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行记 第51章:坟下迷窟 「免费小说」

白马杂谈 2018-09-10 12:40:24



诡行记 (玉柒)

三百六十行中骇人听闻的诡秘传说,避讳如深的帮派秘闻!

第51章:坟下迷窟


这一声吼的,九岁红也是面色一变,急忙将绳索和食物往背包里塞,随手又将最后一把砍山刀递了给我,还塞给我几根冷光棒,说道:“那凶魃应该快要回来了,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这次别再把刀丢了。”说着话,自己则将那把伞拿在了手中,显然也不敢大意了。


两人收拾好东西,趁着那凶魃还没来到之前,急急出了山石的缝隙,九岁红依旧在前,我背着背包在后,又说道:“赶紧找路出去,再被追上就完了。”


九岁红却一摇头道:“未必,我之前勘探过这里,从这里一直往前走,有一大片迷宫一样的隧道,我用了几个小时才找到正确的方法,而且那隧道互相之间都是通的,四通八达,只要我们进了隧道,就算是那凶魃,想抓到我们也不容易办到。”


“只是......”后面的话还没出口,在我们身后几十米距离的地方,陡然又响起一声嘶吼,很明显,那凶魃又回来了!


这一惊之下,我们那里还敢磨蹭,飞一般的顺着通道向前狂奔,这通道四方四正,上下左右全是石头,上面带有明显的打磨痕迹,但却不是笔直的方向,而是七拐八扭的,弯弯曲曲延伸向前,显然是借着原先的山石缝隙人工开拓的,好在还算宽阔,又有冷光棒照明,两人一路飞奔,只想尽快逃离凶魃的纠缠。


可我们却不知道,前方,更加凶险! 


这通道完全是顺山体的缝隙修建,山体有多大?何况还是弯弯曲曲的,我们两个在里面撒开来跑,足足跑了十来分钟,开始那凶魃的嘶吼声被我们甩开了,可没过多一会,嘶吼声又在我们身后远处响了起来,通道回音又响,听的真真切切,分明是嗅着我们的气味,顺通道追来了。


我一边跑一边喊道:“喂!这样跑下去跑不掉的,那玩意能嗅着我们的气味,顺着气味一直追,我们怎么可能跑得过它?”


前面的九岁红头也不回道:“放心好了,等到了迷宫哪里,几次一钻,到处都是我们的气味,让它慢慢找。”


我听她这么一说,顿时放心了不少,反正我也拿不出主意来,只能姑且听之,当下跟在她身后又是一通猛跑,紧接着九岁红陡然停了下来,将手中的冷光棒奋力向前一抛,随手又折亮了两根冷光棒,分别抛向左右,随即对四周一指道:“你来看,就这规模,也就是我九岁红,换做别人钻进去都出不来,我就不信那个凶魃能在这里找到我们。”


我借着冷光棒清冷的光辉,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看,顿时目瞪口呆,我们所处的地方,是一个巨大的洞穴,足足有两个篮球场这么大,而在 

这个巨大洞穴的边缘石壁上,满是大大小小的洞窟,大的比门还大,小的则只有拳头大小,咋看上去,密密麻麻的,如同蜂窝一般,要是有密集恐惧症的人到了这里,估计当场就得昏厥。


我虽然没有密集恐惧症,可一眼看到这些洞窟,顿时浑身都不舒坦,汗毛都不自觉的竖了起来,眼皮子直跳,忍不住问道:“就这?我怎么感觉这么邪乎呢?”


九岁红转头一笑道:“看你那点胆,我已经进去搜查过一遍了,什么都没有,安全的很!走吧!赶快抓紧时间进去,绕过这里起码得一个多小时呢!”说着话,选了一个门一般大小的洞窟,带头闯了进去。


虽然心里嘀咕,可我也不能不跟着,只好跟上,这里面确实如九岁红所说,从外面看,全是一个又一个的窟窿,一进入里面,到处都是四通八达的通道,根本就不知道通往哪里,一不小心,就会迷失在这里,走了片刻,让我找回去的路都找不到了。 


万幸的是,九岁红对这里有一定的熟悉程度,每走一段路,石壁上还能发现她用刀子刻画的暗记,我这才稍微放下点心来,不过还是十分紧张,总觉得这地方不大对劲,但又说不出具体的原因,只是一个单纯的直觉。


九岁红带着我在这迷窟之中转悠了一会,终于找了一处相对宽敞的地方,就这么随地一坐,一边用手扇风,一边喘息着说道:“累死我了,带着你这个累赘,我的速度慢了许多。”


我撇了撇嘴,别的不敢说,我之前可是每天在大兴安岭里逃窜二十里的,一直坚持了五年,完全跟得上她的脚步,倒是她这一阵疾奔,有点气喘吁吁了,却怪罪到我的头上来,这小妮子不讲理的本事确实不小。当然,我也没傻到和女人去讲事实摆道理,只当没听见的,也坐下休息。


九岁红见我不理睬她,又说道:“我有名字的,叫李锦瑟,取自唐代李商隐的锦瑟一诗,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知道不?你也可以叫我九岁红,别喂来喂去的!”


