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盘道(老席原创长篇奇幻小说《珠玉传奇》连载)

珠玉传奇 2018-03-10 17:25:34

“喂!你…..你怎么在这儿?”没等袁启说什么,阿虎已经一个箭步追了上去,并叫住了那个送水工!

后者回过头来看了阿虎一眼:“哦,是你啊老板!这附近的几个市场的水现在都归我送了,有啥事吗?”

“没,没什么….”阿虎一时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你,你忙吧…..”阿虎只能愣愣地看着那个送水工走掉。

“你想干嘛啊?”袁启跟上来拍了一下阿虎的肩膀。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我太敏感了吧!”

“不一定!”徐薇也走了过来:“我们不妨跟着他看看!”

也对!反正都来了,正好那个送水工去的方向也是市场西侧。于是三个人默默地跟在送水工身后。

那个送水工个子不高,只见他晃晃悠悠扛着水桶进了西侧的第一家店铺,而那家店铺的门口赫然挂着一只灯笼!居然恰恰是荣荣推荐的那家店铺!

“这不就是那家…..?”阿虎惊道。

“看来真是有点意思啊!”袁启看了一眼徐薇,后者耸了耸肩,轻轻一笑。三个人在这家店铺的门口驻足观察起来。店铺正门口挂着一个牌匾,上书三个大字——“祎祯堂”!

“这两个字很生僻,怎么念?”徐薇问道

“念‘一真’,‘一真’堂!”阿虎道。

“哦!一真?看来店主是个佛教徒!”徐薇道。

“扯不上!祎祯的意思分开来讲是美玉吉祥,跟你说的佛教‘一真’法界不是一码事!”阿虎对佛教其实并不反感,只是不喜欢徐薇过分地联想,而徐薇也看出了阿虎的态度,她嘀咕了一句“同音也可能是故意的吧!”便不再作声了。

门口对外的橱窗里摆了不少老珠子和古玩玉器。其中有很多老珠子连袁启都叫不上名字,因为正如荣荣所说,这里有很多都是国外的老珠串,袁启只能从它们的外表及风化状况来判断这些珠子的年代都非常古老。

“哦,有说明的哦!”徐薇注意到这些挂在架子的老珠串底下都有一个小牌子。上面是对每一串珠子的简介。

“不得了!老袁你看看这些介绍!”阿虎盯着这些说明挨个念了起来:

“古代埃及马穆鲁克时代贸易珠,距今约600年;古罗马蜻蜓眼,距今约两千年;腓尼基人面珠,约两千五百年前;古印度蚀花玛瑙,距今约三千年!古希腊米诺斯文明滑石珠,距今约四千年!安托里亚平印,距今约五千五百年!还有这些,古埃及费昂斯,古玛雅翡翠……厉害!这简直就是个世界古文明微缩博物馆啊!”

“嗯!店主的确是大藏家!看来我们找对了!”袁启也不由得赞叹起来。

就在三个人在橱窗外面嘀嘀咕咕时,送水工拎着个空桶从里面走了出来。

“怎么办?我们继续跟着他?”袁启看着阿虎和徐薇问道。

“我觉得,也许,嗯——我们该进店去看看,这不也正是荣荣推荐的店吗?”阿虎道。

“也许——阿虎你这次还真是正确的!我想这个店不止是袁启要去的,也是我们必须进去的!”徐薇的声音忽然显得有些怪异。

“为什么是你们也必须…..?”袁启话音未落就戛然而止!因为他顺着徐薇的手指方向看到了一个东西——店铺的门牌号。

“我靠!”阿虎惊叫了一声,因为那个店铺的门牌号牌上赫然写着——“387”!

387?这难道就是他们一直要找的数字吗?这概率也太奇了吧!袁启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走啊,还等什么,进去找那个刘先生盘盘道儿啊!”阿虎刚要往里冲便被袁启一把拽住:“等等,你想进去和他怎么聊?”

“我…..”阿虎一时怔住了。

“是的,我们应该先想想。总不能上来就跟人家讲自己的梦吧?别被人家当成神经病啊!”徐薇道。

“这样,我们先找他鉴定我的这个天珠。在聊的过程中,你和阿虎慢慢观察、试探,看看有什么线索!”

袁启还是比较理智的。对此建议徐薇也表示支持:“同意!很多时候聊天是能够聊出不少东西的,我们尽量和对方多找话题谈谈!”

“对啊!我说得也没错啊,这就是盘道!天南海北的盘道,我们慢慢试探,总会有所发现!”

三人商量完毕,一起走向店里。

“你们好,进来看看吧!”老板是个中年男子,圆圆的大众脸庞,看起来平易近人。见到袁启和徐薇这样的行内专家后,他居然显得非常平淡,也许是他不知道二位的名头?

