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墨小邪——餐馆

科幻星云 2018-10-20 07:17:08
关注我获取更多您想不到的资讯!



餐馆坐落在平民区,出入的都是地球土著,有身份的人是不屑来这种地方用餐的。

小馆子的老板是一对夫妻,女的三十来岁,成天笑眯眯的;男的沉默寡言,总待在厨房里炒菜。

这家小馆子只会做地球菜,而且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花样,就像小馆子里来来往往的常客也就那么几个一样。


一.小汤圆


“美人如玉卷珠帘”,其实就是小汤圆。

现在的地球人通常没有兴致把汤圆叫得这么矫情,爱这么称呼这道小吃的是一个漂亮的女子,她是这小餐馆的常客之一。“这是天人们的叫法,你们不懂。”美人儿高傲地仰着螓首说,似乎知道这么个名称是件了不起的事。

“天人们再怎么叫,它不也还是一碗汤圆么……”有人小声嘀咕。说话的是常来餐馆闲坐的歪嘴方老太,方老太一向看不惯美人儿的高傲劲儿。

美人儿真名叫什么老板娘不知道,她和这附近的人一样都叫这姑娘“美人儿”。叫来叫去就把她的真名给忘了。

这美人儿在天人开的一家加工厂里干活。尽管她跟大部分地球廉价劳动力一样,每天只赚可怜的五个生存点,日子却过得很是潇洒。别人五个可怜巴巴的生存点用来买生活必需品、用来买抗污染的药剂,她却舍得用来买天人们才用的时装、饰品、化妆品。还好,云英未嫁的小美人儿不用担心吃的问题。因为每天都有不同的男孩儿们争着抢着请美人儿赏脸吃饭,其中还有不少是有条件能获准读书写字的地球人。

可惜,美人儿一个都看不上。

另一个餐馆常客大光头开玩笑说,追美人儿的男孩们若是叠成罗汉,应该可以从地球表面直接连接到天人的飞行岛屿上去。

美人儿听了便笑,然后两眼放光地盯着天空中缓缓飞过的巨大岛屿。

很多年前,这些巨大岛屿突然从天而降,从而结束了地球人放任自流的文明时代。天人们要地球人管之前的年代叫做“黑暗时代”,可是很多地球老人说天人出现之前的岁月更美好。

怎么会美好呢?美人儿觉得这种说法实在是可笑,没有飞行岛屿、没有天人的高科技,甚至没有吞吐污染烟雾的各种加工厂,地球人该怎么活呀?一想到天人过的日子,美人儿就后悔自己为什么是地球人。

“总有一天我会带你去上面居住的。”说这话的是一个年轻的地球男人,看那腼腆的样子更像是一个大男孩。他是一个有权读书认字的地球人。地球文明在“天人文明”的强势干扰下逐渐褪色的时代,他这种接受地球传统教育的文化人已经很是少见,基本只存在于一些古老的没落地球贵族家庭里,所以,他们算得上是穷人里的有钱人。大男孩似乎认为他的知识迟早有一天能让他出人头地。事实上,很多天人青睐的新贵们也是出自这种家庭。读书认字的他们能够有机会成为天人的秘书或高级佣人,也就有机会住到飞行岛屿上去。老板娘看见大男孩鼻子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美人儿开心地笑了,开始认真打量眼前的年轻男子。这年轻男子是唯一一个敢如此向她许诺的人。

美人儿从此不跟其他男孩吃饭,“文化人”大男孩成了她的固定饭友。可是他们之间的对话并不像一般小情侣那样柔情蜜意。

“什么时候可以成功?”美人儿总这么问,似乎大男孩正在做某项研究。

“快了。”大男孩总是这样回答,脸上多少有种抑制不住的尴尬和歉意。

于是美人儿便会抬头看着从天空移过的岛屿,那眼神竟然近乎狂热。

“吃……汤圆,再吃点菜。”大男孩吞吞吐吐地说,似乎夹菜这个动作能减轻他的尴尬。老板娘看到,这个大男孩每次都把菜里最好的部分夹给美人儿。这个小小的动作美人儿没注意,老板娘却注意到了。

