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元奔||玄与幻——读黄易武侠小说(文学评论)

作家 2018-12-05 12:00:12


倾力打造当代中国文学“微”领域第一公众平台

刊名题写:主编魏民  刊名制作:希然

作者简介



董元奔,1971年生,江苏宿迁人,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汉语言文学专业辅导工作者,因辅导成就先后两次被省教育厅以机关杂志封面人物方式报道,并专条载入《江苏教育年鉴》。二十多年来,已发表文学论文、文史随笔、教育随笔、新诗、诗词等各类作品数十万字。


当代中国文学“微”领域

核心公众平台

玄与幻——读黄易武侠小说(文学评论)

谈到武侠小说,很多人自然会想到金庸和梁羽生。诚然,金庸和梁羽生是武侠小说的符号,他们的小说不仅情节动人心魄,而且塑造的侠者形象也都鲜明生动,一两代海内外华人就是靠读着他们的小说长大的。但自金庸梁羽生封笔以来,许多新武侠小说不断涌现,但是一直没有出现像金庸梁羽生作品那样的大家。相比较而言,黄易的玄幻武侠系列正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喜爱。

这十几年,黄易是一个颇受关注和争议的名字,多年前的一张报纸上有一段文字可佐证其逐渐上升的影响:“从探讨武道与天道的第一部作品《破碎虚空》,黄易便沉醉于武侠创作的天地中。其后以明初的纷乱江湖为背景的《覆雨翻云》,不但是奠定其重要地位之长篇巨著,更构织出一个动人独特的武侠世界。随即他更以不断创新的手法,亟思为传统武侠注入新的元素,创作出结合历史、科幻、战争、谋略的《寻秦记》,再度成为武侠迷争睹的杰作……”本文拟从美学的价值、哲学的价值和时代认识的价值等角度欣赏和剖析黄易小说中的玄与幻。

1、黄易武侠小说给人一种魔幻的艺术美感。

三国、西游的“大话”本影视,周星驰的一些魔幻电视剧,常常会有所谓穿越时光隧道的情节。我接触黄易先生的武侠小说,也是始于一部带有魔幻色彩的电视连续剧《寻秦记》。

《寻秦记》说的是一个虚幻的故事。21世纪的一个军人项少龙回到了战国时期,阴差阳错,竟然扶植赵盘替代死去的赢政成了秦始皇,由此出现一系列重新演绎历史的情节。

一般来说,武侠小说由于本身题材的限制,往往都是以中国古代历史为背景。由于历史是已知的,而小说的一大忌讳就是让读者很容易预测情节发展和最后结果,所以很少会有武侠作家在小说里面以完整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作为故事主线。而黄易竟然利用虚拟人物开创历史,推动历史。而更为难得的是,他虽然胡弹历史,但是最后却能自圆其说。利用赵盘害怕别人知道他身份这一点,借焚书坑儒之举,让主人公项少龙成功地在历史长河中全身而退。

看完全剧,构思之新奇加上香港演员古天乐对项少龙的成功演绎,让我萌生了读其原著的强烈愿望。后来,我找到原著看了,还看了黄易先生的其他几部小说。我感到,在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领略到场面的磅礴大气,语言的酣畅淋漓,情节的出人意表。历史、地理、天文、医术、科学,特别是宗教、宇宙奥秘、艺术美学等都被他揉在错乱的时空中,给人一种玄与幻的感觉。

黄易的另一部小说《大唐双龙传》的玄与幻的色彩也很鲜明。该书刻画的主人公之一寇仲的形象很值得玩味。寇仲积极追求生存的价值和意义而不在乎结果,他在生命的每一刻都在追求和寻觅。他甚至时时将自我从所处的环境中抽离出来,清醒地从一个更高更广阔的视角反观着“当下”的自我。在寻觅和观照中,主人公的思绪被拉过来拉过去,其频率之快使读者不能够紧紧跟上,从而在读者心中产生一种玄妙和虚幻的感觉。而《覆雨翻云》中的主人公,有的对现实质疑,有的主动将自我与现实拉开距离,有点以自我为目标力求超越生命的极限。这些,都有一种“身在此地,心在别处”的玄与幻的味道。

2、黄易武侠小说反映了中国传统玄学在当代的升华。 

但凡武侠小说,一般都能和玄与幻扯上一点关系。那些小说中的大侠个个被描绘得神乎其神,武功更是让人叹为观止。譬如古龙先生笔下的李寻欢,一手飞刀的绝技无人能及;金庸笔下的大侠更是有旷世绝学,什么九阴真经、降龙十八掌、黯然消魂掌无不让人闻风丧胆。但是,玄与幻的注入始终只是那些武侠小说家的辅助创作手段,只有黄易,才做到了“专业化”,才成为玄幻武侠小说大师,这是与黄易认真钻研中国中世纪哲学——玄学分不开的。

