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传承 老席奇幻小说《珠玉传奇》第二卷——暗夜之光)

珠玉传奇 2018-01-10 09:50:16

 

情绪是什么?作为心理学家的奥斯至少能拿出十种以上的定义。而阿虎则可以通过一个人的生辰八字去分析其五行的属性或喜好。这些对于以前的袁启来说,是完全不在意的东西。事实上他从来没有思考过这类问题。

此刻的他似乎对情绪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这种因外缘刺激而在心里形成的“化学反应”是那么的微妙,也是那么的无常。

它可以让人视觉狭窄——只能看对方的阴暗或光环,也能让人刻骨铭心地厌恶过去或否定未来。它对人的作用既可以是一种激励,亦可以成为一种侵蚀。它时刻在作用着,甚至可以奴役你、戏弄你,然后再毫无迹象地逃之夭夭。但你却无可奈何,甚至不知道它下次何时出现……

袁启仔细地寻找着对徐薇曾经的怨恨或失望。但他发现,当她坐在自己面前和大家聊天时,以前的情绪居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理解和怜惜。

为了徐薇的房间能跟大家挨得比较近,他们更换了一家条件更好的宾馆。四个人在套房的沙发上,你一言我一语地讲述着自己近期的经历。

袁启默默地看着阿虎眉飞色舞地讲述着在明觉会所里的打坐和“联网”,并听他夸张地描绘着老袁的神识怎么差点被黑天使“黑”掉、讲述着姆威的神奇......

但此刻的他,脑子里却一直在反思着自己的情绪。是啊!换位思考一下,要是自己守着这样的秘密,是不是也只能隐藏下去呢?

不错,她的确曾经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在摩苏尔被那些歹徒殴打。但到最后,她不是也捏紧拳头准备站起来拼命了吗?要不是阿虎和奥斯冲进来了,她一定也会不惜暴露身份去保护大家吧!

另外,那个黑羽是那么的强大,他背后的黑天使更是令人胆颤心惊。上次要不是刘先生及时敲响了木鱼,自己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面对这么强大的敌人,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除了不断地隐藏和保护自己外,还能做什么呢?

再说,她和你只不过是关系比较好的老同学而以,凭什么希望对方绝对信任自己,把自己的身世和盘托出呢?真逗!你以为自己和她是什么关系?有资格去要求对方吗?凭自己的能力,又能给她多少安全感?当她被迫跟黑羽走的时候,自己除了眼睁睁地看着外,又能做些什么?

阿虎可以从两个流氓手里救下自己喜欢的女人,而你呢?袁启想到这里,嘴角不由地挂出一丝对自己的嘲笑。

这个细微的表情被徐薇捕捉到了,她拿起桌上一个苹果递给了袁启:

“恭喜啊!你成了神医了.......那你,还生我的气吗?”

“以前有点儿,现在不怪你了!”袁启接过苹果咬了一口道,此刻他说的倒是心里话。

“老袁他就是有点小心眼儿!不象我,我都挨了你的揍呢!我就没生气!”阿虎憨憨地对徐薇笑道:

“不过现在想想,当时你要是不对我动手,我们哪能这么容易脱身啊!我们所有的人都得首先谢谢你呢!”

徐薇尴尬地笑了笑。

“那啥,你刚才说的信息还是要重视的!”奥斯咬了下嘴唇道:“看来那个黑天使并不坏,而那个幕督——贝希斯才是我们要小心的!”

“是的!他对珠子的渴望远远要超过我们!为此我们最好不要落到他手里!”徐薇道。

“这个目前不用考虑!”阿虎用手撸着已经熟睡在自己腿上的姆威道:“既然黑天使念旧情答应不说,就应该没事!”

