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中国科幻小说代表作家刘慈欣谈创作

阳泉日报政文 2018-11-12 14:04:48


      我作为一名科幻作者,从事科幻小说创作已有十多年。前不久做为惟一的科幻作家代表参加了全国文代会。我想谈谈自己通过这一段经历,对文学创作的一点体会和认识。

       科幻小说是一种新的文学形式,它与传统的现实主义文学的不同之处在于,后者注重描写人与人,以及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而前者注重于人与大自然的关系,以及人与科学技术的关系。科学技术本身具有深厚的美学内涵,科幻小说则努力用文学语言来表现这种美,这种对科学之美的文学表现,能够激发读者,特别是青少年读者对科学的兴趣,启发他们的想象力,开阔他们的视野,使他们对宇宙中的未知世界充满好奇和向往,充满探索的激情。而科幻做为一种充满创新意识的思维方式,向我们展现未来和未知世界的各种可能性,常常对各个领域的创新起着意想不到的诱发和推动作用。


       从文学角度看,科幻文学虽然想象力天马行空,但与现实有着十分紧密的联系,如果说现实主义文学描写已经发生的现实,科幻文学则描写我们将要面对的现实,后者同样具有重要的意义。从这点上看,现实主义文学的创作原则同样适用于科幻文学的创作。

       科幻作者同样需要深入生活,只有深入地感知现实社会,才能构筑起有文学和思想价值的想象世界;只有投身于现在,才能想象未来;只有立足大地,才能仰望星空的深处。科幻小说在中国的发展,与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密切相关,中国社会在发生着飞速的变化,机遇与危机并存,人们越来越多地接触外部的事物和多样的文化,中国的未来从未像现在这样让人向往。这样的环境给科幻小说的发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也对科幻创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感受时代的脉搏和时代发展的主旋律,对于科幻创作是十分重要的。

       科幻文学作为一种新出现的文学体裁,与传统的现实主义文学有共性,也有其独特之处,通过这一段科幻创作的经历,我对国内和山西现阶段的文学创作事业有以下感想:

       一、文学应该面向时代,拥抱变化。习总书记在全国文代会上的讲话中还说过这么一句话:“文学应该把思想放得再远些,放得再深些,我们应该关注人类最进步的方向。”这句话,很准确地描述了文学的发展方向,这也是我作为一个科幻小说作者努力的方向。具体到山西的文学,感到占主流地位的文学仍然处于一种怀旧的状态,我们的目光倾向于向后看的,不是向前看,都在怀念过去的田园时代,害怕变化,被动地接受变革和变化所带来的冲击,把现代化进程看做一种对生活的困扰和破坏,这不应该是文学对时代变化的态度,因为现在时代变化不是退步,是进步,如果文学对进步采取这样一种姿态,那它本身已经落后了。我们的文学应该努力地向前看。

       二、扩大文学的表现空间。从文学的历史看,随着时代的发展,文学的表现形式在内容和体裁上都发生着不断的变化,比如目前处于文学主流地位的小说,在一个多世纪以前的中国还是很边缘的文学形式;而当时处于主流地位的诗词现在则早已边缘化。在这个信息技术渗透到社会生活各方面的网络时代,文学更是发生着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习总书记在文代会的讲话中说:“文学反映生活,但是不能机械地反映”。这句话对目前的国内的文学也是切中要害的,现在我们的文学面临着一个很新的时代,我们必须适应这个时代。目前,我们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扩大文学的表现空间。以前占国内文学主流地位的现实主义,其实出现的时间不到三百年,人类文学的大部分历史都是超现实的,而从目前影响力最大的文学题材上来看,大部分也不是现实主义。文学反映时代是很正确的,但不是只有现实主义才能反映时代,所以,我们现在应该拓展文学的表现空间。

       三、文学应该回归大众。习总书记在讲话中指出:“人民大众是评价一个作家合格不合格的唯一标准。”山西文学曾经是很受大众读者欢迎的,比如赵树理的作品就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但近年来,主流文学有日益远离大众的趋势,创作完全个人化,完全和时代脱节,完全抛弃时代的宏大叙事,把文学的触角完全收回到自己的内心里,沉湎于喃喃自语式的创作,这样的文学是没有生命力的。现在的大众的读者与过去是不同的,他们都有更高的文化程度,有着更开阔的视野和知识面,有着更为多元化的欣赏取向,这都对文学创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文学最需要做的,就是回归大众,回到人民中间。(本文摘自刘慈欣在全市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发言)


