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苗疆蛊事

情绪化的大笨蛇 2018-09-13 17:17:09

定有一篇文,触动你的心声。

【第36篇】

   其实,我对蛊并不了解,所有的认识都建造在看过的小说描绘中想象而成,甚至我去百度图片也找不出一个能给我心中答案的样子。也或者,是因为,蛊在人们的心目当中,一直是集神秘、恐怖、可怕、灵异于一身的物种,一方面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另一方面即使真的存在也不会轻易示人,所以想从图片去了解,这个可能性基本等于无。

    今天这篇文章的写作起源,一方面是好友推荐的一部小说《苗疆蛊事》,正在看;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对玄幻或者是中国传统巫术中,总会提及的蛊术做一个归纳。

    譬如《苗疆蛊事》,主角陆左因缘际会拥有了金蚕蛊,随之踏入修真界,展开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故事,甚至找出了主角是早已消失的耶朗国国王转世的秘密。其实书中对金蚕蛊的描绘篇幅并没有占据过多,除了刚开始踏入修真界的时,主角面对强敌来袭,必须要依靠金蚕蛊来护身,以及对并没有臣服主角的金蚕蛊施法降服的过程,当然还少不了利用金蚕蛊去下蛊毒对付敌人的做法;但归根到底,主角一直在遵循一个向善的道理,同时也并不愿意过多的依靠金蚕蛊的力量,而是希望锻炼出自己本身的能力。

    在这部小说中,与其说的是苗疆蛊虫的故事,不如说金蚕蛊只是男主踏入修真界可借用的一个金手指,虽然贵重,但终究会被收回。所以文中的金蚕蛊--小肥肥,从一开始男主害怕它的力量,到找到草帽子被强力驯服,接着是相处过程中慢慢变成家人一样的存在,紧接着随着金蚕蛊力量的觉醒又无法与之和平共处、甚至要提防力量滔天的小肥肥毁灭世界,到最后据说小肥肥为了不毁灭世界离开了主角所在的世界。这些过程当然是漫长的,也发生了一系列的故事,渐渐的,就会发现小肥肥出现的画面越来越少,男主本身的能力也越来越强。

    如果只是因为蛊,而去看这部小说,在小说的前面和中间部分,还可以学到一些蛊的知识,也会看到湘西赶尸术、南洋降头术的存在,看到这些神奇又无法用科学解释的术法的比拼,让你沉浸在小说世界目驰神眩之时,又难辨真伪。

    或许,小说的神奇就在于这里。就像最真实的谎话一样,需要有七分真三分假,真假信息结合,让你无法分辨。尤其作为一个外行人,看的是热闹,更不会去琢磨研究这当中到底有多少是真实的故事。更何况,这本小说中,涉及的太多内容,比之平淡的生活而言,太过遥远,甚至令人瞠目结舌。

    人总是趋利避害的,所以对蛊的认识,不愿意宣扬的广为人知,宁愿将它束之高阁,甚至故意隐瞒真相,让人会怀疑它存在的真实性。究竟它是不是真的有呢?我不得而知。


   这篇小说真的很长呀,长到出场的人物太多,我根本数不过来,有时候甚至前面出场的人物,到后面再出现,就要细细想想他的身份与故事。

    很多作者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所以会有几个小诀窍:第一,小说中费尽笔墨书写的人物必然是重要的人物;第二,小说中出现的人物,一定是有故事的人物;第三,前面出现过的人物后面再出现,往往会提及他的身份和之前发生的故事。

    当然,这个小诀窍更多的运用到的是前面两条,后边这条因每个作者的个性、风格而异。

    苗疆蛊事中,出彩的人物且听我慢慢道来:

    男主陆左、基友萧克明,二人江湖上称为“左道”,基本是孟不离焦、焦不离孟。二人,一人是苗疆传人,身为蛊中之王金蚕蛊的主人,在闯荡江湖多年搅动江湖风云后,更揭开了他转世十八世的秘密;另一人是茅山道家正统传人,师承修为地仙、乃至成神的茅山掌门,更习得变化莫测的符术与阵法,多次与男主并肩作战,革命友谊深厚。

    小妖与朵朵,一个是霸道女王,一个是呆萌安琪儿,本来毫无交集,却因为被炼成古曼童、曾双魂共一身而情同姐妹、心意相通。小妖是刀子嘴豆腐心,朵朵则是赤子之心晶莹剔透。但如果你因为她们的美丽而以为她们是需要人保护的花朵,那就大错特错了。在每一次性命攸关的战役中,两个小美女,一个是青木乙罡,一个是葵水之术,总是能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虎皮猫大人与金蚕蛊,虎皮猫大人是人魂鹦鹉身,小肥肥则是蛊身却承载着洛十八或者说耶朗国国王的记忆与意识。虎皮猫大人作为前世阵法大师级人物,极其牛波伊,往往在战役关键时刻一招定胜负,奠定了他术法大拿的地位;金蚕蛊前期总是能帮助到男主,后期却常常在战役中吸收了精华而转化升级、沉眠良久,一出现又经常会起到非常好的效果,可是,金蚕蛊与男主、道士、小妖、朵朵、虎皮猫相处的亲情、友情,能抵抗他体内占据主动意识的黑暗思想吗?还有待我继续看下去,才可以知道结局。

    还有很多人物,比如茅山掌门陶晋鸿、大师兄陈志程,邪灵教小佛爷、洛飞雨、洛小北,与男主有暧昧的各色女子:李雪瑞、王珊情、黄菲。这些人物,性格各异,又都在文中起了不同的作用。

    修真的小说,大多数为男性作者书写,也挺多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男主是怎么样都死不了的,男主是文中最讨女子喜欢的,男主的多情是天经地义的,男主的专一简直是人间情圣,男主的坏是有理由的,男主的好是文中女子的荣幸的。甚至还有一些作者,文笔中充满了对女性的俯视和莫名其妙的优越感。这样的作者,往往会让我觉得不适,甚至恶意揣测是不是因为在生活中得不到女性的尊重和理解,才会有这样偏执的想法。但谁让修真小说男性作者是主场呢,碰到我不喜欢的地方,只能尽快跳过,或者实在忍受不了就换一篇吧。

    好在理智的男性作者也多,而这篇小说的作者虽然也多少有点通病,但也没病到不可救药。撇开这些臭毛病,这部小说塑造的那个充满了危机,也充满了生机的世界,既有古来流传不知真假的巫蛊术、赶尸术、降头术,也有道法与阵法、符法的玄妙难以意会,同样还有亘古难解的难题--何为正何为邪,相信会让你大开眼界。

   简单的介绍到这里,然而结局我还没看到,小说还在继续。并且,这篇小说的有趣之处还在于不仅有这部苗疆蛊事,还有以苗疆蛊事为时间节点的前传苗疆道事,以及后传苗疆蛊事2。

    好的作者就应当如此:写的不是一篇小说,描绘的是一个世界。





 &END&

    

长按二维码,关注情绪化的大笨蛇。

图片采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