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魔幻现实主义小说《天涯非是》(十四)

楚人一炬 2019-06-15 06:12:31

本篇小说的题材是长篇魔幻现实主义+讽刺+批判。

满纸荒唐事,读尽全是泪

(十四)老将出马

听说要赔款后,全镇人都到医院查了体,包括仅剩一口气的老人和刚出生没几天的孩子,这次大规模查体极大地刺激了GDP的增长,各医院院长乐得合不拢嘴。查体结果陆续出来了,各村断断续续上报了最新统计数据及花名册,全镇统计结果总和超过了三百,赵书记看着这个数据发愁,真按照这个花名册赔偿那不得要了命,他拍着桌子怒道:“娘希匹,肯定有水分!”怎么挤出水分呢?他思考了半天,只能用笨办法——一户一户核查,但是核查不是小事,多一户就是25万,所以必须起用真靠得住的人,想到此,他骂娘道:“草他妈的,谁真靠得住?”思考了一天一夜后,灵光一闪终于想出办法。他命令办公室把全体科员的履历表拿来,他亲自动手,去掉中层正职、中层副职及年轻干部,最后剩下两个混了一辈子也没有得到中层待遇的老干部。赵书记拍着桌子高兴地说:“就是他俩了!”

这两位老干部一得到一把手召见他们的通知,都浑身哆嗦了起来,嘀咕道:“领导找咱们有什么事啊?难道要撵咱俩走!”进了领导办公室,两位老同志的腿先打起颤来了,赵书记笑容满面地说:“不要紧张,都随便坐。”接过赵书记亲自泡的茶水,两位老同志的手都颤抖起来,说起来他俩一辈子连为领导服务的机会都没有,更不用说被领导服务了,怎么能接受得了?二人的血压立即升高了。

赵书记说:“今天找你们过来就是谈谈心,你们不要紧张,先喝水。”两位老同志听领导命令喝水,也不管这是刚烧开的水就直接喝,烫得两位呲牙咧嘴。赵书记满意地说:“真是忠心耿耿的好同志,我怎么今天才发现两位的优点,不过还不晚,你俩还有机会能继续为党委政府效力。”他又问两位老同志:“对工作有什么意见吗?”两位说没有。赵书记说:“这么多年也没有被提拨,两位老哥也没有意见,真是实在的好同志!今天我特别翻看了你们的履历,发现你俩一个在农口,一个在经管站,都干了30多年也没有混上中层职务,看来两位真是有过人之处,我到这里两年了,一直忙也没有时间发现你俩的才能,今天才发现你俩是大才!”两位老同志说:“书记笑话我们了,我们哪里是什么人才,我们明年就要退休了。”赵书记说:“两位是被埋没的千里马,你俩具有谦虚、实干、务实、不拍须遛马、不送礼、不收礼的品质,这就是你俩最大的优点。”两位老同志都哭了,心里想我们终于被领导发现了,哭道:“你真是在世伯乐,甘愿为你抛头颅洒热血,肝脑涂地!”

赵书记劝道:“两位别哭了,今天我给两位安排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只要你们俩干好了,我就把你们俩都调为中层正职,让你俩明年光荣的退休。”

两位老同志哭道:“从来没有领导看过我们一眼,都说我们不会办事。”

赵书记说:“那是他们没有眼力,不会发现人才。”

两位老同志说:“请书记安排工作,即使上刀山下火海、牺牲在第一线也要完成你的指示!”

赵书记说:“说得太严重了,也不用上刀山下火海,其实很简单,就是按照各村上报的癌症患者花名册,去每家每户认真核实一遍,确认他们是否真得了癌症,把那些造假的人都剔除出来,这项工作虽然简单但是很重要,一旦核实失误,就会造成国有资产流失,懂了吗?”两人点头,赵书记又交代了核实方法,一是看身体状况,二是看病历,如还有疑问就要求他们重新查体。

两位老同志自从得到书记的重用,精神状态一夜回到了十八,重新焕发了青春,走路再也不顺墙角了,并且连直线都不走了,开始绕远路了。羡慕嫉妒恨的人说:“大粪总有遇到屎壳郎的一天,踩到狗屎运了!”幸好没有人把这两句话传到赵书记耳朵里,否则赵书记肯定会在全体大会上拍桌子骂娘,说有人骂他是屎壳郎和狗屎。

趁着他俩核实的时间里,付天通研究制定一个赔偿的方案,然后安排会计、计生主任去每家每户告知赔偿方案,并告知如果谁有不同意见可以找付书记单独汇报。付书记在办公室里坐了几天,也没有等到一个不同意见者。事后,胡会计评价道:“书记这招实在是高!”

