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城作家作品精选(第一期)

宁城作家 2018-01-09 12:50:44

快,关注这个公众号,一起涨姿势~

戳我

刊首语

潘山

 

       带着春的梦想和希望,我们步入了夏的门槛。在这充满热情和浪漫的季节里,宁城作家官方微刊——宁城文学微刊之窗,正式上线和读者朋友见面了。        它就像一缕习习的夏风吹拂在广茅的中京大地上。温暖在人们的心田里。

这是一座美丽的精神家园。在这个家园里,宁城德艺双馨的作家们将拿起自己手中的笔,唱响时代的主旋律,把艺术理想融入党和人民的事业之中。为人民服务,为正义呼号。

       胸中有大义,笔下响惊雷。宁城的历史人文,山水风光,美丽乡村,在宁城作家的笔下将绽放出更加绚丽的光彩 !

       这是一个交流的平台,宁城作家们将在这里畅谈创作经验和体会,不断地撞击出创作的灵感。

      顾城说: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愿这种美好催绽人们的心灵之花,成为人们追求美好生活路上永不凋谢的风景!

赵群星






  










·

·

·

·

·

·

·

·

·

·

·

·

·

土河浩浩百草茂,

辽天悠悠日月低。

卿相豪门出圣女,

才色绝伦摩云霓。

七岁习得音律成,

一曲琵琶盖五京。

诗词书画无双世,

何况纵马精刀弓。

 

绰绰约约十五余,

锦瑟兰梅绣阁中。

眉簇春烟含远黛,

眸寒秋水锁长空。

两足如霜项凝脂,

飞瀑流云转芙蓉。

双峰山傲七夕月,

湟水河绕帝王城。

 

十七嫁为辽皇侧,

母仪天下震契丹。

亭亭袅袅花解语,

行止大雅不缠绵。

 

举案齐眉助社稷,

伏虎林深文武功。

鼓角接天军乐鸣,

猛士如云唱大风。

 

侍君疆廓八千里,

雪野苍苍连草明。

医巫闾峰栖霞媚,

千秋桥影掠惊鸿。

瀚漠遥遥路不尽,

毡帐对酒指若葱。

躬行披沥兴国是,

丹心一片贯太清。

 

天子恣情极声色,

轻文淡武好喜功。

百场弥猎千多日,

金殿萧萧荆杞生。

白山黑水乌云劲,

朝野纷纷现枭雄。

玩乐尚浓东辽乱,

御驾貔貅海东青。

积殃成灾终为祸,

娥媓郁郁懿德宫。

 

佞相贰臣心盈怨,

恶向胆边逆谋横。

探得乐坊有尤物,

奇货可居赵惟一。

粉面似画善言语,

管弦琴瑟皆惊奇。

电眼美男秋波掣,

不信人间有贞妇。

哞嘴咂舌心花放,

活活跳跳向宫廷。

本是市井斗鸡客,

欲上九天跨龙凤。

 

绿蚁千盏敬如宾,

察言观色眼前人。

宴罢低眉拨工尺,

月华流音淌瑶琴。

珠溅玉盘滑莺语,

啁啾婉转弹星辰。

高峰论道攀才艺,

不呼千岁唤观音。

 

红烛摇天影憧憧,

良宵恨短梦匆匆。

隔帘祸隐潜耳目,

恶婢单登心狰狞。

咬定夜幽罢弹饮:

黄帐如意论蛇龙。

木叶山暗月脉脉,

惺惺阵阵犹啼婴。

 

乙辛锁拿伶人来,

酷刑具具求速死。

构以秽乱后宫状,

牵押畜市赴凌迟。

 

或真或伪观音笔,

奏抄春宫《十香词》。

更言皇后新诗作,

隐射罪孽赵惟一。

 

齿切“解带色已颤”,

醋发“触手心愈忙”。

自命不凡辽天子,

岂甘冠绿幸黄床。

 

天子怒火龙须颤,

顿升杀机弃前情。

击案扬臂飞镔铁,

血淌凤冠半幽冥。

大限临身奈若何,

泪竭天地赋《绝命》。

可汗愤愤避不见,

遂诏金盘赐白绫。

香音已杳复羞辱,

裸尸席卷遣归宁。

乱世红颜命多薄,

莫比平生做百姓。

 

奈何桥下忘川水,

迢迢何处是天涯?

