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所困】lovesick小说中文版二次连载ing(第三十八章)

天府泰剧 2018-11-22 07:26:15

CHAPTER 38: I wish 希望 

 

“no葛格!!!”

我不由抽搐了一下,当看到pan妹也站在那里挑选东西并且喊了我的名字,记不清我们是有多久没有见过面了,而今天的情况也并不适合偶遇。
  “yuri,那就先这样吧,拜~”我立马掐了电话,努力抽动嘴角想跟对我微笑着的pan妹打招呼,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响起了第三个人的声音。
  “pan啊,烘焙用的苏打粉要选哪种,葛格怕选错了。”
    不知道该觉得庆幸还是怎样,因为pun终于站在我面前了。

我俩就这样对视着,pun的瞳孔放大看来受到了不小的惊吓,然后渐渐浮现出笑脸,“呀,no。”
  “嗯,嗨,来这儿干嘛呢?”我这特么问的什么蠢逼问题,来超市还能干嘛,耕地吗,内心不住暗骂自己。但是pan妹并不是那种较真的女生,我一直知道,她闪烁着灿烂的笑容,蹦跳着来到我身边,“来买材料做曲奇饼干,no葛格一起来吃吧,来吧来吧。”yuri神附体啊,顿时我迎面感受到一种浓浓的yuri式撒娇风袭来。我不知所措地看着眼前这个小女生,不时望望pun,不知该作何回答。
    最后反倒是pun先开口,“pan啊,你no葛格很忙哦,不要打扰人家啦。”他带点训斥的语气对妹妹说,一边看着我叹息了一声。我知道pun仍旧对我有误会,现在并不想让我进他家门,但如果不抓住这次机会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冰释前嫌呢。
  “葛格有空的,待会儿就去尝尝pan美眉的手艺~”我连忙接受下邀请,可把pan妹高兴坏了,不知道pun会怎么想,我也没有勇气抬头从他的脸上寻找答案。
    全程我都沉默不语,出租车上只有pan妹不断跟我们说话的清脆的声音,一会儿跟我聊两句,一会儿又跟pun聊两句,完全没有能让我跟pun私聊的机会。直到车子在大栅门前停下,pun利索地帮妹妹把东西都拎回家,就在这时pan妹转过幼小的身子向我使了个眼色。
   “吵架了?”我的沉默终于让pan妹也察觉出不对劲。
    我勉强挤出个微笑,带着连自己也能感觉到的惆怅语气答到,“没、没有啦。”
   “撒谎!你们好好聊聊吧,等我做好点心给你们拿过来。”pan妹说完便一溜烟跑进了厨房,只留我一人这么呆滞的站立在原地。不一会儿pun便走了出来,“呀,pan呢?”
  “说是去做点心给我们吃。”
  “哦,看电视吗?”他边问边顾自己走向客厅,打开大彩电,打开就是HBO频道,看来之前有人看这个来着。我偷瞟了一眼pun,他面无表情地拿来遥控器按着键换台,没有任何回过头来找我的动作。
  “pun……”我深呼一口气,决定打开话题。
  “怎么?”他的语气是那么的自然,但我很清楚他内心百感交集的状态,远不止表现出的这点。
  “对不起啊,我不该用这种方式让你接受真相的……”
  “…………”静谧的空间里,只有卡通片的声音在回响。我凝固呼吸等待着对方回答,我说出了那句迫切渴望得到回复的话,在窒息之间,一切只等pun对我敞开心怀。
    那张平日里擅于言辞的脸今天却暗淡无语,嘴唇抿动就像正思量着诉说些微,“你,不知道要怎么跟我说,是吗?”他轻声地问我,让我看到他疲惫不堪的样子。
    他这副样子,让我内心充满煎熬,以前不管做什么我都是奔着让眼前这个人幸福为目标而去努力,我一直坚持这个想法,事到如今反而害他独自伤心难过,我居然变成了这样的人。
    pun紧闭双眼,仿佛不愿再听到很多,“你,不是故意让我难堪的,是吗?”他说的语气在我听来更像是祈使句,而不是疑问句。我挪过去靠近这个此刻无比脆弱的身躯,用手心轻轻覆盖住他的手背。
  “pun,真的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告诉你,因为我不想看到你这副样子。”我更加坚决地握紧他的手,看到他用另一只手撑住自己的额头,将自己满心的疲惫一呼而出。
    我感觉到那双紧闭的眼睛,就像我能感觉到pun手掌的颤动一样,尽管我看不见那双明亮的眼眸,但我能看出他内心的挣扎,我能理解他与自己正进行着怎样激烈的搏斗。
  “除了你,还有谁知道?”pun细声问我,明知道他看不见,我还是摇摇头。
  “是golf告诉我的,除此之外我再没跟别人说过。”
  “我不想让别人看不起em。”就算被伤害刺痛,他还是要担心那样的女人。我知道pun一直以来都是那样的人,那种只要开始关心起某人,就一定会关心到死的人。
    那张如此熟悉的脸此刻扭曲得让人心疼无比,他接着说到,“我也不想让你因为我这样而伤心。”说完他便把那只我紧紧拽着的手抽离开,反过来抓住我的手,低沉的嗓音继续说到,“你会生气吗,我为em伤心这件事?”
    我就知道pun肯定会这么想的,我早料到他会害怕我伤心,害怕被我发现他是如此的在乎em,这种害怕是多么的荒唐,这种时候还闹醋劲儿或者耍小性子是完全没有任何意思的,相反,如果pun对em的事不以为意,我反而会觉得他这个人很恶劣不堪。
    我喜欢pun就是因为他能真心相待每个人,就是因为他能关心爱护每个人,如果pun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只顾自己贪图享乐,我也就不会甘愿被他俘获。
    我用另一只手盖住pun握着我的那双手,“听我说,pun……”他用那张令我无比动容的脸凝视我的眼睛,准备好回应我,于是我开始往下说。
  “你们毕竟交往了这么久,如果你明明发现了这件事而装作无动于衷,那样我才会觉得糟糕,我真的很开心能够遇到你这样好的人。抱歉我没能好好地跟你说清楚,真的对不起害你独自承受这一切。”我觉得越是这么说下去气氛越是不对,他已经开始逃避我的眼睛,最后不敢再对视我,只能透过他的眼角看出他摇头的用意。
  “我明白,谢谢你的担心。你知道很久了吗?”
  “自从,球赛那天。” 
  “真久。”他说完居然开始发笑,尽管我觉得这并不是一件值得好笑的事,我睨视着那张因痛苦而扭曲的脸,接着听到pun继续说了一句。
  “给我一点时间,no,如果我准备好了就会亲自告诉你。”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而此刻pun滑落的那滴泪,打得我心里好痛。

