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老公挺能干啊······我试过'

柚苏小说漫画 2019-01-10 11:13:49


生死时刻,林墨言为了自己的真爱,亲手将安晚推向死路。重生一世,安晚发誓不再为那见鬼的爱情要死要活,她要让林墨言和他的真爱这辈子不得安生,生不如死!

第1章 赐予死亡


  安晚被绑架了。


  此刻绑匪用枪抵着她的太阳穴,低头向着八层楼下的林墨言声嘶力竭的喊:“这两个都是你的女人,林墨言,谁生谁死,你选一个吧!”


  是的,两个女人。


  安晚是林墨言的妻子,而和她一起被绑架的苏茹,是他的嫂子,更是他的情人。


  现在,她们的生命,全都握在林墨言的手里。


  苏茹早就吓破了胆,听到绑匪的话,立刻颤抖着嗓子喊叫起来,绑匪立刻甩了她一巴掌,没了耐心的冲着楼下喊:“再不选,我把这两个女人都杀了!”


  抵在太阳穴的枪口格外冰凉,安晚不由得向林墨言看去,将所有的希冀都寄托在他身上。


  可就在这时,林墨言却伸出一根手指,遥遥向上指过来:“放了苏茹!”


  一句话,见血封喉。


  他将生的机会给了苏茹,也就意味着,直接宣布了安晚死刑。


  心似乎被什么东西刺穿,一瞬间鲜血淋漓,痛入骨髓。


  看着苏茹得到自由,一路下楼扑进林墨言的怀里,安晚的眼泪不争气的往外流,紧紧攥着手,忍不住嘶哑着嗓子喊了一声:“阿言……”


  半个月之前,安家破产,她爱了林墨言六年,最后却成了他搞垮安家的利器。


  从那个时候起,安晚就知道,这个男人根本就没爱过她,可他怎么能这么残忍,诛她的心,再亲手剥夺她的生命……


  眼泪像黄连一样,苦得让人绝望。看着曾经深爱的男人,安晚失魂落魄的笑起来,最后,嘶哑着嗓子冲着楼下喊:“林墨言,谢谢你用我的六年痴恋,亲手赐予我死亡!”


  眼泪凝固起来,挂在脸颊上刺的生疼,安晚扭头看了眼耳边黑洞洞的枪口,然后,猛地伸出手按住了绑匪勾在扳机上的食指。


  “砰!”


  一声枪响,整个世界都跟着安静起来,安晚能清楚的感觉到子弹飞进脑子里,鲜血喷涌而出,瞬间染红了她的视线。


  绑匪也没料到安晚竟然会主动开枪,慌忙松开勒着她脖子的手,本就站在楼顶边缘,安晚摇摇晃晃的倒下去,如同一片枯叶,猛地从八层楼上栽了下去。


  ……


  “安晚!安晚!”


  耳边隐约有人在喊,安晚只觉得头重脚轻,最后,猛地睁开了眼睛。


  她……没死?


  不敢置信的摸上自己的太阳穴,子弹留下的血窟窿完全消失,安晚愣愣的看着面前的镜子,视线通过镜子倏然落在墙上的台历上。


  2016年5月1日。


  2016……年?


  她不仅没死,而且回到了两年前!很多事情一幕幕在眼前闪过,最后,画面定格在她从楼顶坠下来的那一幕。


  重生!


  这个字眼儿像是一记惊雷,就在安晚惊愕的时候,门被人一脚踹开,林墨言满脸阴翳的大步而来。


  “安晚,这婚你还想不想结?”


  结婚?


  对,2016年5月1日,是她嫁给林墨言的日子!


  她的厄运全都始于这一天,既然上天怜悯,给她重活一世的机会,她再也不能让自己重复那样可悲凄惨的命运!


  看着眼前的男人,他骄傲的像是天神莅临,经历过死亡,安晚清楚的知道,藏在他那双森然眸子下的灵魂有多残忍,嘴角不由的抿出一抹冷笑,她不露声色的点头,“婚当然要结。”


  不当着所有人的面羞辱他,简直对不起老天的怜悯!


  这一次,安晚发誓,她要让曾经伤害过她的人,全都付出代价!

