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穿越小说】“王爷,快来呀!快来抓我呀!猜猜臣妾在哪!"···

原创言情小说吧 2018-03-20 08:47:34


第1章立誓报仇雪恨


狂风暴雨,雷声不断,乱葬岗的一个新坟,雨水滴哒哒的扑打在没有墓碑的、暂新的黄泥上面。
震耳欲聋的雷声加上闪电的烘托,令人毛骨悚然。
一只纤细的手穿透泥土,慢慢的露出地面,左右摇晃几下,仿佛在探寻着。
风雨更大了,扑打在泥土里的狠劲让人猜想它是否也在帮助那只要破土而出的手。
渐渐的,那只手仿佛抖了抖,感受到雨水的洗礼之后,它继续往上伸……。
泥土因为雨水的滋润,松懈了些许,那只手像得到了鼓励,瞬间冲破泥土,直接高挺起来,紧接着,露出一头乌黑的长发,长发盖住了她的脸,雨水瞬间打湿了幕布似的秀发,狼狈的头颅,沾满了泥巴,被雨水淋湿后,变得十分的污垢。
拢回手,将眼前的发拔到一旁去,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修长的睫毛扑朔几下,努力的泛了泛,最后晃了晃头,才终于完全的睁开,一双清澈若泉的美眸露出惊骇的神色。
慕苡晴扫视着埋没在胸前的泥土,倾听着哗啦啦的流水声,一股恨意悠然而生!
她并非幸运的没被活埋至死,而是她的灵魂重生了,她仍然记得自己的身体完全被埋进泥坑里之后,不多时便失去了意识,她只记得自己的魂魄飘荡了起来。
而她正要被赶来的黑白无常带走,一声惊雷响起,紧接着一道火红的闪电闪烁下来,她的魂魄被打回了身体里。
这灵异的事情,她自己也无法解释清楚,她只晓得,自己死而复生了!或许是苍天怜爱,要她活着报仇!既然她重生了,那么以前的恩恩怨怨,她誓必要连本带利的讨回!
慕苡淋肯定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没有死掉吧!老天垂怜,让她留下性命,那么她必定会活得精彩,回报给上天对自己的眷顾!
她使劲的往上爬,身体被泥土夹住,她纵然使尽了全身的力气,也在许久之后才爬出了泥土坑!
没错,她被活埋了,而那个凶手,便是她同父异母的亲妹妹慕苡淋!
苡淋是她从小疼爱的妹妹,不曾想,就是她疼在手掌心的妹妹,狠心的将她与娘活埋!
娘!想起母亲,她浑身颤粟,不由得飞快的抬起步伐,朝隔壁新堆起的坟墓奔去!
她跪在地上,双手使劲的拔开泥巴,想要将泥土给挪开。
泪水与雨水混在一起,湿润了她的双眼,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她用尽所有的力气去拔。
修长且漂亮的指甲被泥土给弄断,鲜血顿时横流而出,她完全没有感觉,她只有一个坚定的信念,一定要救出娘!
不管她再怎么努力,那些泥土仿佛拔不完,她以为娘也会像自己一样幸运,会残留最后一丝生息获得生机……。
可是,娘死了,当她用布满鲜血的双手挖开了泥坑,娘已经没有了气息,她歪斜的躺在泥坑内,死不瞑目!
她抱着娘的僵硬的身体,目光凶狠的盯着泥土,越发强烈的恨意侵蚀她的脑海,慕苡淋宁巧巧,你们两个贱人,若不报此仇,我慕苡晴誓不为人!
她伸出手指,轻轻抚上娘圆睁着的两眼,一滴豆大的泪水滴落在她脸上,她忍痛将她重新放回坑里,双手慢慢的将泥土覆盖在她身上,一拔又一拔,她麻木的重复着一样的动作,眼里的泪早已流光。
她一直是个温婉懦弱的大小姐,她疼爱妹妹,孝顺父母,结果,那个披着狼皮的妹妹却突然间要将她与娘活埋!
她一定要当面手刃她,回报她对她们母女的活埋!虽然她没有出现在活埋她们的现场,但是,那些歹徒在自己临终前的苦苦哀求下,早将她的名字给泄露出来,所以,毫无疑问,这一切,皆是她的策划,而她的闺蜜金巧巧,也参与其中!
