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月亮孩子》大结局 第六章 未来(上)

Randioo科幻文学平台 2018-09-18 12:00:06


精彩内容

《月亮孩子》是一部充满幻想色彩而又人情味十足的科幻小说,作者生动描绘了人类宇航员在登陆月球后,被月球上的沙砾改变了遗传基因,三名月球探测宇航员在月球发现了奇异的黑色沙砾,更令人惊奇的是,后来他们生下的孩子都具有不同寻常的外貌和智力,被人们称作"月亮孩子"。由此,月亮孩子在地球上诞生,直到有一天,月亮孩子终于发现了黑色沙砾中隐含的秘密--外星智慧建立的一个光速飞船终端站。通过它,人类可以得到一个伟大文明的帮助。加入他们的体系,可以与宇宙其他智慧进行沟通。然而,此时的人类仍然沉迷于在其它行星上无休止的争夺财富。月亮孩子只得克服重重困难,自己担起了迎接太空使者的使命……



         第五章  未来(上)

                   大结局

汤姆和四面体之间的界面对于我来说太微妙了,如果“界面”是表述人类和事物之间那看不见的联系的适当名词的话。他奇怪多了,几乎是一个变态。他有着一种出奇的含蓄,很少说话,但却有一种从我们父亲那里学来的依地口音。他顺从凯莉的命令,甚至有时还听我吩咐。
  盖成了我们的领袖,他足智多谋,令我惊奇。我猜他和巴罗之间长期的战争一定教会了他如何对付劫匪,但我却不知他是从哪里学来对人的洞察和对陷阱的超自然感觉的。
  在夜晚他那双大眼睛发着磷光,使他能在漆黑的夜晚开车上路。他一次又一次地停下来让我们等他,他爬行到前面消除路障,并且总会拿回一些武器或供给品。我们异常小心地前行着,尽量避开溪流和山谷。在一个月光照耀下的寒冷的夜晚,我们通过了一座金属蚂蚁修建的高架桥,越过了一条雾河。
  我们再一次陷入了雾中,只好一整天都等待着太阳,但却等来了一场小雨。盖在后座睡着了,就像死了般。汤姆坐到了方向盘前,开着车穿过破布一般的雾,载着我们逃出了污泥地。
  在我们摇晃着穿过满是红泥的水塘时,雾已在岩石中散去了。我看见路上到处是骨头,是一匹马和一个人的。在一处雾散去的地方,我看见了其它一些东西:一块块红色的碎肉,与污泥搅在一起,缠绕和挤压在骨头上。
  这天大部分时间我都觉得不舒服,浑身抖动得厉害,我想起了同事们的不幸遭遇。使我精神受损的是那痛苦的哀号,就像一个小孩的声音一样。
  最初,盖能接连两三天不睡并且精力充沛,而我们则十分疲惫。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则睡得越来越频繁,每次睡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我看不出这对他有什么益处。
  他醒来后往往狂躁不安,看上去口干舌燥,他的手抖动得更凶了。他总是抱怨自己身体虚弱,头昏眼花,浑身上下疼痛得厉害,并且还直做梦。
  他曾告诉过凯莉他的梦,希望她能够作出解释。

