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十二魂系列-飞花将梦来 文/叶笑

古风楼兰 2018-11-03 10:52:46

点上方“古风楼兰”蓝字关注我们哦~

关于投稿:投稿、完整歌曲赏析、古风高清无水印图、最新古风小说免费下载、各种古风爱好者:请加QQ群113919521~

谢彦这一生,负尽天下人,却都只是为求她一人对他,一心一意,予我长欢。



【楔子】

在师兄墨染杀了谢家继承人谢长君之后,我和他同时被这个百年家族通缉了。因为墨染,我没有完成答应谢长君的事,这让一向注重声誉的我忍无可忍。于是在师兄墨染拉着我决定带着我一起私奔……哦不,是逃跑的时候,我十分有骨气地甩开了他的手,跳墙跑出了谢家。

结果,我在第十一次回到原地的时候终于崩溃了。

我扶着大树喘息,远远听着似乎有追兵的声音传了来,我心中又焦急又愤怒。这时候,一个身着天青色广袖曲裙的女子慢慢出现在我的视野之中。

她似乎患有眼疾,走路的时候,手中拿着一根青竹竿,敲打摸索着前行。她的背挺得很直,哪怕那黑白参半的头发已经明显表露了她的年龄,可她仍旧不显老态,仿若江湖上那些为人敬仰的侠女,自带风骨。

我屏住呼吸,努力藏在树干后面。她走了几步,突然就停下了脚步,仿若能看见我似的,目光直直地定位在了我这个方向。

“是谁?”这个女人的声音仿佛是被碾过一般,沙哑而低沉。我不敢说话,她便站在原地。追兵的声音越来越近,她仔细听了片刻后便笑起来:“可是天命师,叶安?”

说着,她慢慢向我走来,不缓不急道:“我乃如今谢家当家主母许长欢。你出来,帮我一个忙,我便让谢家放了你。”

我想了想,终于从那大树后走了出来,小心翼翼地询问:“您想要什么?”

她笑了笑:“我忘记了一个人的面容,我想再见他一面,再想起他来。”

“哪怕……”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她的音调里,隐隐约约,竟带了呜咽之意,“他已经离开我很久了。”

我叫叶安,是一个天命师。维护天命,能通阴阳,擅治各类奇药,熟知天地秘辛。我的职责本是维护世界平衡,在它出错时维护它。但偶尔也会依靠这些能力赚些外快。

我的师兄墨染,为了救他心爱的女子在收集十二魂。为了帮助他,我不惜染上满身罪孽。只因为,我喜欢他。

【1】

此时正是月上中天时,我们所处地界,乃谢家千里之外的一个穷乡僻壤。按照许长欢的要求,我将她带到了过去。

许长欢愣愣地看着这周遭的一切,眼眶渐渐湿润起来:“是了,这里是柳家村。我就是在这里遇到阿彦的。”

晚上有些冷,我跺着脚,搓揉着手心解释:“嗯,我只将我们的魂魄带回了过去。您的魂魄没有受损,行动不会不便。只是我们都是魂魄,只能看着,改变不了什么。”

“我懂的。”许长欢微微一笑。就在这片刻,一个紫衣少女驾着一匹枣红色骏马急速从我们身边奔驰而过。许长欢变了脸色,足尖一点,便拉着我追了上去。

这小姑娘看上去十五六岁的模样,腰上悬了一长一短两把剑,一看就是江湖人士。她似乎正在急着赶去哪里,哪怕已是深夜,却仍旧马不停蹄地赶着路。我们追她追了半夜,终于到达一个村子。此时,这个本该平和的小村庄正一片兵荒马乱,一群黑衣人手持火把将村民围在中间。为首的黑衣人坐在马上,仰着下巴,眼神倨傲:“最后说一遍,把谢彦交出来。否则,屠村。”

所有人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女人和小孩嘤嘤哭泣出声。黑衣人终于没有了耐性,扬起了手。就在这一瞬间,一个身着布衣的少年猛地从人群中站了起来。