“上面的菜更好吃。”美人儿说。“上面”指的是天人们居住的地方。

“你又没吃过……而且,天人的食物未必有想象的那么好,毕竟咱们是地球人。审美观什么的不一样。”大男孩认真地说。

“审美观?”美人儿再次扬起了螓首,看上去像是一只好奇的高贵天鹅。

“嗯。就是你喜欢的东西,别人不一定喜欢。就像这碗汤圆,你喜欢,我却觉得太甜了。”大男孩说。

“那天人喜欢什么样的女孩?以它们的审美观,什么样的女孩才算漂亮?”美人紧张地问。她之前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这个……我没关注过。”大男孩坦诚地说,挠挠后脑勺。事实上,以他们现在的身份,他们甚至都没有见过一个真正的天人。

女孩若有所思。

接下来的日子,大男孩似乎是人间蒸发了。据其他人说,他的研究遇上了挫折,如今是全心投入到研究当中。而美人儿则渐渐开始频繁出入“天人婚姻中介所”。

“求不得是苦。还是地球男孩好,门当户对……”店里的人对美人儿说。

美人儿嗤之以鼻,道:“低贱的地球人有仆人吗?能给我买我想要的包包吗?能给我吃香喝辣的生活吗?地球人会把小汤圆叫做‘美人如玉卷珠帘’吗?告诉你,我已经打听过了,天人头上的月亮都比我们地球人头上的圆!”

店内一片沉默。

接下来的日子,美人儿在跟每个邀请她吃饭约会的男孩借钱。“中介说,我离天人的审美还有一点点差距。”美人道。

差距可以用科技弥补,而科技需要用钱购买。地球劳工的微薄收入根本填补不了两者之间的沟壑,沟壑已然要变成天堑。为了到达天堑的另一端,美人儿穿的衣服越来越少,她开始跳夜舞,开始在街头卖笑。“你这样不值。就算整了容,万一天人还是不喜欢你呢?”老板娘好心地笑着劝道。

“等我变成了真正的大美人,你们就知道值不值。”美人儿信心满满。

一天,醉心研究的大男孩又出现在餐馆。他交给女孩一张卡,然后一句话没说离开了。

第二天,美人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据说她是带着钱去找中介整容了。

再后来,这片污染重重的工厂区有了一个流言,说是美人儿找中介整容成天人喜欢的样子,但是她不知道天人是满脸触须的生物……

再再后来,大光头在清理“人体回收炉”时,看到了没烧干净的半张满是触须跟肉瘤的脸。


二.团圆汤


方老太最喜欢到店里来闲坐。年老的人,说的话题总落在几个儿子媳妇身上。“我家的儿子很走运,怀着他们时我在养殖场做厨娘,受的污染少,所以残疾不严重。”

受到工业污染的地球人经常会生下不健康的孩子,一代一代下来,地球人的质量越来越差。据说以前还有反抗天人的叛逆分子,可如今的地球人不论心智还是体格都不如以前,几乎只知道顺从天人的旨意大肆繁衍,然后抱怨“排污药物”的昂贵,却早已忘记了地球本无污染。

“看看别人家的媳妇,一结婚就去申请生育子女了。可我们家的媳妇们迟迟没动静!为什么不生娃呢,养儿好,养儿防老!”

方老太总是诸多挑剔,她唯一不挑剔的就是团圆汤。据说小餐馆做的团圆汤跟她出嫁时她妈亲手做的团圆汤一个味道。不知是不是因为方老太自出嫁后就再没回过家,反正方老太总念叨着团圆汤。

“团圆汤好,吃了团圆汤能生很多的娃。一家人坐在一块儿热热闹闹地吃饭。我家的娃啊……”方老太陷入了年复一年的讲述,通常人年纪一大就会像一台失修的复读机。

方老太讲述着她孩子年幼时的点点滴滴,眼角还常有泪水偷偷淌下。这么多年了,餐馆里常坐的人们已经记熟了她三个儿子的每一件小事,却从未见过他们本人。

“孩子们忙,很忙。”方老太总是这么说。

天人统治下,年轻的地球劳力为了养家糊口,背井离乡是常事。一旦背井离乡,常常就再无归期。

有时候,老板娘会觉得方老太来餐馆不是为了找人闲坐聊家常,也不是为了喝那碗无比廉价的团圆汤,而是为了在这街头餐馆,她可以等她的儿子回家。

有一天,方老太笑呵呵地说:“我不喝团圆汤了。我的媳妇们来信了,说只要凑够了买抗污染药的生存点,她们就去申请生孩子!到时候一家人坐一块儿吃饭,热热闹闹。我老太婆跟她们一起存!”方老太眼中满是希冀,说得斩钉截铁。从那天开始,方老太果真不再喝汤了,尽管团圆汤真的很便宜。

方老太闲坐在餐馆里,跟老板娘聊天。

“张二家的媳妇又生了,一个没有眼睛的娃。哎,我当时就说了,不存够生存点去买排污染排毒的药怎么行呢?

