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家嫡女》作者:孙默默 [穿越 腹黑] ~完结小说全文txt阅读

喵喵小说屋 2018-10-11 10:29:49

001 转世重生


    东周国都城,夜色朦胧,静悄悄笼上一层薄雾。护国公夫人田氏带着下人来到嫡长女姚明悦的院子,“悦儿!”田氏进屋后轻柔的喊着,姚明悦迅起身给田氏行礼:“悦儿见过母亲。”“起来吧,不用多礼,你们都下去。”田氏要单独跟姚明悦说知心话,姚明悦低着头,心里在盘算母亲会跟自己说些什么。再过几日,就是姚明悦出嫁的日子。


    望着面前低头垂眸的女儿,田氏这一生就只有姚明悦一个宝贝女儿,那是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悦儿,再有两三****就要出嫁,做了别人家的儿媳妇,不要事事都忍着。你还有母亲,你是母亲的女儿,要是有人欺负你的话,尽管告诉母亲,母亲给你出头,记住没有?”


    舍不得唯一的女儿出嫁,田氏恨不得能跟着姚明悦一起离开。只是可惜,田氏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等到昨晚之后,恐怕可以,忧愁的双眸顿时就舒展开。姚明悦拼命的点头,趴在田氏怀里:“母亲,悦儿知晓,母亲对悦儿最好。”说真的,姚明悦自幼就知道祖母和父亲不喜欢自己,有田氏就够了。


    田氏离开后,姚明悦许久后才闭上眼睛休息,半夜,一阵狂风吹来,不知为何,窗子居然被吹开。听着沙沙的声音,姚明悦不知不觉睁开眼睛。准备管着窗户,却在窗口现一封信。犹豫的盯着许久,最后还是拿起书信看起来。慢慢的把书信小心翼翼的放在胸口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此刻在一处寂静的屋里,听闻女子问:“一切都准备好了吗?”“都准备好了,请您放心。”身边的下人迅的回答,女子抬起头扬起魅惑的笑容。再等到第二天田氏准备给姚明悦讲讲做儿媳应该注意的事情,却听到嬷嬷惊慌的声音,匆忙的跪下。


    田氏不经意的勾唇浅笑:“这是怎么了,赶紧起来。”嬷嬷低着头,小声的说道:“回夫人的话,大姑娘她,大姑娘她……”实在说不出口,田氏心里一紧,追问:“大姑娘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一直藏着掖着不说,田氏哪里知道。嬷嬷鼓足勇气抬起头:“回夫人的话,大姑娘她去了。”


    怎么可能,这是田氏的第一反应。头脑一阵眩晕,微微颤抖的伸出手,指着嬷嬷:“你说什么?”“夫人,大姑娘今早被管家现在后院的河里自尽了。”自尽,田氏不相信,嬷嬷连忙扶着田氏就准备去看姚明悦。


    那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昨晚母女俩还谈心,没有任何反常,怎么今日就自尽。田氏无论如何不相信,再等到田氏来到后院的河里,管家带着下人已经把姚明悦的尸身捞上来。直到此刻田氏才相信,自己最疼爱的嫡长女姚明悦就这样去了。护国公府为姚明悦操办的身后事特别大,这几日田氏都是晃晃悠悠,仿佛姚明悦就在自己眼前。


    只能接受事实,田氏曾经派嬷嬷四处查探,可是没有现任何蛛丝马迹。唯有暂且作罢,等待日后露出马脚。总觉得有人掐住自己的脖子,喘不过气来,姚明悦慢慢睁开眼睛,这是哪里?第一反应就是起身,四处打量屋里。房间挺大的,但是不像之前自己住的闺房,充满少女的气息。房间当中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远远看着似乎还能瞥见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


    虽说姚明悦是女儿家,对这些宝砚不了解。但是单看成色就知道,价值不菲。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儿的白菊。闭上眼睛,还能闻到淡淡的幽香。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米襄阳《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颜鲁公墨迹。


    其词云: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官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挂着小锤。卧榻是悬着葱绿双绣花卉草虫纱帐的拔步床。给人的感觉是总体宽大细处密集,充满着一股潇洒风雅的书卷气。


    不对,感觉不对,姚明悦当下就要起身,这不是自己的闺房。明明就是男子的房间,姚明悦要离开。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熙熙攘攘的脚步声,姚明悦迅的躺下,用被子盖好身子。当然赶紧闭上眼睛,现在还不了解什么情况,唯有静观其变。


    只见为的一个老妇人,匆忙冲到姚明悦的塌前:“小九,小九,赶紧睁开眼睛看看祖母。祖母的心肝宝贝,小九。”那一脸心疼的模样,身边的妇人似乎看不下去了,急忙劝着:“母亲,您注意自己的身子,大夫说小九喝完药,睡一会儿就好了呢!没什么大碍,您别太担心,小心自己身子。”


    哼!老夫人瞪着面前的中年女子一眼,“敢情小九不是你的儿子,你就这样不关心。好了,好了。你们都出去,都出去,老婆子我一个人守着小九就好,都出去!”中年女子一脸无奈,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在这个时候,一位蓝衣女子挽着老夫人的手臂,亲昵的说道:“祖母,您别生气,母亲不过是担心您的身子。小九肯定会没事的,我们都在这里陪着小九,可好?”


    “恩!还是梅儿懂事,祖母最喜欢你了,就你留下陪着祖母照顾小九,其他都走,走,走,走!”一脸孩子气的模样让中年妇女哭笑不得,只得喊着:“姑母,您别这样,您看小九这不是醒了吗?”姚明悦一听顿时就睁开眼睛,这小九小九唤的是自己吗?


    老夫人高兴坏了,赶紧扶着姚明悦坐起身子,急忙问道:“小九,你感觉怎么样,还疼吗?”说着摸着姚明悦的脑袋,姚明悦下意识的摇摇头,“不疼了,您别担心。”真是喊不出口祖母,只能喊着您。老夫人丝毫没有注意,心疼的抱着姚明悦入怀,心有余悸的说道:“祖母的乖孙,幸亏这次没事,要不然祖母可要跟那些人拼命,不想活了。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我们家小九岂是他们能打的。”


    姚明悦啥也没有听到,只听到两个字乖孙。自己明明就是姑娘家,怎么会变成乖孙,要不要跟他们解释呢?中年妇女慈目善目,乍一看跟抱着自己的老夫人还颇为相似。在老夫人身后还有四个姑娘,脸上都是关切的眼神。姚明悦回以淡淡的微笑,这倒是让她们稀奇。


    晏家小九什么时候对她们有好脸色,看来这一打还是值当了。很快老夫人带着四个姑娘都离开,只剩下中年妇女,中年妇女怒气冲冲的打着姚明悦的脑袋:“你这个小九,真是不让为娘省心。那些土匪其实你能对付的,下次可不要逞英雄。要是被你父亲知道了,可有你好受的,记住没有?”


