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能得几时闲

素心人的事 2018-05-11 08:48:54

人生能得几时闲



乡下的土鸡蛋一百五十个,散养的鸡公鸡婆一对,桔园亲手摘下的桔子一纸箱,自采的猕猴桃十斤,荷塘的嫩莲蓬和剥好的莲子米各一马夹袋,莲藕三条,黄豆黑豆共十斤,新棉花弹好的棉絮一床——这些就是他回乡一次打回的秋风了:终于明白为什么不打春风冬风,果子熟透在枝头,莲子结实在荷塘,只有秋天才会有如此丰盛的收成,一辆依维柯满载着浓浓的亲情。这是姑姑家的,那是二姐给的,这是三婶送的,那是堂弟特意去朋友家订购的,这些野生湖鱼是三姐的。厨房摊了一地还不算,客厅地上也满是的。还没算上一水桶的高邮泥鳅,父母种的丝瓜苦瓜茄子和南瓜,这些是妯娌从娘家带回的,我们也跟着“秋风一二”了——有故乡可回的人就是幸福啊。

 

今天的天气格外好,久违的艳阳照在哪里都是金灿灿的。午后三点多,读饱了书,一个人到园子里坐坐。看天,看树,看水;看水里的鱼泛起的涟漪,看墙头上树的影子在摇。真希望时光能留驻于此时此地。我在这里确切地体会出一个“闲”字。并非什么都不做,也不是纯粹地发呆。他午休醒来,入园寻我。我们一起看天,看树,看水。人生能得几时闲?总是忙忙碌碌,东奔西走。做不完的梦,永远不能满足的欲望,应酬不尽的人事。一天之中哪怕只有这样片刻的应酬给自己的心,这一日都是安暖的。所以,不管怎样,只要有空闲,我都会先把自己喜欢的事做一遍:读书,喝茶,游园。其余都为末事。

 

晚饭后,我们准备回市区了。我将满地的蔬果装了一些回去,他把断腿的鸡公杀了收拾利索给我带着;另一只鸡婆十分活络,临走前去卫生间一眼瞄见地上的蛋。这就是自家鸡生的蛋了,好新奇啊。这个小长假从我们坐上地铁返城的那一刻就结束了。在他心里,可谓十分圆满。既享受了浓稠的乡情,又如愿运了二十袋土到庭院里,离他栽树莳花的园林梦只差数十块太湖石了。我的八天假期,一本书看得剩一个尾巴,另一本书只读完一半。儿子则尽情地读他喜欢的网络科幻小说,终于找到了比游戏更有趣的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