纵目昭雪空遗恨,

忘忧草映彼岸花。

 

依稀眸凝滇池水,

依稀眉秀蜀山青。

依稀面若昆仑月,

依稀娓娓道春风。

 

金樽象箸白玉床,

人间天上两茫茫。

荒冢有泪湿朝露,

昏鸦无语对夕阳。

 

碧血泛青岁月老,

夜半惊魂共春时。

憾恨欲诉心头事,

灯残梦断言即止。



作者简介:

        赵群星,中国当代校园诗人协会会员,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老哈河》主编。著有诗集《岁月无痕》(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发行)、《宁城历史三字经》(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发行)、网络长篇穿越小说《锦绣江湖》,主编《宁城文化》(吉林文史出版社出版发行),创作《宁城之歌》,编导微电影《竞选村官2015》。曾在中国作家网、中华演出网、土豆、腾讯、优酷、爱奇艺、酷6、晋江文学城、腾讯文学,《草原》《新少年》《百柳》,美国《美南周刊》《侨报》等发表诗歌、小说、散文、杂文、戏剧、歌曲、微电影作品。现任宁城县文联主席。


潘山














·

·

·

·

·

·

·

·

·

·

·

·

·

·

·

·

·

·

·

·

·

望井冈龙潭瀑布 (1)

2010 年 5 月作于井冈山

 

银河泻龙潭

白浪滔天

飞流直下起云烟

千山万壑都不见

飘如雪

滴如线

挂如帘

疑似银龙舞白练

气势磅礴惊天地

游人至此叹奇观

文无力 语哑然

李苏 (2) 在世难妄言

世界美景有千万

唯我中华好河山

 

注(1):井冈山龙潭瀑布群位于茨坪北面七公里处,有五潭十八瀑之称。龙潭以瀑布数量多、落差大、形态美而著称。龙潭瀑布群第一潭名碧玉潭,瀑布落差 67 米,水声震耳,水雾如烟,它座落在大峡谷的始端,三面危崖如削,长满绿苔。一面地势稍缓,在便道一边浏览,巨大的水雾从这里腾空而起,蔚为

壮观。

(2)李苏:指唐宋大文学家李白、苏轼。

 

         奇景感怀

      2000 年 11 月 23 日下午去热水参加全县矿业开发研讨会,途中发现一轮红日高挂天空,霞光普照,惠及万物,天上人间浑然一体,堪称世间奇景,触景生情,有感而发。

                      

 一轮红日高挂

抛洒万道彩霞

天开一道美景

喜乐人间万家

 

  户外·初秋

 

秋到塞外草木知

绿肥红瘦满眼诗

一抹清溪东流去

正是桃李飘香时

 

        山    行

——访宁城黑里河生态保护区

 

 山野青松翠

溪流石上飞

林中百鸟语

池塘锦鳞肥

香径通幽处

清风撩心扉

四时皆美景

游人不思归

         作者简介:

        潘山,男,汉族,1957 年 出生。先后毕业于辽宁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中共中央党校法律本科。主任编辑,宁城县作家协会主席。

       参加工作40 多年来,在新闻宣传战线上勤奋耕耘,笔耕不辍,有上千篇新闻作品及部分文学作品在中央、自治区、赤峰市各大新闻媒体、杂志发表,有很多作品获得不同级别的奖励。曾发表散文集《塞外情怀》,诗集《放飞心灵》  ,《宁城县广播电视志》,《宁城县医院院志》 。 


              精神的原乡(诗组)

          一、我想要到草原去流浪
   
   借用草原上最大的蒙古包,挂满彩色的布条
   纵横交错,覆盖并向四方延伸,一直到心底
   金色的顶尖高耸可以接近草原最纯洁的云朵
   绕着敖包祈祷直到它听完我所有的五彩缤纷
   
   敖包的石头啊,每一块都想浸入自己的体温
   敖包的彩条啊,每一块都想染上幻梦的颜色
   静静地,把每一种格格不入的情绪安顿这里
   轻松上阵,这样我才是草原不折不扣的子民
   