他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身材单薄,明显是有些营养不良,面上染了炭灰,衣衫上也满是补丁。即便如此,却仍旧遮不住他姣好的容貌。当他仰头站起来的瞬间,日月失色。

所有人沉默着看着那少年。微风吹来,扬起少年只用草绳束着的发。少年满脸坚定,扬声开口:“我就是谢彦。”

便就是那刻,只听一阵马蹄急掠之声。紫衣少女足尖一点,从天而降,一把抓住了那少年,一个回身,便翻身回了马上。紧接着只见银光一闪,一长一短两把剑便已握在手中,手腕一动,划开层层涟漪水光。

“抱紧我的腰!”她回头对那少年高喝。少年手忙脚乱地抱上了她的腰,只觉掌心之间,那腰肢纤细柔软,却又姣好有力。少年猛地红了脸,偷偷抬眼一望,便见月光下,少女眉眼清秀,恍若山水墨画,美不胜收。

他们在夜色中奔驰向前。少女趁着空当儿忽地回头,高声笑道:“在下天机神宫左护法许长欢,特奉宫主之命,护送谢公子回府。”

少年没有说话,愣愣地看着月光下少女爽朗的笑靥。很多很多年后想起,他也觉得,满心温暖。
 

【2】
这就是许长欢和谢彦的初遇。那一年,他们都才十六岁。当时天机神宫是江湖中最大的门派,而谢家家主病重,正是你争我夺的时刻。
谢家乃百年名门望族,家族斗争十分激烈。这一代的家主身体一直不好,子嗣单薄,好不容易生了几个儿子,还都死于斗争之间。无奈之下,他只能将最小的儿子谢彦放到外面养大,直到十六年后他时日无多,才派人将谢彦接回来。
可一直巴望着继承他位置的旁支自然不会让谢彦顺顺利利回来。为了保证谢彦的安全,谢彦的父亲花重金请了天机神宫。天机神宫这才将许长欢派下来,护送谢彦回京。
当时的谢彦是从乡下长大的土包子,什么都觉得新鲜,要问上许长欢一问。
有时候问的是为什么城里的地上要铺青石板,有时候问的是天香阁的门口为什么要站那么多姑娘。
许长欢一直颇有耐心,每一个问题都认真解答。答完后看着谢彦的笑容,她也会说:“阿彦,你真好看。”
在谢彦的记忆里,过去的十几年里只有苦难和艰辛。因为他没有父母,依靠着乞丐长大。于是所有人都将他视为低贱,打骂他,折辱他。
直到许长欢到来。
她为他挑选新衣裳,带他吃好吃的东西,喊他的时候,会用清朗俏皮的声音叫他:“阿彦。”
于是许长欢种在谢彦心底。只是他不敢说,也不能说。直到进京前一夜,许长欢拉着他去逛街。
车水马龙的小城,杨柳依依的湖畔,她在那万千人群中,悄无声息地拉住了他。
冰凉的手握在一起。她似是漫不经心,又似是小心翼翼地同他开口:“阿彦,我是江湖女子,从不遮掩什么。我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
怎么敢说不喜欢?怎么能说不喜欢?
十六岁的谢彦拉着许长欢,点头道:“喜欢。怎么会不喜欢?”
于是许长欢便笑起来:“那么,我们以后永远在一起好不好?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要在一起。”
“好。”谢彦点头,“长欢,我发誓,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不然,就让我不得好死。”


【3】

少年的誓言总是冲动而真挚。然后刚到京城,现实便打破了梦想。

之后的十几年,许长欢一直记得。那天是日落,谢彦因为水土不服发了高烧,被送进了谢府后院休养。她独自一人,站在前厅里,看着满脸倨傲的谢老爷。

他问她:“你什么身份,我儿什么身份,一介江湖女子,便妄想进我谢家?”