“你好,刘先生吧,我叫阿虎,这两位是——”

“袁老师和徐老师吧?早有耳闻!我叫刘祯,幸会幸会!三位请坐吧,喝点茶…..”。

刘先生看来还真是知道袁启和徐薇的名头,没什么说的——的确是行里人!

“不敢称老师,叫我徐薇就行!”徐薇倒是大大方方坐了下来。

“就是,您叫我袁启就行,我们这次来也是经人介绍,有求于您!”袁启也很客气地和阿虎坐在了茶桌旁。

一杯茶下肚后,袁启拿出了那颗天珠递给刘先生,并说明来意。

“嗯,不错的珠子,这颗珠子的产地是古印度!”刘先生看了看便一语断出产地!果然厉害!阿虎和袁启顿时肃然起敬。

“那,这个能算天珠吗?我是说它没有白化……”阿虎问道。

“当然是天珠,只不过这颗要比一般的藏地至纯天珠早得多!”

“您能详细说说吗?”袁启已经能确定自己遇到了真正的高手。

“嗯,好的!这种镶蚀天珠的技法本来是源于古希腊在玛瑙上的镶蚀技术!”

“蚀花玛瑙?”阿虎插嘴道。

“是的,技术上讲差不多,古代印度是肉红玛瑙、白缠丝和黑缠丝玛瑙的重要产地,我们看到的许多古代文明留下的玛瑙材质的蚀花珠子、滚印、印珠等,其玛瑙原料很多都是从古代印度运来的,这其中包括古希腊、古巴比伦、古代波斯等…..”刘先生续而说道:

“在三、四千年前,古代雅利安人入侵印度的同时,也将古希腊的一些技术带入古代印度。就这颗珠子而言,恰恰是三千年前吠陀时代的产物,也是后来至纯天珠的祖先!”

“原来如此,真是长知识啊!”袁启赞叹道。

“那,这类的珠子存世量多吗?价值如何?”阿虎问道。

“不多!甚至少于至纯天珠!”刘先生喝了口茶缓缓说道:

“按理说这颗珠子的价值应该比藏天珠高,这一点无论从年份还是从存世量来说都应该如此。但事实上,由于认得它的人太少,所以其价值反而没有体现出来。所以,好好收藏吧!类似的天珠其实你们可以在国家博物馆四楼看到。”说着话,刘先生把珠子还给了袁启。

“国家博物馆四楼?难道是古玉展厅里那颗?”作为一个杂项专家,袁启当然对各个博物馆里馆藏的珍宝非常熟悉。他清楚地记得,在国家博物馆四楼的古玉展厅里有一颗珠子,它虽然和其他古玉管放在一起,但却是并不属于玉器的玛瑙勒子。上面的眼线纹饰也不是很清晰。在它下方的说明只有一句——“蚀花髓管饰”。

“那个珠子也是天珠?”袁启问道:“可那颗不是战国的吗?”

“那只是战国出土的。其实那颗珠子应该是‘舶来品’!”刘先生微笑着点了点头:“即便对于当时战国君候们来说,那颗也是近千年的古珠了!”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看法,权当参考,很多古代的珠子都是这样,比如传说中的随候珠,也可能其年份比人们设想的要久远得很多!”

要疯!袁启知道听到“随候”这两个字时,阿虎会是什么反应。他担心地向阿虎看去,果然!阿虎立刻摆出一副要吓死人的样子,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袁启暗暗地想道:估计随候珠也没他眼珠子大!

正当阿虎要开口说话时,一个老外走进了店里,看相貌似乎是一个中东人。

“对不起,我先招呼一下顾客”,刘先生站起身来。

“好,您先忙!”

按理说,这个时候袁启他们就应该礼貌地告辞——别影响人家做生意。但三个人都有心照不宣的目的,所以都赖着不走。

刘先生倒没表现出什么,只见他走过去礼貌地用英语打了声招呼,表示欢迎。而后者居然用熟练的中文普通话回答道:“您好,我无意中路过您的店,看到这么多老珠子,我觉得挺好看的,所以想随便看看!”

“好的,老珠子主要集中在这两节柜台,您看吧!”刘先生引导顾客来到店中的平柜前。在他的引导下,那个中东人开始地看了起来。

“这颗!这颗!能拿给我看看吗?”中东人突然兴奋地发现了一颗红色的蚀花玛瑙珠子,声音中居然带着一丝颤抖!

“哦,好的!”刘先生拿出钥匙打开柜门,将珠子拿了出来。这是一颗典型的古希腊蚀花玛瑙圆珠,年份大约在三千年前,正面的镶蚀花纹呈现出一个非常稀少的符号——“”。

那个中东人快速从刘先生的手中接过了珠子。在袁启等人看来,这动作几乎就是抢!只见他盯着这颗珠子,眼光直直的,跟刚才的阿虎足有一拼!

