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袭布衣,一处小院,六年终南山居,她的日子比武侠小说还逍遥

人民艺术art 2019-08-23 12:28:19

来源:最陶瓷   微信号:zuitaoci


“我的生命,

正在以我想要的方式度过。”



23岁的年纪,

祥子一脚迈进终南山住进了深山里,

所有人都说小姑娘绝对住不长久。


转眼2018年就到了,

已经是她在终南山生活的第六个年头。



如今的她,

盘扣衣,长长的裙装,

快意潇洒活脱脱一个山中仙子的模样。


看到祥子在终南山的生活,

不少人都羡慕了起来。



院子四周有野菜可食,

有清泉可煮水,有房屋能避风雨,

只需再背上来两本书和一罐茶叶。


坐在正门口那颗杏树下,

与青山白云平坐,

与森林树木对视。



它们都已经在那里等着了,你还要考虑什么永恒?



祥子说,

对自己心动的事物坐视不管,

那才是人生的大遗憾啊。


不想“花四年时间在自己压根不感兴趣的事情上”,

17岁退学,她就想当好一名摄影师。


一个人独自跑到北京,再辗转到深圳,

从一个打杂学习的助理到职业摄影师,

当拥有一份高大上、体面并且舒适的工作时,

她像影楼递出了辞呈。



摄影这么富有创造性的工作,

在影楼里却变成了流水线作业。


在影楼里经常一个摄影师一天拍两三个人,

为了赶时间效率,

不同性格不同外貌的人拍出来的照片,

竟都只是一模一样的。


这样的拍摄方式不是她想要的,

和她理想的摄影差了太太多。



2010年回到北京她成了一名独立摄影师,

没钱做工作室,不如一直在路上吧,

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她的工作室。


国内32个省、56个城市,

更远的尼泊尔、泰国、越南、柬埔寨、马来西亚……

她一直行走世间,

手中的相机也就一直记录着一路的美好。



2013年9月,

她陪着好友到终南山清修,

她到了这座不曾来过的深山,

却犹如梦中来过一般。


青翠的山脚下挨着一片桃林的泥土小屋,

 一旁汩汩流淌的小河穿过田野流向远方,

屋前屋后是近百亩的大片桃林。

相伴的是清风 、鸟鸣 、

无限的阳光和寂静——这简直是她梦中的小院!


返程的日子到了,

她含着笑意的眼眸带着坚定,

对好友说:

“你回去吧,我决定留在这里啦。”


春日祥子的小院


当时它已弃用已久,

里面除了一堆废柴什么都没有。


没有水,

每天一来一回半个小时步行到村子里拎;

没有电,

她先用蜡烛凑合又跑去买来了太阳能,

日子看似艰苦但祥子一直乐在其中。



生火、做饭,

用树林里采的野生新鲜荠菜下挂面条,

是她在这儿吃的第一顿饭。



和泥修墙缝,补窗户,铺地面……

每天灰头土脸先把建设搞起来。



原本的灶台已经有些垮塌,

祥子索性直接拆掉,

自己砌了一个新的,

顺便还砌了一个可以喝茶的榻榻米。



铺上席子,

放上小矮桌,

泡茶,看书,聊天都好。



从村民手里抢救下险些被烧了的枯木,

挖些泥土,载上小花,

摆放在墙角。



简单的小屋里,

永远装点新鲜的小花,

绽放着盎然的生气。



修完房子,她琢磨着

在小屋子旁边的荒地开耕,

种点儿自己喜欢的蔬菜。



可想象中的美好田园生活做起来哪有那么简单,

手心里近十年的老茧愣是被锄头磨掉;


去溪水里打水浇菜时被两边的草绊住,

只能看着湿透的鞋子苦笑;


有时出山去城市学习,

归来看到猛长的草覆盖菜地,

叹口气继续撸起袖管照顾它们。



所幸,

她种的菜们像她一样顽强,

它们善于在野蛮无助的状态里依旧保持昂扬向上。


即便遇到并不善打理菜田的人,

也依然回报她以果实。



每每踏进菜田的时候,

祥子心里不止有收获的喜悦,

还溢满了虔诚与感恩。



有人问,

孤身一人跑到山里,家人会同意吗?