年少的她尚且傲气,便冷笑道:“你以为我真看上了那懦弱如斯的少年?不过玩笑而已。也就你们谢家这群傻子当真。”

说完,她便负手离开。只是在驾马的时候,仍旧忍不住落下泪来。

那是她第一个喜欢上的少年,她真心想陪他一世,护他一世。可终抵不过少年意气,终抵不过门第悬殊。

而那一刻,那个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的少年扶着门框站在门口,呆呆地看着她远去的身影。

从背影看,当真翩然,当真意气风发。

然后谢彦留了下来。当时谢家家主还强撑着身子,给他安排学习。

他同谢彦说,天机神宫的护法事务繁忙,谢家一个小小的私生子怎能让她停住脚步?让他不要过于天真。

谢彦没有说话,闷头读书。却是从不肯相信这样的言语。

谢彦天资聪慧,过目不忘,不过半年,已经能同谢家其他的子弟相提并论了。

他越好,其他人越着急,阴谋、暗杀随即而来。他面上从来都是漠不关心,只是每天一遍又一遍问别人:“许长欢小姐有来信吗?许小姐什么时候回来?”在得到否定的答案后,他会回到房间,一个人环抱住自己,低喃着那个少女的名字。

仔细聆听,他说的是:“长欢,你快回来,我害怕。”

他害怕这个家族,害怕这些伤害。


十七岁的时候,他遥遥听说,陛下最小的儿子靖王殿下前往天机神宫求亲。而那个叫许长欢的左护法,没有答应,却也没有拒绝。

当天夜里,他便不慎被人推下井去。井水淹没了他,他在水中挣扎,高喊着她的名字。然而没有人来。唯有那井水,寒冷彻骨。

他在井中被困了三天,吃青苔,喝井水,伤口被泡得化脓,他却仍旧强撑着,三天后,他被救出来,在看过大夫后,他的父亲来看他。

他终于哭出来,隐忍了那么久,终于爆发。他问他的父亲,他说:“我爱一个人,她却骗了我。我得不到她,可我又想要她,我该怎么办呢?”

他父亲告诉他:“那么,你就变强一点。你想让她陪在身边,就打断她的腿,挖下她的眼,斩断她的经脉,一生一世禁锢她。你活着,她陪你活着;你死了,她同你一起死去。”

于是他就笑了。

十七岁的少年,生生笑出了泪来。

从此以后,他开始努力学习武艺,学习阴谋,学习成为一个合格的世家子弟。两年后,他接任谢家家主之位;宫乱之时,他辅佐太子登基,追杀逃脱的靖王殿下;五年后,他成为当朝最年轻的宰相;十年后,他权倾朝野,称霸武林。

然后,他再见到她。

他领兵攻上天机神宫,十二骨洒金小扇,紫衣金冠,自成风流。

而她站在哥哥身后,风尘仆仆,仿佛隔了百世轮回,叹息出声:“阿彦,你来了。”

可惜,十年后的阿彦已不是当年那个小少年。

他每受伤一次,就多恨她一点。多恨她一点,便要让自己更恶毒十分。

长大后的他好像一只披着人皮的野兽,只想杀光她身边所有人,让她的人生从此再无牵挂,再没有任何理由,离开他半分。

于是那小扇一收,他薄唇轻启,吐出那一个字:“杀。” 

 

【4】

杀字一出,站在我旁边的许长欢便猛地变了脸色。

那是一场激烈的血战。而他仿若赏荷看柳,不带半分不忍。一天一夜的激战之后,天机神宫失守,他踏着那一地血色,走到她面前。

他用扇子挑起她的下颚,对她粲然一笑:“长欢,你还记得我吗?”

还记得我吗?

还记得十年前,你曾许诺会永远和他在一起的少年吗?

他等了你十年,念了你十年。他守了十年苦楚,十年磨难。而说一直会陪伴他的你,还记得他吗?

然而那个男子却是仍旧含着笑,不动声色。许长欢愣愣地看着面前这张倾国倾城的面容,终于问道:“阿彦,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哦?”男子轻笑起来,用小扇遮住自己的半张容颜“你以为,我该是什么样子?”