 

***

周一我回学校上课,把书包往桌上一丢,然后挥手问候om及其他朋友们,进行完这些日常流程,我便很快逃离教室给golf打电话。

我给他打电话,是因为有件很重要的事情必须要告诉他,而为什么不早在上周日就告诉他呢,因为那天是他的家庭日啊!难以置信是吧,但却有此事,咱们浪子哥golf还是一个家庭观念很重的人,谁要是在周日给他电话叫他出来玩,那一准儿挨批。反正周日打过去他也很少会接电话,我们都知道那天他就这么一件头等大事。
    这件大事对他来说比聊天要隆重的多,我还是等到今天来说比较适合。


   'Give me something to believe in. Cause I don't believe in you anymore, anymore.. I wonder if it even makes a difference to try, yeah, So this is goodbye~...'

  “嘿喽,老兄,又去哪里喝酒啦?”新一轮彩铃结束后才响起golf本人的声音,真是有够久的,我忍住没有责骂他接电话的龟速,现在还有要紧事,这种小打小骂的话暂先不提。
  “你别贫嘴了,周五那天你没来,是死去哪里了?”我一边骂到,一边想着要是那天golf能在,事情就不会搞成这副糟糕透顶的模样。
    但是他依旧没心没肺地回答到,“本少爷实在太忙啦,欸,忙着跟各种妞儿约会呐,怎么,有什么精彩的环节被我错过了?”
  “嗯,完蛋了!”我边说边增强气息,golf终于发觉到不对劲。
  “发生什么事了?”
  “pun知道em的事了。”
  “卧槽,你告诉他了!居然也不跟我商量下!”golf激动得大叫恨不得立马从喇叭那头穿越过来,但我没有时间跟他吵闹,因为心里始终压着一块大沉石。
  “不是我说的。”
  “那pun是怎么知道的啊?”
  “他意外地看到了视频,在我手机里。”
  “………”这下子,我们两个都安静下来,我知道golf在想什么。
  “这真是最残酷的方式了,但我不会说你的,你也不是故意的吧?”我知道你不会怪我,我怨恨地斜视这部手机,只能无奈呼出一口长叹。
  “是呀,当发现他知道这件事时,我都吓傻了。但我们已经交谈过了,他只是说需要一点时间。”
    电话那头,golf又替我长叹一声,“嗯,那他如果准备好了就告诉我,我会帮你想办法的。”
  “谢谢你啊,也替pun谢谢你。”
  “这没什么,我们交情这么深,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这句话让我内心翻涌起一股热流,我嘴角挂出一道笑容,尽管对方看不见,有生之年能交到这么好的朋友,真是我莫大的福气。
  “爱你啊,golf。”