 第2章 大闹婚礼

 

  林墨言拥有自己的商业帝国,这场婚礼,本就是万千瞩目。


  她记得,这次出席婚礼的都是瞳市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林墨言向来骄傲,他若是当着这么多人丢了面子……


  想想还真是期待。


  站在大厅正中,聚光灯打在她和林墨言身上,这个时候,司仪将话筒递了过来。


  “林墨言先生,你愿意娶安晚小姐为妻吗?不管顺境,逆境,健康或是疾病,你都愿意对她不离不弃,照顾她爱护她,你愿意吗?”


  “我愿意。”


  林墨言回答的很机械,完全没有一丝情感可言。可笑的是,当初安晚还曾被他这句话感动得泪流满面,现在想想,她真是傻透了,所以才会把利用当真心。


  “安晚小姐,你愿意嫁给林墨言先生为妻吗?”


  一模一样的台词,安晚却没像上一世那样,哭着对他说愿意,这一次,她只是抽出手,看着他冷冷地笑。


  气氛忽然降至冰点,因为她的不回答,很多人开始议论纷纷,就连向来冷傲的林墨言,这一次也皱起了眉。


  安晚笑的更欢,最后,猛地夺过司仪手中的话筒,转身看着婚宴上的所有人,扬着嗓音大声说:“我不愿意!”


  轰——


  婚礼现场彻底炸开了锅!


  林墨言眸子里闪过一丝猩红,伸手便捏住了她的手腕,咬着牙问:“安晚,你他妈发什么疯!”


  “发疯?”安晚瞪着人畜无害的眸子,看着他,一字一字说:“只要我想要,男人一抓一大把,林墨言,你以为你算什么?娶我,你配吗?”


  这话一出,林墨言果然被激怒了,抬手攥住她的衣领,金刚怒目:“安晚,你再给我说一遍!”


  死都死过了,她还有什么可怕的。


  迎面向他靠近几分,安晚的笑里多了几分痛恨:“我说你不配娶我,林墨言,众目睽睽,有种你就杀了我!”


  杀。


  手攥的咯咯作响,林墨言几乎要将安晚的婚纱撕碎,眸子燃着汹汹怒火。


  看着他隐忍的额头青筋暴起,安晚依旧冷冷地笑:“怎么,你无话可说了?不如,你来说说,你和自己的嫂子是什么关系吧?”


  轰——


  现场再次炸开了锅,林墨言怒不可遏,扬手便狠狠的掐住了她的脖子,恨得咬牙切齿:“疯子!你再提苏茹一句,我现在就送你下地狱!”


  他在乎的果然只有苏茹。


  安晚已经谈不上伤心了,她只是心寒,用力将林墨言推开,扬手狠狠给了他一个耳光。


  “林墨言,你对得起我吗?为了堵住我的嘴,你想杀人灭口?我偏偏要说,我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竟然对自己的嫂子念念不忘,违背人伦道德,你寡廉鲜耻,简直不配做人!”


  痛快!


  这些话她压在心里很久了,从前不舍得也不敢,这次,她总算是痛快了一次!


  “清场!”


  林墨言被彻底激怒,下完命令没几分钟,方才还人满为患的大厅,此刻竟然只剩下他和安晚两个人!

第3章 婊里婊气

 

  如果说安晚从前是一只温驯的小绵羊,那么现在的她,就是一只锯牙钩爪的老虎!


  林墨言压着雷霆怒气,凛凛瞪着她:“安晚,你活腻了是不是?”


  他的眼神很恐怖,仿佛只要她说错一个字,就会立刻被打进地狱。可安晚偏是不怕,反而垂眸嗤笑起来。


  “当然不是,我可还没活够呢。以前眼瞎爱上你,浪费了不少时光,人生这么短暂,我还要跟值得我爱的男人相亲相爱呢。”


  她转身欲走,可林墨言却猛地捏住了她的下巴:“你要找别的男人?”


  可笑。


  可林墨言却没给她回答的机会,上前一步将她压在墙上,鄙夷的哼了一声:“好,很好,安晚,我倒要看看,被我烙下印记,还有谁敢要你!”


  说完,低头咬住了她的脖颈,用了几分力气,顿时便有鲜血浸出来,白皙的脖颈上留下一个骇人的齿印。


  痛,很痛。


  像是身体要被生生撕裂一般,可安晚倔强的很,用力咬住唇,承受着他狂风骤雨般的惩罚,最后,实在疼的难以忍受,她便低下头,用力咬住林墨言的脖颈!


  血腥味冲进口腔里,这似乎让林墨言更加疯狂!