中国哲学诞生后,到春秋战国时期进入第一个高潮,其标志就是百家争鸣。这时期的哲学总体上是关注现实的,但是,道家思想在落后的生产力水平和动荡的社会现状的“激荡”下也已经在影响人们,这为玄学的出现奠定了基础。魏晋时期,我国古代哲学进入第二个高潮,其标志就是玄学的诞生。玄学是由于“五胡乱华”以及外来思想进入中原而形成的一种融合了道家、佛家思想的哲学思潮,即所谓“玄远之学”。玄学主要包括了三层的涵义:一是抽象的人生思考,二是玄乎的人生理解,三是幽旷的人生追求。玄学有一种超越现实、追求理想的唯美气质,是我国古代各种哲学流派中少有的关注具象人生之外的终极目标的哲学流派,具有一种超脱功利的高远和远离世俗的洒脱。

黄易小说中有着非常丰富的玄学知识,风水命理、占卜星相,五行八卦,无所不有。而且,作品的人物多有着常人不曾有的远大的人生理想和人生追求,在追求的过程中,他们善于思考天地和自己的内心,其思维空间既变幻莫测,更有着悠远而不可抵达的境界,深得玄学之妙。

黄易把自己的武侠人物带进玄学的不可知之中,却没有使自己的人物不可知。因为他坚持了两个创作原则,一是尊重生活规律,用玄学指导作品中人物的实际人生,二是从生活规律出发,尊重文学规律,注重塑造真情实感的文学。

在黄易的小说中,英雄和邪魔不像金庸作品中的人物,他们都不是脸谱式的,他们在崇尚和追求玄幻武功境界的同时,又有着浓郁的七情六欲。譬如《大唐双龙传》里的寇仲,纵有千般抱负,其初衷也只是为博美女青睐;再如石之轩,虽凶残成性,仍会为爱羁绊,对女儿也总是百般柔情。

如果我们将金庸和黄易的作品进行比较,会发现两人在塑造人物形象方面的差异是非常明显的。金庸作品的主人公虽也有狂放洒脱如令狐冲、到处种情如段誉者,但更多的是像郭靖、陈家洛、袁承志这样的谦谦君子。他们或深负国仇,或身压家恨,多多少少都活在阴影之下,背负着许多不属于生命本身的东西。即使是前者,金庸也自觉不自觉地让他们大体上遵循着传统的儒家的行为规范,这多多少少也反映出金庸本人对于传统文化的一种依恋。他的作品中,在经历过坎坷的人生道路后,人物大多数都成了“为国为民”的“侠之大者”,即便是愤世嫉俗如杨过者,也在郭靖的精神感召之下成为所谓“神雕大侠”。这自然代表着金庸的一种价值取向,他也因此完成了将武侠小说传统命题“除暴安良”的内在改造和升华。武侠小说中的主人公也从最传统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热血志士进化为忧国忧民以天下为己任的带有几分知识分子色彩的忧患者,这于传统儒家文化的“治国平天下”的理想有着某种契合。但即便如此,金庸小说人物的忧国忧民情感是压住个人情欲的。

早在道家思想盛行的春秋战国时期,“原始” 武术就已经诞生,东汉以后,道家的炼丹术因为注重钻研钻研人的内脏、经脉和穴位,推进了医学的发展,也从侧面催生和发展了中国古代武术理论。此后,中原大地社会的动荡不安,使中国古代的武术大师们对自己的武术研究成果互相保守和谨慎传授,武术的神秘色彩不断加深,武术也逐渐形成了不同的流派。黄易小说的武术从玄学的真谛和人体的科学入手,抓住了武术的本质,这也是黄易小说玄与幻能够可感的原因之一。

3、黄易武侠小说反映了中国当代人对人生的一些现实思考,这将来会是黄易小说的历史认识价值。

当代社会,知识更新呈匀加速状态,社会生活节奏快,人们已不能按照古代的样子慢条斯理的打造生活,人们像一件部件一样随着社会机器高速运转。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无暇互相关照,亲情和友情变得淡薄。人们在享受着现代文明所带来的富足的物质生活的同时,普遍厌倦劳累的工作和淡漠的人情,人们渴望那种既不失去现代物质文明又能实现自我高度自由的境界,这些,都为武侠小说脱离现代科学进入梦幻世界提供了重要条件。黄易的小说主人公正是这样在脱离现实的前提下关注现实的。

《大唐双龙传》中,寇仲和徐子陵小时侯只梦想着投靠一支有前途的义军,出将入相就差不多了。到后来才一个受了刺激立下雄心壮志要争霸天下,一个则想遨游天下名山大川追求武道极致,乍一看前者似乎理想较为远大,但究其原因最初只是因为本身爱情上受到挫折以及日常处处受到高门大阀的歧视想让人重视,之后则改变为不愿意虚度一生,只想轰轰烈烈尽情享受创造的从无到有这一过程的动人体验,尽情享受生命的盛筵。

