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包工头和匠人老婆的私情风波

风茕子 2019-09-29 15:24:51


1,

除了泥瓦匠小满,包工头顾复生手下的匠人们都姓顾,他们从一个名叫顾庄的地方来,彼此间有着一团乱线似的亲戚关系。在顾复生的领导下他们很像一个共产主义大家庭,劳动作业在一起,吃喝拉撒在一起,就是睡觉,十几条汉子也挤在一起睡。


小满总睡在工棚的门边。那是一个最差的位置,冬天为别人挡风,夏天为别人招蚊子,夜里起夜的人就在他身上跳来跳去的,常常踩着他的腿。小满讨厌睡在门边,他想最差的地方大家应该轮流睡的,出门在外的人大家应该客气,这次你吃亏了下次别人会还你的情,但小满没想到换了几个工地,他还是睡在门边,那些顾庄的匠人们有意无意地把小满挤在外面,没有人对小满说过一句客套话。小满很恼火。他跟顾复生说这件事,顾复生听他说完却笑起来了,他说,你这人怎么跟妇女似的?屁大的事还放在心里?出门在外的人,这点小亏也吃不得?睡门边有什么不好?空气新鲜,睡得还比他们清静点呢。


让顾复生这么一说,小满就不好意思再提这事了,他明明知道顾复生在打马虎眼,就是不好意思与他论这个理。顾复生当然庇护顾庄的人,谁让他不姓顾呢?小满心里对顾复生很有看法,就是不好意思说出来,顾复生那么精明能干的人,把你装麻袋卖了你都不知道,但他对小满还算公道,至少在工钱上从不欺瞒小满。小满想顾复生有句话说得在理,出门在外的人就是要吃些亏的,他要是有志气就学顾复生,宰相肚子里好撑船,以后混好了也做包工头,做了包工头就租房子住,还用得着为睡工棚的事生气吗?


小满后来就一直睡在工棚的门边。夜里他听着顾姓工匠们东一句西一句的闲聊,那种语调一致的乡音像一堆鞭炮快乐地炸响着,小满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总是这么快乐,大概就因为他们是一个村子的人吧?他不会说那种怪声怪气的顾庄话,就觉得他们的快乐莫名其妙,他的铺盖毗邻顾明的铺盖,他其实也是挨挤着他们睡的,但小满就觉得自己孤单,出门在外的人都是孤孤单单的,小满不怕孤单,但他就觉得自己像是睡在工棚外面,像是他们顾庄人的哨兵一样。


顾庄的匠人们中间有个叫顾金水的,是顾复生的叔伯兄弟,就是这个顾金水,简直就是小满的冤家。他看小满怎么都不顺眼,干活的时候总是嫌小满手脚慢,嘴里冷嘲热讽的,小满看他便也不顺眼。顾金水干活虽然是一把好手,但小满认为他是个恶人。小满忍不住心中对顾金水的怨火,有一次上厕所时就用红砖块在墙上写了一行大字:顾金水是只大乌龟。


小满没想到他写的厕所标语几乎闹出人命来。那天中午顾金水从厕所出来时脸色苍白,他在工地上跌跌撞撞地转了一圈,突然就抓起一把瓦刀朝小满冲过来。小满凭着某种本能预感到顾金水来者不善,他当时正在拌水泥,他用铁铲迎着顾金水,整个身体被一种好战的激情烧得一蹦一跳的,他想只要顾金水敢上来,他就敢用铁铲砍他,他要让那帮姓顾的人见识一下,他不是一个胆小怕事的孬种!小满这么想着却看见顾复生斜刺里冲出来,抱住了顾金水的腰。顾复生嘴里大声训斥着他的叔伯兄弟,目光冷冷地瞪着小满,不知怎么回事,小满被顾复生瞪得有点心虚了,他把铁铲插在水泥里,抓了抓耳朵说,打就打,我怕谁?我谁也不怕!


