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科幻片诞生在二十年前,但现在依然没有过时

拍电影网 2018-12-05 17:18:21

本篇文章转载于“澎湃新闻 “有戏” 栏目的微信公众号,栏目官方微博为 “澎湃有戏” ,唯一的APP叫 “澎湃新闻” 。

作者  庹焉臻

————————————————


把标题当作一个谜题,你会想到哪部电影?


今天能给出的谜底是《第五元素》(The Fifth Element)。


在1997年5月7日的戛纳电影节上,导演吕克·贝松率剧组成员参加了盛大的全球首映礼,与此同时,影片在欧洲、北美等地的院线正式上映。


回头重看这部电影,很难相信它诞生于二十年前,更何况导演吕克·贝松以及两位主演布鲁斯·威利斯和米拉·乔沃维奇依旧活跃于银幕。


二十年的确可以改变太多事,不论对吕克·贝松个人而言,还是以整个电影产业而论。


二十年前,由吕克·贝松一手打造的欧洲最大片场“欧罗巴电影城”还是空中楼阁,要再等上13年它才会诞生,年轻的导演只好远渡重洋,一口气借下伦敦松林制片厂(Pinewood Studio)的9个摄影棚。


二十年前,莫比乌斯(Moebius)和让-克劳德·麦兹耶尔(Jean-Claude Mézières),这对法国科幻漫画界的双子星,也是自学生时代起的挚友,多亏了一位共同的读者,才促成有生以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银幕合作。


然而,即便改天换地,胶片退出历史舞台,数码登堂入室,二十年也足够鉴定一部电影的优劣,或许也足够一部佳作发酵为经典。


《第五元素》剧照


漫长的筹备期


《第五元素》的初型来自于贝松16岁时构思的小说《Zaltman Bleros》。


在拍完《尼基塔》和海洋纪录片《亚特兰蒂斯》后,吕克·贝松就着手把未曾有机会出版的旧作改编成电影剧本Zaltman Bleros摇身一变成为退役特种兵上校科本·达拉斯。。


虽然他很快洋洋洒洒写下400多页的剧本,为影片设计造型的漫画家和服装设计师也很快到位,但距离影片最后的完成,还要历经九年时间。一切准备都在1993年戛然而止。


这其中有两方面原因,其一是技术不到位,特效人员告诉吕克·贝松,他想要的有些画面拍不了,因为现在的设备跟不上,最好是等上一两年。更为重要的原因是影片耗资不菲,投资很难一下子到位。


《第五元素》剧照


大师助力


妙笔可以生花,可以天马行空,但问题也来了,23世纪的纽约、弗拉斯顿天堂星球、外星人女高音究竟长什么样子?吕克·贝松说:“我所乐意展现的未来不一定非得是黑暗、危险的,它也可以很有趣。”帮助他实现这一理想的是法国漫画大师莫比乌斯和让-克劳德·麦兹耶尔。


漫画大师莫比乌斯和让-克劳德·麦兹耶尔


两人初始时,都还是15岁的学画少年。本名叫让·吉罗(Jean Giraud)的莫比乌斯年长几个月,自幼父母离异、由祖父母带大的他在麦兹耶尔家感受到了别样的家庭温馨。


16岁时,醉心美国西部片的麦兹耶尔想和莫比乌斯结伴去墨西哥旅行,顺便拜访住在那里的莫比乌斯的母亲,可惜因为年纪太小被家长阻止了。不过,成年后,麦兹耶尔还是独自前往美国西部过了一把牛仔瘾。与此同时,莫比斯则以《蓝莓中尉》(Lieutenant Blueberry)一鸣惊人,主人公多诺万的形象恰恰来自西部片里的孤胆英雄。


告别一年半的牛仔生涯后,麦兹耶尔回到法国,成了好友的同行,并与另一位儿时玩伴PierreChristin合作,一个画一个写,创造了以28世纪的宇宙为舞台的《星际特工》(Valérian)。


不论是《蓝莓中尉》还是《星际特工》,都是吕克·贝松少年时代钟爱的读物。当他在策划《第五元素》时,自然想到将自己欣赏的漫画家聚于一堂。于是,两位认识超过五十年的老友,第一次为同一部电影走到一起。


《第五元素》剧照


《第五元素》中,外星人女高音的演唱是该片最令人难忘的片段之一。她的唱段有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来自意大利作曲家多尼采蒂创作的三幕歌剧《拉美莫尔的露琪亚》(Lucia di Lammermoor)中的咏叹调“香烛已燃起”(Il dolce suono)。第二部分是Éric Serra自己创作的“女神之舞”(The Diva Dance)。


幕后真正的Diva其实是曾三度来华演出的法籍阿尔巴尼亚女高音茵瓦·穆兰(Inva Mula)。日后由于俄罗斯歌手维塔斯的演绎,令这段音乐再度走红。


《拉美莫尔的露琪亚》有“最难的歌剧”之称,“香烛已燃起”更是曾激起众多举世闻名的男高音和女高音的挑战。吕克·贝松最钟意的是玛利亚·卡拉斯的演绎,但其录音年代久远,无法采用。于是,Éric Serra在茵瓦·穆兰演唱版本的基础上,混入男低音,以达到巴洛克时期阉人歌手的演唱效果。


遗憾


虽然开机之初,吕克·贝松即兴发挥式的导演风格——他总是站在摄影机后面,一边拍摄一边指导演员该如何表现,而不是像其他导演那样在喊“卡”后再提出意见——令第一次合作的演员有点不适应。不过,两位主演回顾起这次拍摄经历,都送上了溢美之辞。


布鲁斯·威利斯说:“我很幸运,总是能遇到这样全新的挑战,这就是我喜欢这行的原因”。米拉·乔沃维奇说:“整个过程就像个童话。”不过,饰演反派左格的加里·奥特曼在2014年接受采访时,曾说《第五元素》让他“难以忍受”。而他并非是主创中唯一对影片不满的。


“这是我最后一部不是用数码摄影机拍的电影,你不得不连着六个小时在屏幕上标注圆点,以便摄影机能锁定位置,简直就是一场噩梦。”在新片《星际特工:千星之城》的宣传活动中,吕克·贝松抱怨道。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悔少作”了。


尽管影片的制作成本高达9300万美元,创下当时“非好莱坞电影”的纪录(与同年上映的《黑衣人》差不多,超过了《侏罗纪公园2》),负责视效的也是顶尖团队——詹姆斯·卡梅隆创立的数字领域(Digital Domain),但碍于技术的限制,许多呈现在吕克·贝松脑海里的画面依旧无法成真。


“我其实挺沮丧的。《第五元素》拍完没多久,那些新技术都出来了。我拍的时候,靠的都是绿幕抠像,一个镜头要拍好久好久。很快就有新技术了,你只管拿机器拍,拍完之后想加恐龙加恐龙,想加飞船加飞船。”


或许是留下了太多的遗憾,又或许是为了不留下新的遗憾。虽然吕克·贝松最早完成的剧本还有一半没拍出来,但观众始终没有等到《第五元素》的续集。



而这也可能是在这部电影诞生二十年之后,吕克·贝松不惜再度打破“非好莱坞电影”的制作成本,砸下2.1亿美元的重金,打造《星际特工:千星之城》的原因。

拓展阅读

吕克· 贝松新作改编法国科漫鼻祖:它影响了《银翼杀手》《星球大战》

看了这个吕克·贝松知名作品小排行,你会期待《星际特工:千星之城》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