    姚明悦暂时的沉默第一次让李氏觉得安心,很快就离开。留下姚明悦一个人单独在屋里,小九,乖孙,满脑子都是疑问?突然这个时候,门被打开,进来一个蓝色衣裳的中年妇女。“九公子,您没事吧?”说着上下打量姚明悦,摇摇头:“我没事。”嬷嬷松口气,“九公子,您可不能胡来,幸亏这一次土匪没有现您的女儿身。要不然奴婢就算有一百个脑袋也不够砍的,您可千万不能再惹事了。”


 002 晏府小九


    怎么听着嬷嬷知道自己是女儿身,从嬷嬷嘴里掏出一些话来。慢慢整理才现,这里不是东周国的都城京城。是东林县晏府,姚明悦现在的身份是晏家九公子。其实是女儿身,奈何当年晏府大夫人,就是刚才的中年妇女生产前。正值晏府老太爷临去世前,好不容易撑着一口气,等着抱孙子,才能含笑九泉,跟列祖列宗交代。传说晏家祖先得罪送子观音娘娘,晏府只有小姐,没有公子,晏家九公子的出生可是传奇。


    嬷嬷就做主欺骗老太爷,让老太爷安心离世。可是之后谎言越来越不好拆穿,只能咬着牙继续编下去。可是苦了现在的姚明悦,不行,不能待在东林县。要回去京城找母亲,马上就要成亲。想着就要下地,被嬷嬷一把拦住:“九公子,您这是做什么?身子还没有好啰嗦,要是被夫人知道,可就是奴婢的错了,九公子,求您了。”


    望着跪在面前的嬷嬷,姚明悦于心不忍,只能撇撇嘴坐着不吱声,嬷嬷松口气。这九公子真是越来越不好伺候,被老太君宠溺的不像话。哎!嬷嬷去厨房给姚明悦准备吃的,不得不说姚明悦的确饿了。不一会儿,姚明悦正等着嬷嬷送吃的来,填饱肚子要紧。


    只见一个穿着粉色衣服的少女偷偷摸摸的进来,“小九,八姐来看你了,可怜我们小九被土匪给打了哦。”这是什么口气,姚明悦当下就要火。“哎呀,小九,你真是不经逗,跟八姐还生气。来,看八姐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了。”说着八小姐晏云菊笑眯眯的从衣袖中掏出一个手帕,慢慢的在姚明悦面前打开。原来是烤红薯,味道特别香,姚明悦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拿。


    只见晏云菊一个转身,躲开。姚明悦真是气恼的盯着:“八姐,你不是给我吃的吗?”“是给你吃的,可是小九,你得让八姐高兴高兴,才能给你吃呢?”这不是逗着姚明悦玩吗?姚明悦顿时就来劲,哼!不给就不给,偏不哄着她高兴。“八姐,你要是不给的话,也可以,反正嬷嬷从厨房去拿了。”


    一副爱给不给的模样,真是气死晏云菊。最后没有办法,只能塞在姚明悦的面前:“来,拿着趁热吃,小九,这一次你太厉害了。居然敢一个人打着三个土匪,好样的,不亏是八姐的小九。”说着用力的拍着姚明悦的肩膀,姚明悦刚吃一口红薯,差点儿吐出来。


    “不好意思,小九,八姐不是故意的,别生气啊!赶紧吃,八姐不动手了,不碰你了。”讪讪的笑着朝姚明悦摊手,晏云菊离开后。门口有动静,以为是嬷嬷回来,吃了烤红薯确实不错,不过吃的东西越多越好。自己这个小身板瘦弱的很呢!一名绿衣女子慢慢的走进来,这不是刚刚陪着老夫人的四位姑娘之一吗?


    难道又是自己的姐姐?小九,上面应该有八个姐姐吧!“小九,刚才六姐当着祖母和母亲的面也没有好给你,来,赶紧拿着吃。”掏出一串糖葫芦递给姚明悦,不得不说姚明悦确实喜欢吃,在京城的时候。田氏曾经给姚明悦买过一次,之后就经常缠着田氏。


    你别说糖葫芦确实好吃的很,酸酸甜甜,让人回味无穷。不过吃着糖葫芦的姚明悦可没少被面前的六姐晏云兰念叨,嘀嘀咕咕说下次不能跟土匪对打。姚明悦听着耳朵都生茧,就在这个时候嬷嬷进来,见到晏云兰在,赶紧请安:“奴婢见过六小姐。”“恩!起来吧!既然嬷嬷回来,那我就先回去,小九,记得听嬷嬷的话。还有下次可不许再那么鲁莽打着土匪,记住没有?”


    姚明悦匆忙点头,嬷嬷心疼的抱着姚明悦:“九公子,奴婢知道委屈您了,可是没办法。只能接着委屈您了,您有什么难受的跟嬷嬷说。嬷嬷陪着您一起!”府上上到老太君、夫人,下到小姐下人,没有人知道晏家九公子是女儿身,除了身边的李嬷嬷。


    到晚上,姚明悦就坐不住,还有两三日就是自己成亲的日子。明明那一晚匆匆忙忙的赶到后院的河边,还没有站稳,就感觉背后有一双大手把自己用力的推进河中。接下来就没有意识,再睁眼,就变成东林县的晏府九公子。这一夜,姚明悦都没有怎么入睡,都在想着该怎么离开。


    清晨,姚明悦用完膳后,就准备开口跟嬷嬷商议,怎么样才能去京城一趟?就在这个时候,丫鬟匆忙走过来,“九公子,梁二公子来了。”抬起头,就看到青衣少年朝院子走来,手里拿着一把折扇,乐呵呵的坐在姚明悦的身边。勾住肩膀,合起手中的折扇:“晏小九,不错啊!现在出息了,连土匪都敢打了。”


    说着如沐春风的扫视姚明悦,还从未跟男子如此亲密过,就连从小订婚多年的未婚夫也不曾如此。姚明悦闪躲过身子,轻轻的咳嗽道,青年男子皱眉:“晏小九,你这是怎么了,我跟你说话呢,怎么回事?”“没什么,梁二公子。”听丫鬟说梁二公子来,一时之间想不到该开口喊什么,只能是梁二公子。


    梁周文当下就起身,走近姚明悦:“晏小九,你真是被打傻了,居然喊着我梁二公子。怎么回事,晏小九,被打傻了,下次还是喊着我一起去,你瞧你一个人打三个土匪怎么可以。来,让二哥好好抱抱。”姚明悦及时躲过去,梁周文也不在意,恐怕害羞吧!不过难得晏小九还会不好意思,梁周文就不在计较什么。


    从梁周文口中,姚明悦大致可以拼凑出,这具身子的主人,就是晏家九公子。在街上遇到强抢民女的三个土匪,一个人逞强就跟他们搏斗,最后被打昏过去,围观的百姓赶紧去报官。东林县谁人不适晏府九公子,那可是晏府的宝贝。梁周文好奇的开口:“晏小九,你这小身板打不过三个土匪,为什么还要上去?”


