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当个女王爷【穿越小说】

末班车小说 2018-04-03 17:07:45

穿越嫡女,搅弄风云,她不再是满城的笑柄,懂医术,有手段,开商铺,献计策。降得烈马,覆得敌国。若不曾拥有,便无畏失去,最怕拥有一切,还是尽数散去。命乃天定,她终究还是与那人走到了一起。不过是场阴谋。。。下面是小说试读章节,快来看看吧!

第017章 要变天了

“小小年龄有此医术,的确值得颜韵一交。”

    一下午的时间,颜澈在白昱墨耳边喋喋不休的念叨,翻来复去一直神医..神医的..白昱墨眼角抽了一下,终于受不了打断他,哪知颜澈一听还来劲了,又将方醒双手给人行针的事情说了一遍,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那帮身患疫病的百姓是他从太子那放出去的,所以他口中的神医此番不就是替太子解围了?

    “王爷,大公子。”暗卫进门跪地行礼,“属下派人劫杀了一次,只是那帮人武功不弱,又有一伙帮手出现,属下怕暴露只得带人撤退。”

    “无事,退下。”

    白昱墨翻了一页书冷冷的说道,他早已不问这世间的争斗,若不是有个颜澈在撑着,这帮暗卫估计都要无聊的种花锄草了。

    颜澈叹了口气,无趣的拨弄着桌上的点心。

    “那些人武功还行,智力却跟不上,我本已做好拼命的准备,谁知道让一个女子解了围,呵呵...”

    “女子?”

    白昱墨略一停顿,随即继续看着手上的书,颜澈心中偷笑脸上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是啊,一位非常美艳的女子..手无寸铁就敢只身冒充青楼角妓去救颜韵,这天下的女人啊...原来换身衣服打扮一下真的有那么大的差别。”

    “倒没听你提起。”

    白昱墨被他挑起了一丝兴趣,颜澈唇角抽起得意的笑容,眨了眨双眼。

    “我提了,提了一下午了。”

    白昱墨微抬起头,黑瞳如潭,深邃,孤傲,幽幽的瞥了一眼颜澈,当即领会了他的意思。

    “你是说,那小大夫与那女子是一人?”

    颜澈达到目的,重重的点点头,白昱墨就没有他这般轻松,手按在书上没有再看下去。

    颜澈晓得白昱墨在想什么,忙开口解释。

    “我已查了,那楼里的角妓的确被迷晕了,因为疫病刚好没什么人,她也就没被人识破,东宫和祁王这两日也在找寻此女子..”

    “算了..”

    白昱墨好似叹了一口气,多想无益,这两日疫病之事已过,皇上只是轻描淡写的训斥了太子几句,百姓虽有不满,可皇上厚赏了颜韵和颜家,只算是让人有了一丝丝平衡吧。

    “我从未见过那样的女子,我突然能够理解,颜韵为什么会被她深深的吸引住,我也是。她..不一样的冷静,不一样的惊艳,我真想当时就将她拉到你面前来,让你也亲眼见见。”

    “那倒不必。”白昱墨继续拿起书,“既然你们都找不到,就说明她在故意避开。”

    说不好奇是假的,颜澈口中的神医,像个愤世嫉俗,冷傲孤僻的孩子..不懂时事,不懂谄媚。而他又说了小栈里力挽狂澜的女子,两者结为一人,实在让人想不通,为何一个女子见到祁王太子不娇羞?不害怕?又有一身治病的本事,这本事甚至可以进宫亲受皇上的赏赐,她却在这个时候..消失了,害得白昱祁只能把颜韵推上去。

    颜澈走到窗边深深一笑,“我有一种预感,这偃安城,要变天了。”

    皇宫。

    要说不见方醒这几日最着急的人,当属太后,听说方醒无事后传了多次口御,召她进宫。而今日,特意吩咐方醒穿了这件青色的道袍衣,又找宫里的画师专门为她画了张画像,就摆在寝殿里,若不是长公主知晓太后已经发现了方醒的女儿身,真是要百思不得其解了。

    “麻烦神医了。”

    “长公主哪里的话,能为太后娘娘略尽绵薄之力是在下的荣幸。”

    对于太后的行为,方醒的确有些诧异。适才故意同太后辞行,看她的反应,果然,那一脸的难过不舍,还让方醒拿着令牌不用还了,那她一定知道点什么,毕竟以前的小姑娘满脑子只有太子,对他人的记忆都是模糊的,所以接下来,就等太后的反应了。

    “世子说你们年轻人爱去人多的地方,我也不便去,就让他带你们在偃安城里好好转转。”

    “长公主客气了。”

    方醒和童谣目送长公主的队伍离开,骑着马慢悠悠的朝主街行去。

    “主子,咱们真的要走吗?”

