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绑架(老席原创长篇奇幻小说《珠玉传奇》连载)

珠玉传奇 2018-12-02 10:13:25

 


“好的,我们知道了,再次感谢!”送走了萨伊德后,袁启和徐薇分别在各自的房间里洗了个澡。并约好一起来到楼下的餐厅吃晚餐。

晚餐很有当地特色,袁启吃得有滋有味。他尤其超爱吃其中的烤鱼,底格里斯河的鱼又大又肥,考完后,浇上特制的酱汁,加上番茄和洋葱,味道超赞!还有一种名为“古斯”的主食:香味扑鼻的过油米饭,加上米粉、青豆、葡萄干等。再加一大块鲜嫩的羊肉,再喝上一口随餐赠送的浓汤,简直太诱人了!另外,那个“库巴”也是香酥可口,是一种将裹着肉的米粉炸得金黄的美味。切好后的库巴一般会象在盘子里摆成六块,在浇上浓浓的料汁。据说这种美味最早源于叙利亚。

而一旁的徐薇可就惨了!哪找那么多素菜啊!她只能边冷眼看着袁启的吃相,边吃着橄榄油和柠檬汁拌的黄瓜和西红柿,边啃点饼。好在馕饼的味道还不错。

“点了这么多肉,吃得完嘛?”

“嗯,哦,还好……,第一次嘛,总得尝尝当地特色,再说,在飞机上颠了半天了,早饿了!”袁启注意到徐薇啃的柠檬汁拌黄瓜可能有点酸,忙安慰道:

“好在我们在巴格达不会呆太长时间,明天咱俩先去古巴比伦遗址看看,我还带了自拍杆!”

徐薇扑哧一声乐了:“够潮的!还自拍杆!唉——对了,你对巴格达了解吗?”

“我也没来过,当然不了解,不过——”袁启猛嚼了几下,将一块多汁的羊肉一口咽下:“我对这个伊拉克的首都——巴格达的历史还是略知一二的。”

“哦,说说?”

“这里自古以来就没安生过,比如七百多年前,这里就曾惨遭蒙古人的屠城!”

“什么,你说蒙古人曾经占领过巴格达?”

“成吉思汗的孙子旭烈兀,带着蒙古人破城后,先用了上千匹狂奔的马将阿拔斯王朝的领袖哈里发踩成肉泥,然后在这里屠了四十多天,杀了至少几十万人!那尸体推得比桥还高!欧——!”说道这里,袁启喉咙一紧,顿时没了食欲:

“徐薇啊,看来你是变着法儿地不想让我吃肉啊!”

“那就少吃几口吧!袁启,我让你说得真有点毛骨悚然了!”

“所以说,这个地方虽然是人类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却一直不安宁。现在也是啊!那个摩苏尔地区,虽然看起来政府军已将I s节节击退,收复在即。但谁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呢?”

“看来我们真得处处小心了!”

“巴格达这边应该不至于,不过——明天我们先跟着萨伊德去遗迹看看就回来,别到处瞎走才好。”

“好的,早上如果等不到阿虎和奥斯,我们就先去转吧,反正闲着也没事儿!”

“唉!徐薇——我吃不动了!”

“就说你点多了吧!浪费是造业,你啊——真没辙!”徐薇无奈地笑了。

 

第二天早晨,萨伊德早早便等在酒店外的车里。袁启和徐薇匆忙吃完了早餐,便与萨伊德一起前往距巴格达90公里的古巴比伦遗迹。

一路上虽说关卡不断,但好在萨伊德在当地颇有些关系,再加上打点得当,袁启和徐薇终于抵达了目的地——“空中花园”遗迹。

“空中花园”被称为是世界的八大奇迹之一,建于2600年前。而如今,这座当年巴比伦王国的骄傲早已不复存在了。空荡荡的土地上,不要说见不到旅行者的踪迹,就连门口的守卫都寥寥无几。这一点着实令袁启和徐薇有些失望。

原址遗迹之上,是萨达姆宫殿,这座雄伟高大的建筑如今已人去楼空。行走在其中,袁启和徐薇往往一说话似乎就能听见自己的回音。宫殿顶上的石质浮雕上,萨达姆的头像依然清晰可见,但覆盖其上的尘土似乎在嘲笑皇图霸业的短暂,