“李武家的儿媳妇回来生娃了,李老头高兴得跟朵花似的。只可惜儿媳妇生完孩子又得去出去打工,又要落下老人一个人在家了。不过也好,多少还有个孙子陪着。听说他儿媳妇的工作不错,在染织厂负责给天人染布料,污染小。”

过了一段时间,方老太的精神不如以前好了,她仍是日日夜夜地盼着她在外务工的孩子回来,盼着儿媳妇们能到她这儿来陪陪她,或者生个娃。“污染太重了,不用她们生娃了,光回来看看也好。”方老太说。

终于有一天,方老太叹了口气,试探性地说道:“天人总叫咱们生娃,是不是不生这么多娃,娃娃们就不用到处打工奔波,咱的日子就能好过点?”

没人能回答她。

一年又一年,方老太的生存点存够了,可是儿子跟媳妇们仍没回来。方老太的话突然少了,不再念叨儿子们的事。她的身边多了一个小娃娃—— 一个用生存点换的机器娃娃,永远七岁,方老太给它取名叫做“家家”,回家的家。

大光头偷偷告诉老板娘,他在自己工作的“人体回收炉”记录本上,看到了方老太三个儿子的名字。这么多年了,餐馆内的常客都记得那三个名字。“长期找不到工作,申请自杀的。哎,地球人太多了,日子越来越难过。”大光头说。

门外,方老太牵着家家的手越走越远,手里端着一碗团圆汤,“家家,我们回家。”


三.素菜包


大光头是这家餐馆一位特殊的客人,因为他吃饭不用自掏腰包,而是地球人管理协会给他出钱。他是这片平民区街头的“人体回收炉”的管理员。所谓“人体回收炉”,就是专供地球人自杀的地方。

地球平民们更喜欢把这个人体回收炉简称为“焚化炉”。

据说在焚化炉出现前,许多地球人随意自杀。有那么一段时间,悲观失望的情绪在整个地球蔓延,造成街道上随处是腐烂的尸体,大大影响了一位天人下来游玩时的心情。因此,天人们设立了这种街头焚化炉,想自杀的地球人可以提交自己的身份编号,提出申请理由,紧接着就只要跳进炉子里便可以一了百了。这项举措既给自杀者提供了方便,又清洁了地球环境,许多地球人对此都感恩戴德歌颂不已。而且,被焚化的尸体骨灰还能给飞行岛屿上的花做肥料,实在是一举多得。

像大光头这样的焚化管理员待遇并不低。他们的工作相对简单,且除了每天的生存点外还能享有报销每天两顿饭的优惠条件。可是没有多少人愿意整天跟尸体打交道,因为有流言说焚化炉的污染很重,所有尸体的污染都残留在那儿。可是大光头挺愿意去,因为大光头信仰地球时代的某种宗教,他坚信自己在焚化炉旁守着能帮助那些想离世的人。

“我守着的是地狱的入口。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大光头说。他只爱吃素菜包子。这个时代最便宜的素菜就是蘑菇,大光头就一个劲地吃蘑菇包子。奇怪的是,这个大光头不救人则已,一救一个准。

“那个小伙子在焚化炉前走了三四次了,会不会自杀?”一个陌生的客人说。他的注意力在大光头身上。

“善哉善哉,不会。”大光头肯定地说道。

“为何?”那个人饶有兴趣地问大光头。

“因为他往工厂的招聘栏上看了几眼。”大光头道。说完,大光头就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小伙子哭着离开了焚化炉。

