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所困】lovesick小说中文版二次连载ing(第二十章)

天府泰剧 2019-01-05 21:55:38

CHAPTER 20: The chosen way 选择

 

早上五点我们就离开了海滩(信我不?我这身体自打出了娘胎以来从没有在鸡叫之前达到如此活跃的地步),这样就能留出足够的时间和pun共进早餐。还得庆幸早上并没怎么堵车,使我们能及时返回曼谷。

pun把他那辆Honda Civic系双门跑车停在校门附近,早上八点刚好能赶上进校门。偷瞄到Mrs.Wantana和Mr.Bancha正在惩罚衣衫不整的学生。

我自觉地将衬衫塞进裤子里,可不想一大清早就挨揍啊,哈哈。

“你迟到真的没关系吗?”我一边整理衣服一边问驾驶座上那个仍旧穿着平时衣服的人。一路上从海滩到学校,我们都没有时间顺道回过各自的家。pun听到我说的话给了我一个放心的微笑,“没事的,你快去吧。”

“嗯…小心开车啊,早上交警多,你又没有驾照,自求多福吧。”

“嗯, 我看起来显老,没事的。”切,你还真是了解自己。

“知道就好。”我打趣到,然后转过身从后座拿回黑色的挎包,再转回来时竟撞见pun那张缓缓靠过来的脸。

用他橙红色的嘴唇强烈地亲吻我,丝毫不肯放开我的样子。我伸手抚摸着pun比一般学生稍长点的发线,他也捧住我的脸不让我有丝毫逃脱的余地。

舌尖不遗余力紧密缠绕,直到我快不能呼吸。不能再放任下去了,我狠下心必须做点什么。

“pun…”唇齿之间我轻呼出他的名字,直到他终于停下来望着我的脸,才依依不舍地撤离。

笑容是我努力留给pun最后的印象。

“我走了啊。”

听不清身后依稀传来的呼唤是什么,我只知道,当我关上车门的那刻,no和pun的故事也该结束了。

 

***

“no逼!!”不用回头看也知道是谁,我停下来等om和rotgeng,他俩正拽着书包气喘吁吁地跑来上学。真是命里注定的啊,我到他们也到,我迟到他们也迟到,命啊。

“妈蛋,你俩是赶着一起去投胎么!”

“还不就是为跑来这儿嘛,跟逃命似的。”om边说边把衬衫从裤子里扯出来,松塌塌的像极了八十岁的老太太。我看他那样,也觉得我们男生衬衣塞裤子里的确令人紧得有点透不过气。

“你是去干嘛了呀,为什么pun会送你来,他是要把车停哪去啊?”wha.....whaaaaaaaat!!!!!?!我还在埋头整理裤子呐,听到这话瞬间抬起了头看rotgeng,眼珠子都差点爆出来了。他是怎么知道我和pun一起来的!!!!!!?

“你俩这又是去哪里逍遥了,好好的干嘛背个背包来学校。”该死的om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下学期必须和他分班,真是烧心啊。这种事情脑子里想想就好了,还说的这么大声找死啊,混蛋!

“还真是诶!你和pun这么亲近啦?我才刚知道!”快给爷闭嘴,我还要问你嘞,“你怎么会知道我和pun一起来的?”

“因为我看到那是pun的车啊,引擎上贴着登记号为8899的国会和朱拉隆功大学的出入证。”好家伙,听他头头是道的讲述好像那根本就是他自己的车,看来我还是认输不要狡辩了吧。

“嗯,你赢了,我的确是和pun一块来的。”高兴了吧,得意了吧,哼!我略带点头痛的回答到,大清早就被逮着了,衰啊——难道被发现了么??

究竟被这两只看到了什么!!!!!!!!

我眼巴巴地看着rotgeng和om,一个忙着解开ipod耳机线,一个专注着按着手机,并没有谁热衷于回答我的疑惑。但,为了保险起见。

“你看到pun在车上了吧?”我决定采取迂回制敌政策,试探性的问到。他俩顾自己忙解绳子的解绳子,忙玩手机的玩手机,摇头回应我。

“怎么看啊,那车浑身连着玻璃都是黑漆漆的,我是看到那出入证的登记号才知道的。”额,虚惊一场,我算是逃过一劫了吗?

“怎么,难道你和pun还在车里苟合不成?”这是om那个王八蛋专属的声音,真是交友不慎。我狂踩一脚,他“啊!!!!!!”的一声结束了胡说八道。

“下次看我不用鲸鱼头大的鞋塞烂你的臭嘴!”我怒气十足的话惹得rotgeng哈哈大笑。我确定他是在听到我和pun苟合这句话时才笑的(谁会那么做啊!!!也要考虑一下车的心情啊!混蛋!!才不是呢!!!!)。

“不过你怎么会和pun走这么近,两年前我拉你去参加他的生日会你还扭扭捏捏不肯去呢。”都走到教学楼了,该死的rotgeng还是抓着我不放。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把前因后果解释给他听才好。

“为了社团经费的事啊,他能帮上忙。”

“那屁股去换易啊!”靠!!!!!巨混蛋啊om!!你是真的想品尝一下被鲸鱼嘴鞋塞爆嘴巴的滋味是吧。我环顾四周期盼着哪位天使姐姐此刻能派下来一个正好穿着鲸鱼嘴那么大鞋的倒霉仔,可是找不到,看来我只好暂时先用自己的鞋子招待他了。

当然,他就像被神咒召唤一样,一溜烟跑没影了,“特么的死om!”我咒骂着追在他后头,伴随着rotgeng幸灾乐祸的笑声。

 