  就在这时,大厅的门被人推开,苏茹冲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林墨言将安晚抵在墙上,纵然有婚纱的裙摆遮挡着,还是能看出他们在干什么。


  “你们……你们……”苏茹僵在门口,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林墨言转头看到苏茹的那一刻,几乎是本能的抽身而退,推开安晚立刻向苏茹走过去,一脸心疼和歉意:“苏茹,你怎么来了?”


  苏茹立刻梨花带雨的哭起来,趴在林墨言怀里哽咽:“你不是答应我,不会碰安晚的吗?你怎么能和她……”


  “不碰我,难道还要碰你这个嫂子?苏茹,你可是有夫之妇,这么不知廉耻的搂着自己的小叔子,你就不怕别人用唾沫星子淹死你?”


  “我!墨言……”


  苏茹被安晚呛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可怜兮兮的看向林墨言,果然,下一秒林墨言就怒气森森的瞪过来,呵斥道:“安晚,你给我闭嘴!”


  闭嘴?她偏不要闭嘴,他能耐她何?


  安晚拎着婚纱的裙摆一步步走过去,看着苏茹笑的挑衅:“我真是想不通,你老公难道满足不了你,所以你才要来自己的小叔子身上寻找安慰?很不巧,他的公粮刚刚都交给我了,可能没办法跟你翻云覆雨了呢。”


  苏茹气急败坏,可却一个字都反驳不了,就在这时,安晚主动将自己脖颈上的齿痕露出来,又伸手指了指林墨言脖子上的齿痕。


  “你看,情侣牙印,浪不浪漫?”


  “你……你……”苏茹几乎咬碎银牙,最后,转过身哭着跑了出去。


  与此同时,林墨言立刻抬步冲了出去,就在他推开门的那一刻,只听一阵汽车轮胎摩擦着地面的刺耳声音,然后,“砰”的一声,苏茹被撞出几米远,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林墨言一下子慌了,抱起浑身是血的苏茹便上了车,关上车门的那一刻,眼神恨恨向安晚瞪了过来。


  “苏茹如果出了什么事,安晚,我一定让你给她陪葬!”

第4章 撕开伪装

 

  听说苏茹断了一条腿,安晚去医院的时候,刻意穿了双华丽的高跟鞋。


  搭电梯的时候,身后两个护士窃窃私语。


  “在医院工作这么久,我还第一次见没病装病的,就昨天出车祸的那个,明明只是个小伤口,硬是买通关系,开了断腿的证明。”


  “啊?真有这种事?林子大了,可真是什么鸟都有啊!”


  ……


  装的?


  呵,这苦肉计用的不错。


  安晚忍不住的想笑,既然她这么喜欢演戏,那她就陪她演一演。


  果然,进病房的时候,苏茹左脚上缠着厚厚的绷带,正趴在林墨言怀里哭的稀里哗啦。


  “这么能演,不给你颁发个奥斯卡,还真是屈才,苏茹,你那眼睛是自来水管吧,拧一下开关,泪水就哗啦啦往外流,你就不怕把眼睛哭瞎?”


  这话一出,苏茹哭的更厉害了,可怜兮兮的好似受了多大的委屈。


  林墨言的脸立刻拉了下来,瞪了安晚一眼,没好气的说:“你还有脸来?还嫌把苏茹害得不够惨吗?”


  惨?


  安晚强行将笑意压下去,装的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走过去便握住了苏茹的手腕:“真是对不起啊,我这次来就是向你赔礼道歉的,都是因为我,你的腿都断了,怎么说,我也得留下来照顾你才是。”


  “我不要!”苏茹立刻抵触的浑身颤抖,甩开安晚一头钻进林墨言的怀里,哭着喊:“墨言,她会杀了我的,她会杀了我的!”


  安晚可没傻到要当着林墨言的面杀她,想了想,转身倒了杯水递给林墨言,可没等他接,假装手滑,杯子里的水立刻洒了他一身。


  “安晚!”


  林墨言愠怒,安晚却不急不缓,拿了纸巾帮他擦,“我不是故意的,墨言,不如你回去换身衣服吧,我先帮你照顾苏茹。”


  一切都如她所想,林墨言的眼神中除了责怪,还有怀疑。


  不等他问,安晚已经发誓一般的举起了手,“你放心,苏茹如果出了什么事,我任你处置!”


