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转移 (老席奇幻小说《珠玉传奇》第二卷——暗夜之光)

珠玉传奇 2018-04-15 13:29:21

奥斯打了一个冷战,他忽然想起姆威趴在他身上那次做的梦。在梦中,自己回到了五千多年前,他们四个人成了突围逃亡却惨遭屠杀的下埃及士兵。他还记得在梦中,自己临死前看到一个长衣祭司拉着一个小男孩在拼命向城外跑。梦中的画面历历在目,那个小男孩回头看了一眼,那眼神!竟然眼前的伽卡尔如此之象,难道——?

“是的!”伽卡尔晶莹的眼睛中隐隐反射着泪光:

“你上次做的梦是真实的历史故事!我让你看到了很久以前的前世!我们缘份好深啊!”

“那个小男孩.......”奥斯鼻子一酸,顿时说不出话来。

“是我,是我生前的样子,你看到的长衣祭司就是我爸爸。”伽卡尔又看了看大家道:

“五千一百年前,我们都是下埃及人!你们四个人那一世和我、爸爸都死在了城门口,这里——阿里亚的家就是当年我们死的地方!”

袁启他们自然听过奥斯的梦境分享,但此刻的心情忽然有种莫名的酸楚这种难受是非理性的,很难能用语言描述出来,它仿佛来自心灵深处很久远的伤痛.....

以前他曾听徐薇说过:佛教的说法,人的心灵分了很多层面。眼耳鼻舌身意被称为“六识”,是大脑思维层面的。而在更深的地方则是一个庞大的数据库,这个数据库被称为第七意识——末那识,也叫做“障识”累世的经历、记忆、习性、因果程序都在这里。如果不是修持到一定的境界,这里的数据往往无法“转码”被大脑所意识。

如果说六识是大脑思维层面的话,第七识——末那识和更深层的第八识——阿赖耶识则属于灵魂层面。此刻自己感受到的这种痛,难道是来自远古的末那识记忆
    袁启用理性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发现喉部的肌肉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才完成了这个动作。不过,这样一来,心情的确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舒缓。

有意思的是,他发现另一个人居然也同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是——阿虎。

“那.......”阿虎缓缓问道:“我们第一次见面,在狮身人面像上那次,你就认出我们了?”

“那时还没有,但我隐约觉得你们很亲........”伽卡尔道:“但不久,我就知道了你们,因为我的一位恩人曾经告诉过我,总有一天,我会遇到你们

“你的恩人?”袁启忽然想到了伽卡尔三天前对徐薇说过的话:

“你说‘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这话是耶稣曾说的,你为什么在那个场合下引用这句话会不会是因为你......?

“两千年前,我的确见过他!”伽卡尔的话把大家吓了一跳。

“你是说——你见过耶稣,在耶路撒冷?”徐薇惊呼道。

“是的,当时我在场!”伽卡尔点了点头,目光投向了远方:

“五千年的时间很长,长到足够让你在这个世界上转很多遍了!那时候,我在咯西玛丽,附在一个农民的孩子身上。所以,那一天……他,耶稣在夜间祷告时,发现了我。但他并没有象以前我见到的那些高人那样,企图杀死我或将我从这个孩子的身上赶跑。而是对我笑了笑,让我继续等该等的人。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他仿佛能一眼看穿我的一切——我的经历、我的痛苦,在他眼里,我几乎是个透明的!然后......然后第二天,我目睹了他被捕的全过程,‘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他对彼得说这句话时,我就在不远处站着,这句话也好像是说给我听的,我永远忘不了……

简直.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徐薇惊呼道:我怎么觉得耶稣的话是在阐明‘因果’的真实不虚啊!

“你知道吗?”伽卡尔把小脸转向徐薇道:“三千年前,我在两河流域时,曾听到过一句当地的名言——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知道!这话一直传到了现在。”

是啊!当时,我听了这句话以为是告诉人要牢记仇恨并去复仇,但一个引导者告诉我,这种理解是错的。我那时还不以为然。直到过了将近一千年,我听到了耶稣对彼得的话,才知道,们都是在讲一个意思——这就是你说的‘因果’!”

“明白了!”听到这里,徐薇不由得对着伽卡尔这个孩子合了个十。

耶稣?我的天呐!原来关于他的那些传说都是真的........”袁启喃喃地道。

“在当时的罗马政府和犹太人心里,他是个骗子,是个收徒、治病、布道,再治病、再收徒、再布道的邪教头子,是个身世造假的农民!是个传说中能显示各种神迹,但一进监狱却什么神迹都显示不出来的伪先知........。但是——他死后很多年,人们逐渐意识他是个伟大的人!

