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容错过的)怪医圣手小说完整版好书

缪氏宗亲部落 2018-09-13 16:04:11




 易学大师


    “我来就是想找你帮忙的,跟我一起去的是我们学校的一个教授,他回去后总失眠做恶梦,看了不少的医生都没办法。”林月然问“他身上没有这个东西,是不是冲到什么东西了?”


    “有可能,但问题应该不严重,顶多是沾些阴煞气息,我过去看看吧。”


    “好。”林月然点点头,跟叶皓轩一起出门。


    理工学院。


    刚好是下课的时间,校园里人来人往,理工大学做为仅次于清源大学的存在,来自天南地方的学子也不少,刚到校门口,林月然停了车,叫住一名骑自行车出校门的教授。


    “胡教授,你要回去吗?”


    “小林啊,呵呵,我没课了,所以就要回去。”胡兴怀是市里莫名的考古专家,自从林月然上一位导师被叶皓轩治好以后就退休了,学校方面就请胡兴怀回来授课。

    “教授,你的精神这几天怎么样了?”林月然问。


    “还好,比刚开始的时候好多了。”胡兴怀的精神显然极好,但是叶皓轩还是从他疲惫的神色里发现一丝蛛丝马迹。


    只见他身上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黑气升腾,这正是阴气侵体的表现,不过这些阴气半月内就会消失,如果是年轻人,问题不大,可关键是胡兴怀已经不年轻了。


    如果任由发展现去,阴气侵入五脏,就算是消失了,也会对他的身体造成极大的损害的,所以还是处理一下比较好。


    “这是叶医生,您应该听说过吧,我请他来帮您看看。”林月然笑道。


    “胡教授,您好。”


    “你是叶医生,那个能起死回生的神医?”胡兴怀诧异的问。


    “起死回生不敢当,都是媒体夸大了事实。”叶皓轩笑道。


    “幸会啊,呵呵,叶医生的医术绝对不一般,不然媒体也不会大加宣传了,月然,你可真不简单,连叶神医都能请得去。”胡兴国大笑道。


    “不过,我这个问题可能有些特殊,普通的针石可能无效。”胡兴怀随即苦笑道。


    叶皓轩一怔,这个胡兴怀难道知道自己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胡教授,叶医生是无所不能的,你就试试吧。”林月然笑道。


    “月然,你的好意我心领的,也麻烦叶医生跑一趟,这样吧,去我家,我请了位朋友,待会儿给你解释。”胡兴怀笑道。


    “那好。”


    叶皓轩点点头,胡兴国显然是知道有奇门江湖的存在,他说的自己病情特殊,可能知道自己是触了些不干净的东西,他所说的朋友,不会是玄学大师吧。


    自从得医术玄学传承后,叶皓轩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奇门中人,今天刚好去见识见识。


    胡兴怀喜欢骑自行车,这样可以煅烧身体,林月然也知道他家在哪里,就先开车去了,在一个小区里停好车等了一会儿,胡兴怀就赶了回来,几人一起上了楼。


    为叶皓轩两人倒了杯水,泡了茶,胡兴怀笑道:“我这位朋友马上就到。”


    喝了一会儿茶,闲聊了片刻,一个头发雪白的老人走了上来。


    老者看来年纪不小了,至少有七十,但是走路足下生风,精神极好,而且脸上几乎看不到皱纹,用一句话概括就是鹤发童颜。


    “这是清源易学协会的万儒万会长,这位是叶医生和我的学生林月然”胡兴怀笑着做了介绍。


    这个老者以前出现过,就是车祸时叶皓轩用祝由术救了孕妇以后,不过两人并不认识。


    一番问候之后,万儒笑道“叶医生的医术神乎其技,这么年轻就能取得这番成就,不简单啊。”


    “万老过奖了,只是通晓一些粗浅的医术罢了。”叶皓轩已经确认,眼前的这个万儒是位玄术高手,不说别的,单是这与他的年龄不相符的精神就可以看得了来。


    他的精神极好,甚至比一般的年轻人还要好一些,而且叶皓轩明显的感觉到他身上一股玄气波动。


    “万兄,我这次又遇到了点麻烦,你帮我看看吧。”胡兴怀笑道。


    “你确实遇上麻烦了,我给你的东西呢?”万儒问道。


    “在这里。”胡兴怀递上去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万儒打开微微一看,眉头一皱道“这次遇见的不简单啊,能全身而退,已经不容易了。”


    说着把小盒丢到了一边,然后微一沉吟道“跟上次一样,用儒米煮粥,连服三天,就没事了。”