他觉得他一直都是尼克而不是自己,他觉得一直都在朝终端站行进或者是已经到了终端站,正在忙着点燃信号灯。“这让我感到害怕,凯莉,”我听到他咕哝道,“所有的都是那么频繁,那么真实,我能清楚地看见终端站的每一个部分。我知道它的每一个部分就如同尼克所知道的一样。”
  他很不平静地大口吸了一口气。
  “在梦里,凯莉,我成了尼克,我思考的方式就像尼克一样。我了解他的一切想法,最糟的是他对我的看法——”他用手使劲搓着手和脸,就像他是在证明自己的身份一样,“——我为盖感到难过。可怜的,愚蠢的野兽,他的出生实完全是个错误。我知道他一无是处,我想折磨他,因为凯莉曾很喜欢他。但我同时也怕他,我知道他恨我,因为他想要凯莉。但我不知道他会怎样伤害我们,因为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力量有多大。”
  盖摊开手掌,后又伸出爪子在空中挥打着,就像是在打着某个看不到的敌人一样。他那长长的钩形的爪子露了出来,就像黑色的玻璃一样闪闪发光。
  “怎么了,凯莉?”他沙哑着小声问道,“我有些疯狂,是吗?”
  “我肯定你神志清楚,”她略带安慰地拍了拍他的手臂,“虽然我有点担心你感染上了某种太空疾病,但我想可能是四面体让你做好梦的吧。盖,我想它正开始与你建立起了某种界面。”
  “什么界面?”他刺耳的噪音中带着些恐惧,“界面是什么?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盖。”她的手快捷地缩了回去,好像她也同样害怕一样,“我不敢做任何猜想。”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一次次长时间的睡眠使盖越发像尼克了。最明显的就是他说话更快并且头脑更灵活了,有时我似乎在他的话里昕到了尼克的声音。他的体重开始减轻了,因为他几乎已停止了进食。我有时认为我在他目光和动作中依稀看到了一点尼克的影子。
  我从来没怎么搞懂凯莉的人生观。她对尼克的死,抱有一种宿命感,她不再恨盖了。我不大肯定她的感觉。她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静静地坐着,那双金色的手捧着四面体,眼睛死死地盯着它的空的中心,此时她已忘却了一切,包括我们和路上的危险。
  “盖为什么这么烦躁呢?”
  她有一次问我,“我不知道在可怜的盖身上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我们能否到达处终端?就算我们到那儿,也不知能不能点燃信号灯?我真的不知道结果会如何,但我们会尽力,终端站就是我出生的原因,并且这就足够让我感到高兴了。”
  有时候她会因为做一些小孩子的游戏而高兴。有一次她曾教我们尼克发明的一个数字游戏。
  我从未能够理解它的规则,好像是看游戏者中谁能更快找到能完成某种复杂的对称结果的大基数。
  “对不起,金叔叔,”当我厌恶地放弃游戏后她怜爱地对我笑道,“我忘了你是多么地讨厌思考的了。”
  她开始用她收集的一种奇怪的乐器奏出她很久以前曾奏过的那种令人费解的音乐来消磨时间。现在,一个民兵头盔,成了一个可奏乐的小鼓了;空弹药筒和啤酒罐成了管乐器;而一小块满是弹孔的盔甲也在她灵巧的手中振动着,哀伤地“吟唱”着。

