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出轨

风茕子 2019-09-19 08:52:51

 1,

电话被接上线的时候,尽管艾眉已经听见欣晴家里的主机和分机话筒几乎同时被拿起来,但她实在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把满腹的委屈往欣晴的垃圾桶里倾倒,说的全是她和李方之间的是是非非。


 “唉,说实在的,感情这种事,别人都插不上手,就算要管,也是劝合不劝离啦!不过,身为你最要好的朋友,我真的不忍心看你那么煎熬,长痛不如短痛嘛!既然你的决心愈来愈强烈,不如和李方分手算了,我再帮你介绍一个就是了。”也许是故意要安慰艾眉吧,欣晴说得轻松。艾眉心里清楚:以她的状况,要找到理想的对象真的很不容易。想到要恢复一个人失魂落魄的生活,她反而舍不下这段和李方相互折磨的日子。


“可是,可是……”“别‘可是’、‘可是’了,你要不要听听力宇的意见?”欣晴并不避讳让艾眉知道她和力宇有一起接听电话的习惯,正面的说法是恋人之间彼此没有秘密,负面的想法是互相监听对方。


礼貌性地清清喉咙,力宇开始发表高见:“李方是有点大男人,但是我想他没有恶意啦。你知道的,他所有的情史都向你坦白了,我相信他对你是有诚意的。至于他和那几个‘卸任’的旧情人们偶尔有些联络,不代表他们一定是藕断丝连。也许,他心中坦荡得很呢。”


“对啊!”急需有人给她台阶下的艾眉,顿时对力宇提出的男性观点,佩服得五体投地。“他就是这个样子,跟我讲‘是她打电话约我出去,我又没跟她怎样。’他愈是撇清,我愈是生气。”


“你老是这样生气也不是办法啊!”欣晴急着插嘴,为的是要提醒她:“三天两头这样闹,你不累吗?李方算是累犯了,明知这样做会伤害你,他还是喜欢和那些分手的情人做朋友。他要是能改、早就改了,你何必为了他把自己弄得这样不堪?”欣晴的言语,对她来说是“双效合一”的提醒。


李方,真的有这么可恶吗?还是自己太小题大作了?每次李方惹她生气,心底就会浮现两种截然不同的想法——当她想到欣晴和力宇幸福美满的样子,就会坚决要闹着分手;当想到分手后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凄凉,她就又自圆其说地为李方脱罪。


“小姐,你自己想清楚吧!不管你的决定是什么,我和欣晴都会支持你。”在网络公司担任业务经理的力宇,讲起话来就是这么面面俱到,即使难免有些虚情假意,还是令人觉得温暖。


“对了,力宇不是说有个朋友开了一家餐厅,需要我帮忙介绍吗?这个月杂志就快要截稿啰!”心中对感情十分矛盾的艾眉,借由另一项公事来结束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了结的话题。


“我方便请对方直接和你联络吗?”力宇问得很刻意,彷佛有意回避自己和艾眉可能私下接触的机会。他处处表明对爱情忠心耿耿的立场,其实是为了让欣晴放心的。


“好啊!请他打电话到杂志社给我。”利落地挂上电话,艾眉的心情轻松不少。找闺中密友倾诉,是她治疗感情创伤的方式。尤其是在这样三方通话的交谈中,正、反两面的意见分别在欣晴和力宇的观点中被激荡出一个事实——艾眉离不开李方。她愈恨他、愈离不开他。


2,

久而久之,她喜欢上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在虚拟的想象中破镜重圆。一通电话、一次倾诉,经历所有的分手的悲壮和复合的喜悦。当她回到现实的生活,一切恢复往常。虽然,很多事情令她失望,但至少很安全。她,不会真的失去什么。


欣晴和力宇提供她一个演练分手的舞台,随着排演的次数增多,她愈来愈清楚自己根本不胜任“挥剑斩情丝”这个角色。就算有一天,真的会分手,她一定是被拋弃的。她只能被动地应观众要求流出悲苦的眼泪,她绝对不要主动说:“再见!”那种表情太绝,不适合她的五官。谁说“长痛不如短痛”?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长痛而不要短痛。也许,拉长了痛苦的时间,她会因为渐渐麻痹而忘了痛苦的感觉。无论如何,她不要和李方分手。她可以吵、可以闹,但她不要分手。所有的吵跟闹,都是为了爱他啊!为什么,李方就是不懂呢?午夜了,辗转难眠的艾眉,脑海浮现欣晴和力宇幸福的模样,想起欣晴说:“我们已经决定合买一幢公寓了。”这句话时那种得意的样子,就难掩自己心酸的情绪。毕竟,合买一幢房子比结婚还更实际。


