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不感谢张居正——读书推荐《万历十五年》

中国MBA教育网 2018-08-27 14:33:35

《万历十五年》


“人类不感谢罗辑”,这是摘自科幻小说《三体》中的一句话。本来《万历十五年》的读书推荐是一件比较严肃的话题,因为《万历十五年》算得上是历史著作。虽然一开始将《三体》和《万历十五年》放在一起,是一件挺无厘头的事情,但是小编仔细想想,也挺有意思。


所以套用到《万历十五年》这本讲述明朝历史的著作上,“人类不感谢张居正”就有了一种脑洞大开的莫名喜感,同时也隐约觉着挺契合本书作者黄仁宇老先生的“大历史观”(好像挺牵强……)。



黄仁宇

黄仁宇先生1918年生于湖南长沙,18岁考上天津南开大学;抗战时投笔从戎,战后求学美国;1979年他离开教学岗位,专心写作,出版了《万历十五年》、《中国大历史》,以“大历史观”享誉华人学界。2000年1月8日病逝于纽约。


黄仁宇先生是史学界的异数,他的“将宏观及放宽视野这一观念导引到中国历史研究里去”,他的作品在不失史学家严谨的基本原则下,同时又能让大众愿意去接受。黄仁宇先生的“大历史观”强调背景和事件发生的众多原因的联系和因果关系。一个历史事件的出现,是经历无数先决条件量变到质变的变化过程。


我们大众也都知道事件发生是有前因后果的,但却无法剖析这些积累起来的原因。黄仁宇先生运用逻辑技巧,用他独特的研究技巧和方法,为我们展示一个恍然大悟的必然结果是如何产生的。这一方法尤其在他的《万历十五年》中发挥得淋漓尽致。



《万历十五年》


不过学术界对这位老先生的评价并不高,总体来说是“局部或有所见,大体仍属不经”的看法。这种评价吧,是出于专业价值,小编和小编的同事们都不是搞历史的砖家,小编自己在读《万历十五年》时候,没感觉到那种学术的晦涩,反而是被黄老先生优秀的文笔和选材能力给吸引住了。若是非要说学术,小编还是觉着要看四大导师陈寅恪、梁启超、王国维和赵元任。


这样看来,假如你和我一样,只是一位普通的历史爱好者,《万历十五年》是非常值得一读的。至少“大历史观”能够给我们带来一些思路上的启发,书中字里行间的文学气息也是挺有观赏价值。


先上目录


1. 万历皇帝

2. 首辅申时行

3. 世间已无张居正

4. 活着的祖宗

5. 海瑞——古怪的模范官僚

6. 戚继光——孤独的将领

7. 李贽——自相冲突的哲学家


看到这样的标题,给人的第一感觉是:某年月日某时辰,万历皇帝呱呱坠地,那个天降祥瑞啊,那个生母如何在后宫生存下来了,如何登极啊,又经历了这个那个些重要事情。


但是《万历十五年》不是这样单纯写人物传记的,它通过写这个人,来写这个人所处的时代。


《万历十五年》,用黄老先生的话说就是既有学术又有故事。在这本书中,他选取了历史上十分平淡的年份——万历十五年——作为全书的时代背景。分别介绍了皇都明神宗万历,宰相张居正,首辅申时行以及清官海瑞,将军戚继光,哲学家李贽等人的经历,叙述这些看似风光人物最终无一圆满的悲剧,挖掘他们所处大明帝国繁荣之下注定王朝覆灭的事实。


万历十五年,公历上是1587年,无关紧要的一年。表面上这一年平淡无奇,实际上则暗藏着种种危机。这种危机根植在中华文明集权主义历史当中,从中截取任何一个截面,都能够寻找到危机的影子。



万历皇帝、张居正、申时行、海瑞、戚继光、李贽,他们的下场或身败或名裂,无一圆满。首辅张居正利用接近权力中心的优势努力整理全国赋税,1580年末以万历名义实施全国耕地丈量,此举确为整顿当时税收混乱的良策。而次年张居正病逝,随即而来的是文官集团对其本人及政策的批判清算,张居正财政体制改革至此可以说完败。


张居正一生聪明绝顶,能记忆各种细枝末节,用人亦能做到举人唯贤,何以落得死后身败名裂?黄仁宇先生指出,这个帝国的体制不欢迎改革,其施政的唯一目的和方式是维持“祖宗之法”而求得御宇万年。


继任张居正衣钵的申时行则深谙文官集团的“明暗”之道,任期中没有采取任何激进的改革措施,被人责为尸位素餐。实则不然,首辅申时行把主要精力集中在调和矛盾上了。作为皇帝与文官集团之间的纽带,申时行在调和皇帝与文官﹑文官与文官之间的矛盾上起了重大作用。随着万历皇帝因立储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而消极怠政,申时行“万历之治”的灿烂梦想也随之湮灭。


模范官僚海瑞,体制内改革的军事家戚继光,自相矛盾的哲学家李贽,都没有好结果。这些人或对体制进行部分改良,或在体制内寻求空间,或欲使体制回归原始生态,甚至于在个人范畴内突破体制而自成一派。然而所有这些努力都不可避免地成了困兽之斗。在这样僵化的体制下,皇帝是否励精图治,官吏是否奉公廉洁都已经无关紧要了


这样一个死气沉沉、敌视创新而自甘堕落的帝国,却能够统治天下276年,在黄仁宇的笔下,是由于“这个帝国在体制上实施中央集权,精神上以道德为支柱,管理方式以抽象的方针为主,以道德作为一切事业的根据”。它存在的宗旨,是所谓“黎民不饥不寒”,荣黄仁宇的话说是“与全体文官合作,相互依赖,以致精诚团结,众志成城”,通俗理解就是“维稳”。在这个维稳式体制内,道德代替了法制,排斥一切针对体制的改革



“张居正试图搞经济体制改革,申时行试图建立河蟹社会,海瑞试图保持执政意识形态集团先进性,戚继光试图实现国防现代化”,他们无一圆满,这些都发生在那个无关紧要的1587,万历十五年。说那一年无关紧要,其实也对,那一年里的事情大部分仍然发生在四百年后。


一个王朝通过道德而不是法制来治理国家;一个有所抱负的皇帝被迂腐的文官限制了个性,始终活在祖宗缔造的王朝之下;一群不求思变、只求个人利益的文官集团使王朝走向最终的没落。黄仁宇在本书末尾,对其所探讨的问题做了一个总结:“当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各人行动全凭儒家简单粗浅而又无法固定的原则所限制,而法律又缺乏创造性,则其社会发展的程度,必然收到限制。即便是宗旨善意,也不能补技术之不及。


推荐

  《万历十五年》  


小编在第一次读完《万历十五年》之后,有这样一种感觉:“明明过了四百年,怎么一切还是没变……” 也许是小编阅历太浅的原因吧。


希望大家能够怀着一颗“以史为鉴”的心态,来读一读黄仁宇先生的这本《万历十五年》。



猜你喜欢

关于统筹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研究生管理有关工作答记者问

选择MBA院校还在看985和211?你Out了~

MBA考生在教育部新规下何去何从?

52.2%!厉害了MBA——北京专硕首次超学硕

北京地区2017年MBA项目学费汇总

读MBA之后也不能解决的问题有哪些?




长按二维码  点击关注



喜欢请点赞  分享即赞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