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神作——世界最早的穿越小说(大话西游抄的竟是它?!)

财书学浅 2018-09-29 13:53:47


今天为朋友推荐的一部冷门神作。——号称西游记外传的《西游补》

称其为神作是因为它有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穿越小说。这部小说还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一部意识流小说

本作出自明朝末年(其他国没考证过,一般但凡中国历史上最早也通常默认为全球最早了。)

最早接触这本传奇小说,还要从中学时代说起,当年捣鼓父亲也不知道是爷爷的旧书箱,翻出几本经典连环画……那个年代的人大家都懂的……其中就有那么一半封皮破掉一半的,由看到西游两字……马上拿来恶啃,边看便觉得剧情实在是吊啊 怎么电视动画里就没演过这出呢?(后来才知道压根不是那部原著,差了一字原来书名叫西游补)



原书已经破烂不堪,犹记得画风大概如此                                                     


现在眼光来看,如果西游记是正统作品的话 那它无疑只是借用西游记这个IP 蹭热度捣鼓出来的外传作品。

然而最难得的是它牛b在凭借一部衍生外传作品居然获得很多超过原作的评价……

好比现在大家都喜欢听鲁迅说的,就看看他本人怎么说的。

此书主旨“实于讥弹明季世风之意多”,而“其造事遣辞,则丰瞻多姿,恍忽善幻,音突之处,时足惊人,间似俳谐,亦常俊绝;殊非同时作手所敢望也。”——鲁迅评《西游补》



随便列几个比原著牛的地方:

1、作者方面——西游记到现在都没用明确考证出作者姓名,所谓的作者吴承恩是鲁迅和胡适两个根据一些碎片化的信息考证出来的,现在已经被很多学者认为不靠谱,甚至胡适本人晚年都认为有问题了……。(不管从哪里看写西游记的都是懂道教内丹术的,所以有传丘处机才是真正作者不是没道理的。反正不管是谁总之不像是吴承恩这个不懂道术的人写的。)

尽管正传的作者不清楚因为西游记从来没有署名,

西游补缺实实在在有署名的。——董说

作者简介:

董说5岁能读《圆觉经》,始学四书五经,10岁能作文,16岁补廪,20余岁善观天象,精通天文学,而无意功名。其诗清淡荒远,擅长草书,通晓经学。一生著述繁富,据《南浔志》载共有100多种,代表作《西游补》为小说《西游记》的续书之一。

这作者牛X程度还远不止于此,比如在17世纪的明末已经知道要快速成名,必须得靠蹭热度 。这不西游记刚火,立马来个借当红IP热度未消,写个外传。活脱脱网红 。通篇看完不得不感慨……作者脑洞之大,世所罕见……



2、剧情方面。

单说故事性,可以吊打原著中任一独立的单元故事。(整一个16回,其实都是再讲这一个故事。)

此书的故事梗概,系接在唐僧师徒四众过火焰山之后,写孙行者化斋,被鲭鱼精所迷,撞入了这个自称为小月王的妖怪所幻造的“青青世界”。

注意本座受害者主体其实不是唐僧而是孙悟空!!(貌似为数不多的几个先想到先除掉猴子,在下手对付唐僧的妖怪,智商一对比就看出高下)

然后就因为这个妖精创造出的虚幻世界,可以任由作者脑洞乱开,比如让猴子穿越到秦始皇时代……顺便调戏下项羽……

不过一般的穿越都是单向性,作者400多年前就觉得这个太low 既然可以穿回过去,干嘛不能到未来,于是乎,唐朝的猴子穿越到了宋朝当上了阎王,然后审批已经死了后下地狱的秦桧,还用了各种大刑:通身荆棘刑,六百万只绣花针,把秦桧遍身刺到;把秦桧碓成细粉(然后再吹复真形);雷公霹雳将秦桧打的无影无踪;铁泰山压背一个时辰;将秦桧化作花蛟马,数百恶鬼,骑的骑,打的打……抽筋剥皮,锉骨扬灰也不过如此了。(可见作者恨秦桧已经恨到了什么地步……)

除此之外不忘放点荤段子(真是难为作者,各路口味都要照顾到……)

在幻境中,孙悟空因性交而失去童贞,在他的梦里以一系列或隐或显的情色符号表征的他的罪恶感,对于富于此类梦经验的当代读者来说,留下的印象自然深刻不泯。甚至还回忆到孙悟空钻嫂嫂(铁扇公主)肚子,竟钻出个儿子来。

这儿子后来成了波罗蜜王,战场上父子兵戎相见,波罗蜜王对孙悟空说:“我蜜王与我家父行者,原是不相识的父子。家父行者初起在水帘洞里妖精出身,结义一个牛魔王家伯。家伯有一个不同床之元配罗刹女住在芭蕉洞里者,此即家母也。……一日撞着了火焰危山,径到芭蕉洞里,初时变作牛魔王家伯,骗我家母;后来又变作小虫儿钻入家母腹中,住了半日,无限搅抄。当时家母忍痛不过,只得将芭蕉扇递与家父行者。到明年五月,家母忽然产下我蜜王。想将起来,家母腹中一番,便生了我,其为家父行者之嫡系正派,不言而可知也。”


大话西游这个段子早有出处的


关键在于梦与现世,过去与未来,在这些时空交织间主要的参与者都是孙悟空,被各种爱恨情欲折磨中,这些设定像极了后来的大话西游的剧情架构,所以几乎可以断定刘镇伟绝对是对本作有过研究……

当然仅仅玩玩穿越,抖黄段子未免逼格太低,这样至多是一部不错的网红小说,能红一时,未必能铭刻历史长河中,而显然作者野心不限于此,所以为了拔高逼格,文中大量暗讽明代官场:

如今天下有两样待宰相的:一样是吃饭穿衣娱妻弄子的臭人,他待宰相到身,以为华藻自身之地,以为惊耀乡里之地,以为奴仆诈人之地;一样是卖国倾朝,谨具平天冠,奉申白玉玺,他待宰相到身,以为揽政事之地,以为制天子之地,以为恣刑赏之地。

还有更精彩的如讥讽科举制度的

“哀哉!一班无耳无目,无舌无鼻,无手无脚,无心无肺,无骨无筋,无血无气之人,名曰秀才;百年只用一张纸,盖棺却无两句书!做的文字,更有蹊跷……你道这个文章叫做什么?原来叫做‘纱帽文章’!”

这样的神作,如今销量寥寥,被冷落一旁,实在觉得可惜……送书中最后一段对话聊表慰藉……


平生乱梦三千,一切皆是寓言。举世皆病,梦,便成了一味药。正如《西游补》最后唐僧和孙行者的那段对话——

唐僧问:你在青青世界过了几日,我这里如何只有一个时辰?

行者:心迷时不迷。

唐僧:不知心长,还是时长?

行者:心短是佛,时短是魔。

BY THE WAY :这段设定像不像某人的《盗梦空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