    那不是自寻死路吗?姚明悦淡淡的笑道:“二哥,要是我不上前的话,恐怕那个姑娘就被他们带上山去了。以后的日子可想而知,要是没有看见就算了,看见了岂能见死不救。二哥,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梁周文知道,可是,只见姚明悦接着说道:“我是晏府九公子,整个东林县认识我的人很多,要是我被他们三个土匪打伤。他们岂能平安的离开,二哥,你说是吧!”


    梁周文顿时就明白,晏小九还算聪明。不亏是自己的好兄弟,梁周文迅的搂着姚明悦的肩膀:“晏小九,我就说你聪明,那你什么时候帮我啊?”这下子轮到姚明悦愣住,这是什么意思?最后这句话贴着耳边说,有些不舒服,跟男子从未亲密接触过。


    “好啊,晏小九,你存的竟是这份心思。”昨日那位给自己送烤红薯的八姐又出现了,姚明悦不动声色的从梁周文身边躲开。准备回屋,“小九,你给我站住,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你要是不听话的话,日后八姐可就不帮你了。”当着梁周文的面**裸的威胁姚明悦,硬着头皮转过身,灿烂的咧开嘴:“八姐,我进屋给你拿好吃的,莫非八姐不要?”


    这还差不多,姚明悦松口气进屋,晏云菊朝梁周文俯身行礼。在晏府另外一个院子,五姑娘晏云梅的屋里,六姑娘晏云兰嘟着嘴,气愤的坐着。凭什么不让自己去跟小九玩,“你老大不小了,整天都想着跟小九玩,算什么?”“反正,我在府上闲的无事,怎么了,五姐。”


 003 上门纠缠(一)


    晏云兰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当,再说了,晏小九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是多好的事。怎么在晏云梅看来就是大逆不道呢!“你不许去见小九,忘记姨娘临走前跟你说什么了,是不是?小九岂是你能去接触的,那可是祖母的心肝宝贝。还有母亲对小九疼爱有佳,要是万一出什么事,你担待的起吗?所以你还是好好待在屋里好好习字作画,听见没有?”


    晏云梅作为姐姐,临走前花姨娘千叮咛万嘱咐,不能让晏云兰多跟晏小九接触。一旦出事,那就吃不了兜着走。“还是你想让姨娘难过,兰儿,听五姐的话,别去。”满腔热情都被晏云梅浇灌了,垂头丧气的跟着晏云梅一起看书练字。不过等着晏云梅不知道的时候,自己再去找小九玩,那也是可以。李氏瞧着只有七姑娘晏云竹一人来给自己请安,顺口问道:“小八呢?”


    “娘,小八用完早膳就去看小九了。”晏云竹慢慢的坐下,不紧不慢的回答李氏的问题。李氏眯着眼:“这小八还是跟小九感情好,小七,不是娘说你。平日没事,你多去小九院子走动走动,听娘的话准没错。”李氏生了四个女儿,大姑娘和二姑娘都出嫁,七姑娘和八姑娘还待字闺中,没有出嫁。晏小九的亲事,李氏不担心。小九这孩子虽说调皮一些,可是本性还是好。


    另外小九娶妻那是娶回府上来,李氏可是盯着,可是七姑娘和八姑娘那就不行。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你的手再长也伸不到婆家去。只是七姑娘晏云竹平日不爱跟小九一起玩,连话都不怎么说。小九性子脱挑,晏云竹出嫁可就指望娘家兄弟,李氏这辈子也没有大的指望,都在孩子们的身上。晏云竹一声不肯,冰冷的模样让李氏不由的叹气。


    晏云菊离开后,梁周文迅的问道:“晏小九,你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帮我啊?”姚明悦在心里冷哼,啥事也不知道的呢!不过倒是可以利用面前的梁周文,灵机一动,朝梁周文招招手,示意梁周文把耳朵凑过来。梁周文张大嘴巴:“晏小九,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


    不可思议的挑眉瞪着姚明悦,姚明悦观察四周,嬷嬷和下人都在院子各自干自己的活。不在意姚明悦和梁周文,“我只说最后一遍,你要想让我帮你,你就先帮我。要不然免谈!”说着下意识的抚摸下巴,梁周文沉思一会,抬起头:“晏小九,你要去京城,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晏小九,你去京城做什么?”


    梁周文想不清楚,自己跟晏小九认识的时间不短。怎么不知道晏小九还有这样的宏图伟志去京城,刚听到梁周文就有些审视的打量晏小九。“你就说能不能帮我去京城,其他废话不想听!”梁周文淡淡的沉思,这件事要好好想想。“这样吧!晏小九,你让我好好想想,过几****答复你可好?”


    过几日,说不定就晚了,不行,要赶紧去京城。姚明悦当下就沉着脸,“喂,晏小九,你可要讲理,这事一时半会也决定不了。还是让我想想再答复你,你可一定要帮我哦,晏小九。”所以的希望都寄托在姚明悦的身上,最后只能无奈的妥协。梁周文离开后,从嬷嬷口中得知他是东林县县令的嫡次子,那找他应该有戏。


    中午姚明悦就到老太君屋里陪着她说说话,心疼的搂着姚明悦入怀:“小九,可别再胡乱的折腾,等到你父亲回来,祖母可没法交代,记住没有!”一脉单传,岂能儿戏。这一次幸亏菩萨保佑,晏小九平安无事。“祖母,小九听您的话,下次不会鲁莽行事。”


    这话听的老祖宗心花怒放,搂得更紧,“小九,这才是祖母的乖孙。”姚明悦从老太君的身上体会到温暖,就是在田氏身上感受到的。在护国公府老夫人的身上从未感受到,现在有些不舍,紧紧的窝在老太君怀里。恰巧五姑娘晏云梅带着六姑娘晏云兰给老太君请安,看到姚明悦这副模样,不由皱着眉头。


    也是姚明悦多嘴,问着晏云梅。惹得晏云梅反问:“小九,你也老大不小,怎么如今还不懂规矩?”六姑娘晏云兰拉扯晏云梅的衣袖,不动声色的摇头。现在可是当着祖母的面,晏云梅难道不想让老太君留下好印象,找个好婆家。晏云梅年岁不小,如今已经二十有二,还未出嫁,反正花姨娘已经着急的不行。奈何晏云梅自己不着急,六姑娘自然也跟着着急。


    姚明悦也不是恃宠而骄的人,突然坐直身子,正襟危坐:“多谢五姐提醒。”姚明悦从嬷嬷口中旁敲侧击,晏府大老远就是晏小九的亲爹的正妻,当然是晏小九的生母李氏。育有大姑娘、二姑娘、七姑娘、八姑娘还有晏小九,大姑娘和二姑娘已经出嫁。还有秦姨娘育有三姑娘和四姑娘,都已经出嫁。


    最后就是跟着晏小九的亲爹晏东南在任上的花姨娘,育有五姑娘和六姑娘。姚明悦明显感觉到五姑娘晏云梅对自己貌似没有那么喜欢,跟六姑娘不一样。老太君不动声色的点点头,称赞的目光落在姚明悦的身上。晏云梅挑刺,小九这一次居然没有生气,看样子,真是长大了。


