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岩//科幻小说

邻水作协文学微刊 2018-11-18 17:46:06


男多为患

 

没有女人就没有人类,这也是一个真理。

——摘自马尔萨斯五世《新人口理论》

 

嘟、嘟、嘟……自动电话响了,把马尔萨斯五世从深思中惊醒。他打开对话开关,里面传出了“超人宇宙机器人公司”总经理欧文利·哈罗尔先生风趣的声音:“老五啊,最近头发又愁白了多少根?”

“哈罗尔,别开玩笑,说正经事哟,工作进展如何?”

“伙计,我就是打电话通知,明天上午九时,特邀你和同事,参加我公司‘迷尔女机器人分公司’开业剪彩仪式。到时包你一百个满意。”

“好好好,一定赴会、一定赴会!”

马尔萨斯五世驾驶着小轿车,汇入拥挤车流缓缓前行,终于提前十分钟赶到。哈雷尔总经理衣冠楚楚,笑容可掬地站在“迷尔公司”门口迎接。

隆重的剪彩仪式后,哈雷尔带着马尔萨斯五世及各国贵宾,报社、电视台记者,前呼后拥,缓步进入“迷尔公司”专设的“女机器人”展销大厅。

大厅内灯光柔和,四壁生辉。音箱里播送出情意缠绵的二十一世纪世界流行的抒情乐曲,使人心旷神怡,精神振奋。一个比一个漂亮的女机器人叫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迷尔公司”是按马尔萨斯五世《新人口理论》提出的新观点成立的,旨在解决男女比例失调后出现的新矛盾。

“迷尔公司”是二十一世纪五十年代第一流的。拥有世界第一流的技术专家;拥有世界第一流阵容强大、画技熟练、雕技精湛的美术家队伍;拥有世界第一流最完备的美学档案资料;还有世界现代的、古代的、西方的、东方的、白种人、黄种人、黑种人中最美丽、最富有性感色彩、最逗人喜爱的少女少妇的美学数据。

走近一部电脑,哈雷尔总经理伸手一按电键,屏幕上立即显现出丰姿绰约的少女少妇造型。有吉普赛姑娘、巴黎少女、日本少妇、有仙女般的海伦娜、有莎士比亚、普希金这些世界名人笔下的艾丝苔梦娜、阿古丽娜,也有西施、王嫱、卓文君等数不尽的东方古典型妇女造型,还有世界各国历次模特儿比赛、选美大赛选出的美女、影星、舞星、歌星女子的造型,甚至连世界名妓的造型也储存在里面了。


哈雷尔关上电脑后说:“‘迷尔公司’正准备投放市场的五百万女机器人,全都是按电脑中储存的各类最佳女子造型设计生产的,可供世界各地单身男人选购。”

“如果有的男人对这些女子造型生产出的女机器人还不满意呢?”一名美国记者迫不及待地问。

哈雷尔胸有成竹,不慌不忙回答:“这个问题是个普遍关心的、也是我们早已关注并已经解决了的问题。为了满足不同国籍、不同人种、不同性格、不同爱好、不同追求单身男子的需要。只要某人提出某种要求,公司可派专人设计,经本人审查后生产。如果现实生活中,无论是在旅途、街头、公司、影剧院,偶尔发现所倾心相爱的少女容貌,只要向公司提供线索,公司就可通过卫星上安置的全息摄像机,迅速捕捉到目标,取得全部美学资料。再按中国华罗庚先生发明的‘优选法’进行取舍,生产出只有天宫才有,世间绝无的如意情人。”

贵宾在哈雷尔带领下,慢慢地从一个展厅迈向另一个展厅,有意让大家不慌不忙,心满意足地欣赏女机器人的芳姿。

这些女机器人真是集天地之灵秀,盖世之精华,象含苞待放的鲜花,一朵比一朵娇艳,谁见了谁爱。

自然人虽经过从猿到人以来漫长时间的进化,也不能与“迷尔公司”的女机器人媲美。这是因为女机器人的生产,受自然人意志的支配,加之借助高科技超现代化仪器的反复筛选,精密测算,集众之长于一身,当然就能在较短的时间内超越过去几千年。


哈雷尔兴致勃勃,带着自豪口吻说:“诸位先生、女士,当您们看到这些女机器人时,恐怕没有一个不为之倾倒、赞美、惊叹的。她们是从古今中最美的女人中挑选出的佼佼者,可以说是群芳魁首。他们不仅体态优美,还具备更美的、可以成为爱情之水永不枯竭源泉的心灵感应,她们对爱情是忠贞不渝的。”