“我同意奥斯的观点,以后还是要提防些!另外,我们自己也得长本事才好!”袁启道。

“咱有徐姐呢啊!好家伙!降魔护盾啊!真想见识一下!”阿虎兴奋地搓着手道。

“我还没有完全掌握这个技能,不过我已经开始试着用它去屏蔽外来者的精神追踪了,但愿能起点儿作用!”徐薇转而问道:

“对了奥斯,刚才按你说的,既然你在石棺里曾有那么一阵子被暖光包围,会不会你自身也获得了什么来自于印何阗的加持呢?”

“对啊!老袁就是这样啊,你会不会也......”阿虎道。

“这我不知道!”奥斯摊了摊手:“至少目前身体没什么感应。”

“唉——!反正目前看,我是大家的拖累,你们一个个的本事都比我大!”袁启轻轻叹了口气。

“话可不能这么说!你是我们这个团队的大脑啊!你可是头,头牌......”奥斯安慰道。

“头牌?嗯——所以老袁接客比较贵!”阿虎道:“那叫主心骨好吗!头牌以前是唱戏的主角,现在可不是这意思了!那是…….,算了,自己查汉语字典吧!不精通中文真可怕!”

“哈哈哈哈.......”徐薇顿时笑得差点喷了出来。

不知不觉中,四个人一直聊到了天亮。

……

第二天的傍晚,阿虎迫不及待地出去约会了,而他在开门的一瞬间,姆威再次溜了出去。这一次,袁启没有追出来。

姆威总有它的道理,凡人不可理解。如果说喵星人也分三六九等的话,姆威绝对不是一般的凡猫,而是世外高猫!高猫总是来无影去无踪的,所以由它去吧!袁启这样对自己说道。

为了打发晚上无聊的时间,奥斯提议去尼罗河边的一间环境不错的餐馆,顺便可以欣赏夜景加无限制的聊天。于是三个人驱车来到了这家灯火通明的馆子。

河边露天的桌椅坐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看来的这里的生意当真不错。袁启请客,为大家点了一份颇具当地特色的晚餐。

餐后,徐薇又点了个果盘和一些小吃,并为袁启和奥斯要了饮料和水烟。三个人在闲聊当中体验着慢节奏的夜生活。

“哎——对了。你说阿虎新交的女朋友叫什么名字来着?长得怎么样?”徐薇含着吸管漫不经心地问道。

“叫嘉巴莉,是个中东美女!很漂亮!”奥斯吸了口水烟道。

“你就是中东人,当然看她漂亮了!不过——说实话,长得不错,冷艳型的!”袁启补充道。

“哦?你们都见过了?”

“没有,只是看了阿虎手机里的照片!据说那姑娘不爱照相,这还是阿虎偷拍的!对吧袁启?”

“嗯!阿虎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的!”

“哈哈!他是想娶回家去还是准备留在埃及倒插门啊?”徐薇笑道。

“鬼知道他!但愿这次能靠点谱!”袁启摇了摇头。

“那啥,你们说——多宝符号怎么会变成荷鲁斯之眼的样子呢?”奥斯忽然想起了在石棺材里的场景。

“我觉得这可以解释!”徐薇问道:“佛法是什么时候开始在地球上出现的?”

“三千年前啊!释迦摩尼创立的.”奥斯答道。

“佛祖只是创立了佛教!”徐薇纠正道:“换句话说,祂只是将佛法宗教化而已。按佛经记载,在其之前还有古七佛以及无始劫以来的诸佛菩萨。所以,佛法早就存在了!三千年前、五千年前,甚至八千年前都有可能存在!”

“说老实话我真无法理解佛经里的内容,尤其是里面对大千世界和时间尺度的描述,量级之大简直匪夷所思!”袁启插道。

“你们中国的‘山海经’里的描述更匪夷所思啊!”奥斯道:“但我想这里面的时间和空间概念和我们理解的不同,也许这些经典描写的不仅仅是我们这个维度的事儿,就像佛经对须尼山和四大部洲的描述一样。”