结婚后,若吵着离婚,除了苍老和仇恨,两个人什么都没有了。但若是合买一幢房子,至少还会留下一幢房子……在媒体界混了好几年,事业上并不十分得意的艾眉,感情也不顺遂。看着生命中唯一的知己朋友欣晴,工作有劲、也玩得尽兴,心中多了几分怅然。


欣晴凡事看得开,对身边的男人不怎么甩,对握在手中的感情也不依赖,反而让自己能够在男女关系上立于不败。每一段恋情,都在她的掌控中,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原本,欣晴对艾眉说:“我只打算和力宇玩几个月就拜拜!”没想到两个人已经计划要合买房子了,着实跌破艾眉的眼镜。


跌破眼镜的,当然也不只是艾眉而已。还没发生争吵前,李方也经常在艾眉面前批评力宇:“他人长得那么帅,双眼带桃花。年纪还比欣晴小了三岁,怎么有可能乖乖守在欣晴那个肥婆身边。”他自认为客观的评论,却不偏不倚打到艾眉心底的要害。


她立刻反唇相讥:“你批评我的朋友的男朋友还不够吗?竟然连她的身材也要一起数落!李方,你最好自己检讨,不要只顾着说别人。力宇比你好得太多,欣晴说他每天上班时间,至少给她八通电话。他们没住在一起之前,每星期去她住处陪她四到五次。”讲到这里,艾眉更觉得委屈。论身材、比面貌,她并不逊色于欣晴,但是她的情路却走得坎坷。好男人似乎都被欣晴用光了,条件差的才留给她。每此听到欣晴说起力宇的好,都更彰显李方的差。


“你听她臭盖!你难道还不了解欣晴好面子、报喜不报忧的个性吗?她故意这么讲,是要让你忌妒的。”李方不平地说。


“她才不会这样呢!从前我们一起念书时,她什么都会跟我分享。即使她的零用钱只够买一个鸡香堡,她也会跟我分一半。她说过,她这一生有什么好东西都一定要我一起分享。包括男人。”


那一次和李方抬杠时,两个人的感情还处于甜蜜期,听艾眉这样说,他并没有生气。但是,后来每次吵架时,李方就拿这件事当话柄,来反堵艾眉对他感情不够认真的指责。“我知道啦!你心里就是羡慕欣晴有个那么好的男朋友,才会处处为难我。要不然,你叫欣晴把力宇让给你嘛,她不是说连男人都可以跟你分享吗?”


每当李方开启这个话题,艾眉唯一的反应就是:“你无聊!”接着补充一句:“而且,无耻!”在现实中,她的确觉得李方的想法龌龊。但梦幻中,她又觉得力宇的眼光应该是不错的。“如果力宇暗地里迷恋我,也是很正常的吧!”这个念头,她只敢在心底悄悄地想。


白天太多不可思议的念头,到了失眠的晚上便特别困惑。此刻,艾眉心里爱着李方,脑海里盘旋的却是力宇。她知道:她爱的不是力宇,而是力宇对感情的坚贞。她最爱李方,但她十分不确定李方的最爱是不是她?


爱与不爱重叠的灰色地带,像黑夜与白天交界的混沌时候,失眠的人等着天亮却又害怕天亮。然而,天终于是要亮的。不管失眠一夜的人,曾经有过多少挣扎。


3,

再听到力宇的声音,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的事了。艾眉负责编辑的杂志,已经截稿,打样都看过了。每个月的这个时期,她经常发呆。表面上,是在规划下一个专题报导,事实上,闲着发慌。


办公桌电话响起的那一刻,她有些兴奋。如果把她的心情描述成“彷佛预知力宇会打电话来”,其实还不够贴切,比较直接的说法应该是“她等这通电话已经等了好久了。”


“你朋友餐厅生意好吗?”她努力掩饰自己的兴奋。“我只是来关心你的,你和李方呢?”力宇说。一时之间,她无法分辨他真正的动机,是不好意思一打电话就来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开场白呢?还是他真的那么关心她和李方之间关系是否生变?


干笑了两声,她应付地回答:“大概快分手了吧!”


“真的?”他这么一问,更让她不知道该如何接口。完全搞不清楚他是纯粹幸灾乐祸等着看好戏,还是存有趁虚而入的念头?


“你们的房子看得怎么样了?”她反问他,想要确定一下他的状况。“你别听她胡扯,我根本就不想买什么房子。”他的回答,令她有点意外,却又觉得满意。他还没有真正想要和欣晴定下来;他们的幸福只是说给别人听的。


“你和李方,真的要分了?”


