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泰斗送给美丽警花的秘密偏方

偏方秘方 2018-07-24 16:36:15

叫你穿秋裤的人才是你该爱的人

第1章 遭遇

“报告,我已经深入到司令部深处,准备击杀目标,请指示!”费祎拿着手中的极其细小的话音通讯机轻声说着。

“好,既然目标已经到位,可以开展斩首行动!”那边声音似乎有点激动,似乎已经看到自己的目标快要被斩杀一般。

“明白!”费祎嘴角露出一丝弧度,慢慢的顺着墙壁一步步走进星际大楼的中枢,这次斩杀的目标就在那里,不过这次要击杀的目标来头之大,即便是费祎,也是有些忌惮,不过心中一横,也就宛如过山车一般过去了,既然接了此次任务,便是没有回头的余地。

只见费祎不断控制着自己的身形靠近星际大楼的顶部,如今还差两楼的距离就可以到达那里,对于他来说,那里就是他的天堂。

咚!咚!

费祎突然脸色一变,顿时脸色陡然变得紧张起来,这里可是对方的老巢,要是被对方抓住,后果将会是不堪设想。

费祎情急之下,急中生智,连忙将自己最为擅长的精神力大法使用了出来,谁都不会想到费祎居然还有如此厉害的能力。

毕竟在这个科技为主的宇宙里,科技几乎代表了一切,精神力这种东西也就在科幻小说中经常出现,至于现实中,那只是一个笑话而已。

一道精神力磁场顿时被激发了出来,宛如无形锅盖一般,将周围的五十米都是覆盖了进去。

这就是费祎所拥有的能力之一,精神力磁场。

那道下楼的漆黑声音显得愈加的沉重,仿佛魔鬼催命的声音一般。

而费祎将身体躲藏在幽暗的角落里,等待着他的致命一击。

终于,一道健壮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是一个极其魁梧的大汉,就像一头蛮牛一样,浑身都是那种爆炸的肌肉,一般人看到这种体型,恐怕真的会望而却步。

“我需要一击杀掉他,否则对于我来说,将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费祎认定自己的想法,瞬间便是精神力扩散开来,因为事先已经布置好精神力磁场,所以费祎现在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毫无阻碍的就被使用了出来,那是一种宛如浑然天成的感觉。

不过费祎似乎操控精神力还不是很熟练,因为那魁梧大汉似乎觉察到即将到来的危险,陡然眼睛变得凌厉起来,似乎若有若无的朝着费祎这个方向看来。

费祎顿时心里吓了一跳,如若被抓住,绝对会被严刑拷打,甚至被丢入那恶心的万虫坑中惨遭毒虫噬咬,一想到这个可怕的下场,饶是费祎也是心惊胆颤了一下。

“就是这个时候!”费祎判定对方还不知道他的位置,而且敌人心思已经散乱,正是偷袭的好时候。

费祎猛然操控自己的精神力,宛如一把尖刀急速向那头大汉袭去。

甚至空中传来刷刷的声音,只是不如一般的暴风来得那么激烈而已。

“到底是谁?”那魁梧大汉显然受过极其严格的军事训练,直觉异常的发达,他已经注意到费祎坐在的方向,瞳孔陡然紧缩起来,就连脸色也是瞬间变得格外阴厉。

“居然有人还敢袭击星际大楼,难道你不知道这是希尔司令的指挥部么,你敢闯龙潭虎穴实在是活腻了!”魁梧大汉嘴角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将他的上身肌肉全部展现出来,饶是费祎也是瞠目结舌,对方的肌肉是如此完美,仿佛那看似轻柔的爆炸肌肉下充满了毁灭性的力量。

魁梧大汉迅速脱掉衣服,正准备向这里冲来,因为直觉已经告诉他这里绝对有一个鬼鬼祟祟的人。

“好敏锐的直觉,果然不愧是星际大楼的人员!”费祎也是情不自禁赞叹了一声,然后瞬间便是将自己的全部力量全部收敛在了一起,精神力陡然扩散开来,仿佛瞬间扩大了好几十倍一般。

而那急速飞出去的精神力终于撞上了魁梧大汉,至少费祎是这样感觉的,因为他的脑海一片晕眩,刚才飞行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让他似乎撞到了一块巨石一般,而且不是一般的巨石,因为费祎从来没有感觉脑海会有如此强烈的刺痛感。

“精神束缚!”费祎低喝一声,那道无形中的精神力宛如藤蔓一样迅速附上了魁梧大汉的身上,想要限制住魁梧大汉的身形,如此一来费祎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进行攻击了。

