“可以。”

他们一起进入演示室。欧阳打开电脑,什么都没有了,自言自语地说:

“怎么会没有了呢?”

 他汗都急出来了。这项目黄总是投了巨资的。黄总安慰他说:

“不要急,耐心查找。”

他在心里祈祷,说:

“该不会……”

黄总说:

“好吧,你查找。——我就等你的好消息。”


何均,原名何军,现居四川绵阳。创作以诗歌为主,兼及小说、散文、文论和思想随笔等。1989年开始发表作品。作品散见海内外报刊。著有诗集三本,小说集、散文集、随笔集、文论集、作品集各一本。曾获海外诗人彭邦桢诗歌创作奖、首届“先觉杯”全国小说三等奖。

《都市作家》编辑部

主编:壹江春水

编辑:汪枚枚 萧亚莉  晓妮子

投稿邮箱:cqwslzn@sina.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