我点了点头,心不在焉道:“好的,我记住了!”


这句话本来无可厚非,可九岁红好像瞬间吃了一公斤枪药似的,腾的一下就跳了起来,手一指我的鼻子道:“我就知道你不在意,你只在意柳菲儿那个小狐狸精的名字是不是?我告诉你,从这里出去后,我就回北京,让奶奶将你们家的东西退回去......”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的反应过如此激烈,这个时候顶嘴可不是什么好办法,解释只怕也会越描越黑,最好的办法当然是转移话题,当下就奇道:“你三番两次提到我们家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句话一出口,九岁红的脸上就忽然微微一红,刚才那种嚣张跋扈的表情瞬间消失,却不回答我的问题,反而问我道:“你林家的东西,你自己不知道吗?”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道:“我还真不知道!”


九岁红的脸上又是一红,干脆将脑袋转向了旁边,连目光都不敢和我对视了,轻声说道:“不知道才好,就当你们林家没送过的。”说到后面,声音轻不可闻,神态都有点不对了,好像刚才那通邪火不是她发的一般。


我却没心情去揣摩她的心思,这么危险的境地,得赶快想办法逃出去才行,当下就问道:“我们大概还有多久才可以走出这迷窟,过了迷窟之后,又是什么地方?能出去吗?”


谁料九岁红直接一摇头道:“我不知道,我上次走出这里之后,就被一处断龙石挡住了,我懒得去找机关,能不能出得去,还得看能不能找到断龙石的机关。”


我一听心头暗暗叫苦,这叫什么事,我怎么就稀里糊涂的信了她的话呢!这个九岁红,做事完全没有详细的策划,属于想到哪就做到哪的主,这下好了,就算我们出得了这里,要是找不到什么断龙石的机关,也还是得困死在地下。


九岁红瞟了我一眼,见我面色不大好,知道我担心什么,随即又安慰道:“放心好了,区区断龙石,根本挡不住我,我上次没去找到机关打开,是因为我听一些叔伯们说过墓室的构造,一般都是从里面打开断龙石之后,就是出去的墓道,我还没找到要找的东西,自然不想出去。”


她这么一说,我顿时松了一口气,忍不住抱怨道:“你下回说话,将话说完整了行不?这说一半留一半的,心都被忽悠的七上八下的。”


九岁红一听我埋怨她,杏眼一瞪,还没来及说话,陡然一声尖利的嘶吼声传来,随即就响起一声又一声的嘶吼,两人都吓了一跳,想来是那凶魃追来了,只是这里迷窟太多,又四通八达,气味也乱了,它想找到我们只怕也不容易。


但不管怎么说,这里是不安全了,得赶紧离开才是,我正要起身,九岁红却忽然一伸手拦住了我,秀眉紧蹙,侧耳细听了片刻,才说道:“奇怪,你仔细听听,那凶魃是不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的攻击?怎么叫的这么凄惨?”


她不提还罢,这么一说,我也立即听了出来,那凶魃的叫声确实十分凄厉,之前的嘶吼声虽然尖利,却满含愤怒狂躁,可现在的声音,尖利之中却满是惊恐凄惨,好像真的被什么东西攻击了,可却又听不到其他生物的声音。


九岁红一扭头看了我一眼,脸上忽然显露出一丝兴奋来,我立即意识到了她要干什么,急忙摆手道:“不行,太危险了!”


九岁红切了一声道:“你这胆子真的得补补,亏你长了这么高的个,吃的饭都长个头上去了吧?胆子几岁时停止发育的?我又没说要做什么,你害怕个什么劲?”


我不理会她的冷嘲热讽,直接说道:“这事没得商量,无论如何,我不同意去看那凶魃遭遇到了什么,你仔细想一想,那凶魃多厉害?我们两个根本不够看对不对?如果说有东西比那凶魃还厉害,你觉得我们去有用吗?再说了,能有东西将那凶魃灭了才好呢!我们倒省得担心了。”



 

      白马杂谈


微信公众号
BMWHZT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