我没有能够学会喜欢她的音乐,虽然它让盖扭动着,啜泣着。但我却未能忘掉它,它那阴森森的美妙、令人痛苦的不协调和让人捉摸不透的音域仍在我脑海中某个阴暗的角落闪动着,并且使我一想到凯莉就会流出泪水来。
  我们已穿过了一个边界,走出了可能遭人袭击的地区。我们来到了更高、更干燥的西部高地——由于金属蚂蚁的活动而被人类遗弃,而且仍然不时受雾的侵扰。
  这就是飞行员卡特在飞近金属蚂蚁们时差点丧生的地方,自从那次坠毁后这里就开始下雨了,我们在大草原中发现了水。
  由于没有人类的抢劫,一路上我们还算愉快。若不是在一个明亮的秋天傍晚我们到达了新墨西哥中部山脉的话,我几乎忘记了太空蛇的存在,虽然它们看上去蓝蓝的并且很遥远,但我知道太空蛇现在正在山上筑巢。当我回想起那场发生在雪中的灾难时,不禁感到一阵眩晕和颤抖。
  盖仍睡在车子的后座上。我想让车停下,盖这时醒了过来。
  凯莉看到了前面的山但想继续前进,她似乎急切地想在宿营之前看上一眼终端站。汤姆同意凯莉的意见,认为我们的车不致于吸引到蛇。于是我们继续向前开去。
  由于路上坑坑洼洼,颠簸不平,我们的行程被延误了。在太阳落山的时候,汤姆把方向盘变给了我而他却跑到后座与盖一起睡觉去了。凯莉静静地坐在我身边,她手里捧着闪亮的金字塔。
  我们在新月的微光下艰难行进着。
  金属蚂蚁们摧毁了这里的一切。由于没有路标,我们差点迷了路,但月亮给我们指明了方向,我从马达的转动情况都能感觉出来我们正在不断爬坡。当到达每个山顶时,我都能感觉到凯莉想望见信号塔的急切心情。
  长时间的开车使我疲劳万分。每当我们到达一个月光照耀下的山顶时,都会为能到达前面更高的山顶而略带兴奋。我开始产生了一种无望的孤独感。凯莉则变得让人捉摸不透。四面体是一个我永远也无法解开的谜,而银河系文化更是一个奇异的神话,这被遗弃的不毛之地慢慢地让我感到似乎我成了世上量后一个活着的人。”金叔叔!”凯莉抱住我的手臂,使我一惊,“它在那儿!”
  通过我们左侧一个小山的缺口,我看见了终端站。由于距离遥远,它并未显得像想像中的那么巨大。虽然我们已经在黑暗中行进了很长时间了,但月亮的光辉仍能照在它的上部,它被镀上了一层金色。
  “明天,”她兴奋地说,“明天我们就会到那儿了!”但我突然感到她屏住了呼吸,以一种令人困惑的声音说道,“那个阴影是什么?你看见了吗,金叔叔?”
  那是塔的最高的部分,它那黑色的洋葱一样的圆顶很难在夜色中发现。我看到一层奇怪的黑色遮掩了终端站的上层。
  “这可能只是黄昏的颜色。”我说。
  “不,”她的尖叫声中充满恐惧,“地球上正常的阴影应该从塔底开始,而那个黑影却从顶部往下蔓延。那一定是别的什么东西。”
  她瞟了一眼手中的小金字塔,我能感到她在颤抖。
  “我想它是太空蛇,”她严肃地小声道,“我想它们正在塔顶筑巢。塔几乎伸入天空,这使它们感觉就像在家一样。恐怕它们会给我们带来麻烦。”
  这个麻烦比我预料的要来得快得多。我们继续向上开去,终端站也降到了月光下的小山下。
  当我们再一次看到它时,落日的紫红色的光又向上升了一点,而太空蛇的奇怪的阴影则又向下蔓延了一些,使整个塔都充满了一种魔幻的气氛。我试图让自己把它想像为一般的超光速粒子飞船正降落在塔上面,但当我们听到一声太空蛇叫后,这个幻想破灭了。
  我觉得嘴里一阵苦涩。身子冷而麻木。一瞬间,我看到了蛇影在空中一闪而过。然后听到了一阵轰轰声。
  我们的车停在马路中间。汤姆醒来了,他喃喃地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依地语。我们划亮了一根火柴,虽然我们看不到任何损坏之处,但所有的电池都耗完了,就连我们的手电筒都亮不起来了。我们没有办法发动车子。
  我怕得要死,在刺骨的寒流中颤抖着,于是提出设法宿营。但凯莉说我们就要到达山峰了,这个高度很容易碰到太空蛇。她摇醒了盖。我们把车向前推了一里多,越过了最高点。
  那幻影般的塔融入了夜色中,但我们仍竭力沿着蜿蜒的山路向前行进。盖又想睡了,不停地扭动着,咕哝着,好像推车把他累坏了一样。
  我们在魔幻般的寂静中,穿过月光往下滑击。我们因为恐惧而不停地颤抖着,感觉我们似乎是一群非人类的东西在一个外星球上执行任务一样。
  “到山谷我们就安全多了,”凯莉说话很轻,可也吓了我一跳,“当灯能亮起来时我们就能启动马达了吧,金叔叔?我希望我们明天能到达天门。”
  在峡谷中夜色更浓,但我曾在寒假时开车走过这条路,因此还比较熟悉。可现在对我来说,它却有了几分不真实。苏丝曾来过一回,虽然不是和我一起。我想着自从我离开后,在她身上发生了些什么,以及梭森的病是否好了等。由于很瞌睡,我以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开着车。
  有两三次,由于坡度太大,我们不得不叫醒汤姆来帮着推车。当我们走出峡谷看到高台地和山谷时,那薄薄的冷月仍有半个小时前那么高。
  我掌着方向盘,在黑暗中盯着路上是否有石块、洼地,我看不了多远。我感到凯莉僵硬地颤抖着,听到她痛苦的叹气声。
  我突然看到了雾,本能地踩下了刹车。它有如洪水猛兽一般,发着月亮一样的白色冷光,淹没了整个城市,从在我们脚下山谷中的废墟,直到天边的一群死火山,它儿南北两面延伸到了我的目光所及处。
  “不!”凯莉惊叫道,“不!”
  但这是事实。早晨的光不足以把它驱散,它的覆盖面太宽了,以至于想架一座桥都是不可能的。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坐在车里,无所事事。
  我扣紧了夹克衫,不停地抖动着,但凯莉看上去却并不感到冷。在渐暗的日光里带有一丝遥远的白色。凯莉有女神般的气质,她有时看一看手中那发光的无用的四面体,但更多时间则是盯着那雾。我喉咙有点疼,并且为这次任务的失败而感到遗憾,而对凯莉则充满怜悯。