小满当时注意到有两个匠人一直掩嘴窃笑,他还不知道他们在笑谁,他在纳闷顾金水为什么为了那几个字找他拼命。那天中午顾金水没有回工棚午休,小满听见几个匠人压低嗓门议论上午的事,每个人的表情看上去都很猥亵下流。起初他还以为他们在说自己,他努力地辨别他们说的每一句方言的意思,要是他们当我的面骂我就欺人太甚了,小满想要是他们敢当我面骂我,我就把他们那些屁话塞回到喉咙里去,必须让他们知道我小满不是好惹的。


小满一边听他们说话一边用瓦刀砍工棚的砖墙,有个民工对小满说,你敲什么敲?你还跟个没事人似的,小心金水回来宰了你!小满冷笑了一声,说,谁宰谁还不知道呢。他们并没有在意小满的回答,顾姓匠人们仍然扎成一堆说那件事,也就是这时小满突然听懂了顾庄的方言,他听懂了他们说的莴苣其实是乌龟的意思,他们在说顾金水和他老婆还有顾复生的事。


小满很快就明白了,他随随便便写下的标语竟然披露了一件隐私,原来顾金水就是一只乌龟!顾金水的老婆在匠人们嘴里比潘金莲还要放荡,更让小满愕然的是顾复生与那女人偷情的细节,小满想这事也太那个了,让顾金水背上乌龟恶名的竟然是顾复生!顾金水还死心塌地为顾复生卖命呢,顾复生还动不动拉顾金水出去喝酒呢,这种事也太那个了,他们顾庄人怎么会这样不知羞耻呢?


2,

小满坐在他的铺位上,想起上午顾金水找他拼命的样子,忍不住咯咯笑了一声。小满的心里对顾金水充满了鄙视,除了鄙视,又有一点恻隐之心。他想早知道这样他就不会在厕所里写那几个字,打蛇打七寸,打人却不可以揭他的疮疤,早知道这样他该换个标语骂顾金水,骂他是婊子养的,或者孬种王八蛋什么的,骂什么都行,就是不能骂那句话。小满想顾金水好歹是个男人,是个男人都要个脸面的。


那天顾金水喝得醉醺醺地回来,走进工棚就朝小满踢了一脚,小满跳起来,刚跳起来就又坐下了,而且还朝他咧嘴笑了笑,小满突然对顾金水有了一种好人不打瘸子的胸怀。他的忍让明显让顾金水感到意外,但顾金水不领这份情,他摇摇晃晃朝工棚里面走,一边回头瞪着小满。顾金水的目光让小满感受到一种寒意,只有杀人犯才有这么阴森可怕的目光,小满下意识地抓紧了手上的瓦刀。


小满不相信顾金水有杀人的胆量,但是从那天开始,顾金水的目光就像小满的第二条影子那样追踪着小满,小满无法摆脱那条影子似的闪闪烁烁的目光。有一次他在蹲厕所的时候突然觉得后背有一种寒意,回头一看便看见了顾金水的眼睛,顾金水正趴在厕所后窗上监视他呢。小满哭笑不得,他猜到了顾金水的心思,于是便佻皮地用食指在墙上划了几下,他做出写标语的架势,想看看顾金水会怎么样,但顾金水并没怎么样,小满的食指往墙上一按,顾金水就跳下窗子走了。


小满从来没遇见过像顾金水这样的人,他不知道顾金水算什么样的人。顾金水头几天总是杀气腾腾地看着小满,小满不怕他,后来他的目光里没有什么杀气了,只是像乱藤一样缠住小满,小满还是不怕他。小满不相信顾金水有杀人的胆量,但是为了预防万一,他还是悄悄磨快了一把瓦刀,每天夜里把瓦刀放在枕头下面。


半年来他们一直在为一所小学盖教室,盖的是土洋结合的三层楼。据说顾复生在顾庄的家就是那么一种三层楼,只不过面积小一些罢了。小满一直难以想象顾复生家的三层楼,他想顾复生老是在哭穷,老是在埋怨别人拖欠他的款子,他哪来这么多钱盖三层楼呢?小满一直想不出顾复生家的三层楼是什么样子,但有一天黄昏他在楼顶抹平面时忽然见到了那所房子,那所房子飘浮在晚霞红云之下,雪白的墙面,蓝色的窗子,彩色琉璃瓦的屋顶,小满怀疑那是不是幻觉。


他看见顾复生西装革履地出现在每一扇窗子里,顾复生在每一扇窗子里渐次出现,用他刚柔相济的目光盯着小满,天快黑了,手脚加快点!小满听见了熟悉的催促声,他停下手里的活,揉了揉眼睛,又扯了扯自己的耳朵,他怀疑那是不是幻觉。小满的心中突然充满了酸楚,他想起小时候看过的一部描写地主剥削农民的电影,他想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顾复生不就是一个剥削人的地主吗?他不就是一个被剥削的长工吗?就在那天傍晚小满破坏性地把一袋水泥倒在水中,让顾复生损失了几十元钱,小满以为没人知道他的恶作剧,可他一下工地就被顾复生堵住了。


