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多情唯昏君 妖妃褒姒惑幽王

也食烟火也似仙 2018-09-28 11:37:13



写在前面的话:


高中时代看《东周列国志》,觉得里面的人物各个牛逼。那时候就常想,如果有一天能把这些人的背后的小故事都讲出来,得多有趣?特别是其中的女人,各个光彩四射,甚至有的人不仅影响着一方诸侯、还真的改变了历史进程。


写一个关于春秋战国、关于女人的系列,一直是我的夙愿。她们婀娜、动人的身姿让我魂牵梦绕了好多年。和仙号的两位创始人商量,提及我的想法,没想到她们居然也非常支持。说周五是“我的地盘”,怎么折腾随便!


好吧!那就讲讲那个时代,那些女人的小故事,权当博君一笑罢了!




正文:


选明君还是昏君?对女人来说是个有意思的话题。所有女人都希望另一半不仅英明神武、还用情专一。但除了穿越小说里YY桥段,正儿八经的明君,专情的还真没几个。反倒是昏君们为博美人一笑,无所不用其极。


为什么呢?听我慢慢道来。




通常,君主能称得上“贤明”,必定心里装着天下,万事以苍生为主。譬如汉武大帝,即便再喜欢钩弋夫人,为防止“子幼母壮”,还是狠下心一杀了之。也正因此,明君们的婚姻从由不得己。后宫连着前庭,也是政治的一部分。封谁做皇后、谁当贵妃,都得好好思量,平衡各方利益;甚至连每周去几次皇后寝宫、去几次贵妃那儿都有“祖宗定例”,不能坏了规矩。


反观昏君,大多数史书都会评价一句:“少思维、耽声色”,俗称“少脑子,爱玩!”这样的人更多是随心而为,喜欢谁、愿意宠谁,自己说了算!再加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皇帝是天底下最有钱的主!想宠个女人上天太容易了!


所以,如果列个“宠老婆”排行榜,还得从昏君里面数。前三甲估计跑不了纣王、周幽王这样的“旷古昏君”。


今儿登场的,就是那位宠老婆典范——周幽王。他的第二任王后,正是四大妖妃之一的褒姒。




说褒姒“祸国”,多少有些冤枉。翻遍史书,也没有她陷害忠良的记录,顶多是周幽王废除了太子宜臼,扶持她的儿子上位罢了。作为一个母亲,即便吹了几阵“枕边风”,也情有可原。


她不爱酒池肉林、不喜品竹弹丝,甚至连笑都不爱,这与其他“妖妃”有着天壤之别。她一直“无所好”。


若真说有错,只能说,有个男人太爱她了!恰巧,这个男人是掌握着天下生杀大权的君王。为博她的“倾城一笑”,什么家国天下,统统抛诸脑后。


电视剧里,幽王是位昏聩老者,但凡“昏君”形象大抵如此。但事实上,这位君王继位时可能年岁并不大。



幽王生于何时,正史无记载,干宝的《搜神记》中提到了只言片语:“周宣王三十三年(公元前795年),幽王生。”姑妄听之。若照此推算,他继位的时候只是十三岁。不过,他继位后的各种荒诞行径,倒确实符合一个荷尔蒙旺盛的年轻人行为,而不是长期浸淫政坛的老者。


在幽王即位的第二年,“西周三川皆震。”这三川正是发源于岐山的泾水、渭水、洛河;而岐山是西周的发源地。守城官员不敢怠慢,立即上奏朝廷。幽王却轻描淡写地回复:“三崩地震,实乃常事,何必告知!”


然后……


然后就没了然后。


这更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口无遮拦之言。若是一位年长的君王,多少会像模像样下道政令;同样,他对褒姒表现出的过于浓烈的爱,也与陷入初恋的毛头小伙无异。




幽王的原配申后,是其父母为其选定的王后。后宫佳丽们,也大抵是政治联姻或各国进献而来。有多少真心?不得而知。(就如《大内密探零零发》中,当皇帝的面对形如鬼魅的“三千佳丽”,只能一脸无奈。)


就在幽王的感情世界陷于平淡无奇时,褒姒来了。


幽王初期,与褒国之间展开了一场规模不大的战争。结局不言而喻,褒国降。战败自然得献贡,美女是必备的。就这样,貌美的褒姒,跟随褒国进献的队伍,来到了镐京。


她犹如一股清泉,让年轻的君王的心再次活络、跳跃起来。四目相对,从此君王的眼里再没了三千佳丽。


他宠爱她到什么程度?


《列女传》云:“幽王惑于褎姒,出入与之同乘,不恤国事,驱驰弋猎不时,以适褒姒之意。”


出入与君王同乘,这得多“大逆不道”。但幽王不但毫不介意,还时不时出个游、打个猎,展现下男性雄姿,以博取美人欢心。这种表现,与如今面对女神、在球场上分外卖力的男生们,如出一辙。



美人高兴,天下人就要失望了。


朝堂上伯阳甫之类的忠臣,不断感慨“大周将亡矣!”在野民众亦作诗讽刺;诗经《十月之交》有云:“醘妻煽方处”。正是讽刺他任用小人、宠幸嬖妻,从而导致天灾人祸。


但,任性的幽王对此一概不理。


他愿意“宠”她,即便被千夫所指。


相对的,褒姒似乎并不领情。


她从来不笑。


君王的宠爱、众人的非议,她一概冷漠对之,堪称高冷系的典范。甚至可以说,在这段恋爱关系中,她一直占据着主动。更多的记载是幽王如何“讨好”她,而不是她如何“献媚”君王。


在褒姒入宫的第二年,他们的儿子伯服出生。也正由此开始,褒姒有了被后人诟病的理由。因为几年后,幽王为了她,把申后、原太子宜臼都给废了!