我感到天上刮起了一阵风,因为雾的怪味突然向我们扑面而来,就像沼泽一样,发着恶臭,它那香瓜的味道中混杂着浓烈的臭味。凯莉看上去没有感受到,我却感到恶心起来。
  “我们走吧,”我对她说道,“我们起动不了车子了,但得在月亮下去之前宿营。我们得到一个地势高一点的地方,否则会在黑暗中遇到雾的。”
  她迟钝地点了点头,似乎现在已无所谓了。我固定好了刹车,爬出了车来。我在路上不停地扭动着想让僵硬的四肢恢复生气,这时她大叫了起来。
  她的叫声显得烦闷而孤寂,当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时,回答只是一声轻轻的痛苦的昵语。我划燃了一根火柴,发现她在车后跪在盖的身旁。
  “他死了,”她抽泣着,“盖死了!”
  汤姆咕哝着醒了。我们都爬进了车,在微弱的火柴光下检查盖。他木然地躺在那里,没有呼吸和脉搏,他的手掌已经冰凉了。凯莉往他脸上泼水,握着他那毛茸茸的四肢,往他嘴里吹气做人工呼吸。但他没有活过来。
  在此期间。我闻到一股味道,是盖身上那谷仓般的味道,腥臭,比雾的味道还浓。
  我忍受不了那味道,便爬出了车子。我又看到了雾,虽然月亮已经下去了,它仍然发着冷光。月光正悄悄地升上一些小岛,有一片雾舌正在舔着峡谷,轻轻拍打着离车不足100码的公路。
  我大叫着警告他们,汤姆爬了出来,但凯莉却不愿离开盖。
  盖太重了,我们无法搬动他,凯莉呆在车中,徒劳地守着他,直到汤姆以我父亲那浑厚的嗓音给她讲述了一个古老的传说,内容是个小娃娃是如何为了一碗小米稀饭而被狼吃掉。
  “我想我们应当自救,”她沙哑地低声说道,“虽然我看不出我们能做出什么来。”我们在尸体旁帮她,可她突然又扑向了尸体,还哭喊着,“盖!盖!”
  她趴在他身上哭了很久,直到一条雾舌伸到了我们旁边的水沟里,恶心的家伙包围了我们。
  凯莉静静地如梦游一般挪动着脚步,于是我们沿着山路把她带上了峡谷以离开雾气。
  就在我们离开车子时,我的脚突然碰到了什么东西,我听到了叮当声。我弯下腰把那玩意儿捡了起来,在四面体的微光下,我看到了一个发出暗淡光辉的六面体脑袋和几条线一样的脚。
  它是一只死去的金属蚂蚁。
  我把它递给凯莉看,满心希望她能使它死而复生。她冷冷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有种责备之意,我赶忙把那只金属蚂蚁放回到了黑暗之中。
  在寂静和失望中,我们回到了峡谷,四面体的光足以引导我们沿着马路前行。汤姆和我拿着毯子,水壶和一些食品,他严重地喘着气,慢慢地点燃了他身上最后一支烟。
  我停下来往后看了一眼。我们在高处,那狂暴的白色的海岸就像是被某种看不见的风暴卷起来了一样,在下面猛烈地撞击着岩石,浪花被撞得粉碎。我战栗着听到汤姆咕哝着用依地语做着祈祷。我们跟在凯莉后面蹒跚地走着。
  我们在一个山洞中扎下营。
  我发现在火堆边上有捆柴,凯莉却担心火会引来太空蛇。我肚子饿得咕咕直叫,但凯莉却说我们应当节省食物。我啜了一小口水漱了漱嘴,然后钻进了毛毯。
  汤姆很快便打起了呼噜,可凯莉却没睡,她盘着脚坐在洞口,似乎一点儿也不感到冷。她手捧四面体,悲伤的眼睛望着我这个方向,她的惨相使我感到十分伤心。
  她那赤裸的身体在神奇的四面体照耀下显得十分诱人,但此时此刻的我却只能对她怀有一丝冷漠的、凄凉的情怀。在我们周围的破碎世界中,欲望本身正在消亡。我所感到的只是对她的一种怜悯,一种母性的想去安慰她的冲动。我还清晰地记得她孩提时的岁月,她那时是多么的天真可爱,对金叔叔则充满了对孩子头儿般的热爱。可此刻,在这阴暗的死气沉沉的氛围里,我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最后我也睡了,虽然我曾想替她守夜。我醒来时又被冻僵了,四肢麻木。四处依日是漆黑和死寂,四面体的光消失了,汤姆的呼噜声也没有了。我小声地叫着汤姆和凯莉的名字,还四处摸索着,寻觅着,但没找到任何人,连影子都没看到一个。
