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离家出走--长篇能源题材科幻小说《极能》连载之二十八

要论 2018-12-05 11:28:21

    家出走时,鬼谷肖想过不辞而别,可毕竟已经是16岁的小伙子了,让人担心总是不好的。

  他决定给养父母写一封信,大意是感谢养育之恩,日后定当厚报,自己长大了,要有自己的生活,还是想找到生父母。

  那一天早晨,文燕起床后,做好了早餐,走到鬼谷肖的门前,敲门。却半天没有动静,她推门进去,发现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床下面的鞋子摆放得整整齐齐。桌上,一家三口的合影相框,摆在显眼位置。只是,里面的相片,中间空了,鬼谷肖用剪刀把自己的照片挖走了。相框底下,压着一封信,隽美的字迹,写着“爸爸,妈妈……感谢您们的养育之恩…..”

  看到这一幕,文燕的心一下子空了,正如那个相框里,中间空的那个洞,一时找不到填补,她先是抽泣,继而放声大哭。

  王二虎听到哭声,也赶来了,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一把将文燕抱在怀里,妻子此时的感受,他懂。

  孩子还未成年,出去怎么谋生呢?当妈的,文燕想得更多的是孩子的生活。王二虎不这么想,他安慰妻子道,要不然,咱们报警。

  走出西京市海棠区派出所的大门,文燕稍稍定了定神,往路边看,只要看到半大的男孩,她总要多看几眼。一连好几天,她都恍恍惚惚,有好几次,在大街上,她错把他人当成鬼谷肖,上前扯住别人的衣服喊:“肖儿,肖儿,跟我回家。”那些半大的男孩,一开始很诧异,后来也就用同情的眼光看她。

  离开家里后,鬼谷肖有些小后悔,怪自己一时冲动,口袋里没有多少钱,他是没地方去的。走着走着,就走到了西京北站,在广场上漫无目的地走。

  鬼谷肖穿梭在熙熙攘攘的行人之中,像一粒沙,怎么都融入不了汪洋大海里。他冷静地观察行人,他们拿着大包小包,行色匆匆的样子,或者都从一个地方来,或者到另一个地方去。最起码的,他们都知道自己的目标在哪,而偌大的广场上,密密麻麻的行人里,好像只有自己一个人没有目的,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将要去哪里。

  在西京,鬼谷肖没有几个朋友,铁八子算是一个。这个人是在西京火车站认识的。当时,铁八子是火车站的“小红帽”。这是一种帮人抗行李提前进站的职业,穿着红马甲,戴着红帽子,一脸的热情,看到行李多的乘客,就殷勤地跑上去,嘘寒问暖,仿佛跟人熟得不得了,当然,收费也是不含糊的。

  鬼谷肖从手机里翻出铁八子的电话,试着拨号,电话里说,你所拨叫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人在遇到困难的时候,遇到最多的也不过如此,无法接通,也许别人就是不想接通。初春的西京,暖气停了,温度也升上来,可这会儿,鬼谷肖感到了一阵阵寒冷。

  我该怎么办?鬼谷肖望着广场入口处的面包店里发呆,一个好心的阿姨,递过来一个面包说:“孩子,饿了吧。”鬼谷肖下意识地接过来,愣了一下说了声谢谢后,放在嘴里,一边吃,眼泪却漫了出来。

  吃完面包,他找一个角落坐下,后来,他闭上了眼睛。一会儿,他看见母亲带着一群警察朝他这边走过来,他赶紧绕到一个柱子后面,还好,没有发现自己。文燕对着这几个警察说:“刚才还在这里,现在不知道去哪里了。”那几个警察笑了笑说:“我看你呀,想儿子都想出神经衰弱了。”

  文燕一个人站在那里发愣。看着母亲的样子,鬼谷肖在想,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点儿,不顾母亲的感受,就这样不辞而别。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如果告诉父母自己要出走,那他们肯定会阻止。那要是不离开这个家呢?也不行,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自己又算什么呢?

  鬼谷肖认识到,如果自己不给母亲一个当面的解释,母亲一定不会安心,因此,在这几秒钟的时间里,他决定面对母亲。

  对于鬼谷肖的突然出现,文燕感到诧异,也相信自己对儿子的感觉,正要说话,眼泪刷地留下来。

  鬼谷肖已经高出母亲一头了,他上前抱住较弱的母亲,轻轻地说:“妈妈,我长大了,您就放心让我去闯吧。”

  这时,电话震动了,是铁八子。原来,刚才是一场梦,是鬼谷肖进入了文燕的梦境。


最近发现一个公众号不错,名为“伏案工作者”,是一个有趣的公众号,有兴趣的可以扫码关注一下,请叫我雷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