这一切不由得会让人会感叹人生的无常。

袁启和徐薇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留念后,便觉得没什么意思了。毕竟这种空荡荡的“凄凉美”感觉有点瘆人。

在萨伊德的带领下,他们继续前往一座新巴比伦的城堡。这座城堡曾在2500年前惨遭波斯居鲁士二世的屠城。据萨伊德讲,当年的城主面对凶残的波斯大军,居然主动出城投降,但结果自己的人民却惨被灭绝。如今的城堡只是重建在当年的废墟之上。风吹在偶尔露出地表的古城砖上,传来嘶嘶的气流声,仿佛还能听见当年凄厉的惨叫。袁启不禁悲凉地想到:难道几千年人类的文明史竟然也是一部血泪史?

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仿佛都能诉说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的远古传说。无论一个人的一生,有多么坎坷的过去或多么辉煌的经历,和这里一比,都会顿时觉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了。

“有手机真好!”看着徐薇用手机不断地拍照,萨伊德叹了口气。

“为什么这么说?”袁启不解地问道。

“要知道在那里,打手机是要送命的!”萨伊德惨笑着摇了摇头。

“那里?你是说被I s控制的摩苏尔地区?”

“当然,还能是哪儿?”

“他们太过份了,连手机都不让老百姓用吗?”袁启简直无法想象这会发生在当今这样的文明社会。

“岂止如此!他们什么都干:比如砸毁古代文物博物馆!那些存世几千年的亚叙文物,大的就被砸毁!小的、值钱的就卖给文物贩子,现在什么都没了!全完了!我曾见过一个博物馆的馆长在政府军收复某个博物馆后,跪在废墟里抱着古代石雕的碎片嚎啕大哭!这些石雕保存了四千多年都完好如新,但是——它们没有输给时间,却输给了信仰的极端!太惨了!在他们的统治下,妇女们被强制‘割礼’!男子胡须的长度、女子带面纱的规范……,一不小心,都有可能送命的!”  萨伊德愤怒的问道:“你们知道‘石刑’吗?”

“是那种一帮人用石头活活将妇女砸死的古代刑法吗?”徐薇皱着眉头问道。

“在那里,这可不是什么‘古代’刑法!他们对妇女甚至也会斩首,就连不带面纱,都有可能被拉出去在脸上泼酸的!”
  
“天呐!简直令人发指!袁启愤怒地将一块陶片摔在地上!那片类似于马赛克一样的古老的陶瓷片本是贴在古城砖外表的一片残片,表面开片满布,本来袁启想捡回去当个样品收藏,但此刻似乎没了心情。

“所以女士,我才送你那套衣服的!毕竟现在那里还在打仗。”萨伊德看着徐薇道。

“可,可我们是中国人啊,他们对中国人也......”徐薇不解地问道。

“你们以为他们不会绑架中国人吗?哦,这片稍微完整些!”萨伊德在地上又捡起来一片陶片递给袁启,继而对徐薇说道:

“当然,作为人质来说,西方人更值钱,美国人最值钱了!但在这种局面下,找个欧美国人质来赚点赎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另外,他们现在绑人质也未必是为了赎金。”

“但愿我们别碰上这种事才好!要不以后你把衣服换上?”袁启担心地看着徐薇的短腰皮夹克、墨镜、牛仔裤和旅游鞋。

“我才不要!”徐薇一想到那身黑色的衣服就浑身不舒服。

“那还是多小心吧!”萨伊德无奈地耸了耸肩,带着两个人继续在城外的古遗迹区看风景。

不远处的一处遗迹相对比较显眼,古砖搭建的房屋甚至还有一定的完整性。尽管这个房屋的窗户已经一半埋在土里,但还是很难得的景观。徐薇和袁启觉得应该在它附近拍个照留纪念。

正当他们靠近房屋时,忽然听到里面传来啪啪的烤火声。

“怎么?这里还有人?.....”徐薇话音未落便被萨伊德的手势制止!

别说话,我去看看!萨伊德紧张地压低了声音,示意他们别动。自己则靠近砖房的残破窗台,偷着往里看了一眼,随即便神色慌张地跑到袁启他们身边。

“快!离开这儿!”