  我害怕地颤抖看,光着脚跌跌撞撞、摇摇摆摆地跑出了山洞。我看见了空中闪烁的猎户星,知道午夜即将过去。星光照耀下的公路看上去空荡荡的,我叫了一声,却只听到了从远处山崖传来的微弱的回声。
  我摇晃着往前走时,脚趾头踢到了一块石头,疼痛反而使我从恐惧中冷静下来。我一瘸一拐地走回山洞找到了我的鞋子,然后走出来开始再度寻找凯莉和汤姆。
  我还是没有找到他们,雾的味道使我不得不在峡谷口停下来,它仿佛就是一堵令人窒息的罪恶的墙。我爬上了一块岩石想看看车子在什么地方,那疯狂的白雾正在撞击着它,它在那发着冷光的雾气中时隐时现。
  阴郁的冷静在我心中升起,我停止了徒劳的叫喊,又回到了山洞。我因为害怕而抖得更厉害了,蜷缩回到毛毯中,漫无目的地等待着白天的来临。
  我想,汤姆和凯莉因为想救盖而双双丧生了。我能想像到雾在升到太空蛇们所占领的高地时的情形:浓雾充满了整个世界,抢夺了人类生存的最后一个空间。也许我已是最后一个活着的人了。或许我也是余日无多了,因为我正身处在这荒凉的如同雾一般死寂的死亡陷阱里。
  奇怪的是我觉得我对以后的命运已经无所谓了,我的存在好像已成了一种抽象的东西。我回头看了看睡了一宿的山洞,觉得自己的生命是无意义的,单调而蹩脚的,充满了可怕的失败和挫折,现在的我是一个孤零零的旁观者了。
  只身子影的我开始产生了对汤姆的嫉妒之心,他总能抓住一些我不能得到的好的东西。他似乎是在各方面跟我完全相反的人,他总是有胆有识,还喜欢自吹,但他的生活显得比我的有价值。也许我俩的父亲是对的,也许我真的是个不折不扣的孬种。
  我回想着这些无聊的事情,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慢慢地,我进人了梦乡。在梦中,我看到了我和汤姆在最高的桑迪亚坡向下滑。在冰天雪地里我显得僵硬而笨拙,汤姆则远远地把我甩在了后头,我对他滑雪的姿势和技术又是羡幕又是嫉妒。由于对自己缺乏信心,我笨手笨脚,连弯都转不好。梦中的我正越过山脊,滑入漆黑的,满是松树的峡谷。
  但我突然听到一个女孩用甜美的声音叫着我的名字。最初我以为是苏丝,回头一望却发现是凯莉。她正赤裸着美丽绝伦的身体,没穿滑雪板,光着脚站在雪地上。接着,凯莉飞速地向我滑过来并且伸出手来抓住了我的手。我知道我们可以一起转弯了。
  这时我醒了,残酷的现实把我那不切实际的美梦撞得粉碎,根本没有人在叫我的名字。一丝阳光射入了被烟灰熏黑的山洞,带来一丝温暖。四肢已经被冻得麻木了,我处于完完全全的孤苦怜仃之中。
  四肢僵硬不能站立,头脑麻木不能思考,我只得从洞中爬到了没有什么热量的太阳光下。我靠在洞外的一个岩石旁坐了一会儿,搓揉着麻木了的肌肉。感觉好些后,我小心地喝了水壶中所剩下的水的三分之一,拖着犹如灌了铅的脚沿路寻找汤姆和凯莉。
  在峡谷的出口处,我能看到超光速粒子终端站的顶部,它从粉红色的蘑菇状的雨层伸向无云的气流层。它摇晃着,在太空蛇的阴影下就像一个正在退去的高空海市蜃楼一样。
  我沿着空荡的马路走到雾的边上,没有发现任何他俩的踪迹。表面起伏的雾在白天看上去要比在夜晚安静得多,活跃的小气泡在阳光下散开成为淡蓝色碎布状的块状气体四处散去,但它那恶臭味让我感到恶心。
  雾退去后,我看到了我们的车子,仍有几条雾舌在舔着轮胎。在那些退去的雾下面,我看见了几块淡红色的黏土分布在公路和岩石上。

