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型科幻小说】特修斯号

科学家 2019-08-13 14:47:01

撰文|王元   

责编|宫奥博   

关于我们这次见面,媒体提前半年就开始预热。


自从我知道这个消息,没有一天不想着今天的见面。我以为经过半年的训练和努力,我可以心平气和地跟他进行一次会晤,就像和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聊聊天、叙叙旧。但见到他的那一刻,我的身体就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积极运作这次会面的是我的主治医生,他帮我更换了机械臂、人工肾脏和一系列的消化系统。也是他,说服我参加他的实验,为我免费更换身体所有器官和腺体,并且由他承担后续保养。他提出唯一的要求,就是对我替换下来的身体部件保有使用权。那些换下来的东西,本来就是需要处理的。我知道有一些富翁,喜欢把自己的器官进行蜡化处理制作成标本保存起来。我一向搞不懂那些上层人士的喜好,而且制作标本的开销并不比手术费便宜。



我首先更换的是右腿的小腿。14岁那年,我参加学校的跳高比赛,因起跳的位置过早,腿碰到了横杆,跌落在海绵垫之外。从此,我的右腿就落下跛的毛病。


那时候,对人体进行机械替换已经司空见惯,拥有一只机械臂或者钛合金脚的人在大街上随处可见。不过还是有些人不能接受,认为这些人不够纯粹,甚至还给这类人起了一个带有蔑视和讽刺意味的称呼:半人。


很快,所谓的半人就显示出绝对的优势。一个拥有了机械腿的人可以轻轻松松破掉人类的百米纪录,更换了机械手的流水线工人效率是普通工人的数十倍。


多多少少,人们都替换了一些东西,或是为了健康,或是为了工作。


而我也拥有了一条机械小腿。


接下来是另外一条小腿,然后是双脚、大腿、胸腔、所有的腺体和器官、血液循环系统。当我做完头颅更换的手术之后,我的身体里唯一的原始生命组织只剩下大脑。作为第一个除了大脑全部进行更换的人类,我被当地的媒体狂轰滥炸了很长一段时间。同时围攻我的还有一个民间组织:完人协会。他们拒绝任何器官的更换,并坚称自己为完人。


有一天我下班回家,门口的墙上用红漆喷了一段标语,说我亵渎了上帝,将来一定会下地狱。好吧,即使真的有地狱,即使我真的会下地狱,那些诅咒我的人,在他们有生之年也不会有幸灾乐祸的机会。对我来说,唯一的威胁就来自脑死亡,而包裹在组织液里的大脑将会受到最大程度的保护,医生给我的预期寿命是100年。


“100年以后,”医生对我说,“也许我们可以替换掉大脑。那时,就不会存在死亡。死亡一旦被终结,现有的宗教体系都将受到威胁。”


我不知道那一天什么时候、会不会来临,但我觉得100年对我来说已经够久了。


“还有一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现在是时候了。”我的医生突然话锋一转。


“什么?该不会是收保养费吧?”


“不不不,我答应过你终身免费。我想说的是,你还记得棗怎么说呢棗你的身体吗?”


“如果你是指我的胳膊、双腿、臀部以及心肝脾肺肾的话,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我是指你原先那个完整的身体,而非器官。”


“你什么意思?”


“我把你所有换下来的骨骼和器官重新组织在了一起,但跟现在的你恰恰相反。”


恰恰相反的意思是:我拥有一套钢筋铁骨的身体和一个热气腾腾的大脑;而我原先的身体拼凑在一起,使用一个量子计算机作为中枢神经。



“你什么意思?”我再次问道。


“其实,即使没有机械更换,时间也一直为我们做着手术啊。”


他回答得很哲学,我竟无言以对。


然后,他安排了我们这次见面。


他有着我的一切,我的五官、我的四肢、我的心肝脾肺肾。


他向我走来,右腿跛得有些不自然。


“你好。”他说。


看着他,我想起了希腊作家普卢塔克的忒修斯号。当初看到那个思想实验,只是觉得摸不到头脑,而此时此刻,我不知道,到底哪个我,才是真正的我。


我几近崩溃,任何一个人,都无法面对这样的自己。


媒体的导向开始向完人协会倾斜。这显而易见,现在的我和从前的我,后者更容易得到他们的青睐和好感。人们开始害怕机械器官的更换,害怕他们将取代我们成为最后的人类。


“你什么意思?”这个问题又一次针对我的主治医生。


这次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给我展示了一本印着四个烫金大字的证书,上面写着:


完人协会!



作者简介

王元,蝌蚪五线谱签约作者,中国科普协会会员。在ONE、《文艺风赏》、蝌蚪五线谱等平台发表多篇科幻小说。


本文刊登在《今日科苑》杂志2016年9月刊科学文艺栏目。

      《今日科苑》是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管、中国老科学技术工作者协会主办的国家级综合性、社会性科技期刊。致力于发挥老科技工作者培养青年科技工作者的作用,搭建老科技工作者与青年科技工作者联系沟通的平台、老科技工作者向青年科技工作者传授做人做事做科研经验的平台、老科技工作者培养扶持青年科技工作者成长成才的平台。

  前方有更多不可错过的精彩!!

在科学和艺术的世界遨游

纪念何泽慧“四分裂”发现69周年研讨会

李志宏:当微纳电子技术遇到生物医学

陈建明:蛟龙入海找新药

科学与公众|“弯道超车”,把创新人才放到“发动机”位置|疯狂动物城》:动物世界里的“乌托邦”|协和医院妇科陈蓉教授谈女性之美|“梅派”京味吃法

投稿、转载或法律相关事宜请邮件联系

邮箱:kxjbjb@126.com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微信号:kexuejia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