    叶皓轩眉头一皱,用糯米虽然能祛阴气,但是效用太慢,而且胡教授的阴气已经隐约有侵入内脏的迹象,用糯米恐怕用处不大,如果阴气在逗留几天,恐怕会出事。


    “好,谢谢万兄了。”


    “这位小兄弟,好象有些不同的意见。”似乎是感觉到了叶皓轩的心思,万儒饮了一杯茶道。


    “如果用玄光破煞符,效果是不是更好一些。”叶皓轩笑道。


    “你也懂玄术?”万儒诧异的看了一眼叶皓轩。


    “略通一二,万老应该知道,中医与玄术不分家。”叶皓轩笑道。


    “难怪你有这一身医术,呵呵,倒是老头子失敬了。”万儒笑着拱拱手,他做的是奇门江湖中人常见的手势。


    叶皓轩同样回了个礼。


    “玄光破煞符是不错,只是胡老弟沾的阴气并不重,杀鸡嫣用牛刀”万儒笑道。


    “万老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胡教授年龄大了,身体机能消退,不能和年轻人比了,阴气如果侵入五脏,以后会落下隐患的。”叶皓轩说。


    “这……”万儒一惊,在次看向胡兴怀,半晌后才点点头道“果真是这样,倒是我疏忽了,还好今天有小友在,不然的话真害了胡老弟了。”


    他说着从衣服里取出一张黄色符纸,犹豫了一下道:“可是玄光破煞符太过凌厉,他的身体同样承受不了啊。”


    “可以化水。”


    叶皓轩倒了一杯开水,然后同样从衣服里取出一张符纸,道诀一掐,符箓自行燃起,他把符箓丢在水杯中,怪异的是纸符遇到水,并没有熄灭,反而越烧越旺,熄灭之后那杯水依然清澈无比,连点烟灰都没留下。


    “这是,祝由符术,上次车祸现场的那个祝由符阵,是你布下的。”万儒吃了一惊。


    “车祸?”叶皓轩一时间想不起来,他救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想不起来哪个车祸现场了,但现在会祝由术的,恐怕只有他一个了,所以八九不离十就是他。


    “厉害,现在还能看到祝由术,难怪会有这一身医术,哈哈。”万儒大笑道。


    “略通一二罢了。”叶皓轩端起那杯水道“胡教授,喝下去就没事了。”


    “走眼了,原来叶医生竟然是位玄学大师,好好,谢谢了。”胡兴怀仰头把那杯水喝下。


    一杯符水下肚,他感觉身上暖烘烘的,这几天来阴气滋拢得他寝食不安,现在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


    “加入易学协会吧,你可是个宝啊。”万儒笑道。


    “这……我还是比较喜欢做医生。”叶皓轩苦笑道,现在他整个人忙的团团转,名下的产业都是几个红颜知己帮忙打点,如果加入易学协会,恐怕更是分身乏术了。

    “你真的不考虑,可以享受国家特殊津贴啊。”万儒话中有话的说。


    叶皓轩知道他说的特殊津贴是什么,应该跟上一次那个神秘的龙姓老头有关,不过他不喜欢受约束,他笑道,“我是个医生,特殊津贴是国家出的,我还是不跟国家添负担吧。”


    看叶皓轩一在拒绝,万儒也不在强求,只是有些惋惜,他断定叶皓轩的玄学一定很高,可惜没能拉到协会来。


    临走的时候他拿出一张名片道:“如果想通了,可以随时来找我,易学协会随时欢迎你的加入。”


    “多谢万老抬爱,如果我改变意了,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找你。”叶皓轩笑着接了名片。


    离开了胡教授的家,林月然请客,两人来到了一家普通的菜馆,林月然是一个学生,既然能开得起车,应该家境不一般,但她和许彤彤一样为人低调,这也许就是两个人为什么能成为好朋友的原因吧。


    和林月然分开,叶皓轩到诊所里看看,左右无事,正打算离开的时候,林雨彤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


    有段日子不见了,林雨彤越发越显得动人了,她今天打扮的极漂亮,灰白格子中长款西装外套,颇具英伦风格的写照,宽松版型,翻领设计,经典不败的格子元素,内搭白色打底衫,下穿灰色系高腰短裤,全身都是素雅色系,看着就复古清新,让人着迷不已。


    就连身边美女环绕的叶皓轩,也看得一阵愣神,这个女暴龙什么时候学会打扮得这么小清新了?