由于这让人作呕的腐臭味儿,我不得不用水浸湿了手帕捂在鼻子上当面具,然后飞跑到了车旁。
  盖的尸体已不翼而飞,我想可能是汤姆和凯莉回来把它取走了。接着我又看到地上有一摊血,是从旁边一块腐烂的皮毛上流出来的。顿时,我想到盖的尸体可能还在——还有一根从盖灰色的手掌上掉下来的破手指。我小心翼翼地凑上前去,挠了挠盖的那个尖耳朵,盖松散的牙齿就像碎石一样满地都是,但是我找不到盖尸体的主体部分。
  我被吓得连连往后退去,心想尸体一定被雾中某种不知名的生物给吞噬了,我继续上路寻找起汤姆他们。我警觉地留意着,想找到任何有关汤姆和凯莉的痕迹,却发现了另一个令我吃惊的东西。
  湿润的红色黏土般的液体溅散在车后的马路上,最初我以为是退去的雾留下的,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那血红色的土块——那液体是盖的血,是有人把盖的尸体拖走时留下的血迹。
  奇怪的是那条红色痕迹的方向,它离开公路穿过一条堆满了金属蚂蚁的沟,向一个斜坡而去,我顺着血迹走着。
  我爬上了斜坡,看见了汤姆和凯莉。那个场景使我震惊。亮闪闪的金属蚂蚁横七竖八地躺在一块白色的圆盘状石头周围,凯莉盘着腿坐在石头的一边,裸露的身体上血迹斑斑。汤姆则站在石头的另一边,赤裸着腰部,就像一个劫匪。在他们中间放着已被剥了皮的盖的尸体。
  我屏住了呼吸,不敢叫出声来,迷惑和恐惧交织在一起。眼前这一幕像是在举行某种宗教仪式,那块闪亮的白色的石头正像一个讲坛,凯莉则是一个疯狂的女教士,汤姆是祭祀教士,盖的尸体就是他们的祭祀品!
  我浑身不停地颤抖着,充满了恐惧。我以为凯莉由于伤心而精神错乱了,于是我趴在了一个大石头后面看着。盖那已被剥了皮的头就枕在凯莉的腿上,凯莉把闪亮的四面体靠在盖的前额处,汤姆站在旁边,嘴里念念有词。凯莉红红的手指不停地触摸着四面体闪光的棱角,似乎在控制着某种机器,一瞬间我懂了,他们正在竭尽全力使盖复活。
  我在那儿待了很长时间。蚂蚁爬到了我的身上。那是真正的金属蚂蚁,由于害怕被叮咬,我趴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了。听着汤姆的声音,看着凯莉的所作所为,我紧张起来。阴沉和不断增强的恐惧笼罩了我,我害怕凯莉他们失败。
  汤姆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凯莉也停下来了。我越过四面体望着他们,在寂静中我听到一阵嗡嗡声,看见一只大绿头蝇落在了那可怕的凝血的脸上。

未完待续……




        燃点科幻文学是发布关于科幻类的文学、游戏、电影、个人看法等的一个平台,关注我们的公众号,观看科幻类的相关文章,提出你们的看法和建议我们就会改,科幻文学为你而写!

        赶紧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吧,我们为您量身打造小说,定时更新并不定期有福利哟!

燃点 科幻的世界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