“嗯!维度的概念,的确是很新的理论物理提法。那么如此说来,你认为荷鲁斯之眼是多宝符号的变形或传承?”袁启觉得有必要问清徐薇到底想说什么。

“是的!在几千年的口口相传和古人们的躬身实证中,偏误是不可避免的!还有,他不是说看到印何阗捡起一块红石头和白石头给左赛尔法老讲道理吗?”徐薇指了一下奥斯道。

“是啊!奥斯认为那是指上埃及崇尚的白色和下埃及崇尚的红色啊!毕竟,印何阗所处的年代离上下埃及统一的时间不过只有四百年!难道不是这么理解吗?”袁启不解地问道。

“嗯!也许你说得是对的!但是——你知不知道,在密宗里,白色象征着智慧,红色象征着慈悲。红和白在一起就是悲智双运!”徐薇若有所思地道。

“等等!”袁启的声音忽然变得很激动: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你是说古埃及宗教文明和那并没有太多考古验证的教前古象雄佛法有联系?这,这简直……

“简直太雷人了是吗?”徐薇点了点头道:“其实今天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如果释迦摩尼之前的诸佛菩萨真的在这个世界上曾经存在过,那他们留下的教化之法未必是完整的宗教形式,很可能只是因缘施法,随机教化而已。”

“这,这只是巧合!这不可能!红色、白色,这不过是巧合而已,也许原始人在狩猎切肉时,对肉的颜色很敏感呢?肥、瘦肉的颜色或原始人的那种,那种性崇拜都可能形成对这两种颜色敏感啊!也许这种敏感已经沉淀在人类的‘集体无意识’当中呢?是吧奥斯?你是心理学家,从‘力必多’的角度,我说的没错吧?”袁启指着奥斯道。

一直紧缩眉头的奥斯缓缓放下水烟道:

“这不是巧合!袁启,你说印何阗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

“是什么?当然是建造金字塔啊!怎么了?”

“那你知道西藏的玛尼堆吗?”奥斯问道。

“玛尼堆?我不知道,你说说看!”

“玛尼堆也叫朵帮或曼扎,是一种被藏人用石头堆起来的小石堆。看起来有点象蒙古的敖包——也许两者是亲戚关系。有学者认为其源于三千年前雍仲本教时期的‘门突尔’。虔诚的藏人会经常将石头这么上小下大地堆起来..”说着话,奥斯将桌上的苹果摞在自己的手机上,又将一粒葡萄放在苹果上。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这种石头堆在藏地的路边经常能看到。你是说..

“是的!”奥斯看着袁启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他们在堆金字塔!只是他们不知道这是远古的传承!”

“我的妈呀!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啊?古埃及和古西藏?这,这,这也离得太远了吧!”袁启感到手中都出汗了!

“我们不是在说古埃及和西藏,而是在说古埃及的文明与古佛法!”徐薇纠正道:

“知道埃及亡灵书吗?人死后要把心脏放在死神阿努比斯的秤上过。然后才能决定这个人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

“知道啊!古埃及人一直信奉这个啊!”

“其实最早的传承应该不是这样!这是种比喻——上天堂还是下地狱是由‘心’决定的!我也是刚刚想明白的!古埃及的种种神话和宗教,也许根本就是传歪了的远古佛法!”徐薇的声音也变得高昂起来。

“小点儿声儿!幸亏当地人不懂中文,要不你非被当成异教徒不可!”奥斯看了看周围,放低了声音道:

“不过——我同意你的说法!这么推理的话,也没准儿太阳神‘拉’和‘大日如来’只是不同的名字。‘拉’所乘坐的太阳船也是种比喻,其实是指度人之舟而已!而他们认为死后的灵魂会变成鸟身人面的‘巴’,其实按佛教的说话只不过是人在‘中阴界’的暂时漂泊而已..

“人面?呵呵!这也是比喻,我认为是指在中阴界的生灵还牵挂着在世时的因缘,带着‘人心’,执着‘人相’而已!这个推论如果没错的话,早在四五千年前,佛法就已经被传得完全走了样!所以他们虽然相信人死后可以轮回,却可笑地将遗体做成了木乃伊去等着复活投生..”徐薇补充道。

天呐!这是我听到过最玄的说法了!我相信在你们之前没人会这么说!你们.....等等......”袁启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我的脑洞.我感到自己脑子不够使了..