 

***

午休时间大家都一哄而散转阵食堂,事实上我并没有那么多空余时间,我得忙里忙外跑进跑出寻求赞助,准备现场音乐会的诸多事宜,已经没剩几天时间了。
    我快步小跑到冷饮窗口,根据目前情况来看是来不及吃饭了,还有一件事情必须谈妥。今年我们将在体育馆举行音乐会,棘手的是体育馆负责人态度略凶(简直是恶劣至极)。
  “阿姨,麻烦一瓶雪碧。”从昨天开始我就过得跟个行尸走肉一样,我送还那张常年单薄无人问津的菜单,趁着阿姨低头给我拿喝的然后打开瓶子的当儿,我扫视餐厅一周。
    一个修长的身影瞬间跃入我眼瞭,依旧帅气的脸但是没有看到笑容,就在离我不远处,我张嘴想叫他,后来一想还是不要比较好(嗓子疼)。
  “阿姨,麻烦再来一盒阿华田。”我开口又多点了一份,阿姨拖着枯寂的躯干再次走向冰柜。
    等我拿好所有的东西,我就拔腿冲去找mik学弟(om的小甜心),他刚好和朋友们坐下吃饭。
  “mik!”
  “怎、怎么了,no学长?”mik总是一副担惊受怕的小学弟形象,很容易受到惊吓,我已经见识过好多次了,只要大声喊他的名字,不管何时何地他都会吓得心惊肉跳的,有时我们都会以此为乐逗弄他(也没少挨film的拳头,因为这是他最疼爱的小弟)。
  “我想借用一下你的纸笔,可以吗?”
  “可以。”mik学弟回答,然后开始在笔袋里翻找,连吃饭都带着文具(看来是刚下课),我笑着等了一会儿,mik拿出了蓝色的钢笔和凶残的粉红色便条纸给我。
    这样好么-_-
  “没有别的颜色了么,mik——”我欲哭无泪,心想要是film在场又要被打了,他弟弟都给你了还挑三拣四的(但是你凭什么打我,mik又不是你家的)。
    mik只能摇摇头,“没有了,no学长,这个也是我姐那拿的。”哦,我就说嘛,小学弟要是自己买这个那也真是可爱过度了(简直神经质)。见好就收吧,颜色什么的反正也没差,我抓过便签撕了一条,然后迫不及待往上面挥笔书写一阵。
  “太谢谢你啦,mik!我以后一定多给你和om安排二人世界的机会,嘻嘻。”没等mik解释(急于撇清两人关系),我赶在目标人物消失之前快速退场。
    pun和他的大部队朋友们正聚集在离我不远处的食堂周边,看起来他们刚吃好正打算回教室。我等不及飞快跑到他面前,瞬间那盒阿华田便塞到了学生会秘书长手中(手法娴熟的就像专业的毒贩子)。
    ‘:)笑一个:)’
    这就是我写在便条纸上的内容,并贴到了阿华田盒子上,但是我并没有转过去看他是否跟我要求的一样开始微笑了,因为我有点不好意思。不知道他那些朋友是否看到了这张笑脸,我胡思乱想但还是加快脚步飞奔回社团教室。
   ‘噔 噔’
    手机短讯的提示音响起,我掏出来看了一眼。
   ‘谢啦,笑哩:]’
    发送人:pun 秘书长


    看着他发送过来的笑脸符号,我捧着手机笑成了一个疯子。
    我不希望我的pun被这件事折磨着。
    我只想让他笑着,感受着仍在身边的幸福和快乐,只想这样。


  ‘我一直都在哦。’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