   还好,有足够的蒙古包可以随心所欲地停驻
   在没有人的时候,平铺那些被淋湿了的诗意
   那些沉重的顽固的心绪叫它深入辽阔的草地
   那些轻盈的新鲜的笑意叫它升腾成云朵飘逸
   
   给每一首诗起一个温暖的名字安放一段过去
   给每一段过去描摹成诗意才能真正成为历史
   当草原上的玉树可以挺直腰身自由自在呼吸
   海角天涯有多遥不可及我只喜欢脚下的土地
   
   跟着绿草一直行走不管前方是坦途或者荆棘
   和牧民们一起载歌载舞忘记了时间或者人间
   看蓝天白云碧水演绎一段桃花源真实的童话
   彪悍的套马汉子伴着《赛马》驰骋在我心上
   
   现代化的蒙古包里让我忽然记起天堂的幻想
   一杯奶茶半斤马奶酒一个烤全羊多么得丰盛
   脖子上挂满哈达听祝酒歌把沧桑融化成小河
   醉眼迷蒙追问今夕何夕此地何地我是何须人  

             二、灵魂的栖息地
   ——投入草原辽阔的怀抱
   
   以鹰击长空的姿态鸟瞰草原,此刻
   视野才能装进完整。羽翼的风
   才能完全浸润秋草的金色,照亮
   眸子和整个世界,在蔓延中升华
   
   生长永远是一种姿态:牛羊嘴里的
   圣物。临水照影的天使。展开是画卷
   卷起是艺术和生活。点缀大地或者
   呵护灵魂。远山和蓝天都翘首以待
   
   可以是珍珠,以流动诠释诗中有画
   可以大快朵颐,烤涮抓炒超越满汉全席
   活着,以纯洁演绎一种生命存在的灵动
   献身,用全部的身心滋养草原儿女
   
   你们的颜色,总是给我的眼睛长了翅膀
   叫我的心无法按捺于胸膛。彼此模仿
   同样宝石蓝般光亮。我一直寻找静水流深的
   源头,在脚下斗折蛇行,在天空无限澄澈
   
   一个失去母亲的孩子,世界听不懂她的心声
   只有草原的怀抱,可以陪伴成长滋生善良
   用博大引领博大,以精华早造就精华
   脚步可以走得很远,心灵一直在草原扎根
   
   氤氲我所有的情绪,在马头琴上悠扬
   惨败涂地,我是你矢志不渝的守护神
   成功成仁,你是我灵魂永恒的栖息地
   红白黄张扬,永远是我人生的三原色


       作者简介

       徐素艳,笔名玉树临风,朵拉。宁城四中教师。是江山文学网签约作家,黑龙江省龙版网签约作家。网上发表文章近1700篇,二百多万字。出版诗集《岁月静好》、《静水流深》。作品主要发表于《百柳》、《红山晚报》、《中国散文诗》、《天津诗人》等,是市级百家读书教师,征文获市级一等奖,作品发表于辽宁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征文集。


吴艳春

   













·

·

·

·

·

·

·

·

·

·

·

·

·

·

·

·

·

沸腾的老哈河

 

 塞外的凌凌冻云 

凝集在古老中京  

大宁地那霜草金毯 

见证老哈河的蓝色沸腾   

 

轻轻翻开你呀 

翻开那故土的厚重

神榆讲述清朝故事 

群山环抱古寺忠诚

   

千年古塔傲然高耸 

日夜凝望着美丽紫蒙   

道须金秋最烂漫呀

夕阳映照神奇福峰  

 

骁勇的乌兰牧骑 

南征北战的文艺先锋   

技压群雄斩荆折桂 

草原舞台异彩纷呈   

 

岁月诗坛上 

已是一片葱茏   

辣椒红了辣椒红了 

红了如火的激情   

 

待将你轻轻合起 

目光拂过一片芳草青青   

这一段折叠的时光啊 

是你永远的光荣

      作者简介

      吴艳春,女,70后。笔名雁春,在岸上。热爱文字,2010年开始创作散文、报告文学、诗歌、小小说、小剧本等。2013年加入赤峰市作家协会。已经在报刊上发表各类作品二十余万字。