    老太君颇为欣慰,只是五姑娘都二十有二,还跟小九一般见识,看样子,是要看看给她安排亲事。早日嫁出去,府上也安定不少。晏云兰和姚明悦聊着开心,只见晏云梅朝她们等过来,姚明悦才不理会。行得正坐得端,何必害怕?正大光明的看回去,老太君想着男儿就应该有魄力,再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才是男儿本色。只是当着府上人的面,这些想法只能在心里窜动。


    李氏一身紫衣长裙,怒气冲冲的进屋,老太君当下就关切的问道:“这是怎么了?”“母亲,您不知道,多可恶。”说完目光落在姚明悦的身上,姚明悦不知所措的瞪着李氏,哪里惹着李氏不高兴。起身哄着李氏:“娘,怎么了,谁欺负您了,小九帮您出气去!”李氏当下就点着姚明悦的额头:“还不是你,好端端的救什么姑娘,如今好了,姑娘上门赖着不走了。”


    姚明悦的潜台词是跟自己没有关系,而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晏小九救的姑娘,怎么能赖到自己头上。李氏责备的目光紧盯姚明悦,只见老太君拍着桌子:“不知好歹的东西,小九救了她,她不知道感恩就算。现如今居然找上门,赖着不走,哼!去瞧瞧,老身倒是不相信天下还有这样无耻的姑娘。”


    “对,祖母说的对,小九救了她,她反过来赖着小九,不行,小九可不能娶这样的人进门。”六姑娘晏云兰主动走到老太君的面前挽着她的手臂,老太君赞许的目光在晏云兰身上扫过。小五就是不如小六,一样是花姨娘肚里爬出来的姑娘,就是不一样。


    李氏喊住老太君和晏云兰:“母亲,兰儿,你们不用去了。我已经让那位姑娘留下了!”什么,老太君皱眉问:“为什么留下那位姑娘,我老婆子还没有死呢?”潜台词是什么时候晏府的所有事都轮到李氏做主,就算李氏是自己的亲侄女也不可以。李氏哪里想留下被晏小九就下的孙姑娘,奈何孙姑娘哭哭啼啼在晏府门口闹腾,围观的百姓不少。


    李氏可丢不起这个人,晏府也是,所有李氏只能让管家先把孙姑娘安排在府上。当着晏云梅、晏云兰还有晏小九的面,李氏不好跟老太君解释,唯有低头。老太君当着孩子们的面,也要跟李氏面子。接着草草的打晏云梅等人离开,留着李氏在屋里。


 004 上门纠缠(二)


    至于晏云兰则是跟姚明悦并排走,“小九,六姐去你院子陪你玩,好不好?”跟自己送吃的八姐和六姐,姚明悦记在心上。对自己好的人,自己也要同等回报。也不是说五姐和七姐对自己不好,只是可能相比而言没有那么和善。不过亲姐姐就要尊敬,现在占据晏小九的身子,就要先暂时适应。


    等到梁周文有办法带自己离开这里,去京城后再说。“好的,六姐,我们走吧!五姐,那我们就先走了,对了,五姐,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姚明悦笑语盈盈的盯着晏云梅,晏云梅现在想要掐死晏云兰。把自己的话当做耳旁风,不要跟晏小九走的那么近。一点儿记性也不长,真是气死晏云梅。


    晏云梅只能淡笑:“不用了,我回屋还要练字,你们去吧!”甩给晏云兰一个眼神,自己去体会。晏云兰朝晏云梅吐舌头,五姐也是,小九哪里让五姐不满意。就喜欢小九这样脾气秉性好的人了,姚明悦在屋里陪着晏云兰说说笑笑,嬷嬷这时候端着海棠糕上来,还有桂花茶。晏云兰笑嘻嘻的说道:“小九,还是老祖宗对你好,还有桂花茶可以喝。”


    一脸羡慕的盯着姚明悦,姚明悦有些纳闷,难道晏云兰她们没有吗?虽说不是自己的嫡亲姐姐,可是看着没有那么糟糕。晏云兰身上的衣裳也很华美艳丽,晏云梅身上也是如此。“小九,我跟你开玩笑的,你可别当真。对了,小九,我想拜托你件事,可以吗?”


    大眼睛一闪一闪望着姚明悦,姚明悦不敢确定自己可以完成,所以还是有所保留的开口:“六姐,你暂且说来我听听,放心,我不管能不能办到,都会守口如瓶。不会告诉任何人,这一点六姐可以安心。”确实让晏云兰安心,“小九,你在外面也见多识广,我们在府上很少出去。你多帮五姐留意,有合适五姐的人,可好?”五姐还没有出嫁,嬷嬷提起过,如今二十有二,确实年纪大了。


    不过瞧着五姐的模样,似乎不着急。“小九,我知道五姐有些时候说话不好听,你别往心里去。”姚明悦知道跟晏云兰没有关系,“恩!六姐,我会多留意。”让晏云兰喜笑颜开,就在这个时候,屋里听到院子绿荷和红叶的声音:“孙姑娘,你不能进去,不能进去。”


    两个人一起拦住孙姑娘,只是孙姑娘一个人力气那么大。况且绿荷和红叶也不能伤害孙姑娘,晏云兰皱着眉头:“小九,你在屋里别出去,让六姐去会会她。”晏云兰倒想看看不要脸的孙姑娘,姚明悦撒娇的感谢晏云兰:“那一切就拜托六姐。”晏云兰出去关上门,姚明悦在门里面朝外面张望,想要一探究竟。


    惹着孙姑娘进门,李氏特别生气,看样子要找个时间好好哄哄李氏。老太君瞧着特别宠爱姚明悦,不会多计较什么。就是李氏,孙姑娘一身白衣,晏府安排自己住的院子特别偏,就是来找晏家九公子,哪怕就是做妾,后半辈子也不用愁。衣食无忧,不行,要破釜沉舟努力一把。


    晏云兰走到孙姑娘的面前上下打量,孙姑娘抬起头:“九公子呢!我要见九公子!”这副高傲的模样不由的让晏云兰厌恶,冷漠的开口:“小九岂是你说见就见的,姑娘家还是应该注意礼数,否则日后可难嫁人。”孙姑娘淡笑:“那真不劳你操心,我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九公子搂抱着,我的名声就毁了。我这辈子生是九公子的人,死是九公子的鬼。”


    说着还有意无意的朝屋里望去,姚明悦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有必要吗?晏云兰真是觉得面前的孙姑娘太可恶,跟自己年纪不是差不多吗?“不要脸。”晏云兰红着脸,实在找不到什么话来骂着面前的孙姑娘,姚明悦知晓,晏云兰恐怕对付不了,看着那孙姑娘一看就让人厌恶。


    姚明悦打开门,晏云兰紧张的盯着,仿佛在说,小九,你出来做什么。见到姚明悦出来,不得不说晏小九的这副身子确实不错,还听好看。姚明悦记得早上盯着铜镜内的自己看着许久,才慢慢缓过神来。在心里犯嘀咕,你说梁周文到底靠不靠谱,还指不指望自己帮忙。现在还没有消息,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孙姑娘,听说是我救了你,对吗?”