小满觉得顾复生的脸色很难看,但他还没有想到倒水泥的事。顾复生慢吞吞地问,你知道一袋水泥多少钱?小满一下子就愣住了。顾复生又说,你不知道我们是包工包料吗?倒掉一袋水泥倒掉的是我们自己的钱!小满的脸已经涨得通红,他看见顾金水远远地乜斜着自己,顾金水毫不掩饰他的告密者的身份。小满又羞又恼,他对顾复生说了句,我赔,你从工钱里扣!说完就往工棚跑去。小满一边跑一边想,这帮姓顾的都不是好东西,顾复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真是鬼迷心窍了,明明知道这帮人难处,为什么还要跟他们睡一个工棚?


小学校的工程临近扫尾阶段了,小满也去意已定,他想等到工程完毕拿到工钱后立刻就走,去投奔季麻子的包工队。虽说季麻子吝啬得出了名,但在他那儿大概不会遇上像顾金水这么讨厌的人,季麻子虽说吝啬得出了名,可他比顾复生好对付多了。


小满把他要走的事告诉了顾明。顾明是顾姓匠人中最老实厚道的一个,小满嘱咐顾明说,我告诉你你别告诉他们,特别不能让顾复生知道,我怕他结工钱时会使坏呢。顾明听完就笑了,他说,你以为复生不知道?你不告诉他,他也看出你要走了,他早知道你要走啦!小满心里咯噔一下,他相信顾明的话,那个顾复生不是什么庸常之辈,他大概就是比别人多长了一只眼睛,还多长了一堆心眼,顾明说得对,他要是看不出来还算什么顾复生呢?


3,

竣工前夕工棚里乱纷纷的,顾庄来的匠人们围成一堆吵吵嚷嚷,他们玩扑克就要赌钱,一赌钱就吵翻了天。小满从来不跟他们赌钱,他怕他们串通好了整他,所以他们一打牌小满就出去洗衣服。那天小满就在外面的自来水管边洗衣服,小满没想到洗着洗着就出了那件事,小满没想到工程竣工了,他与顾庄人就要好来好散了,突然却出了那件事。


小满看见顾复生骑了辆自行车,急如流星地穿过学校操场。小满从来没见过顾复生这种慌慌张张的样子,他正在想有什么事能让顾复生急成这样呢,那辆自行车径直朝他这儿冲过来了。顾复生几乎是从车上摔下来的,人一站稳就猫着腰在自来水管附近转悠开了,看顾复生的样子他好像掉了什么东西。顾复生一边猫着腰转悠一边擦额头上的汗,小满注意到他是用脖子上的领带擦汗。


小满说,你掉什么东西了?


顾复生说,我掉了样东西。


小满说,你掉什么东西了?


顾复生说,我刚才在这儿洗手,肥皂抹得太多,把戒指给洗掉了。


小满愣了一下,他的眼前出现了那枚螺帽般的大金戒指,它现在不在顾复生的手指上,小满记得顾庄匠人们议论过那枚戒指,说那枚戒指值六千元钱。


顾复生说,应该掉在水管边的,我没到教育局就往回赶了,没隔多长时间,戒指应该在这儿的。


小满说,我没看见你的戒指,只有一只破袜子,小满拎起一只破袜子朝顾复生晃了晃,他说,我就看见这只破袜子,不知是谁扔这儿的。


顾复生慢慢直起腰,他看了小满一眼,目光滑到地上,然后又看了小满一眼,顾复生好像想问小满什么话,却又始终不开那个口。


小满说,他们说你的戒指值六千元钱,掉了戒指就是掉了六千元钱呢。


顾复生说,不止六千元,现在黄金涨价了。顾复生的目光又钻到小满的盆里,在那堆湿衣服堆里转了个圈,顾复生说,黄金这东西很亮,掉哪儿一眼就能发现,找不到就是找不到了。


小满听出顾复生话里有话,他就很冲动地把湿衣服一件一件地抖开,他说,你看见了吧,我这儿没有你的戒指,我没见过你的戒指。


顾复生笑了笑,他说,除了你,刚才还有谁出来洗衣服了?