“我自己也拿不定主意呢,我对男人不是很了解,应该多请教你。”艾眉试探性地放出一个气球,只想大概测出一个风向。没想到这颗试探性的气球,很快就扶摇直上,升空了。


“好啊!哪天有空去你那里坐坐,下班后回家顺路嘛,我每天都经过你家。”力宇停顿一下,换了个口气,轻描淡写地说:“今天打电话给你的事,我没跟欣晴说。”


听到他的补充说明,艾眉更进一步确定了某些感觉。下一步该怎么走,她还没有想清楚。此刻,她想表示她的友善,为男人想要出轨的心,保守秘密,同时也保留了双方的尊严。“我知道,我不会说。”


“你了解她的嘛!一有风吹草动,就大惊小怪。”


“我懂。”


在电话中说“再见”之后,艾眉的感觉尽是紧张。她愈感觉到自己紧张,就愈确定这份莫名其妙的情愫在滋长。


这么多年来,她和欣晴之间是没有秘密的。如今,为了这通电话里的这个男人不明的意图,她终于知道保守秘密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多么重要、又多么困难的一件事了。尽管没有很具体的约定,但就像是很有默契似的,力宇没有再打电话来关心艾眉的近况,艾眉也没有主动找他。“哪天有空去你那里坐坐”这句话只提到企图,没有言明完成这个企图的时间。如果这个企图没有被完成,至少可以在“双方都忙得没有空闲”的借口下,全身而退。


没有联络的这十几天,艾眉尽量让日子过得像平常一样,她还是在上班、下班,在和李方约会、吵架中度过。


她打过几次电话给欣晴,感觉力宇去那儿过夜的次数变少了。“最近他妈妈身体不舒服,他又常加班。是我主动要他多回去陪他妈。”欣晴习惯捍卫自己幸福的形象,生怕被误会。


“你们要合买房子的事,进行得如何了?”这回艾眉的确是有点想刺探他们的近况了。


“很积极在找啊!他过来我这边时,我们就出去附近绕绕,本来谈好一间二楼的房子,后来屋主又后悔了,想抬高价钱。放心啦!我们一定会买得成的,就快了!”


欣晴这一番话,听到艾眉心底,都有了别的涵义——欣晴只不过是在说服自己。


偶尔几次艾眉打电话给欣晴时,力宇正好在另一个分机上同时接听,艾眉就会故意问候他:“最近忙不忙?”听他说:“很忙,很忙!”艾眉有些心安。彷佛他刻意拐个弯跟她解释还没能够再来找她的理由,请她多见谅。倒是欣晴一直热情邀约:“来嘛!你找李方,我们四个人出来吃顿饭。”时,艾眉一阵心慌。她害怕四个人见面时,自己的眼神禁不住停留在力宇身上。于是,只好撒了谎,推说:“李方也忙,我们已经好几天没见了。”


4,

一方面婉拒欣晴的邀约,二方面要力宇同情她如同怨妇般凄凉。艾眉当然也料到力宇拖了一阵子没来找她,是在观察她的口风到底紧不紧。一个存心想偷腥的男人,在这方面的谨慎,是值得被体谅的。


和李方比较起来,力宇的心机显得太深、太重。别说是偷腥了,李方和前任情人打个电话,都很容易被艾眉用三两句话给套出来。走到这个阶段,艾眉心底才逐渐明白:虽然,李方将两个男人拿来相提并论,李方不够体贴、也不懂浪漫;但是在她面前,他使不了坏。只默默耕耘的笨牛,一不小心做错事,立刻事迹败露。而力宇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躲藏在羊皮之后的眼神,仍露出贪婪的凶光。有了这层了悟,艾眉更加坚定要跟李方在一起,但她还是无法对他死心塌地。她总觉得有些不甘心,李方曾经背着她和前任情人约会,等于是在精神上背叛了这段感情,污蔑了这份圣洁。她,无论如何要为自己讨回公道。


5,

讨回公道的时机,很快地来了。一个周末的傍晚,艾眉独自一个人在家。她刚买了一张CD,是一部电影的原声带,一边听着CD,一边打扫房间。手机响起的时候,她来不及调整音响的音量,话筒另一端的声音也很吵杂,她“喂”了几声,电话又断了线。她看见手机上没有显示发话方的电话号码,知道不是李方打来的。若是李方的电话,会出现心型的图案。更何况李方事先说了,这个周末要加班,没有时间陪她。


“是谁呢?”她纳闷着,心里竟渴望电话会是力宇打来的。当电话再度响起之前,她做好了心理准备,让自己的表现不至于太失常。“力宇,刚才是你吗?”“是啊!讯号不清,我又重拨一次。对了,你不是有事跟我商量吗?”力宇说得一点都没错,存在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讯号,愈来愈清楚了。


“你现在要过来吗?”


“我已经到你家巷口了,正准备停车呢?”他鲁莽的举动,被艾眉解释成对她的饥渴。不但没有责怪他的意思,还暗暗佩服他善于掌握时机。她甚至以为:莫非,是两个人之间的默契?