起初,父母自然是不同意的,

家里衣食无忧什么都有, 

女儿却跑到这水电都没的穷地方受苦,

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生了个怪胎女儿。



直到他们一点点感知到女儿在这里的快乐,

看到了她的成长 。

到现在,

时不时祥子的妈妈就过来小住一段,

最初的不同意也变得渐渐支持。


去年夏天还带了小侄子一起来避暑


2015年祥子妈妈第三次来终南山小住,

她带妈妈去爬山,

终于可以毫无阻碍的拥抱彼此。



深山里生活,

让她离大自然的四季变换更近。

4月初的时候,

小院四周的桃花源开花了,

有一些可爱的朋友悄悄地到访。


一只小羊来小院旁边吃草


一只胖喜鹊到小院山门下躲雨,

一下雨它就站那里。

看会儿雨,啄会儿羽毛,偶尔看一眼祥子。

她也是,坐在屋檐下,看看雨,

看看对面云雾缭绕的山,偶尔看看它。



祥子带着秋天在深山捡的那只流浪猫,

出门散步看花, 把它放到杏花树上,

活脱脱的美男子一枚,

 哪还有半年前那个又瘦又黑的模样。



在桃花林中煮上一壶好茶,

就着满世界的芬芳一饮而尽。



夏天,最爱荷花的祥子

每天总要要荷塘跑一回,

吹吹风,闻着清香,就够了。



春去冬来,

看着屋檐下流下的水滴成冰,

溪水断流。



大雪封山的时候,

深山里每天靠化雪水来煮茶做饭。



除了打水烧火,

茶和书是最好的陪伴。



梅花开了, 

偶尔茶里加上两朵梅花。



漫天大雪的日子,

小院四周 随处可见的冰琉璃; 

 落满雪的河面 ; 

古刹中的腊梅 ;  

躲过风吹雨淋和鸟啄的柿子;



而拿起相机,

她又做回了摄影师。



又是一年终南花开季,

有友人从远方而来。
游山 、赏花 、品茶  ...  

游走草木天地之间,似回恰时少年。



在她眼里,

干净的衣服挂在树枝上,

都美成了一幅画。



而她镜头下的姑娘大多数都是素颜出镜,

没有华丽的礼服,

也没有气派的排场,

更不需要改头换面的后期。



来这里的姑娘都有着有着最简单真实的妆容,

最潇洒灵动的姿态,是心灵的沟通,

更是关于美好的创作。


到现在为止,

她已经为500多位姑娘记录下她们的美好。



几年的终南山居生活沉淀了心性,

戾气越来越淡,恐惧越来越少,从容越来越多。


 一直恐高的祥子

竟然可以在终南山的嘉午台顶走悬崖间的小路了。



祥子说自己不是隐士,也不是修行者。

只是一个热爱大自然,并冲破一切阻难和考验、

将自己的梦想照见现实的普通人,

而这里的一切更让她心安。


祥子家的小白和小花


也有许多人向往终南山的隐居生活,

有的人来过,住不到一个月仓惶而逃。


生活的方式有千万种,

有的人在山野里逍遥自在,

也有人在城市发光发热,不用羡慕别人,

想去做就遵从内心就好。



无论在城市还是在山间,

活出自我对生命的热爱,

才是最重要的。



艺术,一切皆有可能

Art, everything is possible


  今日荐读 



小野洋子,终于明白列侬为什么爱你如此痴狂···

 大冷天,伊朗的这面墙令全世界感动!

♥ 马云:过去艺术不能当饭吃,未来孩子不学艺术将会没饭吃

 高晓松:我主要教育女儿心安理得地混日子

 陈丹青:真有出息的青年不做这类事

 窦唯为文艺女神写了首新歌,用音乐横穿羌塘无人区,这次你肯定听得懂!

♥ 我在最没有能力的年纪,碰见了最想照顾一生的人——瞬间泪奔哭成狗……

♥ 当82岁的流浪奶奶开始演奏,580万人为她停留,整座城市视她为荣誉象征

♥ 发现狗狗和自己越长越像,于是他们拍了一组照片,帅爆了!

♥ 我,没有乱画!只是你不懂!

♥ 81岁的他无法再挥动指挥棒,舞台上的这一幕却让所有人热泪盈眶……


转载须知

后台回复“转载”,

无二维码授权图片的童鞋会被举报的哦!


[人民艺术·生活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