陌生人点点头。

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一个妇女,大光头看了看她,没有理会。

“你怎么看出她想自杀?”陌生人问。

“因为她手里捏的小照片是个男子的黑白照,我没有猜错的话,是她老公的遗像。”大光头说。

“那么那个人呢?你觉得他会自杀吗?”陌生人指了指窗户外。窗外的街道旁停着一辆悬浮车,一个面貌完全残疾的人佝偻在悬浮车的一边。这人属于重度残疾,哪怕在平民区,这样程度的残疾也十分罕见,这种人多半一生下来就会被他们的母亲亲手送进焚化炉里。

“不会,他虽然残疾得离奇丑陋,但是有意地挺起胸膛。他衣服上别着一个徽章,看样子应该是某个高等人士家的车马佣人。这种人来我们平民区正可以大大炫耀一下身份,享受一下劳苦平民们羡慕嫉妒的眼神,他怎么可能会自杀呢?”大光头吃了一口包子说。

“我觉得现在站在路口的独臂男人是加工厂的焊接工。”陌生人说。

“不是。他缺失的是左臂,而焊接工需要左臂的动作多。他应该是流水线挑拣工,你看他右手的肌肉发达,而且左脚总是微微抖动。这是因为流水线挑选工为了配合机械手总是左脚跟右手动得多。”

“名不虚传,你果然很善于观察人。”陌生人鼓掌道,“愿不愿意来星际海关工作?待遇是一年36万生存点,可以在飞行岛上居住,有免费的去污染药物服用,还能办一张你需要的宗教信徒证。”

大光头不答。

陌生人继续说:“工作内容比在这里更轻松——只要你观察观察海关有没有异常动向的人。你知道,地球人中总有些妄图让地球回到黑暗时代的人,这些人甚至嚷嚷着要尊贵的天人阁下们滚出地球!你只要在海关随便逛逛、闲坐,若是发现有不对劲的人就立刻把他们抓到禁闭所去。听听,你还有抓地球贱民的权力,很威风的。”

陌生人的话语听起来很有诱惑力。

大光头沉默了一会儿,抬头道:“你是地球人吗?”

陌生人不由有点儿尴尬,与其说他是地球人,不如说他是天人的狗,当狗当得太自豪以至于有时候都忘了自己的身份,说起话来总以天人自居。

大光头道:“我不去。”

陌生人很惊讶,他脸上那种洋洋自得的神情立刻变成一种恼羞成怒的愤怒。“臭和尚,你可要想清楚了!”他吼道。

大光头慢吞吞地道:“飞行岛上没有素菜包。”

陌生人脸上的神情一变再变,终于以一种鄙夷的神情道:“你们这些宗教信徒……哼,都一样目光短浅!蠢材,你就吃你的素菜包子吧!”

陌生人走了,小餐馆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大光头仍旧每天来吃两顿包子,仍旧像百年前的石头佛陀一样站在那地狱的入口。

日子就这么波澜不惊地过着。

老板娘说:“你绝不是目光短浅的人,为什么不换个工作?”

大光头少见地称了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工作随时可以换,命丢了就没了。”

老板娘问:“真的只有这个原因?你似乎不想帮他抓那些造反份子呢。”

大光头憨憨地一笑道:“还是地球人自己的素菜包子好吃。”


四.红 豆


比起美人儿,红豆是个样貌并不出众的姑娘。难得的是她没有残疾,而且能够读书认字。老板娘知道红豆喜欢上了那个读书认字的大男孩,但是大男孩眼中却只有美人儿。对于餐馆里这种微妙的气氛,老板娘从未戳破。

当大男孩跟美人儿吃饭时,红豆总是默默地坐在另一张小桌前。小餐馆里的人不多,一来二去便都熟了。偶尔大男孩也会朝红豆打个招呼,红豆的脸上便会飞上两朵红云,这两朵红云往往一飞就是一整天。

“真是个文静的好女孩。”方老太说。

可惜的是,大男孩并未留心到这个腼腆的女孩。

“地球人的过去并不是这样。”大男孩对美人儿说,语调微微有点儿激动,“我爷爷告诉过我,地球人以前有自己的文明,天人曾经是我们的敌人。但是我们在最后一战出现了叛徒,我们战败了,因此才沦为天人的奴隶。对的,奴隶,就是这个词。我们并不比天人差。我爷爷说,地球人以前过得比现在的天人还好,我们不该盲目地崇拜天人。”

美人儿眼波一动,朱唇轻启道:“可笑。地球人跟天人打战?地球人怎么打?”