推荐阅读:

                脚踩大地 神游星际

       ———访当代“中国科幻第一人”、“2014中国好书”获奖者刘慈欣

       “刘慈欣的作品展现了宏伟、瑰丽、澎湃的想象,反映出他对人类终极命运的深刻思考。”这是中国作协专职副主席李敬泽对刘慈欣作品饱含深情的评价。4月23日晚8点,“2014中国好书”颁奖盛典在央视一套播出,共揭晓30部年度好书。当代“中国科幻第一人”、市作协副主席刘慈欣创作的短篇科幻小说集《时间移民》名列其中。

       刘慈欣,这位被誉为“单枪匹马将中国科幻文学提升至世界级水平”的中国科幻作家领军者,日前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并通过本报寄语山城读者:“在读书中扩展人生。”

                    从科幻迷到“中国科幻第一人”

       被众多科幻迷昵称为“大刘”的刘慈欣出生于1963年6月,文革时随父母来到阳泉,1985年毕业于华北水利水电学院水电工程系,之后到娘子关电厂工作,担任计算机工程师。仅从简历上看,他是一个“理工男”。

       令许多人大跌眼镜的是,如今这位“理工男”坐上了中国科幻文学界的“头把交椅”。截至目前,大刘已发表作品约400万字,并荣获国内多个文学大奖。他的代表作《三体》三部曲,即《三体》《三体Ⅱ?黑暗森林》《三体Ⅲ?死神永生》被普遍认为是中国科幻文学的里程碑之作,“将中国科幻文学提升至世界级水平”。

       和很多科幻作家一样,刘慈欣最初也只是一个科幻迷,大量的科幻文学作品和科幻电影似乳汁滋养了他。特别是著名科幻作家阿瑟?克拉克的作品带给他很大触动。“他虽然是个英国人,却长期居住在斯里兰卡一个偏僻的小渔村,坚持仰望星空,创作科幻文学。他的经历跟我很像。”刘慈欣说。

       “每个看科幻的人,他脑子里都会有各种各样的想法、各种各样的想象世界,把它用文字表现出来就是科幻小说。”这是大刘自己的观点。

       1989年,刘慈欣走上了科幻文学创作之路,先后创作了科幻小说《超新星纪元》首版和《中国2185》,但未获发表。1999年,他才发表了第一篇作品———短篇小说《鲸歌》,同年首次以短篇小说《带上她的眼睛》获得中国科幻银河奖一等奖。自此“一发而不可收拾”,他的作品先后9次获得中国科幻小说银河奖。刘慈欣,这个名字也渐渐被人熟知。

       作为新中国输出到美国的第一篇长篇科幻小说,《三体》英文版在美国的出版发行令刘慈欣声名鹊起。他被许多科幻迷和文学评论家冠以“中国科幻第一人”的美誉。

       我国首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在接受《中华读书报》采访时专门谈到了对刘慈欣作品的肯定和欣赏,“现在缺的就是有原创意义、有鲜明个性的小说。我发现刘慈欣的小说,有新意、有亮点,有别人没有的东西,看了以后能让人记住。刘慈欣的小说有非常深厚的修养和准备。他利用深厚的科学知识作为想象力的基础,把人间的生活、想象的生活融合在一起,产生独特的趣味。”

                 “科幻小说是国家发展的风向标”

       在《〈三体〉英文版后记》中,刘慈欣写到:“做为一个科幻迷出身的科幻作家,我写科幻小说的目的不是用它来隐喻和批判现实,我感觉科幻小说的最大魅力,就是创造出众多的现实之外的想象世界。”

       刘慈欣认为,科幻小说是一种充满可能性的文学,它的创作源自作家对宇宙、对大自然、对未来的好奇心。这两年中国的科幻文学取得了突破,不仅作品数量多了,而且精品也多了,受众覆盖面也越来越大,“过去科幻文学的读者主要是中学生、大学生,现在互联网、航天等许多行业的从业人员也成了科幻文学的爱好者。”