她万般不得其解,金巧巧与自己无话不谈,而且她的认知里,她与她也没有任何的过节,她,为何要与苡淋谋合杀害自己?
将娘重新埋葬之后,她踉跄着起身,步步为艰的朝乱葬岗外面走去。
磅沱大雨倾盘而下,扑打在她纤细的身躯上,她满腔恨意的眸盯着前方,任凭那雷声敲打在头顶,身上的多处擦伤隐隐作痛,她全然无所谓,此刻的她,只有一个念头,报仇!
她一身的泥巴,脚上还沾染了草屑,她昂望眼前的牌匾,嘲讽的噗唇,慕将军府!
她贵为慕将军府的大小姐,却被自己的亲妹妹使计迷晕了活埋,这传出去,谁会信?
她慢慢的走上台阶,每一步一个脚印,血迹与泥巴混成一体的怪状,看得人触目惊心。
伸出全然是血的手,她用力的推开大门。
门内,静悄悄的,正值凌晨,谁都睡入了梦乡,除了守门的仆人,没有人看到她比厉鬼仍要恐怖几分的狼狈模样!
而看到她全身污垢的仆人,早被吓昏过去了!她用脚踢几下不争气的仆人,直接越过他,越自己的闺房走去。
换洗了衣服之后,她才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她的丫头小翠去哪里了?
打从她出事,就没有再见到过小翠了!
难道小翠也被害了?
想起那个梳着两条小鞭子的丫头,她突然着急起来,就怕她也遭遇不测。
岂知,她刚刚想要起身往外面走去,竟然听见落院里有声响。
她悄无声息的走出去,居然看到小翠与小梅站在那里说话!那小梅,是慕苡淋的贴身丫环!
她屏气凝神,伏在阶梯的花盆后面,聆听二人的对话。
“小翠,你记住,你家小姐失踪了,谁问起这事,你都说不知道,否则下一个死的便是你!”小梅严肃的叮嘱,仿佛怕小翠不小心泄露了出去。
只见小翠懦弱的应道:“是,小翠一定谨记小梅姐与二小姐的教训!”
得到小翠的允诺,小梅才大摇大摆的走了。
待小梅一走,小翠才捂住胸膛透气,一张清秀的小脸上尽是恐慌。
慕苡晴走下台阶,她故意走得悄无声息,直到到达小翠身后,才蓦然间使劲拍了下她的肩膀。
“谁!”小翠颤抖着嗓音问,身体已经有些发抖,她哆嗦着身体站在那,一副作贼心虚的样子。

第2章披着羊皮的狼


慕苡晴沉声道:“小翠,你刚刚跑哪去了?”
“啊!~”听见熟悉的声音,小翠倏地转过身,当她看到慕苡晴的当下,双腿一软,跌倒在地,她爬在地上,颤抖着嗓门尖锐的叫道:“鬼啊……鬼啊,你别过来,冤有头债有主,小姐,害你的是二小姐她们,求你别来找小翠啊!”
慕苡晴不管她的尖叫,伸脚朝她狠狠的踢去!这个吃里扒外的死丫头,竟然伙同外人来害她,看她不打死她!
她用了非常大的力气,不顾小翠一味的求饶,将她往死里打,似乎真想将她弄死,才解恨!
小翠被踢得鼻青脸肿,却不敢躲避,只会嘴巴求饶!
她突然就停脚了,踢得累了,也就不再踢了。
她不再恨小翠,如果不是她自己带的丫头跟自己一样胆小怕事,自己怎么会落个被害的下场?
她站在那里,目光凶残的盯着外面,仿佛透过层层房屋,仍旧可以看到慕苡淋般。
小翠抱着她的脚,痛哭的道:“小姐,害你的是二小姐她们,奴婢也是刚刚才知道,求求你原谅奴婢好吗。”
她也是因为太晚了见小姐她没有回来,才壮胆过去二小姐的别宛找她,想问问她是否知道小姐的去处。
可却让她听见了不该听见的话,原来二小姐命人将小姐母女给活埋了!她当即吓得尖叫起来!被二小姐她们发现,还扇了她几个耳光,才让小梅将她拽回来,逼她不许泄露出去,否则下一个死的会是她!