    “晏九公子。”孙姑娘一脸欣喜的盯着姚明悦,眉清目秀,长着一张狐媚子脸,瞧着就不舒服。姚明悦勉强自己盯着孙姑娘,孙姑娘低着头没有回答,“孙姑娘,麻烦回答我的话,谢谢。”孙姑娘的一双手缠着手帕,轻轻的回答:“恩!晏九公子,的确是你救了小女子,小女子感激不尽,特意登门叩谢你。”


    姚明悦将信将疑的开口:“是吗?那真是太客气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要是随便在路上遇到阿猫阿狗,我也不会见死不救。孙姑娘,既然你都谢过了,是不是可以离开了?”要赶着孙姑娘走,孙姑娘忍着内心的不满,笑吟吟的说道:“晏九公子,如今人家都是你的人了,怎么走呢?”


    羞涩的低下头,晏云兰就要冲到孙姑娘的面前打着她几个巴掌,好好清醒清醒。晏九公子岂是她能肖想的,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喔,孙姑娘此言差矣。”这个时候李氏被七姑娘晏云竹扶着过来,听说孙姑娘到姚明悦的院子胡闹。李氏作为当家主母自然要管着,听到这里,李氏和晏云竹也好奇,接下来姚明悦想说什么。


    孙姑娘颤颤巍巍的抬起头:“九公子,要不是您的话,小女子恐怕早就落入那些土匪的手中,不得好死。是您救了小女子,小女子无以为报,只有在九公子的身边当牛做马报答您。恳求您让小女子留下,照顾您。”孙姑娘倒是聪明,话锋一转。“孙姑娘,伺候我晏九公子的人多的是,不多孙姑娘一个,也不少孙姑娘一个。所以孙姑娘还是请回,否则的话,可被怪我晏九对你不客气。另外,我也想提醒孙姑娘,你可是先**于那三个土匪,何必诬陷给我晏九?”


    的确,晏九公子在街上看到的时候,孙姑娘被三个土匪调戏,拉拉扯扯,见不惯才上前阻止。要不是这样的话,恐怕姚明悦也不会到东林县来。也许就淹死在河中,姚明悦不会游水。孙姑娘脸色一阵白一阵红,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李氏出来打着圆场,“孙姑娘,可别跟小九一般见识,你怎么说话呢?救了孙姑娘就救了,何必伤人呢!”


    不过背对孙姑娘对姚明悦递过去一个赞赏的眼神,晏云兰低着头抿嘴偷笑。孙姑娘被气的不轻,但是只是转身给李氏请安,临走前依依不舍的回望姚明悦。小女儿的娇羞显露无疑,李氏不由的哼道:“看看你做的好是,现在好了,还赖着不走。”


    几乎一眼就能看穿面前的孙姑娘,现在就抱着姚明悦的大腿,傻子才离开。要晏府不愁吃,不愁喝,有人伺候自己。时间长更不愿意离开,李氏也不能强行赶着她离开。名声也不好听,李氏还要脸面。“娘,您别激动,小九有的是办法赶着孙姑娘离开。”说着给李氏捶背,李氏宠溺的浅笑,自己的儿子岂能不了解。就那么点小聪明,还是算了,李氏来想办法。


 005 交换


    梁周文可算来了,让姚明悦好等。听到丫鬟绿荷红叶给梁周文请安,当下就决定起身。转念一想,自己不是姑娘家,有何不可?忙不迭的来到梁周文面前,迫不及待的问:“梁二哥,现在怎么样?到底能不能帮我去京城?”梁周文上下打量姚明悦,姚明悦心里一紧,镇定的开口:“梁二哥,怎么了,这是?要是有难言之隐,那就算了。多谢梁二哥!”


    恭敬的对梁周文作揖,梁周文伸出手,紧握姚明悦的手,心紧张的扑通跳着,“晏小九,不是没有办法,只是你告诉我,你进京到底做什么?要是你不愿意告诉我的话,也行,我就不管你。”相信晏府的人不会答应让晏小九离开东林县半步,一脉单传的宝贝。


    姚明悦没有想到梁周文这样调皮,淡淡的笑着:“梁二哥,你也知道我从小就在东林县长大,没出去见识外面的。特别想去京城,看看,走走。听说经常特别繁华,好吃好玩的巨多,梁二哥,我知道你有办法,就帮帮我。”小嘴不自觉的撇下,梁周文还没有见识到晏小九的这副模样,竟然不自觉的点头。


    不过之后就后悔,姚明悦拉着梁周文的衣袖,“梁二哥,你可是答应我了,不能出尔反尔。梁二哥,要不然我就不帮你了。”梁周文咬着牙:“好,晏小九,算你狠,我答应你就是。可是你也别忘记帮我跟你七姐牵线,记住没?”哦,姚明悦现在明白,梁周文喜欢七姐晏云竹,只是梁周文眼光特别。七姐晏云竹冷冷淡淡,哎!只要先哄梁周文陪自己去京城,其他事还未必呢。


    尤其这七姐对姚明悦不是很关心,姚明悦对她也不是很了解。想要帮梁周文,恐怕有一定难度。还是先忽悠梁周文带自己去京城,梁周文紧盯姚明悦:“晏小九,带你去京城,没有问题。只是我跟你七姐的事,你到底能不能帮我办到?”不知道为何,总有一些担忧,面前的晏小九能不能完成自己的心事。


    “哎呀,梁二哥,你连我也怀疑,我七姐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我办事你放心。肯定帮你办妥,你看如何?”梁周文对晏云竹是不是剃头担子一头热,暂时姚明悦不清楚。要等到慢慢观察才知晓,反正先让自己回京城再说。“好,晏小九,我就相信你一次,你可别让我失望!”


    梁周文咬牙紧盯姚明悦,姚明悦刚想要伸手拍他肩膀。想到自己如今的身份,也未尝不可。用力的拍着梁周文的肩膀:“一定不会,放心好了。那我告诉我,我们到底怎么样进京?”眼下姚明悦最关心这个,梁周文神神秘秘的朝姚明悦勾手:“你把耳朵伸过来,我告诉你。”梁周文怎么说,姚明悦就照做。虽说相处没有几日,知道晏府的人对自己特别好。


    可是这些不是长久之计,终究不属于东林县,要回去京城护国公府。哪里有自己的母亲等着自己,祖母和父亲就算了,可是母亲,成为姚明悦最大的惦念。梁周文说完,满脸期待的盯着姚明悦,想姚明悦夸奖自己一番。姚明悦当下就拉下脸,梁周文不解的问道:“晏小九,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我这想法不好吗?”


    “梁二哥,你确定不是逗我的,还要等三年?”姚明悦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赶紧离开这里才是最要紧。梁周文皱着眉头:“晏小九,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梁周文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姚明悦心里一紧,迅的敷衍过去。“梁二哥,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有事瞒着你,我就算瞒着任何人,都不会瞒着梁二哥,你相信我!”