    “当然不,我今日是故意那样说,看看她反应。”

    “那要是太后什么都不做呢?”

    方醒嘴角勾起一抹坏笑,“不会,毕竟太子和祁王都在找我,太后如果不动,倒是让阿九在东宫又得个脸。”

    童谣恍然大悟的点头,“以退为进,主子说过的。”

    “你倒是不傻啊。”

    童谣得意一笑跳下了马,“那必须的。”

    酒楼门口的小厮接过二人手里的缰绳,她们倒是第一次来这聚仙楼..

    “没想到还是跟那个讨厌鬼一起。”

    “恩?”方醒侧过头见童谣撅着嘴有些小情绪,开口问道,“不过见过两次,怎么这样说?”

    “两次还不够吗,第一次拦住咱们,那么嚣张..第二次非要请咱们吃东西,主子不觉得他这个人傻傻的嘛,而且话特别多,怎么一个人的话能那么多呢...”

    童谣开始念叨起来,方醒急忙抬脚迈进酒楼,她也时常在心里问这句话,童谣,你的嘴巴累不累..

    “恭迎二位贵客,小的愚笨看着有些眼生,不知是坐楼下还是楼上?”

    聚仙楼的小二都是人精,方醒的衣服就是普通的麻衣布料,倒不同于街上摊贩的轻视态度,很难得。

    “二楼兰花厅,我们约了人。”

    童谣打量着聚仙楼的内部,墙壁皆是由能工巧匠刻画上的洛神图,以金棕色为主调,配上屋内奢华的摆设,显得奔放且大气。最特别的是,这里每张桌椅的雕花样式,与桌上的吃喝器皿,摆件,都是配套的,摔个勺子便要直接弃掉一整套..而这里能力压太子麾下的天然居,成为偃安第一酒楼,必是内有乾坤。

    “那二位楼上请,小心台阶。”

    小二礼貌的做了个请的手势,方醒和童谣直直的上了楼梯,刚上到二楼,楼下的声音就飘到了耳边..

    “你说什么?本小姐是什麽身份你让本小姐坐一楼?”

    但凡是个有脑子的人就不会说这种话,聚仙楼,一壶茶都能顶平常百姓家一个月的开销,甚至一些清廉的官员都来不起,这里的人是绝对的非富即贵,方醒回过头看了眼下方的人,叶如萱!没想到我们会这样再见~

第018章 叶如萱!

“你可知本小姐的身份?告诉你,赶紧去楼上腾一间空的出来,不然要你好看。”

    叶如萱在楼下说着狠话,可那小二根本不惧却依旧陪着笑脸。

    “小的自然知道小姐身份尊贵,只是这会确实有些晚了,二楼三楼的包间也确实...”

    “那他们呢?”

    没等小二说完,叶如萱斜眼指着二楼楼梯口的方醒。

    “实在抱歉,那二位贵客确实是预订过...”

    叶如萱不耐烦的推开小二上了楼梯,停在方醒身前,看着她一身青衣,头上戴着素色的方巾,两根细带置于脑后,颇有一股道风仙骨的感觉。只是这些在叶如萱的眼里这有一个看法,这人就一穷酸书生!还说什么贵客..

    “这位公子,我父亲乃是叶尚书大人,还请公子将包间让于我。”

    叶如萱简单粗暴直接挑明了身份,这一招百试不爽。而方醒只是朝下看着一楼右侧的食客,像是没听到她说话一般,童谣惊得往后退了一步,叶尚书?是主子以前的家..立即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哦?叶尚书之女,你是方醒啊?”

    这话一下噎到了方醒..叶如萱怒目瞪向童谣,看了看两人的样子,穷酸书生身旁跟的会是什么厉害人物?

    “你是个什么东西?这里有你开口的份吗。”

    “按你这么说,你应该不是个东西咯。”

    这二人徒然在楼梯口打起了嘴仗..童谣泼辣起来真是相当泼辣,叶如萱傲慢的翻了个白眼。

    “什么方醒,我是叶尚书最疼爱的女儿...”

    “姨娘生的庶女啊!”