“背叛过我的人,我不会姑息,你自己离开将军府还是让我轰出去,自己决定!”她不想再听小翠的任何解释,除了自己,她不会再相信任何人!
她以前就是太过于相信慕苡淋与金巧巧对自己的虚情假意,才会落得如此下场!
“小姐,小翠自己走,但是,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知道你没死,二小姐她们不会善罢甘休的!”小翠忧心如焚的道,她离开简单,不过找个下家继续干丫头的活,小姐,继续住在将军府,恐怕是凶多吉少的!
“少在那假好心,你给我滚!”她拂开她的攀附,自己走回房内,重重地将门板合上,眼泪顺着脸颊流下。
她以为自己已经变得冷血,变得坚强,不想,竟然因为一个陪伴自己十六年的丫头而落泪!
看来,自己仍不够狠心!
想要报仇,必须要让自己强大起来,否则,娘的惨死,谁买账!
她躺回床上,翻天覆地辗转难眠。
隔天天灰蒙蒙的亮,她便起床。
一翻梳洗过后,她将头发简单的编了个马尾巴便踩着莲步走出房门。
慕苡淋与郭雪妮正在用早膳,她们俩人面色红润,看来昨晚睡得非常舒服。
慕苡晴状似漫不经心的走进厅堂,她脸上的挂着淡淡的笑意,与平常的温婉形象非常的相似,只是内心深处,早恨不得将这母女二人给剥皮拆骨!
慕苡淋看到慕苡晴的当下便愣住了,她不可思议的目光,早将自己的吃惊给暴露,慕苡晴,她昨晚不是被活埋了吗?难道那些人骗她的钱,根本没有将她给弄死?
她顿时慌了手脚,郭雪妮也在看到慕苡晴的时候手抖了抖,这死丫头怎么还没死!
慕苡晴佯装不知情的坐到圆桌上,朝在一旁的管家柔声吩咐道:“给我端我的早餐上来。”
管家呶了呶嘴,不太情愿的转过身,慕苡晴母女在将军府地位低贱,所有的丫头仆人也不将她们当回事。
管家下去了,慕苡晴继续面带微笑的朝她们母女道:“怎么还不见我娘出来,她可从来不会睡太晚的。”
说完,还站起身子,朝门口张望。
然她心底却在冷笑,总有一天,她会让她们血债血还,以慰娘的在天之灵!
慕苡淋,好个贱人,她以往总在郭雪妮为难她们的时候,出面替她们解围,甚至趁郭雪妮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带自己出去找金巧巧玩,昨日却是她要置自己于死地!她那张假面具,她是再也不会相信,也不会被她的花言巧语所欺骗!
回想起来,自己以前在得到她赠送的粉色新衣裳之后,郭雪妮便会冲自己而来,一口咬定是自己偷了慕苡淋的新衣裳!而那,明明是慕苡淋送给自己的!郭雪妮将鞭子抽打在自己身上时,慕苡淋虽然会从旁劝阻,却似乎从来没有真正的求饶过,只会在事后一个劲的埋怨自己,说自己不该将衣裳放在显眼的地方让郭雪妮找到!
原来一切,不过是她自导自演的戏,自己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亏当时还傻呼呼的自责为难了她!
越想越寒心,慕苡晴脑海中瞬间清晰的逻辑,使得她愤愤不平的眸越发的森冷。
“大姐估计是睡过头了,小梅,过去看看大夫人睡醒了没有。”郭雪妮朝忤在身后侍候的丫环道,她难得对慕苡晴和颜悦色,换做以往,她早咆哮开,咒骂慕苡晴的娘没规矩。
慕苡晴的娘是将军府的大夫人,然而因为她娘不过是寒门出身,与她爹的结合得不到任何人的祝福,甚至遭到长辈的重重挫折,最后若非有孕在身,才迫不得已的同意了将她娶进门。
而在娶了她娘之后,长辈们立即给她爹安排了另一门亲事,今日的郭雪妮,她身份高贵,是皇上的姑姑,依仗着自己高人一等的出身,她进门便横行霸道,将慕苡晴的娘层层打压,甚至要将军弃了她娘!亏得她爹对她娘一往情深,甚至以死相逼,才让郭雪妮消了念头。
只不过,将军长年在外,一年回来不过三五载,家中所有事宜知道得并不清晰,在郭雪妮仗势欺人的跋扈下,将军府内,所有的仆人统统成为她的爪牙,若有不从她者,莫不被她轰出府去。
而将军不在府中的日子里,将军府便是郭雪妮的天下,她凌虐慕苡晴母女,让他们帮忙着操持家务,洗衣做饭,若她们稍有不从,便鞭打脚踢,甚至不给饭吃!