只是费祎这般想,事实却超乎意料。

“是什么鬼东西,我感觉自己的身躯仿佛陷入了泥潭!”魁梧大汉并没有想象中的惊恐,而是皱了皱眉头,这倒是让叶飞十分诧异。

“好诡异的东西,看来这次刺杀希尔司令的雇佣兵来头不小啊,这样的诡异能力已经足足有十级的水平了!”魁梧大汉奇怪地说出这么一句话。

随后,陡然肌肉耸动起来,就像地动山摇,他整个身躯都在剧烈地颤抖,显然想强行摆脱这诡异精神力的束缚。

费祎可不会让他如愿,叶飞强行控制住自己的精神力,他必须要压制眼前的这个人形蛮兽,否则以精神力为主的他绝对会瞬间被眼前这个人性毁灭武器撕碎。

“定住!”费祎再次在心中低吼一声。

可是那魁梧大汉由渐渐地不能移动身形,再到慢慢可以移动自己的双手,直到后来,他的一双军靴都可以缓慢移动了。

那魁梧大汉竟是嘴角露出一丝邪笑,低声道:“挺不错的手段,只可惜你用错了人,老子要亲手撕碎你!”

魁梧大汉陡然肌肉变得惊悚起来,竟是宛如化作了巨人,浑身近乎强壮了一倍。

“不好,该死的,居然让我遇到了非人类!”费祎陡然眼睛中露出一丝惊恐还有诧异,他万万没有想到居然在星际大楼碰到的第一个人居然是如此恐怖。

那魁梧大汉又是阴冷的笑了起来,说道:“不错嘛,居然逼我动用了我潜在的超能力,看来你也不是普通的人类!”

那魁梧人类竟是宛如势拔山岳的巨人勇士一般,完全无视了那四处弥漫的精神磁场,宛如疾风一般快速向费祎这里冲来。

“不好!”费祎明知道对方已经来了,但是身体还是跟不上对方的行动速度,只是眨眼间,那魁梧大汉就是跑到了他的面前,冷冷的笑了一声。

“原来是你这个小东西,费祎星际雇佣兵,sss级雇佣之王,曾经参加过五年前的斩首行动,自从那次,希尔司令就命令我特别调查你的动向了,没想到你居然在这里,看你这幅样子,似乎想要刺杀希尔司令吧!”魁梧人类阴冷地说道。

“你也是非人类?”费祎竟是有点不惊恐的样子,好奇地问道。

“我不叫非人类,我叫顿喜少校,圣域联邦反间谍组织组长,我还有另外一个称号,反佣之王,曾经有超过一千个超能力者想要杀掉我或者希尔司令,结果我们都还在这里,他们的结果你应该可以猜到!”顿喜眼角露出一丝寒芒,陡然一道宛如虎拳的拳头砸来。

费祎根本来不及反应,虽然他的身体素质也很不错,但是跟眼前这个人性蛮兽比起来,实在是不够看。

只是刹那,便是被拳头闪电击中,然后瞬间便是被击飞到了墙角上。

一道鲜血从嘴中吐了出来,这口鲜血是他最近十年来的第一口鲜血。

费祎看着洒在地上的鲜血,竟是有点难以置信,整整十年他都没在吐过血,但是今天居然破了这个惯例,对于他来说,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绝对属于不正常。

“我居然吐血了!”费祎瞳孔瞬间变大,颤抖了起来。

那顿喜伸出自己的舌头,然后十分享受地舔了舔自己的拳头,那里也是蘸有一丝费祎的鲜血。

顿喜舔了一下自己的拳头后,他竟是高兴地笑了笑。

“不错的鲜血,这味道跟一般的普通人类的味道实在是有些区别,你的味道比起一般的人类更有暴戾的味道,不过这味道恰恰是我最喜欢的味道!”顿喜嘴角露出一丝阴冷的笑容。

费祎听到这句话,顿时被气得吐血起来。

本身刚才身体受创,身体还未复原。

如今更是急火攻心,如此一来,费祎足足吐出了三口鲜血,才渐渐消停。

“星际大楼果然藏龙卧虎,高手如云!”费祎说道。

“哼哼,小子你现在才知道啊,不过现在已经晚了,我会让你见不到希尔星系明天的太阳!”顿喜又是狰狞地笑了笑,宛如森林中的野狼一般。

“你也不是普通人类,因为普通人类不可能有如此巨大的力量,更不会有你如此恐怖的身躯!”费祎又吐了一口鲜血,身体已经明显比刚才虚弱许多,显然之前承受的那一拳余威太重,即便是现在还是有点难以承受。