    非常诚恳,梁周文被姚明悦忽悠了,无奈之下,只能出此下策。总不能把自己经历的事情告诉梁周文,他肯定不能理解,还以为自己开玩笑。何必多此一举,内心对梁周文充满愧疚。只是梁周文就不明白,“晏小九,三年后怎么了,我爹娘可答应我了,要是我能好好读书。参加县试、府试之后,就能参加乡试,都成功的话,我们就一起去京城参见礼部的会试,多好。”


    不得不说,梁周文的爹娘给他描绘非常好的未来,自古书生才是最寂寞。没有人能理解他们,书中自有黄金网,书中自有颜如玉。姚明悦就觉得读书再多也枉然,不如多做些实际的事。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话姚明悦最不爱听。田氏曾经让夫子教姚明悦读书,姚明悦拒绝。


    读书再多,有何用。女子也不能上朝堂之上,田氏出生商户之家,想姚明悦多一些文采。跟夫君能多一些沟通,不像自己跟护国公这样冷淡。只是姚明悦不愿意,田氏也不好勉强。最后只有作罢,现在当着梁周文的面,姚明悦严肃的回答:“梁二哥,多谢你的好意,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只有自己想办法。”


    说完低着头,梁周文有些手足无措,摸着后脑勺:“晏小九,那你到底想要什么时候去京城,你跟我说清楚,我再帮你想想办法,你看这样可好?”“梁二哥,真是麻烦你了,我还是自己想办法好了。”越是听姚明悦这样说,越是觉得愧疚,梁周文咬着牙:“其实晏小九,我爹娘最近要进京城一趟,要不然我缠着我爹娘带着我一起去,你觉得如何?”


    小心翼翼的盯着姚明悦,梁周文在东林县很有权势。父亲是东林县的父母官,梁周文所到之处,都是被人给捧着。能对梁周文说真心话的话,没有几个人,面前的晏小九恐怕是唯一一人。另外晏府的四姑娘晏云冬是梁周文的大嫂,之前曾经就跟兄长梁周柏来过晏府几次。


    结识晏小九后,梁周文就特别喜欢往晏府跑。慢慢的注意到七姑娘晏云竹,虽说晏云竹平日总喜欢板着脸,可是梁周文就是莫名的喜欢。这话还不错,姚明悦立马变脸,笑嘻嘻的说道:“那就麻烦梁二哥了。”“晏小九,你,真是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你等着我消息。不过,可别忘记我的事哦!”临走前不放心的叮嘱道,姚明悦点点头:“放心好了,我知道,不会忘记。”


    目送梁周文离开后,姚明悦一转身,怎么也没有想到八姑娘晏云菊在身后。拍着小胸脯:“八姐,你可是吓死我了。”晏云菊愧疚的吐着舌头:“不好意思,小九,八姐也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都是八姐的错,都是八姐的错。”“好了,好了,八姐,没事了。”


    姚明悦见不得晏云菊这副委屈的小模样,还是算了。也没啥大事,“小九,八姐问你件事,可好?”晏府的五姑娘晏云兰,八姑娘晏云菊对姚明悦特别好。只要她们开口,能办到,一定办到。点点头望着晏云菊,晏云菊还有些羞涩,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这是什么意思?“八姐?”略微迟疑的询问,晏云菊心一横,怕什么,咬咬牙,紧张的问道:“小九,梁二公子找你有什么事吗?”


 006 进京大计(一)


    这个,恐怕不是吧!不对,晏云菊怎么问起梁周文,莫不是喜欢梁周文。想到这里,姚明悦不由的皱眉,那可不太好。梁周文喜欢的可是七姐晏云竹,八姐要是喜欢梁周文,那不就是剪不断理还乱。姚明悦祈祷别这样,姚明悦不傻,不会实话实说,只是敷衍晏云菊,就是琐事。


    “八姐,你怎么想起问梁二哥的事了,是不是梁二哥哪里得罪你了?”姚明悦旁敲侧击的试图从晏云菊的嘴里得到什么,奈何晏云菊口风太紧。摇摇头:“没什么,就是好奇,随口问问。对了,小九,你打算怎么处置孙姑娘?”晏云菊赶紧的转移话题,姚明悦也不在纠缠这个话题。


    孙姑娘倒是让姚明悦头疼,现在东林县的百姓都知道孙姑娘进了晏府。赶她出去也落的不好的名声,只是留着孙姑娘在府上,也是祸害。孙姑娘在晏府还算安稳,恐怕被姚明悦教训过一番,收敛许多。梁老爷上下打量梁周文一番,梁周文沉住气,梁夫人周氏笑着说道:“老爷,既然文儿想随我们一起去京城,那就带着文儿去,正好文儿也许久不见你外祖母了,是不是?”


    周氏可在帮自己的儿子,梁老爷瞪着梁周文一眼。肚里的那些花花肠子,梁老爷还能不知晓。去京城就是四处玩乐,能指望他有什么大出息。府上还是交给嫡长子梁周柏跟放心,沉思一会儿,“文儿,你想去京城,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要答应我一事,回来后就给我去私塾好好读书,怎么样?”


    可是有条件,哪那么好让梁周文得逞,这个周氏倒是赞同,没有吱声帮梁周文。狠狠心,想着晏云竹,咬着牙:“好,爹,我答应你就是。”“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为父可记着你的话了。去收拾东西,明日随我和你娘一起去京城。”梁周文一脸欣喜的感谢梁老爷,真好,可以帮晏小九去京城,也能帮自己跟晏云竹接近些,真是一举两得。


    趁着夜色,梁周文偷偷从后门溜出去,到晏府通知晏小九可以收拾东西去京城。晏小九肯定特别高兴,想想都觉得乐。姚明悦每次沐浴都是自己,其他的仆人谁都不能接近,必须在门外看守,这是规矩。不是其他人定下,而是李嬷嬷定下。小时候李嬷嬷帮姚明悦沐浴,随着姚明悦年岁渐长,李嬷嬷也不好再帮忙。


    这是在外人眼里看来如此,不能让晏府九公子的身份被人现,否者李嬷嬷可承担不了后果。当初既然决定的事情,如今就要来承担后果。这些年晏府一直相安无事,老太君越活越精神。姚明悦沐浴更衣后,李嬷嬷进屋,“九公子。”走到姚明悦的身边,姚明悦点点头笑着:“李嬷嬷,你来了,赶紧坐下,不用拘礼。”


    不讲究繁文缛节,在护国公府,田氏不在意。耳濡目染,姚明悦也跟着不在意。“九公子,您要去京城?”李嬷嬷一脸严肃紧盯姚明悦,第一反应就是李嬷嬷怎么会知晓。难道姚明悦不小心被她听到,那也没有办法,姚明悦就是要进京城。于是她没有吱声,直视李嬷嬷。几乎可以断定,姚明悦要去京城这是肯定无疑。


    “九公子,其他事情奴婢都可以听您的,唯独去京城一事不行!九公子,你就听奴婢一句劝,京城太危险,且您是姑娘家。”一路上万一出什么差错,可怎么办?李嬷嬷越想越是害怕,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该劝阻主子家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什么事。但是无奈之下,李嬷嬷只能跪下恳求姚明悦。要是姚明悦真的就是晏府九公子,肯定会听李嬷嬷的话。


    此刻那就只能硬着头皮,拉下脸:“李嬷嬷,我的事不用你操心。要是李嬷嬷实在闲的无事的话,那不如明日我去告诉母亲一声,好安排李嬷嬷多做些事。”从小看到大的九公子现在居然会这样对自己,李嬷嬷简直不敢相信,微微抬起头:“九公子,您这是?”