慕苡晴的娘温柔善良,却是个性格懦弱之人,她为了息事宁人,处处委曲求全,自己不忤逆郭雪妮,也不允许慕苡晴不服从,她希望自己的忍辱负重,可以换来郭雪妮的理解,哪知,郭雪妮只当她的沉默是顺从,变本加厉的虐待她们,甚至连家用也不给。
慕苡晴穿的衣裳,多数是慕苡淋穿了不要的,她才有新衣服……这些,她忍了!她曾经想过要在爹回来的时候,偷偷的将郭雪妮的恶行悄悄的告诉他,岂料,娘怕爹知道后责备郭雪妮,而郭雪妮是个阴险之人,她定会在爹离开之后,变本加厉的虐待她们!
就因为娘的一再忍让与自己的顺从,才让慕苡淋壮了胆,胆敢将她们迷昏晕了活埋!世上最残忍的不过手足相残!这悲惨的事情,全让她慕苡晴遇上!
慕苡晴从小见惯了郭雪妮的面色生活,能坐在餐桌吃饭,只是郭雪妮格外的开恩罢了。她以前非常的珍惜这个得来不易的恩惠,每次都吃得特别的小心翼翼,就怕自己过于粗鲁碍了郭雪妮的眼,给她将自己赶出去的借口。

第3章负心汉不可饶恕


此时,她仍然佯装出一副非常谨慎的模样,不想让郭雪妮睨出端倪。
她举止落落大方,动作柔美,比起慕苡淋,更加的端庄高贵。
小梅初见慕苡晴的时候,早已经是浑身打抖,那些人明明说她们母女俩已经死了,她却身体健康的出现在厅堂里用早膳,实在太过诡谲了!而她不愧是慕苡淋培养的心腹,慕苡淋一个眼神,她立即了解,马上转身出去。
夫人与小姐的意思非常明显,不过是想借她的脚,到房间看看,大夫人是否也没有死!
慕苡晴眸底泛起冷笑,心中的恨意愈加的浓烈,此仇不报,她枉为人!
吃着碗内的小米粥,她眼角的余光悄然的打量着那忐忑不安的母女,她们越是不安,她就越是肯定她们做贼心虚,从她们慌张的神情来看,不用再找证据,她已经非常的肯定,她们就是元凶!
至于她们的动机,她纵然是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她与娘苟且的活着,低微到只比丫头多了个身份而已,她们为何还要赶尽杀绝,将她们往死里整!
“什么?我娘不在房内?!”慕苡晴听到小梅重新回来报告之后,吓得从椅上一跃而起,甚至连早餐也不继续了。
她一阵风似的冲向娘的别宛,状似十分的着急,只有那轻轻扇动的眉睫,将她的精明掩了去。
既然要复仇,她必须装做毫不知情,否则仇没报,怕她们会再次出手,自己再死一次,再死,恐怕就不会像此次那么幸运了!
娘的房间里,充满娘的气息,可惜已是人去屋空。
她不顾一切的伏在床上嚎啕大哭,震耳欲聋的哭声让人听得难过,撕心裂肺的痛使她真实的痛哭,她不再伪装,任凭眼泪像那断线的珠子,流落在床榻里。
娘的别宛是爹最喜欢留恋的地方,清雅幽静,只有在这里,才是她最为开心的,因为这个地方,郭雪妮她们不敢造次,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爹与娘亲手栽种,爹为了保护与娘珍贵的爱情,不被外人破坏,不允许任何人踏入,否则他定不饶恕!