    童谣立刻回道,既然是嘴仗,不戳人痛处怎么行。叶如萱气的发抖,满京城不会敢有人跟她这么说话,其实这是她误会了,不是别人不敢,而是懒得理她。

    叶如萱凶狠的抽出腰间的短鞭朝童谣脸上挥去,围观的人见状倒吸了一口气,心道这两人今日出门没看黄历要倒霉了。只是童谣眼皮都未曾眨一下便接住她半空中的手,叶如萱想往下挥..挥不动。想收回胳膊...又收不动。两人僵持不下。

    “贱婢,你信不信本小姐杀了你。”

    叶如萱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提她的出身,两年了..她都要忘记这世上有过方醒那个人了,许多包间里的食客听见动静也出来看热闹,有几道目光紧紧的盯着方醒,看她要怎么收这个场。

    “放手。”

    方醒淡淡的说道,叶家令她觉得无趣,还以为这么久不见会有多大变化。童谣听话立刻松开,叶如萱得意的揉了揉手腕,还以为她二人怕了。

    “呵呵,贱...”

    后面的话没让叶如萱说出口..方醒抬起脚轻轻一使劲,叶如萱还没看清她扭过来的正脸,就瞪大了眼睛往后一仰滚下了楼梯,眼前全是星星。所有的人都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幕,叶如萱虽然轻狂,只是这样岂不无法收场?

    方醒轻移莲步十分优雅的走下楼梯,童谣跟在身后,这两个人像极了地狱里来的鬼差。

    “你居然..敢推本小姐,本小姐..一定..会杀了你们二人,你们..别过来,你们可知..我父亲是正二品尚书大人。”

    叶如萱有点害怕了,她恍惚间好像看到方醒眼神里燃烧着火焰,而这火焰马上就要烧到她的身上。

    方醒从容的走到叶如萱的一侧,狠狠的踩住她的左手。

    “啊!”

    叶如萱痛的大叫一声想用另一只手去抓方醒的小腿。

    “啊!”

    又一声杀猪叫..童谣做势踩住了她的右手。

    “你们这些贱民...”

    童谣听话不恼,俯身冲叶如萱甜甜一笑。

    “贱民?这位姑娘似乎很喜欢把身份挂在嘴边呀,二品尚书啊..我还真不知道得不得罪的起呢..这个,你看可以吗?”

    童谣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枚令牌在手里晃了晃,不光叶如萱看见了,周围眼尖的人立刻认了出来。

    “长公主!原来是长公主府的人?”

    “怪不得不怕尚书府...”

    童谣听了朝周围灿烂一笑。

    “哦!尚书大人位高权重,想必这位姑娘不一定将长公主放在眼里,那这个呢?”

    说完又掏出一枚令牌,叶如萱紧咬的牙关松了..

    “天哪,是太后娘娘的令牌。”二楼不知谁说了一句。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周围的人皆是震惊的议论开来,二楼站在走廊上观戏的人嘴角轻挑,“原来是这样。”

    “怎么了?怎么了?”

    世子白昱修刚上了个厕行回来,就看见眼前这一幕,天哪,错过了什么!叶如萱侧眼看到来人生无可恋,居然在世子面前出了丑!但现在两条胳膊已经麻了,只能求助于他。

    “世子殿下...”这可怜的小声音令在场的人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

    “你怎么样?没事吧?”

    白昱修拉着方醒前后看了看,今日长公主特意吩咐照顾好人的,这又是皇祖母的恩人,若是受了委屈他可就是罪人了。所有人彻底傻了..叶如萱也蒙了!这人到底是谁,跟世子居然也认识!而且看起来世子非常关心她。

    “修弟,你们上来坐吧。”闻声看去,二楼走廊里站着太子,白昱祁,颜澈,都穿着便服,还是有人认识的。有洞吗?狗洞也行,给叶如萱钻一下。

    “对,咱们上去吧,不用理这种人。”

    白昱修给了叶如萱最后一记暴击。方醒点点头,抬脚往楼上走,童谣得意的把令牌塞回怀里,又故意狠狠踩了一脚才走。叶如萱用胳膊撑着,站起身踉跄的跑了,这个聚仙楼她一辈子也不会再来了。

    “碰见这种人就早点拿出令牌嘛。”白昱修在童谣旁边小声的说道。

    “早拿出来就没有戏看了呀。”童谣俏皮的眨巴着眼睛,逗得白昱修一愣。

    “对了,她是叶尚书的哪个女儿啊?”

    白昱修歪着头想了想,大女儿死了,二女儿生的貌美跟太子一起见过,小女儿听说很温顺,传承了大女儿嚣张跋扈性格的不就是..

    “好像是叫叶如萱吧...”

    “什么?”

    童谣惊呼一声想下楼去追被白昱修拽住。

    “楼上还有人等着呢!你若想揍她,改日本世子帮你一起。”

    童谣看着方醒还在上楼梯的身影心里隐隐作痛,回头满眼杀意的看着空荡荡的门口。

    “走啦。”白昱修直接拖着童谣进了包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