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超作品:那爿老石磨(外一篇)

指尖上的星光 2018-05-15 13:34:55

                                                       那爿老石磨


        今天回了一趟老家,老屋依然健在,里面空空的。屋子角落里那爿布满了灰尘的老石磨,吸引了我的视线,勾起了我心中无限的遐想。


        

        这爿石磨是用青龙古石打磨成的,在我小时的记忆里,它是我们搬进了这个新家的时候,在离家十几里远的地方抬回来的。因为那里才有打造石磨的石材,石磨对石材的要求很严格,要质地坚硬的龙古石。如果石材太软,或是用到了沙石类的材料,在碾磨谷物时,就会掉沙,或是碾不碎谷物。


        选择好石材后,就得要一个好的石匠师傅,将山石用石凿把它打造成两扇大小相当的圆石墩。用来做石磨底盘的那扇中间穿一个方孔,用一截耐磨的木材穿过做磨心,与磨架相连起到固定石磨底盘的作用。在石磨上扇的底面中心位置,凿一个小圆孔,用于与底盘中心突出的磨心相吻合。这样当石磨做好以后,用力推动上面的这扇圆形的石磨,石磨就会绕着那个磨心旋转,不至于使上面的这扇石磨打滑或者倾斜。


        在这一爿石磨的上扇和底盘相接触的石面上,用石凿凿一些规则的石齿,当上面的这扇石磨转动时,在上下两扇石磨齿的碾压、磨动下,谷物就碾碎,碾细了。当然碾磨谷物让这扇石磨转起来也是很费力的,有的地方就用毛驴推磨,在我们南方大都是用人力来推拉。


        在那个没有电,更没有电磨的年代。石磨成了家家户户必不可少的生活用具,就像日常生活中的柴米油盐一样重要。没有石磨,玉米、小麦无法磨成面,黄豆无法磨成浆。石磨关系到我们一家老小的一日三餐。


        因此,每天母亲都得站在石磨前,用力的一推一拉,石磨咯吱咯吱的声响响遍了山村,推得石磨转呀转。那石磨里的谷物就磨成细小的粉末从石磨缝隙里粉粉撒落。使出的是力气,推磨推出来的是一天的希望。只要每天有粮食可磨,就会有顿饱饭吃,就是一种满足,那种满足的笑容一直洋溢在母亲的脸上,安静恬淡。


        在山村里,要是哪家的石磨几天没响了。母亲总会为这家担忧,就会自言自语地说,是不是她家又没粮食了。要是长时间还没有石磨的转动声,母亲又会唠叨,准是没吃的了。她再也坐不住,也会时常到她家里看看,见到别人日子实在过不去了,也会送上一些玉米、红署给一点救急。


        在我十岁左右时,看母亲一个人推动那么大一扇石磨有些吃力,就去帮手。开始的时候不会用力,推拉的节奏把握不好,可能母亲在推的时候我还在拉,她拉的时候我又在用力推。母亲也觉得我帮了倒忙,将我赶走,不让我推。慢慢的通过观察和多次尝试,让我明白了,两个人或三个人一起推石磨需要的是默契。只有相互协作、步调一致,该推则推,劲往一处使才能让石磨转得匀速而持久。不然就会你推我拉,费力伤神。


        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大概在我十五六岁时,我就能独自轻松自如地推动那爿石磨了。那时家里养了几头猪,每天要磨十来斤玉米粉,因此我一推就是一二个小时,石磨唱着欢快的歌儿,转呀转。那玉米粉沿磨盘纷纷地飞撒在石磨周围,当满满一盘推磨完时,也会是汗流满面,有时甚至是筋疲力尽。看着金黄色的面粉,心里还是乐滋滋的。


        推石磨的时候,急不得慢不得,要凭着自己的体力自然推动。这样,才能推得长久一些,三板斧式的推法,三分钟的热血,是无法完成工作任务的。只有村人不温不火,不急不愠的心态才能与之相适应。


      如今,这老家在时代的变迁中物是人非,唯有这爿老石磨它承载了我儿时的那一抹抹挥之不去的乡土记忆,就如屋边小溪里的涓涓细流,又如山村飘扬在山间的那缕缕炊烟,久久地让我回味……