许是郭雪妮畏惧爹,所以并没有在别宛里大吵大闹过,为难她们,也选择在其他的地方。
慕苡淋与郭雪妮慢慢的靠近房间,她们站在门外,看着颤动着身体的慕苡晴哭得像个泪人似的,确定昨晚那金雨微已死去,不禁喜上眉梢。
死掉金雨微,剩下慕苡晴一人,她们随时可以将她掐死!而掐死她,不过跟踩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她们没权没势,娘家也没个高官位禄的人撑腰,她们没了将军的保护,不过是孤儿寡妇而已!
慕苡晴的眼光偷偷瞟了眼屋外站着的母女,心下已有了决定!
待会,她要去找她的未婚夫二皇子帮忙!
穿戴整齐的慕苡晴给自己描了个淡妆,更是将头发给重新整理了下,才独自一人出门,往二皇子的府邸走去。
她虽然贵为将军府的大小姐,却没能使用大小姐的权力,她身上也没钱财,出门没桥子,全凭自己的脚力行使。
因为着急,她走得特别的急促,不顾身边异样的目光,往皇子府邸直接奔去。
因为她是二皇子的未婚妻,守门的直接给她放行进去,管家没空,也就由得她自个去找二皇子,皇子府的仆人早将她当成皇子的妻子对待,并没有为难她,让她可以四处游走。
三年前,爹回京城时便向皇上求旨,将她许配给当今的二皇子,二皇子在深得皇人喜爱,甚至有传闻,他将是太子的最佳人选,爹将她求了旨,无非是想她日后衣食无忧,更能有个好倚靠。
爹对她与娘的疼爱,她深深感动,也为了让爹在外能安心应战,她答应娘,只要郭雪妮不要做出伤天害理之事,她们继续隐忍下去。
她在闲余的时候常常与慕苡淋来皇子府做客,府内的仆人她几乎都熟识,而且这里的仆人并不会拿有色眼镜看待她,使得她非常喜欢这里,同时更加的期盼能与二皇子早些成婚,逃脱郭雪妮的虐待。
二皇子长得非常的温柔文儒,她当初对他一见钟情,三年来,更是深深的迷恋上他,为了讨他欢心,在他难过的时候,她甚至装过狗儿叫哄他开心!只求自己的卑微能换来他的真心实意,希望他能像爹待娘般对待自己。
想起过往二人之间甜蜜的相处,慕苡晴的心情是美丽的,走起路来,连脚步都飘忽起来。
可谁想到,就因为她们的隐忍,让郭雪妮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客厅,没人,书房,也没人,慕苡晴不得已走向他的寝室。
人未走近,她便听见阵阵放荡的声音从房内传来。
她愣住了脚步,不想去胡思乱想,却硬是听到了让她难堪的话。
“二皇子,你说,到底是人家让你舒服,还是那个木诺的慕苡晴让你消魂嘛。”
居然是慕苡淋的声音!她只觉得头一阵晕厥,脚一软,差点要跌倒在地!慕苡淋为何会在二皇子的寝室内?而他们此刻传出来的声响,无疑是在……
“当然是你让本皇子心满意足,宝贝,我会请旨,让父皇废了慕苡晴,重新下聘娶你为福晋!这样你满意了吧?”
是二皇子的声音!
原来,这,便是慕苡淋要将她杀害的原因!然,为了一个福晋的头衔,她竟然狠心的要将她杀害!慕苡淋她还是人吗?她恨得咬牙切齿,贝齿吱吱的磨咯着,恨不得将里面的人咬死!
“这次无论如何你也要说服皇上,让他重新下旨,人家已经等不及要与你在一起了…………啊,你轻点……疼……”
慕苡晴怒目盯着虚掩的房门,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奔出院子……。
好一对狗男女!她泪如泉涌,自己喜欢的人与自己的妹妹双双背叛了自己!残酷的事实迫使她强硬起来,贱人,自然该得到相应的下场!
慕苡淋,二皇子,你们等着,不将你们碎尸万段,我慕苡晴誓不为人!
此刻凭她一手的力量拿慕苡淋没办法,只好先从另外一位凶手开始报复!

夜幕落下,慕苡晴独坐在宁巧巧家远处的屋檐下,抬头朦胧的眼仰望着敞大的牌匾:承相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