“有机器人。”大男孩说。

“像那个婴孩那种?”美人儿手指着方老太的小家家,脸上满是讥笑。方老太不满地搂住了家家。

红豆忍不住插嘴道:“他说的应该是大镇压时地球人使用的超智能机器人。”

美人儿不懂历史,更丝毫不关心这些。然而,大男孩的眼睛瞬间就亮了,就像是得到了夸奖的孩子一般兴奋地说:“没错!这就是我的课题!据说地球人以前能将活人改装成超智能机器人,战斗力十分强大。大镇压之后,这些机器人的制作方法被销毁,再无人知道,若是我能研究出来,说不定我们地球人就可以……”

“就可以上飞行岛屿了,对吗?太棒了,天人一定很想要这技术!可以卖很多钱的!亲爱的,只要你成功了,我们一定能上飞行岛!”美人儿欢呼雀跃。

她没看到,大男孩的眼中有什么东西黯淡下去。

红豆不声不响地听着。

再后来,大男孩似乎遇上了某种瓶颈,很少陪美人儿来店中吃饭。红豆跟美人儿反而成了朋友,只不过红豆大部分时间都在打听那男孩的情况。

“据说那什么机器人其实应该算是改装人,需要利用活人来制造,然后用机器什么的大大提高人类本身的能力、激发人脑的潜能。真是神经病,活人去做改装人——失败了就没了命,就算成功了也是半死人。谁去啊?大家都是良民,又不是大镇压时不要命的暴徒。”美人儿不屑地说,“他自己都在筹钱呢,看样子靠他是没希望了。”

红豆闻言咬了咬下唇。

正说着,大男孩冲了进来,把一张生存点卡交给了美人儿,那里面是大男孩辛苦存下的所有生存点。

看着大男孩的背影,红豆喃喃地说:“美人儿,他真的很喜欢你。为了让你有尊严地笑,他竟然放弃了自己最重视的研究。”

美人儿说:“那又如何?”

“你喜欢过人吗?”红豆认真地问美人儿。

美人儿没回答。她唯一喜欢过的人应该是自己。

“很久很久以前,地球上有个妃子叫褒姒,为了让她笑,一代君王烽火戏诸侯,最终亡国。世人都为那位君王不值,可是那君王自己从来没说过后悔。因为在他心中,心爱之人的一个微笑便足以付出天下江山。”红豆说,“喜欢一个人时,你会只想看到他笑,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愿意。”

美人儿没理会红豆的话,吃完饭便走了,从此不见了踪影。

“傻孩子,你不是打算去给他当志愿者吧?”那天,方老太拦住红豆道。

红豆一如既往地浅笑一下,走了。

后来,听说男孩制作出了超能机器人,可他没把超能机器人卖给天人,而是带着超能机器人出走了。有人说他是去造反了,也有人说,那个大男孩爱上了自己制作的机器人。


五.尾 声


“你为什么不阻止红豆?看着她跳下地狱吗?”闲坐时,老板娘问大光头。

大光头憨憨一笑道:“大镇压时有许多人接受了改装人试验,那些改装人成了地球人的希望。尽管大镇压中地球人再次战败了,但是天人没有找到一具改装人的骨骸,那些改装人去了哪里?无数人都相信他们没死,战败受伤的改装人一定是被藏匿了起来,只是天人一直没找到这些改装人的藏身之处。若有一天,这些改装人再次出现,甚至渐渐多起来,那么……”

“你想造反?”老板娘问。

大光头不直接回答,反倒是捏起一只包子道:“呵呵……十几年了,这包子的重量连一克都没改变。”

老板娘闻言,停顿了一会儿,随即笑道:“您果然慧眼。”

她的笑容没有任何变化,连眼角上弯的弧度都精确得刚刚好。

小餐馆的厨房里,老板娘的丈夫正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剁肉。而在他的身后,一个新来的大男孩正坐在矮凳上,他身旁有一堆人,有年轻的,有年老的。他们在窃窃私语,似乎正在商量什么大事。红豆守卫在大男孩的身旁,机械的眼珠盯着阴霾的天空,嘴角仍保持着她一如既往的微笑……



来源:科幻世界

↓↓↓ 点击"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