望蔬轩记

       家居平房四合院,为附风雅给它起了个斋名,都是我为了区别平民百姓而追求假时髦所至。我喜欢读书,但不是读书人,却像读书人一样盼望着有一个书房,安顿日趋疲惫的身心。现今都市之风日甚,书房变得奢侈而豪华,使我望尘莫及。好在我居住的房舍宽绰,书桌可以任意搬来挪去,斋名也可以任意取舍,我可以自由自在地倘佯于搬家与起名之间而为所欲为。

      前几年,在洗漱间的暖气片旁放了一张桌子,我有了一间面对北窗的书房,确切的说是一张书桌。隆冬时节,天冷时,滚烫的暖气片也支撑不了我在书桌旁坐上1个小时。再冷的时候把读书的地点搬到了卧室,靠北墙有一铺火炕,是家人睡觉休息的地方,地下靠东墙有三节平柜,暂作书桌,我与电视机享受同等待遇,都在平柜上办公,区别是它靠南端,我则靠北。电视机并不迁就我,嘈杂之声不绝于耳,烦燥之心难以清静。家父辞世后我又将书桌搬进了老人家居住过的两开间的客室,方才有了一个较为理想和安稳的书房,满载读写的心船终于停在了新的港湾。这时,我开始有了起斋名的想法。

      我家四面房屋包围的院中间,有果树2株、芍药4簇、菜畦10个,每年种植蔬菜好几种,夏秋之季,顿顿饭可以吃到环保绿菜。院门开在南屋的正中间,门外左右各植碗口粗的冠柳一株,翠盖如轮。柳侧各有东西两院邻居的白杨数株,树干粗壮,枝叶茂盛,蔽护绿柳,荫及门庭。依据地形物势,我想了好久,正当江郎才尽之际,忽然一个斋名跃上心头,“望蔬轩”,就叫望蔬轩吧!望为看,蔬即蔬菜稼禾也,此名虽不十分贴切,但它起码突出了先吃饭后排场,先物质后精神的平民情愫,没有忘记民以食为天的根本。斋名初露,书家道友便称:“俗了点!俗了点!”我不置可否,点头称是之余,在想:俗点好,俗了不招摇,遂坚定了使用此名的顽固性。

      其实未起名时,望蔬轩即为我起到了读写平台的作用,驱走了烦燥之闲,癖痛之苦。涉猎诗文书画几年,使我最有成就感的当数撰写了自传体纪实小说《我负沧桑》,无斋名的书房功不可没。如今叙写此文,方对望蔬轩去仔细打量,发现自己忽略了书房的一片深情,就像对自己身边亲切的人缺少观察和关注一样,分离数年再见到她,美丽的容颜灿烂地令你惊鸿一瞥。

      轩不追阔,务必净洁,案不求华,而究实用。望蔬轩瓷砖铺地,素棚白墙,一室两窗,日沐韶光。室置一案三几六椅,常有知己二三同室切磋,后壁玻璃隔扇常悬自作书画,为友久坐之谈资,评点而驱寂寞。几设兰惠数钵,茎叶冲天,枝蔓窈窕,兰兮芬馥,如君子相伴。书案备晋魏字帖、唐宋诗词、名家画谱、古文观止、新华字典,学而鉴之。亦陈易砚、湖笔、宣纸、京墨、印章数枚、稿纸若干,以便涂鸦。书房伴我读书习字绘画赋诗写文章。读时字辞窜耀若奔马,写时文章工秀如来禽,诗咏空谷传声,画则旱天泼雨。息时推窗而望,无论是春日、清秋、雨里、雪后皆是碧绿或苍茫的一脉清新,把读写时残留眼球的红外线吸光,驱尽惺忪而豁然。日出日落,月圆月缺,惟有书房伴我时间最长。