       他介绍说,《三体》不但先后获得了中国科幻银河奖特等奖、第二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长篇小说金奖、第九届儿童文学科幻奖等多个重大奖项,更重要的是获得了美国科幻“雨果奖”和“星云奖”的提名。“这两个奖相当于科幻小说的‘诺贝尔文学奖’。过去对我们来说,就像星星一样可望不可即。现在我们起码可以入围参评了,这就是很大的进步。”他接着说,“科幻小说是国家发展的一个风向标。美国科幻小说的黄金时代是上世纪30年代到60年代,那会儿正是美国腾飞的时候。中国的科幻小说现在这样繁荣,它标志着我们的社会正处在一个快速的现代化进程中,从侧面反映出我们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处在一个上升的阶段。”

       自《三体》要改编成电影的消息传出后,许多“磁铁”(刘慈欣的铁杆粉丝以此自称)就纷纷在网上留言,“求别拍”“求不渣”“求特效别太差”“求好莱坞导演插手”,只因为担心原著“被毁”。对此,大刘倒是很平静,“事情总得有个起步。永远不做,那永远不行。中国拍摄科幻电影与美国确实存在差距,但只有去做了,才有可能缩小差距。”

              娘子关电厂关停影响了大刘的作品色调

       许多“磁铁”阅读大刘的作品后,常产生一个疑问,为什么大刘2010年前的作品色调都很阳光,而2010年之后的作品色调则变得忧悒?在这次专访中,刘慈欣首次回应了这个问题。

       “因为2009年是娘子关电厂按照国家节能减排相关政策关停的年份。在此之前,电厂的工作是个铁饭碗,收入很稳定,可以说是衣食无忧,没有任何压力。但是2009年关停后,电厂需要搬迁,员工面临分流安置,竞争一下子变得激烈了。工作上的巨大变动影响了我的创作心理,体现在作品上就是色调变得沉郁。这就是文学评论中经常提到的‘说者被说’,作家总是不自觉地将个人经历映射到作品里。”

       另外,刘慈欣认为,目前国与国之间比拼的不仅是经济实力、军事实力,更重要的是文化软实力。“美国之所以强大,不仅在于它的经济和军事实力,更关键的是它引领了世界文化的发展。我们急需要创造一种适合自身发展的新文化,这样才能在竞争中掌握话语权。”

       刘慈欣说,“现在我们在承接传统文化和引进现代文化的过程中出现了许多问题,传统的东西没有延续下来,现代的东西又不适应,导致我们的文化建设走得很艰难。今后要在这方面多想想办法。”

                  “我们的文学创作和思维方式亟需创新”

       在接受采访过程中,刘慈欣谈到最多的是对山城文化和人们思维方式的一种担忧。他认为,虽然在一定意义上,交通、通信等技术的发展缩小了阳泉与一线城市的时空距离,但人们的思维方式和精神生活仍然存在较大差距。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2013年《地心引力》上映后,我看了两遍。第一次是在北京,上午10点场,按理是观影人数最少的场次,但座无虚席。回到阳泉后,我又带着妻子和女儿去看了一次。晚上8点场,除了我们一家三口,只有三个人在看。我就有一个疑问,难道我们这里的人对科幻一点兴趣也没有吗?后来我发现,不是人们不感兴趣,而是思维方式的问题。”

       刘慈欣接着说,“这几年,我每年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北京、上海等地出差,回到阳泉后经常会感觉到一种落差。现在一线城市的经济和生活都集中于两个字,创新!特别是我和互联网企业、航天企业接触的比较多,对这两个行业来说,创新就是生命,你一天不创新,可能就活不下去。相比之下,我们现在的文学创作和思维方式亟需创新。我们中很多人习惯于按部就班的工作和生活,对最先进、最前沿的信息关注度不高。长期这样下去,我们会面临许多问题。”

       如今,刘慈欣已是一位职业作家。他希望自己的小说能让读者在下夜班的途中突然停下几秒钟,做一件以前很少做的事:仰望星空。

       脚踩大地,神游星际,并不是科幻作家的权利和专享,任何一个普通人都可以。但话又说回来,只有当牛顿被苹果砸中时,人类才认识到万有引力的存在。

       西方有句名谚:“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然而当有些人思考时,估计上帝也会露出严肃的神情。刘慈欣等科幻作家就是其中的代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