    竖着手:“好了,李嬷嬷,您什么都不用说,我都知道。您放心好了,我不是一个人去京城,有梁二哥陪着我,放心好了。”实在不忍心见到年老的李嬷嬷还如此忧心,这个倒是可以。梁周文身为东林县县令的儿子,随行少不了侍小厮保护。“九公子,就算奴婢不拦着您,可是老夫人和夫人哪里?”


    该怎么交代,这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姚明悦早就想好了,“嬷嬷,等到我离开之后,你告诉祖母和母亲便是,我留下书信给她们。”事已至此,李嬷嬷无话可说,只能祈祷姚明悦此行平平安安。不能多过问什么,但是女儿家的晏府九公子跟梁周文一起去,会不会影响九公子的名声。


    万一日后九公子的女儿家身份被拆穿,岂不是败坏了名声?这年头最要紧的就是名声,其他都不重要。李嬷嬷离开后不久,姚明悦坐在窗前呆,一阵阵微风吹进来,姚明悦的内心焦躁不安。肯定那封信就有问题,现在都能感受到当时定然有人在背后用力的推她。否则好端端的怎么会掉进河里,河水蔓延过脖子,渐渐到嘴巴的那一刻,姚明悦才感受到死亡原来离自己那么近。


    扪心自问,姚明悦在护国公府特别安逸,田氏不争不抢。姚明悦亦是如此,到底得罪了谁?要在姚明悦成亲前夕置姚明悦于死地,姚明悦跟陈国公府的亲事那是从小就定下,这些年一直相安无事,怎么如今出了差错?姚明悦一定要查清楚,如今京城到底什么情况,还有田氏。不能安逸的留在东林县晏府做女扮男装的晏九公子,这样的日子,姚明悦忍受不了。


    “晏小九。”就在姚明悦冥想的时候,突然梁周文出现在自己眼帘,难道说进京一事有进展。“晏小九,你可要感谢我,不能忘记我对你的好。”又一次的提醒姚明悦,笑着点头:“好了,梁二哥,你放一百二十个心,肯定会记住你的好,你和七姐的事回头就帮你想办法,可好?”


    “嗯!晏小九,你这话听着我心里舒坦多了。对了,差点儿忘记正事,晏小九,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们可以去京城了!”梁周文可是连夜就来通知晏小九,姚明悦激动的拉着梁周文:“梁二哥,你说真的。”“那是当然的了,我爹已经答应我了,明日他们启程去京城,带着我一起去,你赶紧收拾东西,别愣着。”


    赶紧的叮嘱姚明悦,想想都觉得激动,时间来不及,那没有办法。可是肯定要去京城看看,“多谢梁二哥,我就去收拾东西,你等着我。”姚明悦一转身就去里屋收拾,梁周文一跳跃进屋里,等着姚明悦。带着几身衣裳,打了一个包袱,姚明悦就忙不迭的出来,梁周文还在等自己。


    “梁二哥,我们走吧!”趁着现在没有人现,赶紧离开。否则错过就真的错过,梁周文点点头:“嗯!晏小九,还是你说的对,我们走。”就这样趁着月色,梁周文带着姚明悦一起离开晏府,把姚明悦安排到梁周文的屋里,陪着梁周文一起入睡。


 007 进京大计(二)


    姚明悦有些恍惚,跟梁周文一起入睡,梁周文拿着被子盖在姚明悦的身上,“晏小九,你就别讲究,今晚就先跟我讲究睡一晚,等到明晚住客栈就好了。”姚明悦长叹一口气,“梁二哥,我没事,要不然我睡地上,你睡床上。”没有想到晏小九那么害羞,不愿意跟自己睡一张床。


    梁周文摇摇头:“晏小九,真是服了你了,好,我睡地上。谁让你是我日后的大舅子呢!”梁周文只有妥协的份,姚明悦递给梁周文一个感激的眼神。不管梁周文跟七姐晏云竹之间到底结果如何,梁周文这个朋友,姚明悦是交定了。早上梁老爷和梁夫人一行人早早的用完早膳就准备离开东林县,去京城。


    梁老爷目光如炬紧盯梁周文:“文儿,答应为父的事,可要办到。”梁夫人宠溺的笑着:“老爷,您就别担心了,我们文儿可是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是吧!文儿。”这双簧唱的,姚明悦穿着小厮的衣裳站在人群中,等待梁周文他们启程出。梁周文连声道:“爹娘,你们放心,文儿既然说出口,就一定办到。”这样就放心,一行人准备离开梁府。


    就在这个时候,梁府外面来了一群小厮,姚明悦定睛一瞧,不好。这不是晏府的小厮,他们怎么会来?难道来带自己回去的,不行,姚明悦就算爬也要爬到京城去。梁周文也很快就认出这些小厮来自晏府,该不会来逮晏小九回府。知道晏小九跟他们去京城,可是有谁知道呢?


    只有梁周文和晏小九,他们不会告诉任何人?难道有人在监视他们,一想到这里,梁周文不禁毛骨悚然的望着人群中的姚明悦。姚明悦此刻低着头,不敢出声。梁老爷皱着眉头,小厮整齐的站在两边,这个时候李氏豁然出现在梁府门口,“晏夫人,别来无恙,今日可好?”


    李氏上门,梁老爷定要打招呼,再说了,晏府的四姑娘晏云冬可是梁老爷的嫡长媳。“托梁老爷的福,最近还好。”梁夫人走到李氏身边寒暄几句,李氏敷衍几句,不过一双锐眼在小厮中四处扫视。最后落在姚明悦的身上,“晏小九,你还不给我滚出来。”不好,姚明悦大呼,李氏现自己了。


    李嬷嬷去跟李氏高密,不应该啊!昨晚不是说的好好的,不要告诉李氏。另有其人,还是什么?还没有来得急思考,只见李氏就站到自己面前。姚明悦讪讪的笑着:“娘。”恨不得现在就扭着姚明悦的耳朵,李氏沉住气,深呼吸,平静的说道:“小九,怎么那么调皮呢!还不赶紧跟梁老爷和梁夫人道歉。”


    随后李氏一番诚恳的道歉,梁老爷和梁夫人有些摸不着头脑,这都什么跟什么。倒是梁夫人若有所思的盯着梁周文看着许久,梁周文吃不消,迅低下头。梁夫人就骤然明白,到底怎么回事,晏府的九公子跟梁周文一向关系好,之前还听说晏府的九公子为了救一个姑娘,跟三个土匪打架。