顿喜满意地笑了笑,眼眸中露出一道亮光。

“根据圣域联邦的联邦法律,击杀国家重要干部一律处于死刑,现在我可以名正义顺的杀你了!”顿喜满意地笑了笑,然后浑身仿佛就像气球被充涨了一般,身材简直比刚才还要扩大好几尺,这已经完全不能够被称作人类了,因为他现在的样子更像是野兽。

第2章 激战

跟刚才一般大小的头颅,但是身上的肌肉却是暴起,青筋暴起,简直给人一种视觉上强烈的冲击感。

“你不会是十一级高手吧?”费祎有点难以置信地问道。

十一级高手啊,即便是在圣域联邦也算是绝世高手了,没想到这样的高手此时就是出现在眼前,高大威武,而且此时还是他的敌人!

那顿喜阴森地笑了笑,但是却是没有回答。

只是他的青筋还在不断扩张着,完全不像一个正常人类的模样,如果用另外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就是异能者!

“该死啊,这次任务如此棘手,没想到居然还碰到一个如此棘手的对手,对于我来说实在是无语!”费祎忍不住暗骂一声,显然是在腹诽这顿喜的恐怖还有这任务的变态。

“你还有什么遗言可以交代吗?如果有的话,我可以帮你传达!”顿喜阴冷地说道。

费祎突然冷冷地笑了起来,笑的那么干脆,笑的那么直爽!

“已经感到自己没有活下去的希望,所以才会发出这样无奈的笑声么?”顿喜摸了摸自己身上那强壮的肌肉,还是大声地笑道。

“好了,我也不想多跟你废话了,在整个大楼里面的人知道你到来之前,我决定现在先杀死你了,准备好接受我的制裁吧!”顿喜重重地才在地板上,整个地面似乎都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

咻!

那顿喜终于冲过来了,宛如一头疯狂的蛮牛,急速冲来。

“奶奶的,莫非真当我是好欺负的不成?”费祎心里怒骂了一下,整个身子都是扭转了起来,顿时疯狂的激发脑海中存在的精神力。

那是一种疯狂的感觉,他感觉眼前的世界仿佛都快速旋转了起来,整个世界就像是空镜瞬间支离破碎,就连眼前的顿喜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我死了吗?”费祎似乎来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这个世界仿佛不是现实世界,因为周围都是光明,没有丝毫黑暗。

周围亮的实在有些过分,甚至费祎都感觉自己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这里到底是哪里?我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里面么?”费祎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竟是有些茫然地说道。

费祎似乎感觉到自己的的伤势竟是全部复原了,刚才还有点枯寂的心也是有了一丝波动。

费祎很快便是发现眼前世界似乎太过于枯寂了,似乎除了眼前那一抹光明,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这里完全就是一个只有光的世界。

费祎茫然地走了一些路程后,终于发现这里有些奇怪。

因为这里实在是太安静了,而且整个世界似乎只有他一个人,这让费祎走起路来都是有点烦躁。

赫然,费祎似乎想到了些什么,竟是眼眸中露出一道亮光。

“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没有其他任何一个人?难道是我的精神世界?”费祎似乎想到些什么,脸色露出一丝震惊。

不是费祎不愿意相信,而是实在有点匪夷所思。

因为即便费祎所能操控的精神力也只是后期费祎通过自己的不断探索才走到如今的地步。

也就是说费祎是通过自己后期的努力才慢慢走到这一步的,他根本没有师傅。

但是他平常也能够通过一些传闻知道这些奇幻东西的存在,只不过一直处于一知半解而已。

“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我怎样才能够离开这里?”费祎走的有些近乎疯狂了,他抱着头走在如此宽广的地方,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身影徘徊,这里是一个只有他的世界!

费祎总算知道自己似乎已经走进了迷途,所幸也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只是一味的站在原地里,近乎感到有点沮丧。

“空心才能够捕捉一切,我现在的心实在是太烦躁了,也许是因为我太过于烦躁的原因,所以现在我还是一直出于烦乱的一种状态!”费祎似乎有点悟了。

他静静地坐了下来,宛如一颗朴实无华的树一般,静静地在这块土地上安静的打坐。

闭上了自己的眼睛,逼迫自己不去想一些心烦的事情,他努力去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渐渐地,整个世界似乎就只有他了,他觉得自己似乎能够听到整个世界的声音,那是来源他心跳的声音,亦是来自于他内心中最真实的声音。

过了许久,良心已静,他终于知晓自己的位置,费祎发现自己真的是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这听起来简直有些匪夷所思。