  水浇在林墨言身上的位置,刚好是让人误会的地方,林墨言紧皱眉心,最后还是起身离开。


  看着门开了又关,安晚呼出口气,将纸巾丢在垃圾桶,缓缓转过身,看着苏茹,抿起嘴角笑起来。


  这抹笑,大概是最让人心悸的冷笑,苏茹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你把墨言支开,到底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安晚依旧在笑,围着病床走了一圈,最后,站在床尾,伸手在苏茹腿上的绷带上来回拂过:“我当然是来向你赔礼道歉的,你的腿不是断了吗?我是来照顾你的呀。”


  “我不用你照顾,你给我……啊!”


  苏茹的“滚”字还没说出口,只见安晚猛地收紧了手,用力掐在她的伤口上,顿时,苏茹惨叫出声,用力抬起腿便向安晚踹去。


  “哟,你的腿不是断了吗?怎么,腿断了还能踹人?苏茹,要演你就演的像一点嘛,林墨言这才刚离开,你就演不下去了?”


  “要你管!”苏茹转头看了眼紧闭的病房门,这才深深呼出口气,起身下床:“我就是装的,你能怎么样?反正在墨言心里,就是你安晚害得我出了车祸,是你害我断了一条腿,你就是个罪人!”

第5章 牙尖爪利

 

  罪人?


  为了让林墨言讨厌她,苏茹还真是费尽心机。


  不管前世还是今生,这个女人的嘴脸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让人恶心。


  颔首低笑,就在苏茹得意的时候,安晚猛地抬手,狠狠给了她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苏茹的脸上顿时红肿,留下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安晚完全不给她反击的机会,一把抓住苏茹的衣领,用力向着墙上撞了上去。


  一声闷响,苏茹的额头顿时鲜血淋漓,安晚将她推倒在地,冷冷的哼了一声。


  “苏茹,你当真以为我安晚是只软柿子?我告诉你,这就是你惹我的后果,你以后最好给我安分一点,要不然,早晚我会杀了你!”


  声音不大,可安晚压着嗓子的声音却透着无限恐怖,一时间,苏茹似乎真的被吓住了,额头鲜血直流,她浑身颤抖,伸手就去按床头的报警器。


  “滴、滴、滴!”


  声音刺耳,用不了一分钟,护士就会冲进来,这一刻,安晚的脑子里却格外冷静,早在她进门的时候就瞧见桌上的水果刀,不由分说,一把抓起来,向着自己的小腿便划了上去。


  锋利的刀刃立刻割破皮肤,不深,可伤口很长,顿时鲜血便涌了出来。


  “你!你!”


  苏茹大口喘息,话都说不出来,安晚强忍疼痛,抬头冲她笑了笑,扑过去伸手将水果刀塞进了她的手里。


  就在护士冲进来的那一刻,安晚敛去脸上的笑意,一边挣扎着往门口爬,一边声嘶力竭的喊:“救命——!救命啊!救命!”


  要说起来,这一招还是从前苏茹教她的,只不过安晚演的十分逼真,再加上苏茹撒谎声称断了腿,出于报仇刺伤安晚,这一切简直无懈可击!


  苏茹一下子慌了神,匆忙将水果刀扔出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护士一进门,刚好看到她扬起被血染红的刀。


  整栋医院都被惊动了,没过多久,林墨言匆忙而来,一进门,满头鲜血的苏茹就大哭起来。


  “墨言,不是我,不是我!是安晚要杀了我,她还割伤了自己的腿,想要嫁祸给我,墨言,你快把这个贱人扔出去,你快把她扔出去!”


  嫁祸?


  听到这句话,林墨言的目光立刻凛然向安晚瞧过去,“安晚,你最好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要不然,我绝不会放过你!”


  安晚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这会儿也不慌,反而嘲讽的笑起来,“难道你看不出来她在说谎吗?我陷害她?这些护士都看到了,你问问她们,到底是谁在说谎!”


  林墨言一个眼神过去,护士匆忙站了出来,“我们进门的时候,安,安小姐已经受了伤,正在挣扎着往外爬,而苏小姐……苏小姐握着刀……”


  很好。


  安晚对这个回答很满意,但面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苍白着脸嗤笑一声,直直看着他问:“你听到了?林墨言,是苏茹要杀我,是她要杀了我!”