***

到了中午休息时间,刚结束一场由教务主任监考的社会学考试(全程蒙的),根据教室一贯条例是该放松身心的时候了。

教室里所有的课桌都被排开,正中间留出巨大的活动空间作为我们竞技的场地,这是能自如发挥手脚的必要条件之一。

当然不是要打架的阵势啦,哈哈^.^…虽然身为男校生,胆子却小的跟虾米似的。我们只是在玩某种游戏而已。

“你是瞎了吗,死keng,狗娘养的!”pong大骂keng,因为他已经绕着桌子转了不知道第五圈还是第六圈了(你看我都晕了),但他还是没有出招,看来这个第6圈或者第7圈又是难免要转下去了的。他要仔细研究一下哪块木条拉出来才不会让塔倒下。

没错,我们在玩抽木条,东围西凑的一圈有十个人。我比较幸运一点,第一个开抽,毫无压力。但是接下来我觉得自己被衰神眷顾了,因为keng和kom之后,下一轮又到我了。

要怎么发挥聪明才智才能保住木条不散架啊!!!!呜呜呜…就让它现在立刻马上倒下吧,求求各位T.T…

“煞笔,我等得非洲象都长大了,求这一轮卡掉他,下一轮再来,行不!”rotgeng 对keng这种耍经验的墨迹行为极为不满。就是啊,这家伙还总是骂别人动作慢,轮到自己嘞,整个午休时间几乎都快要被他耗尽了,好像别人不用玩似的。

“额,你可以滚了,骑上自行车快滚吧,老子还要好一会儿呢!”

“马勒戈壁,你是选择自己完蛋,还是我帮你!”

“好啦好啦,我抽我抽!!”说完他就抽出了一根木条,看起来不妙(因为rotgeng 的动作似乎撞到了木条塔)。全教室的小伙伴们屏住呼吸,静静期待着轰塌的一幕。木塔摇摇晃晃,看起来是非倒不可了!

“呼!呼!呼!”可恶的om在对面捣蛋,故意想要吹倒keng的塔,这是我们的惯用伎俩,但幸亏keng及时发现,抬起他那双43码的大脚对着om的裆部就是狠狠一脚,“啊!!!”于是om的阴谋落败。

但声音越是响亮,教室的地面就越是摇晃,这样一来木塔更加摇摇欲坠,状况十分危急。“卧槽!!!”你这么鬼哭狼嚎的是想怎样啊,还不是你自己造的孽,该死的keng。

我揪着心盯着摇晃的木塔,左晃一下,右晃一下,而keng张大了嘴巴露出仿佛寄居着四只苍蝇的喉咙。现场的局势渐渐好转的时候,他的嘴巴也随之缓缓闭合。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到了最后……

“耶!!!!!!!”好吧,上半场算你小人得志,就让你得瑟得瑟。

我瞥了一眼,他此刻正变身为超人飞翔在教室的每个角落,仿佛把自己当成奥运会英雄一样(下回就让你双手合十下跪求饶,给我等着,小子!),还回过头来朝kom挤眉毛,接下来轮到他了。

“你,死,定,了。”我对着kom做口型,他不屑一顾地甩了下头,擦,我怎么总是喜欢没事找事。

kom被抽木条精神附体,他来来回回转了三圈(我觉得你按顺时针的节奏再来个三轮效果会更好),正当kom聚精会神准备反攻的当儿,响起了另一个同学的声音。

“no!有人找你!!”谁啊?

“快去快去,不要影响我,这样我无法集中精力。”诶呀,你这该死的kom,还怪我喽!我听了这话就给了他一脚,然后飞快奔出门口看看会是谁来找,想着该不会是marching band的小学弟在中午排练的时候遇到问题了吧,那么我必定会全力相助。

但我眼前这个人明显比marching band的小学弟大一圈……………………学生会秘书长啊!

我有点愣神地看着这个今早才跟我分开的人,然后努力挤出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微笑。

“干嘛,来讨募捐款吗,这个教室很穷,给不起。”我直戳他们学生会的痛处,借此来取笑pun。因为学校最近在建立整顿点,给学生会权利压榨不良学生,比如我们这种贪玩的。我算是明白了,pun这家伙是准备让我做刽子手帮他勒索钱财。诶呀,看来我应该先拿倒霉的kom开刀。

“钱肯定是要收的,但不是现在。”呵呵,这回答还真没什么营养。“你考试能过吗?”这问题更是没什么营养-_-"……

“当然。你什么时候来学校的?”我努力让交谈的语气回到最常态(但事实上,这样的交谈还真不寻常,因为我和他从没有在教室门前谈过话),他看起来不是很有精神。

“刚到,今天早上差点被抓到,幸好车多,我一踩油门就溜了,哈哈。”这种事值得骄傲吗,你个变态。我斜眼怒视他,都说了叫你别开车。

我张着嘴巴想骂他点什么,却撞上了他投过来目光,好端端的干嘛搞这么落魄的盯着我。

我们谁也没说话,就这么沉默的站了一会。我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现在我觉得,就是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我都做不到。

 

“死no!!!!!!你完蛋啦,kom过关了!!!!”见鬼!!!!keng幽怨的哭嚎声从教室里飘来,令我寒毛直竖,不禁转过身去看他。

“嗯嗯,我马上来,这家伙手气真好!!!……额,pun,还有什么事吗?”我朝里面喊完后接着回过头来问pun,pun只好无奈地摇摇头,感觉自己像个不速之客。

“如果没别的事,我就进去玩喽,拜。”不给对方讨价还价的机会,我快马加鞭立刻赶回战场。

 

就让它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