    最后被土匪联手打晕了,现在还没几天,如今又闹出幺蛾子。真是不省心,梁夫人心里对晏府的九公子可没有什么好印象。就这样姚明悦进京的计划就这样破灭,被李氏识破。看到姚明悦随着李氏回府,梁周文心里不是滋味,都是自己没用。连这样的忙都帮不了晏小九,梁老爷现在也反应过来。


    “来人,赶紧把二公子给我绑起来!”梁周文还没回过神,梁夫人没有出声帮他,只是锐利的双眸轻飘飘的扫视几眼。梁老爷最后让梁周柏紧盯梁周文,在梁老爷和梁夫人等人回来之前,不能让他离开府上,就在府上带着!大门都不给出,要是被梁老爷知道,后果很严重,兄弟俩都吃不了兜着走。


    梁周文就这样被梁老爷软禁在梁府中,一步都不许离开院子。相比之下姚明悦就更加惨了,李氏带着姚明悦回府,老太君在大厅坐着,冷着一张脸。姚明悦缩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就留下一封信,可想而知她们的气愤。老太君身边站着五姑娘晏云梅、六姑娘晏云兰、七姑娘晏云竹和八姑娘晏云菊,五姑娘和七姑娘脸色平静。


    六姑娘和八姑娘一脸的担忧,李氏一言不的坐下,老太君也没有理睬姚明悦。姚明悦真是觉得难受,沉默许久,差不多有一炷香的时辰,整个大厅空气都要凝结。老太君实在忍不住的开口:“小九,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李氏脸色微微松动,老太君还是很宠爱晏云暖,只是小九太不争气。


    李氏不知道这些年为小九操碎多少心,再说要不是因为府上照顾小九。李氏早就跟着晏东南去任上,何必便宜花姨娘,小九是晏府的独苗。老太君重视,李氏更为重视。“祖母,小九没错。”姚明悦这话一出,李氏倒吸一口气。他没错,那谁有错。


    一下子火气就上来,李氏随手拿着桌上的杯子就朝姚明悦的头上砸过去,平日晏云暖早就躲开。今日倒是稀奇,姚明悦一动不动,李氏的茶杯不紧不慢的砸在姚明悦的额头上。“小九。”老太君绷不住的起身,走到姚明悦的身边轻声的询问,还用手轻柔的抚摸被砸的额头。


    出见红了,李氏这力气也忒大了些,老太君还责怪的回头朝李氏看去,看又怎么样?还不是晏云暖自找的,晏云暖是晏府九公子的名讳,暖是希望他能给晏府所以人带来温暖。“小九,祖母给你吹吹,一会就好了。”老太君心疼的不行,晏云菊迅的跑去后院拿来了毛巾给晏云暖敷着。


    “多谢八姐!”晏云暖温暖的笑道,“不用谢,应该的,小九。还疼吗?”晏云菊平日对这个弟弟特别好,现在看到晏云暖这副模样,很不舍。最后这件事情暂时就不了了之,老太君也不想追究晏云暖的淘气。小孩子脾气,想要去京城看看世面,也不错。


    只是没有跟她们说一声,晏云兰想跟着一起去,被晏云梅拉住。“五姐,你这是做什么,我要去看看小九。”说着就要挣脱晏云梅,晏云梅冷着脸:“六妹,你是不是又忘记我跟你说过的话了,姨娘临走前,千万叮嘱,不要跟小九接触太多。他有什么,祖母和母亲都会怪罪到我们头上来,最好就是不要去靠近小九。”晏府的心肝宝贝,晏云梅避之不及,也要晏云兰跟自己一样。


    “五姐,我心里有数,你不愿意去看小九,我也不怪你,可是你也别管着我!”花姨娘临走前交代,又能如何?姐弟之前,不用太疏远,再说小九为人和善,也没啥坏心眼。晏云梅就是喜欢妄自揣测,刚才八姑娘晏云菊去给晏云暖拿毛巾的时候,晏云兰也想跟着一起去。


    最后想想算了,一个人去就可以。“好,好,好,不知道小九给你灌了什么**汤,你现在都向着他。那你赶紧去吧!我就不耽误你了。”晏云梅现在说着气话,晏云兰径直转身离开。


 008 告密之人


    当然是去晏云暖的院子,探望他。晏云梅望着晏云兰离开的背影,脸色都气绿了。看样子需要写信告诉花姨娘,晏云兰最近的情况,不能总帮晏云兰瞒着。老太君交代晏云暖好好休息,“小九,这次祖母就不追究你,下次可要注意,千万不要惹着你母亲生气,知道没?”


    “回祖母的话,小九知道了,对不起祖母,都是小九的错。”晏云暖低着认错,老太君更为心疼,轻柔的拍着晏云暖的后背:“没事,小九,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你母亲那边,我好好帮你说道说道,你自己也要跟你母亲道歉。”光是老太君说也没用,也要晏云暖自己跟李氏说些暖话。


    暂时的危机解除,晏云暖现在一脑子浆糊。去不了京城,那怎么办?有熟悉的人带着自己去,自然好,现在没有想到被人告密。李嬷嬷连忙摇摇头,不是自己说的,到底李氏从何而知姚明悦要跟梁老爷他们去京城?晏云暖陷入沉思,额头上的伤口不碍事,晏云暖最后来到李氏的院子外。


    李氏身边的嬷嬷低着头,“九公子,夫人吩咐过了,暂时不想见您。您还是请回吧!回去好好休息,养好身子要紧。”听到这话,晏云暖就耷拉着小耳朵,撒娇的说道:“嬷嬷,您就帮帮忙,去跟母亲说一声,我有要紧的事跟母亲说,多谢嬷嬷。”九公子平日就是老太君和李氏的心肝宝贝,岂能怠慢。李氏眯着眼,吩咐嬷嬷请晏云暖进屋。


    “小九见过母亲。”恭恭敬敬的给李氏请安,可是李氏爱答不理晏云暖。这一次确实是自己的错,没有办法,晏云暖再三的跟李氏道歉,一番撒娇。李氏最后终于绷不住的点着晏云暖的脑袋:“你呀!就是不长心眼,京城岂是你能去就去,多危险。要是一不小心,你在京城就尸骨无存。你让我们怎么办,小九,你太让母亲失望了。”


    不要求晏云暖大富大贵,只要平平安安的娶妻生子就好。虽说现在李氏在责怪晏云暖,可是从李氏的眼神中,可以感受到李氏对晏云暖的疼爱。跟田氏一样,晏云暖想冲动的抱着李氏。最后想想还是算了,现在可是男儿身份。“娘,小九想问您个问题,可以吗?”


    满脸期待的凝望李氏,李氏端起桌上的茶,慢慢的喝起来。晏云暖见机就走到李氏的身后,给李氏捶捶背,让李氏舒服,自然就答应晏云暖。果然李氏松口:“说吧!什么问题?”“娘,您是怎么知道小九要跟梁老爷他们去京城的啊?”想从李氏口中得知告密之人是谁,奈何李氏轻飘飘的看着晏云暖一眼。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

更多小说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喵喵小说屋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