一个月后,两位老同志向赵书记汇报:“经过我们严谨、严格、严厉的调查,发现99户为疑似或不确定或是编造的,最终确定了201个人得了癌症或因癌死亡。”赵书记非常满意,对他们的工作成绩进行了公开表扬并兑现了升为中层正职的承诺。最后这半年,铸就了两位老同志最风光的回忆。

花名册报给首长后,首长立即批了5000万给镇上,其中财政仅出了800万,陈秘书趁此机会划拨进小金库里1200万,首长很高兴。赵书记不敢拔毛,全部拨给付天通,让付天通全权处理。开始分钱了,付天通亲自坐镇,选了一间办公室,打开了前后两个门,都有人把守着,出来一个进去一个,一个一个来,总的原则是先签订一次性支付合同再领钱,有治疗发票的,全部报销再给6-8万,没有发票的或者已经死亡的拿15万左右,而得癌症的年轻人或壮劳力能拿25-30万。在其他村,也是付天通亲自发放,但是并由本村支书监督。领到钱的人都兴高采烈,分完之后,大家都盛赞付天通兼顾公平,分配得公平公正人性。最后,还剩余1200万,在云海饭店聚会时,付天通说:“这些钱是大家齐心协力挣来的,但是在这次事件中,我出力最大,承担的后续责任也最大,我本来要抽3.5份,后来一想不能因为钱伤了兄弟们的和气,这样我抽3份,剩下的你们平分,众人有意见吗?”大家默不作声,那就是同意了。

癌症患者得了钱,他们的家人也欢天喜地的,就像是天上掉下的馅饼,高兴地忘记了死神的威胁。同时也羡煞了那些没得癌症的人,他们在梦里恨不得爹妈都得癌症,竟然传出了一些笑话,说有个人的爸爸确诊了癌症,全家人放鞭炮庆贺;有个人在睡梦中笑得很开心,别人问怎么回事,是否捡钱了?他说梦见妈妈得癌症了。与此同时还有一些癌症晚期患者自杀了,他们说不想糟蹋这些钱,留着给儿子买房娶亲。此事一传十十传百,镇上掀起了一股自杀潮,晚期患者要不自杀都不好意思出门了,见了人连脸都抬不起来,并且整天被女婿、儿媳妇咒骂。最后好事人统计了一下,全镇自杀的癌症晚期患者达26人。这下子可火了丧葬业,镇上唯一的棺材厂于是昼夜加班,生意一片兴隆。

半个月后,赵书记汇报了分配结果,首长很高兴,到了年底付天通就成为了市人大代表,这是后话。为了感谢付书记的功劳,赵书记代表首长宴请了他多次。同时癌症家庭选出了癌症代表,宴请了付天通,并买了贵重礼品,付天通坚决不收,最后迫于代表的热情,付天通收了礼品,但他又拿出了等价现金诚恳地讲道:“父老乡亲,你们的心意我领了,但是我告诉大家,这里就是我的根!就像一棵树,如果破坏了它的根又怎么能长大?所以帮助你们也是帮助我自己,我不能做那种丧尽天良的事,你们的钱是用生命换来的,那是你们应该得到的,礼物我可以收,但是我必须拿出等值现金偿还,否则就等于我收了你们的生命,那样的话我是万万不会要礼物的!”众人迫不得已接了钱,都感慨不已,盛赞其为真正的良心君子。