“伊萨!”奥斯点了点头:“信奉安拉的人称他为伊萨!他是真正的圣人!”

“这么说来,耶稣是你的恩人?”徐薇问道。

“他对于我来说,是个引导者,在他之前也有几位这样的引导者对我帮助很大。但我说的恩人不是指耶稣,而是另有其人。”伽卡尔看着奥斯道:“那个人和你的某一世很有缘,其实你应该知道..

“印..印和阗?”奥斯脱口而出。伽卡尔笑着点了点头:

“是的,就是他……”说着话,他的眼神迷离起来,仿佛在回忆非常久远的事情。这种沉思在一个孩子年幼的脸庞上显得很不匹配。

大家不敢打断他,不约而同地静静等待着。良久,伽卡尔才缓缓说道:

我死后,一直在轮回的夹缝里,这个‘夹缝’或叫维度,按佛教的说法就是‘中阴界’。我在那里漂泊、流浪。很苦,也很惨……。在最开始的时候,我和下埃及的大祭司乌纳斯在一起。他是我爸爸的主人和老师。前两天,我在和那个老头战斗时用的咒语,大多是他曾经教给我爸爸,后来又教给我的。

“姆威!哦——对不起,伽卡尔,中阴界有很多象你一样的人吗?”阿虎爱打断别人说话的毛病显然没改,但伽卡尔却不介意。他乐呵呵地看着阿虎道:

“如果你喜欢,你仍然可以叫我姆威。嗯,中阴界里的人多得恐怕远远超过你的想象极限。”

“你刚才说下埃及大祭司叫——乌纳斯?”奥斯也问道。

“是的。”

“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呢?古埃及第五王朝的一个法老不是也叫乌纳斯吗?

“要知道,不是只有我一个活了五千多年!”伽卡尔道:

“乌纳斯也是,我们两个人任何一个人这辈子的故事写出来都是历史巨著,你们相信吗?”

大家齐刷刷地点了点头,这一点不容置疑。如果一个人能活五千年以上,那么他的自传一定会令这个世界上任何一部通史都黯然失色!

“这里面有另一段故事,说来话长……”伽卡尔说到这里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徐薇忙递上水,让喝了几口。袁启发现这个孩子脸色正在变得惨白。他暗叫不妙,但一时又不敢打断他。

“简单地说,乌纳斯在四千多年前曾经救过一位法老的命,这位法老为了纪念他,便将自己新生的儿子起名为乌纳斯,他也就是你说的第五王朝时期金字塔的那个法老。

“原来如此!”奥斯点了点头。

“那——中阴界里,也有很多厉害的人吗?”阿虎还在回味刚才的话题。

“你最好别对这个维度太好奇!那里的生灵其实是一种很惨的存在。他们会拼命挣扎着企图和生前的世界联系…….”伽卡尔皱着眉头道:“知道远古的埃及为什么会把很多动物当作神灵吗?

这个我们曾静讨论过,..那些所谓的神灵,那些动物的神灵……河马、朱鹭、鳄鱼、猫什么的都是——附体?”袁启惊呼道。

“是的,和我一样,他们虽然被当作神灵祭拜着,但其实都是在中阴界里很凄惨的生灵!这种凄惨是你们无法理解的。如果时空的因缘未到,即使是在世的高人、圣人也很难将他们超度出去,每隔一段时间,他们便要遭受各种来自洪荒的天象折磨,一阵阴风都可以把他们吹到九霄云外去……!”说到这里,伽卡尔浑身打了个冷战。他定了定神,继续说道:

“不过,好在乌纳斯把一部份荷鲁斯之眼的力量加持给了我,让我能少受些罪……

“荷鲁斯之眼?什么是荷鲁斯之眼?”阿虎忽然插道。

“荷鲁斯之眼其实是一颗……”

突然!伽卡尔停住了。

“姆威,怎么了?你..”阿虎刚想再问,便被对方的一个手势打住了。

“有人在偷听!”伽卡尔厉声喝道。

“谁?”袁启被他的表情吓了一跳。

“是白天使!他正在使用精神追踪听我们的谈话!徐薇姐姐,你坐在我身边,马上!”

徐薇意识到事态的严重,赶忙坐在了床边。伽卡尔将手直接放在了她头顶的百会穴上,默默念起了一段低沉的咒语。

“现在——”伽卡尔松开了手道:“请你意念你的护盾无限放大,将偷窥者赶出去!”

“好的!”说着话,徐薇闭上了眼睛,按照伽卡尔的引导集中意念。十几秒钟后,她猛地睁开了眼。一股气流从的身上陡然激射而出!强大的气流甚至将徐薇扎头发的皮筋都挣

“现在好了!你已经屏蔽他了!”伽卡尔长舒了一口气。

“你,你做了什么,为什么我感觉护盾的力量比以前强大了那么多?”徐薇惊诧地问道。

“其实你们每个人的本事都只开发了一部份。”伽卡尔解释道:

“奥斯的本事显然已经经过升级了,我想他并不是一开始就能用意念移动物体的吧?”