小满粗声粗气地说,我不知道,你去问他们!


小满听出顾复生活中有话就开始生气了,一团怒火在他胸中燃烧,他抓着一件湿衣服狠狠地往水管上摔打,顾复生看见了小满的怒火,但他不以为然,顾复生朝工棚走去,小满冲着他的背影说,别说是戒指,就是一块金砖我也不捡。顾复生听见了小满的话,但他装作没有耳朵,他一脚踢开了工棚的门,吵吵嚷嚷的工棚里一下就安静了。


小满一边骂着脏话一边听着工棚里的动静。那些顾庄人的声音像潮汐忽起忽落的,后来突然鸦雀无声了。小满抬起头看见远处顾金水的半边脸,顾金水的眼睛在背阴处看起来像一点磷火,他正从半掩的门后盯着小满,不知盯了多长时间了。小满打了个莫名的寒颤,他忽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于是小满丢下了洗了一半的衣服朝工棚跑去。


顾金水站在门边想挡着小满,小满把他推开了。小满闯进工棚恰好看见他们在翻找他的枕头,顾复生的手像一把扫帚在他床铺上扫着,他藏在枕下的瓦刀铿然落地,恰好落在小满的脚下。


你们在干什么?小满大吼了一声。


没干什么。顾复生镇定自若地站起来,他说,我丢的是戒指,不是螺帽,丢了这么贵重的东西总得好好找一下。


你们在找什么?小满又大吼了一声。小满知道自己说话语无伦次,可他觉得自己的头脑好像突然烧坏了,他觉得一股火焰在身子里东奔西窜,把他的头脑烧坏了。小满捡起脚边的瓦刀,小满抓着瓦刀瞪着工棚里的每一个人,他再次大吼了一声,你们想要干什么?


你发什么火?你拿着瓦刀干什么?顾复生上来按下了小满手里的瓦刀,他朝小满肩膀上拍了拍,说,谁也没说你拿了戒指,何必气成这样?我也不是非要找到戒指,我找不到公安局会来找,公安局总能找到的,你说对不对?


小满张大了嘴呼呼地吐气,小满想必须吐掉胸中的火气,否则他就不能与他们讲理。小满就这样呼呼地吐气,过了一会儿他的头脑又回到了肩膀之上,他觉得自己冷静下来了,冷静下来小满就问了顾复生一个问题,他说,这么多人在这儿,你为什么怀疑我一个人?


这很简单,他们一直在这儿打牌,没有人去水管那儿。顾复生说,只有你在那儿洗衣服嘛,不是我要怀疑你,我不怀疑你怀疑谁呢?


你不该怀疑我一个人。小满说着话觉得自己的脑子越来越清醒,他现在已经回忆起顾复生当时洗手的细节了,他说,你是吃了烧鸡去洗手的吧?你们十来个人都吃了烧鸡,就没给我吃,除了我,你们都在水管那儿洗过手!


小满说着话看见顾复生的眼睛亮了一下,顾复生没说什么,顾金水却在旁边叫起来了。你在血口喷人了!顾金水瞪着小满说,你还想抵赖呢?我们洗个手就回来打牌了,就你在那儿泡着,不是你拿的是谁拿的?


谁拿了谁是乌龟!小满顺口赌了个咒,话一出口他才意识到那句话是一炮双响,他看见顾金水的瘦长脸闪过一道惨白的光。然后顾金水朝他扑了过来,顾金水来夺小满手里的瓦刀,别人应该去拉顾金水的,可他们扯住了小满,小满眼睁睁地看着顾金水抢过了那把瓦刀。小满的头脑异常清醒,他想顾庄人都帮着顾金水,好汉不吃眼前亏,小满拔腿就往门外跑,小满跑到外面拾起了地上的一块角铁,他想只要有个东西在手上就不怕了,角铁对瓦刀,谁也别想占便宜。


工棚里传来了顾金水凄厉的叫声:小满你这个贼手,你要不是贼手就别逃,孬种王八蛋才往外逃呢,贼手偷了戒指才往外逃呢!


小满站在外面听着顾金水的叫声,他想他又揭了顾金水的疮疤,顾金水想骂就骂几句吧。他以为自己能忍住的,但顾金水在工棚里发疯了。顾金水说,小满你这个贼手,你要是没做贼就跟我来赌血咒,你要是有种就进来,我们来赌血咒!