一天,看到胡会计笑呵呵的,像个小孩一样,我好奇地问他:“有什么喜事?”他说:“我终于报仇了,王万德被抓起来了,呵呵。”我问王万德是谁?他说:“王万德就是那个纪委书记,这才叫做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我问:“你还去看他吗?”他笑呵呵地说:“去,一定要去看他!”自从性骚扰女记者事件发生后,王万德就被调到农业局去当副局长。关于砸相机事件,他也没有受到什么处分,因为一级对一级负责,到了一定层次就是领导左右手的问题,那就是大水冲了龙王庙都是一家人了,一调和就过去了。但是他骚扰美女记者这个问题就不好解决了,即使治疗费用全报销,但女记者老公咽不下这口气,发誓要报仇。她老公是个律师,认识各色人等,就雇了两个人天天跟踪他,记录他的行程、见了哪些人并拍照,终于拍到王万德多次与情人开房的照片并拷走了原始视频,还拍到了别人给他送礼的视频。最致命的是记者老公还掌握了王万德违法违纪的信息,原来他联系了自己在政府部门的同学,在信访部门查到了关于王万德被举报投诉的信息。然后他根据这些信息进行了详实的调查,确定了王万德贪污钱财、违法经营的事实。他就来了个实名举报,同时把这些信息发到网上,很快就引起了领导的高度重视,王万德最终被拿下。他被判刑后,胡会计去看过他一次,胡会计就买了一瓶矿泉水作为慰问品,不过王万德还是很激动,他感叹:“除亲人来看过他,一个朋友或同事也没来看过他!”看着他的惨状,胡会计极其开心,笑得合不拢嘴。后来王万德在监狱里过得很惨,女记者的老公利用自己的关系买通了几个人,差点把王万德爆死,他最后得了菊花癌,郁郁而终。

这件事过去后,周一例会上,付天通说:“今年最繁忙的时节过去了,回顾大半年以来大家都很辛苦,现在到了空闲时间,我想带着大家出去参观学习一下,有句话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这说明还是外地人经验先进,下一步咱们进行旧村改造,就要学学外面的经验,否则差距会越来越大!这样我把出发时间初步订在周五,目的地主要以南方为主,时间大约三、四天,大家回去准备一下。另一件事情就是咱们出去一定要注意形象,咱们代表着咱们村,咱们镇,甚至咱们省的形象,所以坚决不能丢人,为了从穿着上统一起来,等会儿大家都向小苏说说自己的尺寸,给每人订购一套运动服,其他事项另听通知。”郭美问:“能带家属吗?”书记说:“不能带家属。”虽然不能带家属,但是整个村委都沸腾了起来。说白了,外出参观学习就是去旅游,对于这一点我是赞同的,像我们这样的好村也就这点福利,因为基层干部从年头忙到年尾,非常累不说,工资也很低!

采购运动服的事情我想起了季云鹏,肥水不留外人田,再说为了白莹莹,我也要照顾一下他的户外运动服装店。我拿着尺寸表直接去了他的店面,走近一看吓了我一跳,店面玻璃上贴着黄纸条写着“大清仓、大甩卖”,门口还放了一个大喇叭,循环播放着:正品户外运动服装店要倒闭了,大清仓大甩卖了,王八蛋老板吃喝嫖赌,欠下几千万,卷款跑了,我们没有办法,低价销售存货抵工资,原价都是几百元、几千元的正品行货,通通99元,通通99元,千年一回啊,买到就是赚到,老板王八蛋,我们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大半年,你不发工资,你还我血汗钱!看到这种景象,我自语道:“这么快就要倒闭了?”推开门进去,一看连个人毛都没有,季云鹏和白莹莹正在聚精会神看电视。我过去问:“看得什么?”他们才发现我进来了,吃惊地问道:“你怎么来了?”我说:“看到你搞活动,过来救救你。”他苦笑着说:“真干不下去了。”我问怎么了,他说:“半年了,卖出去的货物一支手就能数过来,现在连锅都揭不开了。”我说:“你别和我哭穷,我又不是来和你要钱的。”他说:“现在要特价处理,清仓回本,你选几件吧?给你打五折。”我翻开了一件衣服的标价牌看到标价是1000,就说:“你一折卖给外人,却五折卖给我,太没良心了。”他厚着脸皮又说:“那我现在再向你借钱,你愿意吗?所以你挑两件衣服顶账吧,我欠你1800,你挑两件就超了,但是我不会让你赔差价的,就算是打折。”我说:“呸,怎么会遇见你这种脸皮厚的,无耻!”表弟又笑着说:“表哥,我这是与你开玩笑呢,别生气啊。”我说:“我本来想照顾照顾你,没想到你们这样待客,那我走了。”这时候白莹莹才站起来说:“表哥留步,我给你倒茶”。我就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