马尔萨斯五世欣赏着“迷尔公司”这些伟大的杰作,听着哈雷尔滔滔不绝的介绍。心里在思考,自然人夫妻之间常常因为性格差异,外界影响(包括第三者插入),权力与财产、政治与经济等各种因素干扰,会发生各种意想不到的矛盾和纠纷。即使最理想、最美满的夫妻也找不出不吵一次嘴不打一次架的。更何况世界上十分完美纯之又纯,没有缺陷的事原本就是没有的。据世界人口研究中心对婚姻状况调查的结果表明:现代自然人对家庭、婚姻的观念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特别是从一而终的婚姻观念已经受到严重挑战。因而,离婚率、未婚先同居率越来越高。想到这里,马尔萨斯五世禁不住问:“女机器人的性格……”

“喏,老五啊,这些姑娘的思维程序都是编好后输入的,她们不仅比花儿美,性格比花儿还要温柔,既会关心人,又会体贴人。当高兴时她会与你同乐,烦恼时她会为你排忧,发怒时她会使你平心静气。”

“你老人家详细看看这个吧。”哈雷尔拿出本《女机器人简介》递给马尔萨斯五世。

马尔萨斯五世走着听着,听着走着,象是在梦幻中,又象是飘在云雾里。

用罢“迷尔公司”准备的丰盛晚餐,五世驱车回到私人别墅,坐在沙发上,保姆送来牛奶咖啡也没发觉。一群群女机器人总在眼前晃来晃去,一双双动人的眼睛,闪动着迷人的光彩。那脸蛋、那身材美得简直找不到恰当的词汇来赞美。她感到全身血液奔涌沸腾,象团饱和的汽油棉球,碰到火星就会“烘”一声点燃。他迫不及待地从怀中摸出那本简介,如饥似渴看起来。

……“迷尔公司”生产的机器人姑娘,根据佛洛伊德的爱情心理学原理,采撷世界名著和各种人种谈情说爱中最甜蜜、最温柔的语言;选取最能使人销魂、最撩拨人心的动作输入其“大脑”。在生理结构上作了最科学最能体现女性特征的恰到好处的处理。不仅能在花前柳下同恋人窃窃私语,谈情说爱,拥抱、亲吻,而且同样能在温馨的灯光下,舒适的席梦思床上同恋人作爱。须提醒的是,如果不愿或不急于要孩子,可别忘了按规定采取避孕措施。因机器人姑娘卵巢内已经输入高智能自然人卵子恒温保养,能存活一百年。意欲生育时,要个儿子还是千金,告诉女机器人后她会把信息准确地传送给卵巢……

“太绝了!”


马尔萨期五世用力拍着茶几,咖啡泼了一地。他简直没想到,一篇《新人口理论》竟会引发如此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女机器人的产生,解决了单身男子汉诸多矛盾和痛苦,定会为世界和平立下不朽功勋!

五世兴奋得有些头晕了,连一点儿睡意也没有。立即给哈雷尔总经理拨去电话。

接电话的是哈雷尔的妻子阿贝娅·安娜。

安娜不满地告诉五世,哈雷尔已经好长时间没同她一起去酒吧、舞厅、影剧院,连觉也不在家睡。派人跟踪才发现,他在与几个不知从那个国家来的,艳绝人寰的白种姑娘鬼混!

五世放下电话,清醒的头脑突然变作一团乱麻。女机器人问世,究竟是福还是祸?

“迷尔公司”在哈雷尔总经理亲自主持策划下,对新产品展开了声势浩大的宣传攻势。在各国、各大中小城市举行的现场观摩、新闻发布会一个紧接一个。打开电视机、收音机,翻开各类报纸、刊物,全是有关“女机器人”的半裸或全裸广告。一时间“女机器人”成了人们关注的热点。

开始,自然人姑娘也觉得稀奇,与人们一同议论。后来才意识到上了当。她们暗暗与“女机器人”相比,无论是脸蛋、身材,还是性格都望尘莫及。更嫉妒的是“女机器人”同样有生育能力。她们预感到了潜伏着的危机和即将来临的巨大威胁。

“女机器人”飘洋过海,嫁到世界各国单身男人家庭。经济发达国家和单身男人比例高的国家,别出心裁,在本国成立专门销售公司,大大方便了用户。

五世坐在世界人口研究中心,悠闲地端着茶杯,呷一口细细品味。近来他感到心情格外舒畅。“女机器人”销售趋势走俏,充分证明他的“新人口理论”中提出的新观点是十分正确的。经过实践,又是能为人们所接受的,甚至认为他对全人类这一巨大贡献,比起老祖宗功劳不知要大多少倍。

正当五世得意忘形地胡思乱想时,秘书把厚厚一迭从世界各国人口研究分中心发来的加急传真电报送给他。他满不在乎地摇摇手叫秘书放在办公桌上。秘书急了,只好提醒:“先生,这些急电事关重大,应……”

“啰嗦什么,我知道。”五世气恼地回答。

秘书无可奈何,低头退出了办公室。

过了许久,五世漫不经心地拿过那迭急电,每看一份都大吃一惊,每看一份都增加一份忧愁。

“女机器人”引起了一场全球“夺妻大战”。有钱的富翁品尝够自然人姑娘风味后,又拿出巨款购买“女机器人”。没钱的光棍们想尽千方百计也要搞个“机器人姑娘”作伴。凑不足钱就偷、骗、抢。这样的事件各国都不断发生,给社会安宁带来极大威胁。