要知道,从宣王开始,周王室已经开始衰落。连年的天灾,加上不断对外用兵,民众开始不断逃离王室封地。宣王晚年不顾众臣反对,也要去太原“料民”(点查人口数字),正是因为已经入不敷出。这在当时无异于向诸侯宣告:“我没钱啦,我得去查查治下臣民数量,征赋税!”


而申国镇守宗周西陲,抵御犬戎,也有着强大的经济、军事实力。周王室与其世为婚姻也正是出此考虑。在内外交困、天灾人祸之际废弃势力庞大的申后,无异于自掘坟墓。


若是明君,再宠爱一个女人,也会掂量掂量其中利害关系。但,幽王是什么人?昏君。昏君最大的特点正是“由着性子来”!


他爱褒姒,他就想让他们的孩子继承王位。那么,当初政治联姻而来、没有感情的申后,让位吧!


幽王八年,原太子宜臼出奔申国。褒姒成为王后。




有人说,宠女人的高境界是“我若为王,你必为后。”就像现代,爱一个女人,就把钞票都奉送到她面前。还有什么比给予后位更大的恩宠?当然还有!


幽王爱老婆的境界能让后世昏君汗颜,不仅在政治上宣布:“这天下以后都你们娘俩的了!”就是日常生活中,也是变着花样,把老婆宠上天,堪称一代“妻奴”。


为了让褒姒展现娇媚无比的笑容,幽王想尽了各种办法。


宫人说,呜钟击鼓、歌舞进临,女子都爱,王后应该会笑。于是,幽王让人日夜歌舞。为此史书上又为他的昏庸添了一笔:“饮酒流湎,倡优在前,以夜续昼。”


但,褒姒不笑。


褒姒说,我当年听那撕绢儿的声音,挺动听的。于是,幽王让人抬了几箱绢,慢慢撕给她听。宝玉撕扇为博晴雯一笑,与他相比,简直太小家子气了。


但,褒姒仍不笑。


毫无办法的幽王最后发出告示:天下之人,若能让王后一笑,赏千金!“一笑值千金”的典故正是由此而来。


当君王,当到如此地步,堪称情深典范。


最后,虢石父想出了一招:“先王昔年在俪山之下,置烟墩二十余所,又置大鼓数十架。但有贼寇,放起狼烟,直冲霄汉,附近诸侯,发兵相救,又呜大鼓,催其前来。今数年以来,天下太平,烽火皆熄。我王若是夜举烽烟,诸侯援兵必至,至而无寇,王后必笑无疑矣。”


没想到,如此荒谬的主意,幽王居然也同意了!从此,戏台上多了“烽火戏诸侯”的桥段。


那天晚上,诸侯蜂拥而至,有的衣冠不整、有的忙碌慌张;仪容、阵仗全无,一片混乱。


终于,褒姒笑了!


但大周的天下即将哭泣!



再说申候见女儿被废、外孙被逐,心中愤恨。他开始密谋将幽王赶下王座,不惜与外敌犬戎结为“盟友”。


幽王十一年,申侯大开城门,引犬戎进攻大周。幽王急急点燃烽火,只是这次,诸侯无一前来。幽王无法,只能驾一小车,带着褒姒、伯服从宫中偏门走出。


应该说,幽王虽然昏庸,但还算合格的丈夫、父亲,至少在最后时刻,他没有抛下妻儿。这与后世那位在马嵬坡为了自己活命,略一沉思就下令杀死口口声声心爱贵妃的唐明皇要好得多。


幽王的马车刚出宫门不远,即被犬戎大军围困。只有司徒郑伯友在旁保驾。最终,郑伯友战死沙场。也因为他的“光荣战死”,郑国君侯由“伯”升为了“公”。最终成就了郑庄公的“春秋小霸”。此乃后话。



失去了郑伯友的保护,幽王、伯服,被犬戎大将从车中扯出,斩于前。而犬戎主见到褒姒的美貌后,立即“收于帐中”。


当众诸侯进京勤王,赶走犬戎后,留下的,是一片狼藉的镐京。血流成河、尸殍遍野。宜臼在一片血色中,登上周天子的宝座,是为“平王”。


褒姒,从此不知所踪。


《史记·周本纪》记载:“昔自夏后氏之衰也,有二神龙止于夏帝庭而言曰:“余,曪之二君。”夏帝卜杀之与去之与止之,莫吉。卜请其漦而藏之,乃吉。于是布币而策告之,龙亡而漦在,椟而去之。夏亡,传此器殷。殷亡,又传此器周。比三代,莫敢发之,至厉王之末,发而观之。漦流于庭,不可除。厉王使妇人裸而噪之。漦化为玄鼋,以入王后宫。后宫之童妾既龀而遭之,既笄而孕 , 无夫而生子,惧而去之。宣王之时童女谣曰:“檿弧箕服,实亡周国。”于是宣王闻之,有夫妇卖是器者,宣王使执而戮之。逃于道,而见乡者后宫童妾所弃妖子出于路者,闻其夜啼,哀而收之,夫妇遂亡,奔于褒。褒人有罪,请入童妾所弃女子者于王以赎罪。弃女子出于褒,是为褒姒。”



若喜欢我们的原创文,欢迎加入仙号QQ群:463606284。

征文邮箱:154402348@qq.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