      广义上讲,望蔬轩即是我的整个斋院,不仅是一间书房而已。从前忙于工作和生计,不甚读书时它既是我生活的住所,陪我度过了半生的时光。那时我的院前是一片开阔的田野,站于门前近视,可见田野的庄稼和蔬菜,远望可及绿树和村庄,更远处的山岚隐约其间。望及田野常常勾起我上山下乡躬耕田亩的联想,时时怀想走出的那个生产队,以及生产队里的那些健在或不在了的乡亲,想起自己种过的庄稼地,打过的机电井,莳弄过的蔬菜大棚。我还时常走在院前田野的小路上,早起晨练或是默念怕忘记的警句格言,构思搁浅的文章,常常引起劳作农人的注目,好在他们都是乡亲邻里,找话茬谈些里短家长。烟浓处是村庄,住户皆是我的乡邻,那里有犬吠,也有鸡鸣,更有我描述美好生活的创作素材。现今我的斋院已被林立的高楼所包围,鸡鸣犬吠的田园风光已被“宅楼栉立掩南山”所取代,我只有退避三舍,站在“心远地自偏”的院中望着几个菜畦发呆,不知这方净土还能伴我多久?终有一天怕是会被占领。无奈中我依然喜欢读书,但我知道自己成不了读书人,正像一个人走在艺无止境的路上,只能朝着心中的理想去奋斗,却永远不能抵达。然而我并不因此自悲,反而因曾经和现实拥有望蔬轩而庆幸,因为它将继续引领一名平民向心中理想靠近。

                      2012年5月    

       作家简介:

      王磊,1950年生于内蒙古自治区宁城县天义镇,中共党员,大专学历。1968年上山下乡,1979年参加工作。先后供职于宁城县政府办、县政协、县委宣传部,2010年退休。自幼热爱写作,乐此不疲,笔耕不辍。曾任《中京书画报》编辑,编辑出版了《中京翰墨情》、《中京之子》、《中京放歌》等文集。2011年由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了长篇回忆录《我负沧桑》。


爱情表白


       请不要把我与金钱联系在一起,金钱的俗气,会把我的纯真玷污。

      请不要把我与权势联系在一起,权势的阿媚,会失去我的质朴。

      把我放在蓝天上与白云为伴;把我放在大海里与浪花共舞;把我放在你的心坎上吧!让爱的甜蜜、情的温柔,铸就你天伦的幸福。

      有人说我自私,是的,在我的世界里容不下第三者的介入;而我又是慷慨的,只要两心相悦,真心付出,我给予的是春天般的快乐和钻石般的璀璨夺目。

     结婚并不是我的坟墓,那是我走向了成熟。看,那些把我当作生命一样珍惜,鲜花一样呵护的人,谁不幸福?只有那些冠以我的名誉,去做各种交易,只想着索取,又不愿付出的人,获得的永远是泪珠。

      请尊重我吧!珍惜我吧!让人类最美好的时光,在你心田永驻!这就是爱情的表白。

 

醉游西湖

 

你飘逸的秀发像西湖边的垂柳,

朦胧的倒影是我梦中的娇娘;

西湖的晚风啊!你温馨的体香,

微起的涟漪恰似含情的波浪。

你去了哪里,你在何方?

那似水的柔情,挽着淡淡的惆怅。

再斟一盏美酒,迎着银色的月光,

想你在人间的天堂。 

观美庐

 

美人住美庐,

美庐有美人;

美人想美庐,

美庐等美人。

美人化羽天上去,

美庐升烟呈紫云。

美人美,

天堂人间共歌舞;

美庐美,

人间天堂同是春。

美庐,美人,

美人,美庐。

 

注:美庐,蒋介石与宋美龄在庐山的别墅,

其因蒋介石在告别庐山时,提笔写下“美庐”两字而得名。

宋美龄不仅美丽,而有思想、有知识,是富有争议的女性,

一生褒贬不一。

        作者简介:

       秦飞,原名秦少东,生于1962.9,在宁城县供电公司工作。他的诗歌,曾得到诗坛泰斗艾青的鼓励:“小诗难写,你很会写诗,写得不错”;1994年出版诗集《白云悠悠我的梦》。他的诗就像山谷中一朵朵悠然绽放的兰,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最后的嘱托

            