“不破‘常’,不知道!阿虎不是总念叨这句话吗?”徐薇笑道。

“嗯?说到阿虎..”奥斯抽出了压在苹果底下的手机:“咱们别聊得太晚了,一会儿这家伙回来看不见咱们可得叫唤了!要不,我们回去聊?”

“唉——对啊!他答应我如果回来晚就提前给我电话的,到现在还没信儿,应该是回去了!咱们走吧!”袁启道。

 

三个人结完账后,开车回到了宾馆。可是——阿虎并没有回来。

“嘿——真行!这家伙乐不思蜀啊!”奥斯挨着袁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道:“重色轻友的家伙!”

“理解他一下吧!”徐薇插着手道:“你倒是结过婚了!”

“我就没那么多事儿!我天南海北地到处闯,我们家米尔扎从来不管,只要按时给她和孩子生活费就行了,呵呵!”奥斯道。

“说实在的,出来这么长时间了,你不想老婆孩子吗?”

“想啊!所以这次完事后,我打算先回巴基斯坦,该陪陪她们了!……

“打断一下,两位!我知道为什么阿虎没来电话了!”

袁启忽然从屁股后面的沙发缝里摸出了一件东西——阿虎的手机:

“这臭小子,心急火燎地冲出去找嘉巴莉!手机掉在这儿啦!”

“得——!吃瓜群众们,你们等吧!我可得洗洗睡了!”徐薇笑着关上门去了自己房间。

袁启和奥斯打开电视,漫无目的地瞎看着,时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地过去了。直到电视机所有的频道都成了花屏,阿虎也没回来。袁启看了看表,已经是深夜两点了。难不成这小子真和嘉巴莉进一步发展了?

“拿她的电话打一个回来总可以吧!真不靠谱!”一旁的奥斯嘟囔着。

“是啊!什么情况这是?”袁启有些不安地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没有任何未接电话。

“当当当”微信响了,却是隔壁徐薇发来的:

“你们睡了吗?我有点失眠.

“没呢?过来吧!”袁启回道。

不一会,穿着睡衣的徐薇敲门走了进来:“他回来了吗?”

“没有呢!真够野的!你说他不靠谱,这嘉巴莉也不靠谱吗?连个电话都没有!”袁启拿起阿虎的手机冲徐薇晃了晃。

“唉对了!你不是说阿虎偷拍了一张那姑娘的照片吗?让我长长眼呗!”徐薇把脑袋凑了过来。

“好.等一下啊!我知道这家伙的开机密码,518918,真他妈财迷.。”说着话,袁启打开了阿虎的手机相册,调出了嘉巴莉的照片。

徐薇歪着脑袋看了一眼,突然!她腾地一把将手机抢过来!

她的瞳孔因瞬间的恐惧儿而放大!只见徐薇紧紧盯着阿虎的手机屏幕,仿佛见到了鬼一样!

“怎么啦?你吓我一跳!”袁启显然被她的表情吓到了!一旁的奥斯也忙凑了过来。

“她..她说,她脸上和手腕上的伤疤是被他男朋友用鞭子抽的?”徐薇的声音听着有些发抖。

“是啊!阿虎是这么说的啊!怎么了?”奥斯也紧张地问道。

“那不是什么男朋友抽的!”徐薇一字一顿地道:

“那是我用电线抽的!她也不叫什么嘉巴莉!她的名字叫阿--德!”

 

 (未完待续)

    如果您喜欢老席的小说,敬请转发。读者的支持是作者的创造动力!感谢您的支持! 

    注:本公众号暂时为小说更新的首发站和抢先版,难免有些错字,请大家见谅并欢迎留言指出。以前各章可关注公众号后,在”历史记录”里查看。或进入起点中文网里阅读,链接地址:

http://book.qidian.com/info/1003297319#Catalog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