说着,他伸出手来,一把就将许长欢禁锢在了怀中。脚上狠狠一踩,只听咔嚓一声脆响,许长欢便猛地号叫起来。

“长欢,”谢彦温柔得可怕,他紧紧抱着许长欢,用脸摩挲着她的脸,“你说永远陪着我的……你说永远陪在我身边的……

“长欢,”小扇利落地划过女子的手腕。不顾女子痛苦的神情和号哭,谢彦捏住她的下巴,扭过她的头,让她紧盯着他,“你将我从黑暗里带出来,给了我那么多美好,为什么就不带着我走下去呢?不若从不给我,不若从不答应那些要求,这样我就不会有期许,也就不会有痛苦。

“可是,你不给,也没关系了。”他低头亲吻她美丽的眼,闭眼,便有泪落了下来。

“你不给,我就抢。

“从此只在我身边,从此再看不到他人。长欢,”他凝视着她,强逼着她看他,“记得我的模样,永远不要忘记。”

说完,便见小扇狠狠划过女子的眼睛。许长欢恍如白鹤仰颈,猛地高声哀号起来。

然而那个美得妖娆的男子却是抱紧了她,满脸欣喜,犹如珍宝失而复得。

【5】

将许长欢带回来后,谢彦便将她关在一间宽大而精致的卧室里养伤。那个卧室似乎是准备了很久了,所有她需要的东西都准备了,一切应有尽有。谢彦每天下了朝之后就回府,从不在外逗留。每天回来后,除了处理公务,便是陪许长欢。

他有许多话同许长欢说,然而许长欢从不回应他。大多数时候,许长欢都在昏睡。因为她看不到东西,听不到除谢彦之外的人的声音,脚不能行走,手不能出力。除了谢彦,她的人生已经没有其他色彩。然而谢彦,却是她人生中不能有的色彩。

她努力告诉自己要恨他,因为他剥夺了她的未来,杀害了她的朋友。可是当谢彦像个孩子一样欣喜地抱着她说“长欢,我们明天就要成亲了。我等了十年,终于等到了”的时候,她突然发现,她再如何努力,都无法恨他。

成亲那天她在袖中藏了一片瓷器碎片,在他挑起喜帕,凑身来抱她的瞬间,她顺着声响将碎片刺入了谢彦的身体。她不知道自己刺中了哪里,只听到一声闷响,随后便感觉到有甜腥的血液低落到脸上。

她看不到面前人瞬间变得苍白的脸和哀伤的神情,犹自不管不顾地说着:“你把我娶进来,早晚有一天,我会杀了你。”

“你喜欢我?”她狂笑起来,似是泄愤一般,“可是,我不喜欢你!我喜欢的是靖王殿下,是会给我自由让我选择的靖王殿下。你这样的喜欢,我不屑!”

谢彦没说话。

他捂着自己的伤口,鲜血汩汩地滴了下来。他低头轻笑,面上却浮现了仿佛孩子一样受伤的神情。笑着笑着,他就落下泪来,仿佛是那些阴暗的岁月里,他每天关上门抱着自己无声落泪的模样。

他就这么沉默了很久,眼泪和血液都混在了一起。直到他觉得嗓音大概不会有变化后,他才开口,明明已经是难过到哭出来,声音却依旧放肆张扬:“哦,如果你能杀我,那便杀了我吧。”

说完他便伸出手去,紧紧拥抱住了怀中的女子。成亲后,谢彦越发温柔地对待许长欢。他每天就守在她旁边,吃苹果帮她切成块,喝水要先替她试温,时不时他也会抱着她出去走走,低头在她脸边摩挲,低笑着轻唤:“长欢。”

他常常说她不在他身边的时光,轻描淡写的口吻,却听得人胆战心惊。那些骇人的手段,令人意想不到、防不胜防的诡计……许长欢根本不能想象,当年从柳家村走出来的那个少年,在一场惨烈的家族斗争中,是如何胜出的。她无法在这个故事里忆起他当年的影子,唯一只在一句话里听出了他那么多年,一直的坚持。

他说:“那时候我在井里,井水灌入我鼻口的一瞬,我却一点都不害怕。我不怕死,我怕的只是,我的长欢不在我身边。”

“为什么呢……”听到这里,他怀中的许长欢哽咽出声,“为什么要变成这样?既然这样凶险,为什么要去争这些呢?”