    “林贱人半个月后订婚,这是你的请贴。”林雨彤甩出一张大红请帖说。


    “林贱人!他是你堂哥好不好。”叶皓轩无语的苦笑,林雨彤向来没把林大少当哥,经常就是一声一个贱人的叫。


    “他那吊儿郎当的样子,也配当我哥?那次跟东方弘互掐,被几个小混混堵在胡同里,还是我打跑了小混混。”林雨彤不屑的说。


我喜欢你


    “呃……林大少的战斗力哪里能跟你比。”叶皓轩总算明白林雨彤为什么不尊重他这个堂哥了,敢情是战斗力不济,处处都被林雨彤这个女暴龙压一头的原因吧。


    “废话,林建业那厮就会装……有没有空,陪本大小姐出去走走。”微微的犹豫了一下,林雨彤问。


    “好吧。”左右无事,叶皓轩点点头。


    现在已经快入东了,虽然清源偏南一些,但是还是让人感觉到发凉,两人走在江边上,林雨彤一反常态的不说话。


    叶皓轩有些诧异,林大小姐向来是大大咧咧的,不过今天有些不一样,似是有什么话想说一般。


    “怎么了,有心事吗?”叶皓轩有些不解的问,不科学啊,这女暴龙什么时候变得有些多愁善感了。


    “没……没事。”正在低头不语的林雨彤吓了一跳,她象是被人撞中了心事一样,脸色有些微微的发红。


    “这可不是你林大小姐的作风,你一向是个敢爱敢恨的女汉纸,说吧,有什么事,我替你解决。”叶皓轩大大咧咧的一挥手道。


    “真的?”林雨彤猛的抬起了头。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失信过人?”叶皓轩大包大揽的说。


    “如果我说我喜欢上别人了呢。”林雨彤盯着叶皓轩的表情。


    “呃……”叶皓轩直接内伤,他有些后悔刚刚把话说的太满了,同时他心中微微一沉,林大小姐竟然有心上人了,可恶,是哪个混蛋。


    “这个……我貌似帮不上太多的忙,不过是哪个混蛋被你盯上了。”叶皓轩心里酸酸的说。


    “混蛋,被本小姐看上,很委屈他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林雨彤怒道。


    “呃……不是,是哪个混蛋这么好运气,竟然被林大小姐看上了?”叶皓轩连忙改口。


    林雨彤愤愤的盯着他,看得叶皓轩心里一阵发毛,叶皓轩心里突然涌起一股不好的感觉。


    他跟林雨彤本来就有些暧昧,上一次为了拿他做档箭牌,更是连父母都见了,莫非,这林大小姐喜欢上了自己。


    “你到底有几个女朋友?”林雨彤突然问。


    “你问这个干什么,这是我的隐私。”叶皓轩慌忙转过头去。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以为林贱人的嘴把风吗?美颜国际……”


    林雨彤欲言又止。


    叶皓轩心里狂跳,心里把林大少咒骂了几百遍,这个混蛋,这也是能乱说的吗,虽然林雨彤没直接说出来,但是叶皓轩知道他指的一定是萧海媚。


    “好吧,萧总是我女朋友。”叶皓轩干脆摊牌,“还一个是那里的经理,还有上次吃饭时我说的女病人,还有……”


    “够了,一个手数得过来吗?”林雨彤怒道。


    “数得过来。”叶皓轩尴尬的说。


    “我喜欢你。”林雨彤突然说,她似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这句话的。


    叶皓轩心中一突,果真……


    “可是你这个混蛋太花心了。”林雨彤突然抱住叶皓轩,一双玉唇送了上去,穿着高根鞋的她看起来比叶皓轩还要高出一头,两人在江边激吻。


    叶皓轩脑海中一片空白,林大小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想献身?又或者,逆推?天啊,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呢。


    叶皓轩终于反应了过来,他紧紧的搂着林雨彤,回应了过去。


    林雨彤的娇躯发热,她突然贝齿一咬,然后猛的把叶皓轩推到一边,“你这个花心的混蛋……我恨你……”


    林雨彤转身头也不回的跑来。


    叶皓轩唇边鲜血直流,看来林雨彤对他又受又恨,他嘴角泛起一抹苦笑,说真的,两人在一起的可能性不大,林雨彤家世在那里摆着,他不可能不给他一个名份,但是他也不想委屈了其他几个女孩子。


    林雨彤表露了自己的心声,以后两个人的关系就复杂了,不可能是情人,同时……也不可能是朋友,叶皓轩心里突然涌出一种无力感,有些事情,远远不是他所能掌握的,他不知道跟林雨彤,究竟会走到哪一步。


    叶皓轩突然紧紧的握着拳头,他大叫道“林雨彤,我喜欢你,总有一天,我要把你收了。”


    “靠,这哥们抽风吧。”


    江边几个小混混诧异的看着叶皓轩。


    “失恋了,别招惹,这种人发起狠来拿你脑袋当球踢……”