小满不懂什么叫赌血咒,他只是受不了顾金水嘴里贼这个字眼,他实在受不了,人就一头撞回了工棚,他推开几个匠人走到顾金水面前,他说,你别呱呱乱叫了,你说要赌什么咒?你赌什么我都奉陪,赌血就赌血,赌命我也奉陪。


赌什么你都是只贼手,你就是只贼手。顾金水揉了小满一把,说,贼手,你是只贼手。


你别呱呱乱叫啦。小满说,我从小到大没偷过别人一针一线,你们不信也得信,我剁一根手指行吧?我剁一根手指来证明我清白,一根不够,剁两根也行。


你快剁,你要是不剁你就是贼手。顾金水又揉了小满一下。说,瓦刀呢,快拿瓦刀来!


我剁了你怎么说?小满说,你也剁一根手指吧,你剁了我以后再也不骂你是乌龟。


你剁了我就剁,谁不剁谁是贼手。顾金水叫道,你剁吧,你快剁给我看呀!


工棚里又安寂一片,小满看见匠人们脸上普遍流露出一种企盼的神情。顾复生不知对谁在说,你们都看见了吧?是他们自己要剁手指,不关我什么事!小满冷笑了一声,搬过一只凳子,他抓起了那把锋利的瓦刀,左手食指开始在凳子上移动。小满瞟了顾金水一眼,就是这个瞬间顾金水喉咙里咕噜响了一下,就是这种细微的怯懦的声音使小满豪情万丈。你们看吧,小满这么叫喊了一声高高挥起了瓦刀,小满看见一个木撅样的东西从凳子上溅起来,他觉得左手上掉了什么东西,却没有丝毫的疼痛。小满豪情万丈地站在工棚里,慢慢把左手举到每个人面前,他说,你们现在看见了吧?但顾庄的匠人们都已经呆若木鸡。


只有顾复生镇定自若,他对顾明说,快把我的自行车推来,送他去医院!但顾明只顾低着头,到处找着小满的那根食指,小满最后把瓦刀递给顾金水,但顾金水却把脑袋转了过去,他说,我又没偷,我为什么要剁手指?顾金水一直把脑袋贴在墙上,他说,我又不是疯子,我为什么要剁自己手指?小满就咯咯地笑起来,小满一边笑一边说,对付你们顾庄人也很容易,一根手指头就把你们吓成这样!


医生告诉小满,他的食指已经坏死,接不上去了。小满没听懂食指的意思,他说,怎么十根手指都坏死了?我就剁了一根指,这九根不好好的吗?医生看出小满是个缺乏文化科学知识的人,就耐心地指出他失去的手指名叫食指。医生还说食指是最重要的手指,所以才把它叫成食指,失去了食指吃饭不方便,干活就更不方便了。


小满后来就有点懊悔,他想早知道那是食指就不剁那一根了。他怎么没想到挑拣一下?他应该挑最短最细的小拇指的。小满后来一直在季麻子的包工队里干活,有一天小满在公共浴室门口遇见了顾明,顾明向小满抱怨了半天,主要是抱怨顾复生,为了那枚戒指,顾复生扣了他们每人五百元工钱。小满说,你们活该,谁让你们都姓顾呢。小满庆幸自己离开了顾复生的包工队,不过想起丢失的一根食指,小满总觉得有点冤枉,顾金水的食指至今还长在他手上呢,他怎么白白地赚了我小满一根食指?小满想自己还是年轻气盛,非常冤枉。冤枉着冤枉着,就觉得世界上最让人瞧不起的就是顾金水。


但是年轻人没法为自己的血气方刚的蠢买单。所以小满的余生,在每一个公共厕所的墙上写下了同样的标语:顾金水是只大乌龟。


非常解恨。


孩子一样天真的报复可以让他忘记自己的莽蠢。他这一生的快乐,都集中在那些写标语的瞬间了。这就是一个孩子的喜怒哀乐,这就是他的性格形成的命运,这是无法拯救也无法被代替的个体感受。其实前来拉屎的人都不关心顾金水是谁,他们只是在无聊的拉屎过程中,盯着它看,心里连一丝涟漪波动都没有。


————————————

作家苏童,原名童忠贵,1963年出生于苏州,

中篇小说《妻妾成群》入选20世纪中文小说100强,

被张艺谋改编成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

本文原名《食指是有用的》,略有删改

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点 阅读原文 买风风精选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