谢彦低低笑了起来。他将脸轻埋在她肩头,温柔道:“要是没有权势,我如何留住你?长欢,谢彦所有的卑劣、阴恨、肮脏,都只是因为你。”

“许长欢,他爱你,胜过世间的一切。”

【6】

谢彦的情话说得太动人。哪怕是我身边早已是五十多岁的许长欢,都忍不住微笑着湿了眼眶,更何况当年二十多岁的许长欢。

她听着他的话语沉默,所有的恨在他一句又一句对过往的描绘里逐渐平息。可她走不出天机神宫灭门的心坎。于是她只能沉默,唯有沉默。

她逐渐习惯了他在身边的生活。听惯了他的声音,有时候他去上朝了,她便在脑子里描绘他的容颜。细长的眉,似笑非笑的凤眼,微微勾起的薄唇,一笑之间,眼中波光流转,顾盼生辉。

可当她开始习惯他的时候,他却越来越忙,每天下朝的时间越来越晚,陪她的时间越来越少。她开始慌乱,可面上是一点表示都没有。在那个熟悉的怀抱拥着她的时候,无论那个人有多欣喜,她都只是一副淡然的模样,好像所有的事情都与她无关。

她的模样终究是刺痛了谢彦。

哪怕说着不在意,哪怕说抢来便好,可这个内心深处柔软得一如当年的男子,仍旧在小心翼翼地期盼着她对他有一丝温柔。

只是她从来都吝啬给予。时间长了,他也就开始慌乱、痛苦、害怕。

他开始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酗酒,甚至连圣上的旨意都罔顾一味追杀靖王。

他想,他若无法让她爱自己,至少让她无人可爱。

在这场爱情里,他早已输得输无可输。

而那时候,逃出去的靖王却是组织了叛军,一步步逼近了京都

【7】

“其实那时候,我已经是深爱于他了。”看到这里,许长欢对我低笑,“是不是很没有出息?哪怕他这样对我,可我还是爱着他。只是我爱着又恨着。直到他将那封休书扔给我,我便疯了。”

“休书?!”听她这样说,我颇有些诧异。以谢彦对许长欢的情谊,以及其心理变态的程度,他会给许长欢写休书?我根本无法想象。

许长欢轻轻一叹:“我一直那样对他,他或许是累了。我本来就不是招人怜爱的女子,得到了,时日久了,便也就没有了意思。我还记得,那时候他每天早出晚归,回来的时候便是一身胭脂气。我想他是喜欢上了其他的女子。每一次想,我便想杀了他。可每一次听到他的声音,我便下不了手。只能一次又一次,折磨我自己。

我听着许长欢的话,觉得颇有些奇怪。然而她既然这样说,我也不好多说什么。我们这次回来,本就是为了看清当年未曾看清的事情。

转眼间就到了明宣十三年十二月初八。这一日,靖王的军队终于攻破了京都,史称明宣之乱。

叛军于十二月初围城。谢彦当即下令,让人不分昼夜,沿着当年谢家已经挖了大半的密道,一路挖通至京都郊外九华山。

十二月初七那天,密道完工,消失了十几天的谢彦终于出现在了许长欢面前。

那时候许长欢已经瘦了很多。她一直不肯进食,吃什么吐什么。下人也未曾报告给谢彦,时日久一些,许长欢便瘦得只剩了骨架。

他走上前去,轻轻拥住了她:“怎么这样瘦?”

许长欢不说话。谢彦便轻叹了一声:“我这么久没来看你,你可有想我?”

许长欢还是不说话。谢彦便笑了:“我知道你定是没有的。长欢,你是不是……一直很讨厌我?”