“怎么了?”袁启低声问道。

“见鬼!这里居然有他们的人,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再去找军队!”

“他们?难道是I s?”

“是的,就是这帮混蛋!咱们快去车里!”

但一切似乎都已经晚了!显然,刚才萨伊德的探头一窥已被发现。破屋窗户里迅速钻出四个手持ak的年轻男子。其中一个举着枪,瞄着萨伊德的背影喊了一句库尔德语,后者立马乖乖地停下脚步,双手抱头蹲了下来。

“他们要干什么?”袁启惊恐的看着蹲在地上的萨伊德。

“该死!我本以为这里绝对安全,没想到.....!你们不要反抗,我来跟他们说!”紧接着萨伊德抱着头冲为首的一个大胡子讲了几句库尔德语。

袁启他们虽然听不懂,但也能猜到萨伊德在告诉对方自己只是带两个中国人来旅游,希望对方放过自己之类的。

这四个人并没有说话,而是慢慢走过来,将他们团团围住。为首的大胡子端着枪,好奇地围着袁启和徐薇转了两圈,而后甩下了一句库尔德语。而萨伊德则连忙与对方对了几句。

“他问你们是不是夫妻!我告诉他们——你们是的!”萨伊德显然认为这样说对袁启和徐薇更为有利,继而低声向袁启和徐薇交代道:

“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都别慌张,因为他们会把你们当人质抓走。这个为首的是我一个亲戚,他认识我,所以不会杀我,之后我会想办法救你们!”

“抓走?我他妈看来又中彩了!”袁启心里暗暗叫苦!怎么每次这种人质的活儿都让自己赶上啊!天呐!我就说不该来伊拉克!千不该,万不该啊!

“你们要钱,我可以给!只要你们让我们离开!”徐薇抱着侥幸的心态说道。

“没用的,他们听不懂英语!你们身上这点钱也满足不了他们胃口的!”萨伊德连忙说道。

事实上,正如萨伊德所说,这四个人并没有过多难为萨伊德。而只是踹了他一脚示意他滚蛋后,便将袁启和徐薇,押着走向了一条小路。

徐薇似乎不堪忍受被人推推搡搡,回头骂了一句:“别退我!傻X!”

“别激怒他们!”袁启赶忙提醒道。

“反正他们听不懂英文,更听不懂国骂!”徐薇话音未落,就被一枪托砸在肩膀上,与此同时,袁启也挨了一下子。

前面的那个大胡子停下脚步,恶狠狠地冲着他们说了几句库尔德语后,便狞笑着指了指自己的枪。二人即便听不懂,也能猜到是威胁:不住嘴!就杀了你们!随即袁启和徐薇便不敢再吭声了。

这样走了大概二十分钟后,他们被押到一辆皮卡前面。其中一个小个子从车上抄出两个麻袋分别套在袁启和徐薇的脑袋上,而那个大胡子则在他们上车之前搜出两个人的手机,并连同那些珍贵的照片一起踩得稀巴烂。

对于袁启来说,脑袋上被扣一个麻袋也不是头一回了。可徐薇怎么办?自己堂堂一个大男子在此刻却半点办法也没有!自己一定要想办法保护她!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想办法!阿虎、奥斯他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萨伊德等到他们后,应该会和阿虎与奥斯一起商量赎金的事!可是——!可是即便交了赎金,他们会放了自己和徐薇吗?万一先收钱后杀人怎么办?问题是——谁能相信这帮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会守信誉呢?另外,刚才好像忘了问萨伊德了,他好像说现在I s绑人质不一定是为了赎金!如果不为了赎金,那是为了什么?自己在巴基斯坦那次也是被扣了这样一个该死的麻袋,而且差点被ak  47崩了。可这次呢!更可怕!一想到网上那些被套着橘红色外衣的人质被斩首的视频,袁启不寒而栗!这本来应该离自己很远的事情此刻却离自己这么近!怎么办?

