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夜 自私的基因(完结篇)

看理想 2018-09-21 16:47:16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收看节目

[一千零一夜]第45夜

《一千零一夜 | 自私的基因(完结篇)》


故事开启

选自 梁文道 [一千零一夜]第45夜


所谓的自私指的是生物体上的基因,它的本性的表现,这跟道德无关,无关善无关恶,不能说是好还是坏。




人跟动物的差别到底在哪?


今天继续讲《自私的基因》,我们先来看一个生物学上的例子:雌螳螂是一种非常可怕的动物,雄螳螂在和她交配的一刹那,她会一镰头把这只雄螳螂扣住,一边做,一边从头开始吃这只雄螳螂。


为什么要从头开始吃?因为在交配的时候,尽管头被吃掉了,但是雄螳螂下面该干的活一点都没松懈,相反的,由于没有了头部里的抑制中枢神经,他的活儿干得更加卖力、更加有劲,更有助于雌螳螂获得他精子的过程。最后交配完成,这个雌螳螂就会把整个雄螳螂吃掉,用来补充精力,为了养育下一代。


我们读演化生物学最大的愉悦就在于,可以从演化生物学的观点来理解人类行为,跟人类特殊的表现。人跟动物的差别到底在哪?在于文化。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这本书里面提出一个最有挑战性,后来引起非常大的争议的一个说法。


我们先来看他的构思过程,原来除了基因之外,我们还有别的能够复制自己的复制者出现。



阅读原文


假设有某种生命形式,它们的化学反应是以矽为基础而不是碳、是以氨而不是水;又假设我们发现某生物被煮到摄氏一百度会死去;假设我们找到某种生命现象,完全不是以化学反应做基础,而是以电子反射线路做基础的,是否仍然有些通用的原则对所有的生命体都成立呢?


我不是很清楚的知道,但是,如果一定要在这事下赌注的话,我会赌一项基础的原理。这原理就是:所有的生命都是由“复制”这本质繁衍演化出来的,基因、DNA分子,正是在我们这个星球上盛行的复制本质。也许还有别种,在符合其他条件之下,它们将无可避免地成为演化过程的基础。


但是,我们是否必须到遥远的外星世界去寻找他种复制者(及它所造成的其他类型演化)呢?我认为已经有一种新的复制者在我们这星球上出现了。证据俯拾皆是,它正在婴孩时期,仍然缓缓漂流在浑汤初创的状态之中,但是已经开始在演化速率上有所进展,并将最古老的基因远远丢在后面了。




还记得《黑猫警长》中吃人的螳螂新娘吗?



“meme”借由我们的大脑繁衍生息


其实在我们的生活中,早就有另一种非基因的复制物存在,那就是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文化演化的速度比起基因演化的速度,简直是几个数量等级的变化。比如说十代以前的人跟我们现在是无法沟通的,因为语言演变的速度太高,


在整个文化演变之中,核心的那个复制者是什么?道金斯引用了一个他非常有名的观念,“米姆”。英文是“meme”,自于一个希腊文mimeme,这个字原来的意思就是复制物、复制品。道金斯把它简化成meme,是为了要跟基因(gene)对应起来。所谓的基因在道金斯的看来,就是一段能够完整地复制自己的遗传讯息。它可长可短。


同样在文化中,也有这样的文化基因,就是我们说的meme。比方说,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的开头四个音节“噔噔噔噔”,这四个音符我们总是在百年以来各种各样的场合,电台、广播、电视、电影,听到它不断地响起,它流行开来了,它大量地繁殖,它复制自己,相当忠诚地复制自己,而且它相当的稳固长寿。它就跟基因一样,它是一段文化基因,是一段meme。


这种文化基因(meme)弥漫在我们的文化之中,它跟我们大脑的关系就像基因跟我们身体的关系一样,它借着我们的大脑来散布。比方说我今天听了一个很有说服力的观念,这个文化基因(meme),就种到我的脑子里面,借着我的大脑,它还会繁殖,因为我还会告诉别的人,它就复制自己传播出去。

Meme和基因唯一有点不一样的是,生物体上的基因复制是百分百的拷贝,但meme不同,同样一段话,马克思的唯物辩证主义,莎士比亚的一个剧本,每次传播过程中在每个人的脑子里面都会有点变化,有点变形。



路人与道长在一千零一夜中


自私的基因无关善也无关恶


理查德·道金斯在牛津大学的教授席位名字很有意思,叫做“公众科学理解”。牛津大学不只是要他教生物学,而且要他承担一个责任:向大众传布科学,启蒙大众。而他真的也把自己当成一个科学启蒙的布道士,在今天西方他是最有名的无神论悍将。


他认为神只不过是人类发明给自己的一种鸦片,一种心灵需求,一种对世间的解释。有神论这种文化基因(meme),它十分强悍。它会削弱我们身上别的文化基因(meme),比如说理性。


宗教能够发展出极端的宗教主义者,让他们牺牲自己的生命,干出很多违反人类道德跟人类本性的事情。同样的,类似它的还有极端的爱国主义,这两者在某些表现上是一模一样的。这种文化基因,这种meme,它在压抑着我们人的理性思考能力。


但理性或是其他一些优秀的文化基因,我们可以巩固它、传播它,使得这些优秀的meme一代一代地传下去。爱因斯坦死了,他的学说会传下去;达尔文死了,他的整套观念作为文化基因、作为meme也会传下去。


最后说回到《自私的基因》,理查德·道金斯说他不是要提倡一种道德观念,不是要告诉我们人就应该自私。所谓的自私指的是生物体上的基因,它的本性的表现,这跟道德无关,无关善无关恶,不能说是好还是坏。


对于我们人来说,我们的行为不完全受制于基因,还要受制于道德。因为人是有文化基因(meme)的动物,我们可以摆脱基因加注在我们身上的限制。假如我们的一切行为都完全受基因影响,那我们的行为就跟动物一样。但我们是人,我们有meme。


版本信息

出版社: 天下文化(台版)

副标题: 我們都是基因的俘虜?

译者: 趙淑妙

出版年: 1995-12-1




北京夜色下的人们




(视频节目请点击“阅读原文”观看)



下集预告

第四十六夜 《黑暗的左手》(一)

9.29 晚上线




对科幻小说的认识,很多人会把它想象成跟雄性、跟男人相关。而现代科幻小说的起源来自200年前的一本小说《科学怪人》(Frankenstein),它的作者是玛丽·雪莱,恰恰就是一位女性。我今天就要给大家介绍一个科幻小说史上,一个不世出的大师,她也是个女作家,她就是厄休拉·勒古恩。”

——梁文道




节目回顾

进入看理想公号,在底部菜单栏或回复节目名称可以回顾三档节目已上线的视频




看理想

微信:看理想(ikanlixiang) | 微博:看理想视频


记得,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