  林墨言的眼光始终停留在安晚脸上,好似已经从她的眼睛看透了她的心,许久,他才冷声问:“苏茹要杀你?安晚,你给我一个她要杀了你的理由。”


  瞧瞧,他对苏茹还真是信任有加啊。


  哪怕已经铁证如山,他竟然还能说出这样一句话。


  安晚心里到底还是痛的,看着曾经深深爱过的男人,不由得湿了眼眶。


  可戏还要演下去,她倔强的伸手擦掉眼泪,伸手指向苏茹,沙哑着嗓子,一字一字说:“因为我发现她的腿根本就没有断,车祸是她故意的,断腿也是她买通了医生,这么做,就为了能让你讨厌我恨我。林墨言,你不仅是个瞎子,你他妈还是个傻子,被一个女人玩弄于股掌之上,我真替你感到可悲。”


  完美收场。


  安晚第一次发现,她竟然也这么会演戏。

第6章 再次激怒


  腿上的伤口还在流血,安晚硬撑着,一步一瘸,从林墨言的视线里走了出去。


  这个世界太冷漠,你越是可怜,就越是被人欺辱,所以安晚只能坚强。


  可是真的太痛了,伤口痛,心痛,浑身上下都在痛,没了林墨言的注视,支撑着她的力量好像轰然倒塌。


  明明烈日骄阳,可她却觉得越来越冷。


  最后,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安晚睁开眼睛的时候,脑子里还有些昏昏沉沉。


  林墨言就站在窗边,看向她的视线里第一次这样平静。


  “安晚,我已经派人把苏茹送回我哥那边,以后,我会和她保持距离。”


  闻言,安晚不由得愣了一下,垂着眸子,冷冷说:“你用不着和我说这些,你又不是我的谁,婚没结成,你和我,谁也管不着谁。”


  空气突然凝滞,林墨言阴恻恻的瞧着她,“你真的是以前的安晚?”


  她当然不是,以前的安晚,早就被他亲手杀死了。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她刚拿出来,就被林墨言抽走,在看到手机屏幕时,他的脸色骤然阴鸷,捏着手机将屏幕上的短信展示在她面前。


  “这就是你悔婚的原因?”


  原因?安晚皱眉,抬头看向手机屏幕,是一条短信,只有寥寥几个字。


  ——我回国了,晚晚,你能来机场接我吗?


  落款的名字,是徐京墨。


  “难怪你一反常态,突然悔婚,原来是因为老情人回来了?安晚,好,很好,你他妈真是有种!”


  他勃然大怒,扬手将手机摔得四分五裂,捏着她的下巴,怒目金刚:“你以为,我林墨言是你可以玩弄的对象吗?安晚,你未免也太小瞧我了!”


  玩弄?


  这个字眼儿从他嘴里说出来,简直滑稽。


  爱了他那么多年,最后站在生死线上被抛弃的人,可是她啊!明明被玩弄,最悲哀的人是她才对!


  仿佛又看到了自己中了枪从楼顶坠下去的场景,眼前这个男人也变得那么面目可憎,安晚强迫自己笑,笑得不屑,笑得鄙夷。


  “对,我就是为了徐京墨,才要和你悔婚的。林墨言,反正我爱的也不是你,他回来了,我当然要抛弃你这个——备胎。”


  她果然变了,哪怕说着违心的话,竟然也能这样平静。林墨言一下子被激怒了,伸手便捏住了她的脖颈。


  “你再给我说一遍!”


  他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前所未有的盛怒!


  看着他隐忍又暴怒的眼眸,安晚却格外畅快,她曾经活的太过痛苦,只有让林墨言和苏茹也痛苦,她才会觉得快乐。


  丝毫没有恐惧,抬头迎上他的目光,她抿唇嗤笑,一字一字咬重了发音:“林墨言,我就是玩弄你,我真正爱的人,是徐——”


  话未说完,他骤然加重了力气,窒息感扑面而来,胸腔里的气息郁结在内,吸不进也呼不出。


  可安晚咬着牙,硬是撑着这口气,说:“我不爱你,林墨言,因为你根本不、配。”


  这句话耗尽了她所有力气,哪怕她此刻处于弱势,哪怕这条命就系在林墨言手上,可是这一刻,安晚是骄傲的。


  她从前爱的卑微,像粒尘土般被林墨言踩在脚底下,而现在,她捡回了自己的骄傲,甚至,她还将林墨言的自尊踩在了脚底下。

未完待续……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添加微信看全文,资源整理不易!!

低价有偿分享哦,望知悉!!!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们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