 

皮卡在颠簸的土路上开了很久很久,一路上,袁启和徐薇不得不忍受那四个人叽哩哇啦的大呼小叫和刺耳的笑声。

袁启和徐薇无从得知这辆皮卡要把自己拉到哪里。其实对于他们俩来说,蒙不蒙头都是一回事,因为他们根本对伊拉克不熟悉!

车子终于停了下来,以袁启的心里感觉,这辆皮卡至少开了一个多小时以上,也许有两个小时了?

他和徐薇被驱赶着下了车,从耳边传来的嘈杂声中,袁启估计他们被带到了一个小村子。袁启脑袋上的麻袋终于被人摘了下来。光线有些刺眼,几秒钟的适应后。袁启终于看清了周围。身边的徐薇和自己差不多,也在四处打量,还好,她似乎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惊慌。

眼前是一个很大的院子。和袁启估计的差不多,这里应该是一个被I s控制的村落。因为身后押送自己的两个人在这个院子前面明显放松了很多,甚至他们举着枪走动的样子也很是大摇大摆。远处,到处是举着枪的匪徒在走来走去,他们大多穿着黑色的衣服,脸上蒙着面。甚至还能看到裹着黑色头巾的持枪女人。

院子里破乱不堪。仿佛刚被打劫过一样。大胡子和其中一个人估计去停车了,两个持枪的家伙推搡着袁启和徐薇来了院子里。

院子里依然有不少持枪的家伙,在坐着聊天。院子后面是一间上着大锁的房间。押送他们的人对守在门口的另外两个匪徒拥抱了一下后,便哇啦哇啦地说了几句库尔德语,后者不怀好意地看着徐薇怪笑了起来。其中一个小个子甚至直接用手去捏徐薇的脸蛋。徐薇吓得惊叫一声,赶忙往袁启身后躲。

“你干什么!”袁启喝道!但他话音未落被那个饿狼一样的小个子一脚揣在小肚子上!袁启顿时痛苦地蹲了下来,疼得差点喘不过气来。而那个小个子似乎并不打算就此罢了,而是瞄着袁启的脑袋举起了枪托准备砸下去。徐薇忙一把抱住袁启的头,哭着哀求道:“求求你们,别,别打他……!”

押送的人怪笑着拉住了那个小个子嘀咕了几句后,指了指不远处正在走近的大胡子。那个小个子终于不甘心地放下了枪,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屋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家具。昏暗的灯光下,几个人蜷缩在屋子的一角,开门的瞬间他们似乎吓得要命。袁启和徐薇被踢进了房间,匪徒们则在外面将门锁好。

在徐薇的搀扶下,袁启忍着疼痛站直了身体。看清了屋子里的状况。卷缩在墙角的一共是七个人:一个满脸血污的四十多岁的男子,怀里还抱着个两岁左右的孩子,应该是个漂亮的小女娃;两个紧紧抱在一起蜷缩着的小女孩,年龄应该在十二三岁的样子;一个纤瘦的姑娘,看起来年龄也就是十八九岁,黑棕色的卷发下,是一张美丽而略显倔强的脸庞,这个姑娘的左眼已被打得眼底出血;一个还在瑟瑟发抖的身材略胖的妇女,头巾之下,泪痕在她有些泥污的脸上留下的轨迹依稀可见;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身上是一件被扯烂的衬衫,而这个老人似乎根本无力站起来,因为他只有一条腿。从他目光呆板的眼神中,袁启猜他们已经被关了很久。

这些人看起来都是伊拉克的当地人,看到袁启和徐薇的进来,这些人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惊恐地打量着二人。

“别怕,我们也是被他们抓来的!”为了缓解气氛,袁启也和他们一样,靠着墙坐了下来,他也知道自己的话,可能没人能听得懂。

“你们有会说英语的吗?”徐薇走到几个人身边蹲下身子用英语问道:

“请问,谁会说英语?”

 

沉默!除了惊恐外,徐薇从这些人的脸上无法捕捉到任何信息。抱着最后试一试的心态,徐薇再次问道:

“我们是中国人,也是被他们抓来的,请问你们谁会说英语?”

依然是沉默,徐薇彻底绝望了,她呆呆地一屁股坐在袁启旁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会!”那个漂亮的伊拉克姑娘终于打破沉默,看着徐薇,用熟练的英语说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