——?这你也知道?”奥斯老老实实地承认

是的,一开始我只能将物体打到一边,但并不能随心改变其运动的方向。不过现在即便能如此了,还是无法移动大一点的物体这两天我试了试,太重的也不行。

“嗯,我知道。另外徐薇姐姐的护盾刚才也被我升级了,袁启的本事是治病吧?好像短期内也升过一次级?

“是的!他现在还能激发某个人体内的致病基因,从而让他犯病!”奥斯补充道。

“要知道,你们这些本事都有很大的升级空间,我相信你们将来能做的远不止这些!”伽卡尔道。

“那,我呢?”阿虎可怜巴巴地问道:“合着现在就我差了?除了会打架啥本事也没有啊!我这两下子对付凡人还行,不要说白天使,就是碰上雪豹、银狐这样的高手我立马就虾米了!姆威,看在..看在我一直给你买烤鱼的份子上,你也帮帮我呗!”

“这..”伽卡尔为难地摇了摇头:“刚才开发徐薇姐姐的那个咒语还是以前乌纳斯教的,它只能将初级的异能开发到第二层。可你……

明白了!我连初级的本事也没有,所以除了做过一个牛叉轰轰的梦外,屁也干不了!阿虎沮丧地点了点头。

“我们恐怕得换个地方了!”伽卡尔担心地道:

“白天使他们并没有走得太远,他们在等我,等我彻底..虚弱下来。那时候你们会很危险

“伽卡尔……袁启终于忍不住问道:“我,我怎么感觉你的病,好像不止是这个肉身的……”

是的!你能治病,自然感觉比一般人敏锐.他惨笑着道:

“维持这个状态,我其实撑不了太久的。这一点白天使也看出来了。所以我们现在就得走了。”

说着话,他示意徐薇将赛义德的衣服拿来。徐薇忙从衣柜里找出帮他穿上。

“现在,请你们拿好随身的物品,大的行李抓住就可以。然后把手放在我的腿上!意念和我合而为一!”伽卡尔说完,支撑着盘腿坐了起来。大家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都见过了这个孩子的本事于是纷纷拿了自己的背包和行李便按他的要求围着他盘腿坐下,并将一只手放在他的腿上。

“乌拉拜瑞亚!拉——!昂姆,嘶咖啦!欧希啦!黛呀他——胡姆..伽卡尔缓缓念起了一段很长的咒语。

闭着眼睛的徐薇听着这个孩子嘴里发出嗡嗡作响的振动声,她明白这种低沉的咒语一定是来自远古的埃及传承

可是,这咒语其中怎么有些发音和密宗的那么相似呢?不要想了!还是按照他说的——集中心念,意念与他合为一吧!

她刚将意念集中,突然!整个地面猛然抖动起来!奇怪!坐在船上一样的晃动感怎么似曾相似呢?

虽然闭着眼睛,她依然能感到外面出现了耀眼的强光!徐薇相信其他人的感受一定也和自己一样。随着轰隆隆的响动声,她终于想起来了——在伊拉克!在古代亚述的密室中最后也是这样的晃动!难道——?她还没来得及细想,便感到身子下面一空,瞬间的失重感让她一阵晕厥!

仅仅秒钟,眼皮外的强光便消失了!身子下面又重新有了知觉。徐薇不知道自己此刻坐在哪里,但屁股下面又硬又冷的感觉告诉她此刻已经不在床上了!

“好..可以了……”耳边伽卡尔的声音显得很微弱。

大家同时睁开了眼。然而,四周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嘶咖啦!啊吞!以撒达瑞亚!”伽卡尔一声咒语呼地一声,周围顿时亮了起来。

光源来自石头墙壁上的几个青铜制的火把。啪啪作响的火苗将周围的一切照得灯火通明。

“我们这是……..在哪儿?”袁启看着几米外四面封死的墙壁,又抬头看了看两米多高的石头房顶,疑惑地问道。

我们在符萨金字塔的内部!”伽卡尔回答道。

(未完待续)

    如果您喜欢老席的小说,敬请转发。读者的支持是作者的创造动力!感谢您的支持! 

    注:本公众号暂时为小说更新的首发站和抢先版,难免有些错字,请大家见谅并欢迎留言指出。以前各章可关注公众号后,在”历史记录”里查看。或进入起点中文网里阅读,链接地址:

http://book.qidian.com/info/1003297319#Catalo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