难怪这里没有其他东西,因为这里就是他的精神世界啊,除了自己能够掌控自己的精神世界,还有谁能够进入自己的精神世界。

这里是来源他内心的力量,同时也是他最为本源的力量,不过一直以来,费祎完全忽视了这种力量的锻炼,费祎只知道自己力量的基础运用,但是如何提高自己的精神力量对于他来说一直是一个问题。

但是如今看到这番景象,确实让自己认识到一个全新的世界,那里虽然没有太多的惊喜,但是却给了他一线灵光,费祎已经感觉到自己似乎悟出了些什么,但是现在还是差那么一点点。

就在费祎凝思苦想的同时,他的手臂突然涌出一道鲜血,鲜艳的可怕,宛如红色晶体般十分耀眼。

涓涓而流,毫无停息,紧接着费祎感受到一阵剧痛的袭来,瞬间他的思绪便是被拉回了现实。

而此时他的手臂处真的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那里狰狞的似乎有点可怕。

“我怎么突然受伤了?”费祎喃喃地说道,一脸的诧异之色。

突然,一道极其刺耳的声音传来,正是顿喜传来的声音。

那顿喜冷笑道:“你居然中了我一拳还没死,真是古怪,我原本以为你是一个身手敏捷的猎手,却是没想到你居然是如此不堪,实在是让我对你感到失望!好了,相信刚才我的一击已经让你失血过多了,现在就是我最后终结你的时候!”

那具庞大绞肉机轰鸣而来,仿佛惊动了天地,本来就是显得幽暗的视线彻底平静了下来,那是无法想象的一种黑暗,就仿佛死亡之神顺手撒出了收割的铁链。

“不!”费祎内心陡然轰鸣起来,一道极其狂暴的气息在费祎的脑海里炸响,宛如晴天巨雷。

就在那一瞬间,费祎瞬间精神力磁场陡然变化,宛如化作了九九八十一个巨大空间,这八十一个巨大空间在费祎的脑海里疯狂的变换着,橙紫之色,墨绿之色,幽暗之色,五颜六色的房间在费祎的眼前晃来晃去,似乎是在吸引着费祎的视线。

就在这个时候,大步流星而来的顿喜在费祎的视野里渐渐迟缓了下来,就像是一只蜗牛一般,他的怒容完全展现在费祎的眼里。

这一切都让费祎感到新奇和诧异。

费祎陡然感觉到似乎自己对周围空间的控制能力也迅速增强起来,那是一种无法言语的美妙感受,就连眼前的顿喜仿佛都在他的操控之中。

“破灭!”费祎眼眸中露出一道幽光,一道无与伦比的强大精神能量犹如蛟龙般向前贯穿而去,瞬间就是击中了顿喜。

即便是放慢了的顿喜,也能够从他的脸色中看出他内心的惊恐,那是一种疯狂的感觉!

随着费祎对着精神力的操控,他轻松的使出一道冲击波,本来刚刚被击中的顿喜已经胸口起伏,显然强行将血液吞了下去,又是遭此一击,顿时一道大口鲜血吐了出来。

就在这时,费祎又是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似乎有了压榨性的剧痛,费祎顿时连忙将自己所有的精神力退了回来,周围的精神力磁场顿时慢慢减弱,直至消失。

而此时,费祎缓缓看去,那顿喜少校已是宛如死鱼一般躺在地上,之前不断腾起的肌肉也完全萎缩了下去,显然是身体组织受到了重创。

“你输了!”费祎轻描淡写的说出这句,但是语气里确实充满了骄傲。

“不可能,刚才我明明击中了你,但是却没有打中你,后来更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我的身体不受控制,时间流速也是慢慢变慢了下来,这就是你的特殊能力么?”顿喜一边摸着自己不断起伏的胸口,一边喘息道。

费祎嘴角露出一丝冰冷的弧度:“对不起,无可奉告!”

费祎熟练般的手起刀落,那顿喜彻底躺在了地上,或许至死顿喜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突然死去的原因。

费祎经历过刚才的事情,浑身就像是有使不完的力量一般,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天生神力。

收拾好顿喜的尸体后,费祎望着楼上,冷哼了一声,消失在楼顶的尽头。

一天后,圣域联邦中心传来消息,圣域联邦最高司令长官死亡,死亡原因缘于刺杀!

而此时,正是在摩尔星海滩上度假的费祎却是受到一条神秘短信:击杀疾杀之王休斯。

刚刚拿到一亿联邦币的费祎皱了皱眉头,然后轻吟道:“疾杀之王么,虽然听起来名字很厉害,但是你还能够比起那个人形机器恐怖?”

费祎突然站了起来,扔掉了手中的饮料杯,撤下自己的紫衣,然后消失在沙滩的尽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