进门以后,力宇表现得很自然,一副宾至如归的样子。他一听到播放中的音乐,就立刻说出电影的名字:“电影里的这首插曲很好听,烧录一张CD给我吧!”


他的不客气,让她觉得贴心——原来,在他心中,她和他已经熟到这种地步。喝下她准备的鸡尾酒饮料,淡淡的酒精,足以松脱他们在礼教上的防线,但仍保持着该有的清醒。很上道地,聊天中他们都没有提及对方伴侣的名字。


只是借由一些肢体动作得碰触,成功地试探出彼此没有拒绝对方的意思。简单的试探过程,却让艾眉陷入前所未有的困惑。她不明白是自己的魅力太大,还是力宇这个男人太花?如果不是她太恨李方,她根本不可能让这个对爱情不忠的男人接近她。原先她对力宇还有的那一点点尊敬,都随着他的得寸进尺而渐渐瓦解。她愈是这样想,愈能摆脱对欣晴的愧疚,愈有姑且一试的勇气。


“就算不是我,他也会偷吃别的女人。”她很确定地想。


CD播完以后,他趁着弯腰去按“replay”的按键时,从背后将她整个人环抱住,将他的鼻息轻轻送进她的耳朵里。艾眉的单身套房没有隔间,从沙发到床垫,只有半公尺的距离。他们很快地跨越所有的障碍,让身体交缠在一起。


有备而来的力宇,显然早已经在出发前沐浴更衣,胸前的古龙水,还散发出浓浓的诱人的气息。倒是刚刚还在做家事的艾眉,比较放不开。当力宇动手碰触她胸罩的扣环时,她快速俯身探到他的下方:“不要。我来不及洗澡,不方便。我帮你就好。”力宇没有太为难她,很快地将内在的欲望释放在她粉红色的内衣衬垫上。她进浴室清理的时候,他已经穿好衣服。之前没有细腻的前奏,之后没有亲昵的交谈。两个人在很短的时间内达到彼此各自不同的目的——他得到冒险的刺激;她拥有报复的快感。无须言语解释,他们很清楚地让对方知道,两人中间没有一丝一毫的爱意。往后,他们还要继续做“朋友的朋友”。


他起身告辞,她没有留他,只问:“CD烧录好了,怎么给你?”


“下次路过时,我来拿!”他说。


“我们,还有,下,次,吗?”她问得很技巧。艾眉并不真的想要继续和他有不伦的多角关系,但是她也不愿自己在一次莫名其妙的性关系后被弃之如敝屣。


他点点头,没有回答。维持基本的礼貌、也保住彼此的尊严。


关上门前,他提醒自己记得对门内的艾眉说:“再见!”


艾眉也礼貌性地响应:“拜了。”


“喀。”一声,门关上了。一切恢复平静。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过程进行得太快,艾眉很快说服自己:“刚刚的一切只是一场梦!一次幻想!”不可能的,她和力宇之间什么也没发生。这不是偷情,她不爱他,一点都不爱他,怎么能算是偷情呢?她想,他也不爱她,他只是想偷腥而已。


就像网络上那些征求“一夜情”的已婚男士,要的只是三十秒的性刺激。谁都不会认真的,也都不必为谁付出代价,不是吗?艾眉愈是努力要这么想,就愈印证自己的心虚。她不断告诉自己:“我连内衣都没脱,没有对不起李方。”但想到力宇浓稠的体液热呼呼地喷射在自己的胸罩上,就觉得恶心至极。


原来,报复你所爱的人,并不会令自己快乐。日子很快地回到原先的轨道。艾眉还是照常和欣晴打电话,虽然她很害怕力宇一起在分机上听电话的感觉,好像在监听她有没有泄漏他出轨的秘密。


倒是她很少和李方吵架了。力宇的坏,让她见识李方的好。报复的痛苦,令她体会原谅的必要。


“你怎么了?最近很少跟我吵架,我有点不习惯耶。”完全不知情的李方,傻傻地问艾眉。


“只要你乖乖的,我干嘛没事找事。”艾眉习惯用力抓紧李方的臂膀,这会儿更怕他溜走。艾眉觉得自己的运气真是太好,一次糊里糊涂的性冒险,没有让她失去最好的朋友和最爱的人,却认清楚了幸福的本质。


有些人的幸福是在乱世中粉饰太平,有些人却习惯在鸡蛋里挑骨头。安心自在,爱其所爱,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虽然她有时候会为欣晴感觉到担心,毕竟力宇不是那么可靠的男人,但是她相信欣晴总会有办法平衡自己的,就像她在力宇身上找到自己的平衡一样。烧录好的CD,一直还在艾眉的家里,提醒着她——有些男人只是生命中的插曲,他的出现,只是为了让主题歌更好听。




————————————

作者吴若权,

台湾作家。

曾任IBM、惠普、微软等高管

侵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