        天,下起了雨。一连下了三天,还没开晴的迹象。

       张平凡叼着烟斗,吸了两口烟,就咳嗽七八分钟。老嫂子用拳头敲打他酷似虾米似得的脊背。他破口大骂“王八绿球球的,咳嗽个你姥姥呀,要死就快死!”他腻腻歪歪的活着,连说话的气脉都没有,但骂起人来,底气十足,如雷贯耳,成为左邻右舍的噪音。

       “双子他五叔,你这毛病怕生气。”

        “我真恨我自己,那年在煤窑里塌方咋不把我砸死,一死百了,比活着强多了。我天天呼哧带喘的,生不如死,生不如死呀。”

       “你病猫似的爬在我家的热炕头上,要吃要喝还耍蔫蔫熊。你要是像个人样,我耐着性子侍候你几天,你要是给脸不要脸,动不动就耍驴脾气,你马上就给我滚蛋。”

  老嫂子几句话就把张平凡镇住。
        “嫂子,我窝囊,我张平凡这辈子窝囊呀。”

       “你还窝囊,你把李大脑袋的媳妇给睡了,有了自己的根苗。猴精猴坏的李大脑袋,起早贪黑,忙忙乎乎,不都给你拉磨吗?”

       张平凡哭着哭着笑了。他想起二妮、双柱,这辈子没白折腾......

       吃午饭时,张平凡闷一茶缸白酒,盖着被子,迷迷瞪瞪睡着了。

      “赶紧起来,双柱来了。”

      张平凡好像扎了大烟,顿时来了精神。

      “双柱,赶紧坐。”

      “大爷,我爸爸让你到我家去。”

      “我不去。”

       张平凡最怕李大脑袋,十七八年前,他和二妮被李大脑袋捉奸在床。李大脑袋把剔猪肉的砍刀抡在榆木柜上,咔嚓一声就砍断半面子.......二妮紧紧的抱住李大脑袋后腰,用力的往后拖,喊破了嗓子“你傻呀,还不赶紧跑。”他钻进了齐腰深的玉米地。张平凡和二妮由明的变成暗的。

      张平凡暗想,李大脑袋这个老犊子,挖个坑让我跳,我能跳?

       “大爷,我爸够呛了,熬不过今天。”

双柱告诉张平凡,李大脑袋,得了脑癌不能说话了,靠手比划,比划不清楚,就用笔写。他想,李大脑袋你早死十年,老子肯会和二妮过得有滋有味。你却偏不死,把老子满满一大罐子灯油靠干了,你才撒手,你他妈的太不是人了。

      张平凡进了院,李家的人谁都不正眼瞧他一眼。二妮猫腰撅腚的用浆糊和大白纸糊棺材缝。双柱大声喊了一声“妈,我张大爷到了。”二妮直起腰跟他说“赶紧上屋吧,他有话要给你说。”张平凡心想李大脑袋,你个王八蛋,你到这步田地了,是不是想掰手腕子,还是摔跤?

      屋里,李大脑袋穿好了寿衣,气若游丝,在熬时辰。二妮用力掐着李大脑袋的胳膊,扯着嗓子好像叫魂似的叫了十多遍,他才有气无力的睁开眼睛,看着不共戴天的情敌。二妮把纸笔放在他手中,他哆嗦着哆嗦着,写下:”你必须对二妮好,不然我×你八辈祖宗”字刚写完,铅笔当啷一声掉在地板砖上,叽里咕噜的滚进吊炕洞里。

        ......

       李大脑袋烧过五七之后,很多人都在攒他和二妮的亲事,老嫂子一百个赞成。张平凡执意回绝。

       “好时候都没在一起,都成棺材瓤子了,还浪狂啥个劲。”

      

      作家简介:

      王海:笔名梅花君子,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宁城作家协会副主席。曾在《红山晚报》、《赤峰日报》、《百柳》、《当代闪小说》等报刊发表小说、散文、评论若干篇首。其中散文《我的岳阳情结》获“生态洞庭,美丽岳阳”全国征文大赛三等奖、《读书散记》获公会系统征文一等奖,报告文学《来自老哈河畔的报告》(与吴艳春合著)获赤峰市“十个全覆盖”征文比赛三等奖。

文/编辑  by    潘山、 徐素艳

图片      by  网络、作家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