《寻秦记》中的项少龙被时空机器卷入战国末年的历史洪流中,最初的他只想能在这乱世安身立命衣食无忧,所以冒出扶植当时尚流落赵国的赢政的想法,而之后,他更多地只想在这乱世能为自己与家人保住一处桃源净土、把握住自己的命运。

表现得更为明确的是《破碎虚空》中的传鹰,从年少时候起他便以天道为最高目标,所以从不以俗务为要。是以当祁碧芍对他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以你绝世天资,何不随我等共抗大敌,救万民于水火之间?”他的回答是:“传某胸无大志,实难负重任。”而在金庸小说中,传鹰这样不顾民族大义的家伙只能作为反派角色落个万箭穿心的下场。我们暂且不评论这种行为的对错,但从其本身的行为来看,他们确实完全不是金庸笔下的大侠形象,他们的人生目标或者是问鼎天下,或是乱世安宁,或是飘渺天道,或是醇酒美人,他们更多的表现为追求自己理想艰苦奋斗的人。作者着力要表现的主题也由金庸时代的“忧国忧民”转变为“在时代的洪流中如何能始终如一保持自我的独立以及自己的理想”。人,只有把自己从社会和生活的束缚中解脱出来,他(她)才能自由自在的爱人生、爱世界、爱世界上与他(她)有关的每一个人。

我们不能说黄易小说没有表现高等级的人生形态,我们只能说他真实的描绘了当代人苍白的人生形态。

由于玄幻武侠小说还处于发展阶段,黄易的小说也存在着一些带有时代痕迹的遗憾。在黄易的书中,迎合当代群众读者阅读心理的倾向还很鲜明,这主要反映在不够趣味的情爱描写方面。《寻秦记》等书中对情爱的描写就过于赤裸和庸俗,温文尔雅、冷峻节制的项少龙俨然就是一采花大盗。更重要的是,黄易对人物的描写还显得苍白,尤其是女性,个个花容月貌,且大多被物化成男主人公附庸品。无论是在《大唐双龙传》还是《覆雨翻云》中,那些女子的崇高都显得惺惺作态:她们要么是在压抑个人的情感,要么以情感为条件来换取她们所谓的理想,或作为达成她们教宗目标的手段,有时她们牺牲的不止是自己的情感,甚至是美色。尽管她们都被套上了维护天下苍生的光环,可让人感觉她们不外也只是些手腕高明的交际花,以正义之名的不择手段也是虚伪。虽说她们有过人的智慧,阅尽群书万卷,武功高强,但都缺乏人生经验和江湖经验,怎么可能初出道就如小说中那样轻易将各方势力和群雄众枭玩弄于股掌?情感对于她们来说只是流水无痕,从容来去,爱情只是她们理想里微不足道的部分人生体验,在她们的人生哲学里爱情只是短暂的幻像,所以她们给予人的感觉始终是压抑人欲和情感的女子,冷冰冰的。

这些,与其说是黄易玄幻武侠小说的缺点,倒不如是玄幻武侠小说真实描绘现代人的玄幻理想和真情追求达到真实的标志。就好像太阳必然有耀斑一样,现代人在追求真情的时候,由于长期生活在封闭的鸽笼子一样的商品房中,总会自私的把自己的真情收藏起来,总会自私的想自己少付出真情而能够得到对方更多的真情。

黄易武侠小说的成功之处,不仅仅由于他在作品中塑造了如此之多风格迥异的人物形象,还在于在武侠小说掺入了更多的东西,将历史、战争相互融合,以巧合、玄秘、和微量的艳情推动情节发展,契合了后工业时代的社会特征和略显异化的人类的现代意识,确立了玄幻武侠小说在当代文坛的位置。

 (责编:家佳)


链接:

名家评论:齐大卫||《浅议宝树散文的缜密风格》

邓雪晖||朋友·生活·情谊(组诗)

投稿须知:

1、投稿邮箱:

qhz1960@126.com

注明:投作家

2、凡投稿,必须是没有在其他公众平台编发过的原创首发作品。

诗歌、微散文、微小说:3-10首;

散文、随笔、杂文、文学评论:1200~5000字;

短篇小说、报告文学:3000-8000字;

中、长篇小说:可连载。

3、欢迎针对本平台作者作品的评论与读书心得!

4、投稿请附200字简介,1-3幅生活照,并加编辑微信:nj363688,以便联系。如有合适配图,更佳。

5、投稿须注重文学艺术,不涉及政治敏感问题的纯文学作品。一旦投稿,则视为授权本平台。

6、严禁抄袭,文责自负。

敬请关注《作家》

赞赏说明:

    微刊赞赏资金,每位作者凡累积至50元,编辑部大部分以微信红包形式发放给作者,其余部分则留作网站建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