    林雨彤早就跑了没影了,叶皓轩只有微微的苦笑。


    早于林雨彤的事情弄得叶皓轩心烦意乱,破天荒的坐到诊所的专属诊室里闷声不响的看起病来,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患者,他始终没有从诊桌上坐起来过。


    “叶医生,从早排队排到现在,看你都没有起来过,你休息一下吧,别累坏了。”一名老者生怕累到叶皓轩。


    “没事,谢谢老人家了。”叶皓轩给老人把了一下脉,然后开了方子。


    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看病的人已经不多了,叶皓轩的午饭放到一边没有吃,看完了最后一名病人,叶皓轩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自己身边的红颜知己太多了,他哪个也不愿意放下,更不愿意伤害谁,他不知道跟林雨彤的关系怎么处下去,两人以后算什么?恋人?不是,朋友?也不是。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口倩影一闪,一个女孩走了进来。


    叶皓轩坐好身子,打算给女孩看病,岂料来人笑道:“叶医生,我不是来找你看病的,我是徐莹。”


    叶皓轩一怔,这才抬起头来,果然,眼前的粉衣女孩正是在家休养的徐莹,徐莹的心灵创伤,经过这几天的恢复,显然已经恢复了过来,她的脸上带着阳光般的笑意,以前的阴影,都不复存在。


    “徐莹,呵呵,你回校了吗?”叶皓轩勉强笑道。


    “恩,昨天回的,叶医生,我一直想找你道谢,不过我爸妈怕我在出事,就没有来,不好意思,这么久才来找你道谢。”


    “叶,我叫你叶大哥吧,叫你叶医生倒有些生分了。”徐莹微微笑道。


    “可以。”叶皓轩点点头。


    “这样吧,晚上我请你吃饭好不好,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如果不是叶大哥你为我讨回公道,我现在……”提到往事,徐莹眼圈微微的发红,她的手都有些颤抖。


    显然那些事情给她心理造成的阴影太大了。


    叶皓轩连忙拍拍她的肩膀道“徐莹,既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没必要活在过去的阴影里,现在那个混蛋已经伏法,你要重新拾起你的自信,好不好?”


    “好,谢谢叶大哥。”徐莹哽咽着点点头,然后她莞尔一笑道“我们学校附近有一家羊肉炮馍,晚上七点,叶大哥有空吗?”


    “有空,到时候不见不散。”叶皓轩笑道。


    “那好,不许放我鸽子。”徐莹欢快的站起来,生怕叶皓轩反悔,又伸出手和他拉了勾才好。


    看到徐莹开心的跑出去,叶皓轩的心情也好了点,作为一个医生,能看到自己的病人好起来,依然开开心心的生活,是医者最大的心愿。


    晚上七点,徐莹在理工学院附近的一家西安小吃餐馆前面焦急的等着,眼见时间已经到了,叶皓轩依然没有出来。


    她几次摸出手机,想跟叶皓轩打电话,但是咬着嘴唇还是忍住了,在等等吧,可能是什么事情耽搁了,也可能是路上堵车了。


    徐莹的心里挺乱,只有她知道,自己不可救药的爱上叶皓轩了,可是她觉得自己配不上他,自己不是干净的女孩。


    正在出神的时候,一辆汽猛的冲过来,擦着徐莹的身体来一个急刹车,车速极快,车辆在地上划出两米多长的青印。


    徐莹吓了一跳,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她惊叫“你怎么开车着。”


    车门一开,里面的车主走了下来,他一脸阴沉的笑意,看着徐莹,双目中丝毫不掩饰他对徐莹的恨意。


    “赵阳,怎么是你,你不是在坐牢吗。”徐莹心中一惊,她惊恐的后退了几步,双腿一软,靠在身后的一颗大树上。


    她心中挥之不去的恶梦仿佛又出现在眼前,她惊恐的看着赵阳,就象是看到地狱里的恶魔一样。


    “让我坐牢?哈哈,贱人,你以为我败诉了就一定要去坐牢吗?我现在不是过的好好的,过的很潇洒吗?跟我斗?你拿什么给我斗?”赵阳狰狞的笑着向前走一步。


    “你不要过来,我要报警了……”徐莹的精神瞬间濒临于崩溃的边缘,看到赵阳,她整个人几乎象是被雷击过一样,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他不是在坐牢吗,法院不是已经给她公道了吗?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贱人,我现在是保外就医,你报警也没有用,让老子坐了一个多月的牢,天天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你让老子受的罪,老子让你百倍还回来。”赵阳狞笑道。


    “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徐莹惊恐的缩成一团,她哭喊着,整个人已经被吓坏了。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