说这话的时候,谢彦小心翼翼,面上的表情已经是难过到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然而他仍旧强撑着。叱诧风云的谢丞相,这时候竟已是强弩之末,只等许长欢一句判决,便将溃不成军。

当时的许长欢无法看到他的表情,于是强装着淡漠的样子,点了点头。

谢彦终于是支撑不住,低笑起来。

手中的小扇差点就不受控制地张开划过面前女子的脖颈。然而他终究是一把抓紧了小扇,故作镇定道:“既然这么讨厌,你就走吧。”

“去哪里?”许长欢暗中捏紧了拳头。谢彦颤抖着将怀里的休书掏出来,放进了她的手心,然后在握住她手的一瞬间,便平息了这种颤抖。

“去所有……你想去的地方。

“长欢,是我对不起你。”他握住她的手,说着那违心的谎言,强撑着勾起嘴角,慢慢道:“我有了新的喜欢的人,我想娶她。长欢,这是休书,我会派人送你出去,从此天高海阔,你会有你的天地。”

说到这里,谢彦哑了嗓子,愣愣地看着面前女子清丽的容颜,有什么模糊了视线。

十三年前,那兵荒马乱之间,她驾马飞奔而来。月下容颜清理出尘,恍若仙人。

十三年后,他在这乱世硝烟中又要与她别离。她淡然的姿态,清丽的容颜,一如当年相见。

她如同高高在上的神只,他只是凡尘芸芸众生。他匍匐在她脚下,她俯视他的深情。

他颤抖着伸出手去,想要触碰她的容颜,却终究是失了勇气,站起身道:“我即刻送你离开。”

许长欢没有说话。

那一刻,她只觉得心中似乎有潮水翻滚奔涌,卷起轰鸣之声,淹没她所有神志。

她想起天机神宫的满地鲜血,想起她眼睛最后能看到的瞬间,他染血含笑的容颜,想起天边无际的黑暗,想起十三年前,她驾马冲去,看到站在人群中,那颤抖着身体、却满脸无畏的少年。

她已将一生奉献给他。他却要让她离开,说他要另娶他人。

她不由得咯咯笑出声来,温柔道:“阿彦,你来抱抱我。”

谢彦不敢动弹,他愣愣地看着微笑着的许长欢。许长欢见他不动,便摸索着走上前去,然后温柔地抱住了他。

“阿彦,”她轻声唤他,一如当年,“这世上,我最恨的人,就是你了。”

言语刚落,她藏了那么久的匕首,终于捅进了他的身体。谢彦只觉腹间一痛,随后却是微笑起来:“可是,你的爱或恨,我都不在意了。”

【8】

后面的事情,便已不在许长欢的记忆之内。

她被谢彦打昏过去,而后送进了密道。受了重伤的谢彦率领着私家军守在家宅内,为他们争取时间。

许长欢看着过去的谢彦与乱军厮杀。他本身高手,一个人守着谢家大宅,便无人能进。激战了一天一夜,他身上唯一留下的伤口,便是她给的。

天明时分,谢家只剩下谢彦和他的副将两人。谢彦终是体力不支,顺着红色的石柱滑落在地上。他捂紧了伤口,对着副将咯咯而笑:“我是不是要死了?”

“我终究还是狠不下心来。父亲让我挑断她的经脉,我终究是下不了手,终究……是死在了她手里。你看……”他喘息着对着副将指向了他的伤口,“她这一剑,真是干净利落。

“其实我本来可以走的……”他清咳了一声,便咳出血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觉得……我还是死去比较好。她那么痛苦……那么讨厌我……哪怕我为了得到她毁了这个天下,她都不会正眼看我一眼……”

“谢彦是这么卑劣……这么不堪……”他轻笑起来,视野开始模糊,血慢慢从他嘴里流出来,“可是,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人,比这么恶毒的谢彦,更爱她了吧……

“舍不得她离开,又不忍心她难过……

“除了死,我还有什么归宿呢?”