安第斯山一家贫民有兄弟五人,均已逾婚龄,当地女人奇缺,要找自然女人为妻比登天还难。五兄弟商量,先凑足钱给老大买回“女机器人”然后再挣钱给老二、老三、老四、老五娶“妻”。

燕尔新婚,初结伉俪的老大沉迷在难以形容的快活之中。“女机器人”是那样聪明,那双美丽清澈,一泓清水般的眼睛,看人一眼,心中就有种火辣辣难以言表的滋味。加上那天仙般的模样,百依百顺,善于体贴人的性格,老大简直不愿离家半步。兄弟五人商定的共同挣钱轮流娶“妻”的协议,他忘得一干二净。


老二几次登门请老大外出挣钱,被毫不客气地拒绝了:“要出去你们四弟兄去,我现在没那份闲心。”

“妻子”也在一旁火上浇油:“是嘛,刚结婚,就是老大想走我

还舍不得呢。”

老二把情况告诉三个兄弟,大家都憋着一股气。晚上,趁老大与“妻子”熟睡之机,四弟兄闯入宿舍,将老大乱刀杀死。然后,扒光“女机器人”衣裤,意欲轮奸。他们忘记了“女机器人”对爱情忠贞不渝的性能,当施以暴力时,“女机器人”一改温柔性格,勃然发怒,大打出手,一拳一个,四弟兄全部毙命,好端端一家人就此去见了上帝。

有个叫皮克特·怀纳曼的青年,在纽约看到一金发女郎,长得特别漂亮,一见倾心,坠入情网,回到家中卧床不起,

他父亲是个大财团头目,得知儿子因单相思而病倒,高薪聘请几个名流女人轮流陪伴,皮克特一个也看不起。为了治好儿子的病,使事业、家产有人继承,只好求助“迷尔公司”。

“迷尔公司”按皮克特提供的金发郎线索,利用卫星全息摄像,二十分钟,就在大千世界,获得正在伦敦皇家剧院演出芭蕾的那位金发女郎全部美学数据。第二天一早,“迷尔公司”用专机把特制的“机器人金发女郎”送到皮克特别墅。

皮克特看见日思夜念的美人儿,手捧一簇鲜花,款步走到床前。他突然精神大振,从床上弹起,把“金发女郎”拥在怀里,热烈地狂吻,她两眼闪着兴奋的光彩,满脸羞红得象朵彩云。

他陶醉了!

当晚,他(她)们就举行了隆重的婚礼。

皮克特高兴,他父亲更高兴,给“迷尔公司”加倍货款,还给了百万元赞助。在各大报刊、电视台发布儿子媳妇举行婚礼的新闻和结婚照。

谁料,那个金发女郎是伦敦又一大财团头目的千金,世界闻名舞星。当从电视、报纸上看见和素不相识的皮克特举行婚礼的结婚照时,她和家里人都大吃一惊。

追根溯源,弄清是“迷尔公司”按皮克特提供的线索,制造的机器人姑娘。金发女郎和她的父亲,对此种卑劣之举十分气愤,毫不客气地向国际法庭提起诉讼。控告皮克特和“迷尔公司”侵犯肖像权和侮辱人格,要求用皮克特父亲财团、“迷尔公司”的全部资产赔偿。

这个官司打了三年之久,法庭辩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两大财团耗费了大量人力和资金,谁胜谁负,难见分晓。

男人一但失去了人格和理智,其欲望的鸿沟是无法填平的。特别是那些手里有大把钞票找不到花处的男人,发现“女机器人”比自然女人美丽、温柔多情,竟抛开夫妻情谊不顾,到“迷尔公司”“娶”回称心如意的“新妻”。自然女人发现男人们的情感发生了倾斜,勇敢地组织起来,与“女机器人”斗争。于是一场场纠纷,一桩桩流血事件在世界各地不断发生。



二十年后,马尔萨斯五世去向上帝报到。

上帝的脸色很难看,正将《新人口论》一片片撕碎熬咖啡。

“先生,你应该检讨一下是在造福还是在造孽。我认为,你大概走错了门。”

上帝的声音很严厉,也很悲凉。

话毕,天堂的门关闭了,地狱之门却在上帝身后向我们的人口学家悄然洞开……

 

作者附言: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则《世界第一个性爱女机器人问世》的信息。阅读之余,感慨多多,突然想起37年前写的《男多为患》这篇看似荒诞的小说,没想到今天变成了现实。特奉献给大家,共享科技发展之乐。

作者简介:邹元模,笔名向岩,笔耕不辍四十年,创作颇丰。系四川省、广安市作协会员,邻水县作协主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