我:



                                                           古     井


        老屋的东边有一口井。


        井不大,约一米见方。四周用龙古石条框着,除舀水的一边留下一个井口,其余三边用石墩将这井围着,上面盖着比井底略大的石板做为井盖。因此不管外面暴雨倾盆,还是尘土飞扬,井里的水依然清澈见底。


        

        随着水流出一些似虾状,有前触和许多条腿、呈浅白色的小动物。据说是阴河里才有的,由此我就认同了“这水是通阴河的地下泉水”这一说法。即便是十分干旱的年月,它依然是那样汩汩地流淌,从未枯竭过。


        也不知这口井建成于何年何时,只有那磨砺得发亮的井口,以及通向古井的那圆滑的青石板路面,还记述着它沧桑而又古老的岁月。那些赤裸着脚,穿着布鞋、草鞋的先辈们,用竹筒、木桶,盆亦或石碗来这里取水,来来去去,不知经历了多少个风雨岁月,这井在荒凉、偏僻的大山里,成了祖祖辈辈生命的源泉。


        小的时候,父亲在外地工作,很少回家。家里有五亩来地,种着大片的苞谷,母亲农活特别忙。每天我都会用小木桶来这里打水,一次又一次的将水提回离家二百多米的屋里,直到家里的大水缸装得满满的,以备一天做饭、吃喝用水。一天又一天,在这条路上,在农村的生活磨练中 ,这井让我感受到生活中的艰辛,也逐步地让我懂得什么是坚强,怎样的去做一个坚强的人。


        离开老屋己经二十年了,随着国家出台了帮扶政策,村里的饮水工程几年前得以顺利完工,在古井的下方建了一口更大的水池。村里人也告别了祖祖辈辈挑水吃的历史,古井也随之退出了它神圣的历史舞台。回到离别己久的乡村,总忘不了拜访一下这口滋养我多年的古井。


        通往古井的路依旧是青石板铺就的路面,路边的花草与儿时没有两样,一样熟悉,一样亲切、可爱。而今物是人非,再也看不到成群结队,捉蜻蜓、捕蝴蝶的小朋友,在古井旁飞奔、嬉戏。再也见不到鸡群咯咯争抢啄食的场景,只是可以明显看出没有更多人类活动的痕迹,绿草成荫,将这条小路连同井口深深遮蔽着,它孤单地踡伏于这荒芜的山地,一股清泉从井底接连不断地涌出。站在井边,能清晰地看见井里的水还是那样清澈、纯净。凝望井水,一种凉爽与甘甜之意由然而生。于是伸出双手,将手轻轻地放入井里,捧起那井水,重温儿时的那份心境,一口、两口……不知饮了多少口,总有一种意欲未尽的感觉。


        常言:“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故土水滋就故土情。”或许此刻我饮的不仅仅是一种心境、一种感觉,而是一种对故土、对老屋,对离我们而去的古井的一种深深的眷念之情吧!


           杨超发表作品情况:

           2017年8月31日在《恩施日报 清江旅游周刊》上发表散文《时光荏苒  水杉葱茏》。2017年9月20日在《湖北邮电报  楚驿副刊》上发表散文《古井》。2017年11月2日在《恩施日报 清江旅游周刊》上发表散文《赏菊登高度重阳》,2017年11月8日在《湖北邮电报 楚驿副刊》上发表散文《登高度重阳》。在2017年《龙船调》第二期刊载散文《古井》。2017年《龙船调》第三期再次登载散文《时光荏苒,水杉葱茏》。2017年《龙船调》第四期刊载散文《那爿老石磨》。


  • 我的更多文章:

  • (2015-07-12 10:55:18)

  • (2015-07-10 11:00:33)

  • (2015-06-26 20:45:11)

  • (2015-06-24 22:24:55)

  • (2015-06-18 08:30:57)

  • (2015-06-13 13:25:39)

  • (2015-06-12 08:56:48)

  • (2015-06-12 08:45:45)

  • (2015-06-09 19:26:53)

  • (2015-05-26 17:09:26)

                                                                                           广       告

欢迎关注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liaochangyong888


 小编写作不易,看完记得转发再走哦!


 阅读是一种修养,分享是一种美德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