他低笑着仰起头,看向天空。

“唯死而已。”

他浅浅微笑,目光一片温柔。

那时候,有大雪纷纷扬扬而下,落在他脸上。他的目光透过浓厚的云层,不知看到了什么。

也许是看到十三年前明月夜下的姑娘。

也许是看到十三年前那个干净纯良的素衣少年。

“长欢……”

他喃喃呼唤。

便就是那刻,数百支火箭齐齐落下。

雪满京都

许长欢站在那里发愣,不知是震惊于什么。

她颤巍巍地走上前去,脚踩在积雪上,一步一步,分外沉重。

然后她站在他面前,看着大火烧起来,看着那个绝美的男子躺在石柱上,慢慢闭上了眼睛。

她不可置信地摇头,眼泪大颗大颗地落下来。

“不会的……怎么会……”她喃喃自语。

幻境转到了当年的许长欢那里。

她被从密道送出醒来后,谢家新任家主坐在她旁边,低声告诉她:“许姑娘,彦家主差点杀了您,我等奉靖王之命将您救了出来。您现在打算去哪里?我派人送您去。”

“他呢?”

“小姐指的是?”

“谢彦呢?!”

“家主已死于乱军之中。”男子答得沉稳。

她没有说话,脑子里依稀想起那个少年的模样。清澈的、简单的。满是深情。他对她起誓:“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不然,让我不得好死。”

一语成箴。

靖王登基后,派人将谢彦的骨灰挖出来,当着京都大众喂了狗,并让史官将他记入了《佞臣传》,说要让他遗臭万年。然后派人将谢家人迎了回来,重新选出家主。

而许长欢,已无处可去。她只能留在谢家,用她对他的爱替他守护谢家,用她对他的恨漠视他的尸骨。

她听说他的骨灰被狗吃下无动于衷,听说他被写入《佞臣传》无动于衷。

因为她相信了那个谎言——谢彦要娶新的女子,谢彦要杀她,谢彦死在了乱军之中。

可她未曾记得,那个少年,也曾有那样美好的时候。清澈的眼,稚嫩的笑,跟在她身后,一声一声叫她,长欢。

他走到这个王朝的顶点是为她,他引得天下动荡是为她,他哪怕是死,还是为她。

谢彦这一生,负尽天下人,却只是为求她一人对他,一心一意,予我长欢。

许长欢的情绪很是激动。

她号哭了一阵子,直到看见谢彦的最后一点骨灰都被风吹走,她终于沉默着,猛地跪倒在地,呆呆地看着那原本存放谢彦骨灰的罐子,一动不动。我正想上去拉她,也就是那一刻,一袭白衣掠过。我见到来人,高喊出声:“师兄!”

言语刚出,一阵华光直袭我眉间,我被定在旁边,眼睁睁看着墨染将引魂灯一祭,生生吸走了许长欢的魂魄。

接着,他将我往外一拉,便跃出了幻境。

我撑起了身子,迷迷糊糊地看他。墨染站在窗前,提着一盏引魂青灯,笑得浅然:“谢了,师妹。”

说完,他便跳出了窗。我转过头去,看见床上已经没了气息的许长欢,不可置信地开口:“竟是卯魂……”

便就是那一刻,一阵锐利的剑生破空而来。我一回头,便看见了夜色中修长的人影。

顷刻间,他的剑便停在了我的颈间。隔着轻纱帷幔,他清朗的声音慢慢传来:“阁下何人?”

我不敢答话,对方便轻笑起来:“竟是个姑娘?”

说着,他收回剑,拉起帷幔:“冒犯了。”月色下,他扬起笑容,眉眼盈盈,“在下,谢氏子商。”


                                                  ·END·

同作者的其余小说:

【短篇小说】十二魂系列-残妆     文/叶笑   

【短篇小说】十二魂系列-华戏     文/叶笑       

【短篇小说】十二魂系列.枕上拘梦来 文/叶笑

(戳蓝字即可阅读)

● 原创稿都源于古风楼兰作者   编辑:西柚

● 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盗版必究。

转载的稿件我们没有二次授权的权利,请自己联系原创作者。

● 投稿或商业合作: ✉ 1302697963@qq.com

免责申明:有些内容源于网络,没能联系到作者。如侵犯到你的权益请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