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一把断刀,砍死了一个会飞的男人.

乌鸦电影 2018-05-31 12:25:34


一只饥饿的野狗,在街边觅食。

 

没多久,野狗就闻到了肉的香味,这是一块捕兽夹中的诱饵。它一伸头,咔嚓,脖子就被钢齿夹住,野狗发出了“嗷嗷”的惨叫…

 

有时候,你在找一块肉。殊不知,在别人眼中,你也可能是一块肉,一块更大的肉。



这个故事,不知发生在何朝何代,不知发生在何州何府。这是一条嘈杂的街道,黄沙漫天,人头攒动,好生热闹。

 

捕猎归来的猎户,卖破席子破罐子的小贩,甚至还有卖五彩玻璃和十字架的胡人…



一群惹事生非的猎户,光天化日之下,在街上调戏妇女…有个肩宽体阔、武艺超群的和尚出手相助,三拳两脚打跑了猎户,他憨厚爽朗的笑着。

 

待他转身走进一条小巷,却惨遭暗算,脚被捕兽夹夹住,然后被猎户群殴,最后头被砸了个稀巴烂。

 

原来,这就是江湖。



炼锋号,一间神秘的刀铺。打造的兵器远近闻名,老板是个隐居的高手,弟子众多,个个武艺高强,还建起了高高的围墙。

 

这与其说是一间铁匠铺,不如说是一个坚固的城堡,是乱世中的乌托邦。



定安,是炼锋号的学徒,年轻气盛,血气方刚。他搞不懂,师父为啥要躲在这个城堡里,师父究竟在怕什么?

 

师父总是对他说:我们是打刀的,别人怎么用刀与我们无关,别给我在外面惹事儿。正义这玩意儿,只不过是种同情。今天,你看这事不对,你去出头,明天你就知道,错的那个人,可能是你。



这一天,是炼锋号一年一度的“祭刀日”。所有人,都得给一把断刀下跪、上香…

 

师父说:这把断刀,带给了我们20多年的平安。就是这把刀的主人,用它来警示我们,做人一定要安份。



原来,这把断刀的主人,是定安的父亲。

 

他死在一个“会飞的人”手里,尸体被剥了皮,倒挂在城门上示众。



在金庸的武侠世界里,最厉害的高手都有一个境界很高的名号:风清扬、独孤求败、扫地僧…

 

不是风轻云淡,就是孤独还求败,或者干脆是个清洁工,这叫返璞归真。

 

而那些名号威风、炸裂的家伙,比如:黄河四鬼、玉面飞龙、鬼门龙王…全都是打酱油的。



但在徐克的这部《刀》里,在这个无法无天的江湖中。飞龙,这个土气的名号,却让人胆战心惊、闻风丧胆。

 

飞龙,最凶悍的马贼。动作敏捷,出刀极快,被称为:会飞的人。他高坐在食物链的顶端。


他总是说:抢饭吃,谁不会玩命?抢不到,那是老天爷不赏饭吃。有机会,那还得看手快手慢!快,就抢到了。慢,狗屎都吃不上热的!



曾几何时,乌鸦是徐克的忠实粉丝。


因为,徐克总是呈现给我不一样的世界:茫茫黄沙中,勾心斗角的龙门客栈;兰若寺附近,满山遍野的吃人妖怪;在蒸汽机与白莲教共存的世界里,迷失的黄飞鸿…



在徐克营造的奇异世界里,正派和反派之间的界限模糊。亦正亦邪的东方不败,不过是个痴情的变性人(徐克编剧《东方不败》);蜈蚣精化身为普渡慈航,甚至变成了如来佛祖(《倩女幽魂2》)

 

在这部《刀》中,炼锋号的好汉救出了被马贼掳走的妓女,一转眼,好汉又把女子压在身下当泄欲工具。



还有那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台词,让人禁不住遐想连篇。

 

陆皓东对黄飞鸿说:走?没路走了!他们为个泥菩萨连命都不要,中国没救了!(《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

 

任我行对令狐冲说:只要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你怎么退出啊?(徐克编剧《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剧照


北上捞金之前的徐克,是一个江湖中人。他豪情万丈、心怀悲鸣,他似乎想用这个《刀》的故事告诉我们,失控的社会,失德的江湖,将是一个人间地狱

 

有网友如此评价此片:被剥掉人皮的尸体、染血的断刀、飞舞的钢锯、寒光闪闪的捕兽夹…构成了一个暴虐和霸道主宰的世界。




在科幻小说《三体》中,作者刘慈欣设定了一个名叫“黑暗森林”的法则。


大概是说:宇宙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般潜行在林间,轻轻拨开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必须小心翼翼: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对方,能做的只有一件事:开枪消灭之。在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狱。

 


电影最后一幕,定安与飞龙的决战,两人从比拼刀法,到空手肉搏,最后满地厮打,哪里是什么武林高手,分明就是两头撕咬的野兽。



前几天,有读者给我留言说:哪有那么多你说的道义,这个世界说到底还是适者生存。

 

希望他能看看这部电影,再看看这个世界。不要以为人类几千年的文明进步是没有价值的,果真奉行丛林法则,你我都将是一头猪,一只野狗而已。



点击图片阅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