过了好几秒钟,他才带着一丝颤抖地捏着这颗珠子翻过来看了一眼。

“哎呀!”

这一翻不要紧,那个中东人居然惊叫起来!这一嗓子把袁启他们吓了一跳。阿虎也是开店的,见的顾客多了。但从来就没见过一个顾客喜欢一件东西会这么夸张的!也许是老外的特色?

“外国棒槌(生手的意思)!呆会看你怎么砍价!”阿虎暗暗笑道。

“这个多少钱?”果然,中东人开始问价格了。

“不好意思,这颗比较特殊,是我个人的收藏品,只是在这里展示,这是非卖品!”刘先生客气地答道。

 “嗨,听着朋友!”那个中东人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您从我的普通话就应该能知道,我对中国还是比较熟的!我知道中国有‘欲擒故纵’之说….哦,好吧,实话跟您说,价格不是问题,您说吧,到底多少钱?”

“这真不是‘欲擒故纵’,这颗真不卖,不好意思了,要不你再看看别的?”

“你!你!…. ”中东人情急之下,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只见他紧紧攥住珠子,仿佛一旦撒手就再也见不到那颗珠子一样。

“别急嘛,过来喝杯茶,跟老板慢慢谈!”袁启插话道。徐薇和阿虎则对袁启的多事有些不满,他俩巴不得刘先生赶紧把这个顾客打发走,好继续‘盘道’。

袁启的话看起来似乎有点‘不拿自己当外人’,但实际则是卖个人情,帮刘先生和中东顾客缓解一下尴尬。那个中东人倒也不客气,直接攥着珠子走过来坐下。

刘先生依然是不急不躁,关上了柜门也回到座位上并为中东人倒上一杯茶。

“看样子,你也很喜欢这颗珠子,能说说你为什么喜欢它吗?”刘先生笑着问道。

“是这样的,我…..哦,恕我冒昧,我叫奥斯!”

“刘祯,这位是袁启、徐薇、阿虎,我们也是第一次认识。”刘先生礼貌地介绍着。

嗯,看来老外在交谈前总是喜欢介绍自己的名字,这点真和中国人不同。中国人总是先说事,必要时才问贵姓。从这点上来说他们还真挺以人为本的!袁启暗暗想道。

“这颗珠子对我非常重要,我能够遇到它——怎么说呢?缘份!绝对是缘份!”奥斯开始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变得中肯和柔和。

“哦?奥斯先生还真是中国通啊,连‘缘份’这种佛教用语都知道!”徐薇看来很喜欢奥斯的说法。

“当然,我对佛教非常尊重,事实上我也在寻找一位能教我佛教打坐的善知识!”奥斯发现徐薇也许是个可以帮助自己说话的人,忙讨好般地加上了“善知识”这一佛教词汇。

“刘先生,你们中国人都讲缘份吧?”

“当然,凡事都是因缘聚合而成的。”刘先生答道。

“刘先生看来也是信佛的?”徐薇瞟了一眼阿虎插话道。

“是的,我是禅宗弟子!”刘先生答道。阿虎则装做没看见徐薇的眼神,继续关注奥斯和刘先生的对话。

“那么刘先生,应该能理解,这颗珠子实际上遇到我——一个真正喜欢它的人,也是很特殊的因缘喽!”奥斯不失时机的说道。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这颗珠子的纹饰的确比较特殊。你看,这颗三千年前的珠子正面是个万字符,背后则是个十字架形状的图案,这是非常少见的。它对于研究宗教的起源也许有着很深刻的意义,所以我不打算卖掉。”刘先生回答道。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袁启忽然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怎么感到奥斯说话的声音在慢慢变着呢?怎么听起来越来越象刘先生的声音呢?难道是错觉?

“是这样的,刘先生,我本人也是一个对古代文化和宗教非常感兴趣的人……”奥斯耐心地和刘先生说了起来。

不是错觉!连徐薇和阿虎似乎也注意到了,此时奥斯的声音和语调居然和刘先生一模一样!而且连神态都开始越来越像!

“这颗珠子如果您卖给我,我相信一定能发挥它真正的学术价值!我有一种感觉,您今天一定会把它卖给我的!一定卖!”

说这句话的时候,奥斯的双眼直直地盯着刘先生的眼!而刘先生依然是一副很轻松地样子,只见他喝了口茶,微笑着摇了摇头:

“看来奥斯先生不仅是研究古文化的,对催眠术也是情有独钟啊!”

此话一出,奥斯的脸刷地一下变得非常难看,顿时傻在那里!

催眠?难道这就是一种催眠?袁启大吃一惊!难怪刚才有种诡异的感觉!天呐!而刘先生,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生意人刘先生居然能…..!和这个会催眠的老外,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