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作家”藏心机:前妻留家“隐婚”,后妻家外隐婚 ——轰动一时的安徽女幼师铊投毒案内幕调查

知音 2018-11-05 12:02:11

作者:李菱珊  编辑:胡平  图:摄图网

版权声明:本文为知音杂志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

 



一个人面对所有的痛,这样的隐瞒何其煎熬


2006年,18岁的潘晶晶从安庆第一高级职业中学毕业,当了纺织工。工厂在市区,她家在杨桥镇,买了一辆电动车,早出晚归。


2007年底,潘晶晶参加同学聚会,同学把网络作家张宏介绍给她。张宏比潘晶晶大5岁,安庆人,计算机专业毕业后曾在电脑公司工作,后因酷爱网络小说,辞职在家,成了一名网络写手,有不少“粉丝”。


两人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2008年8月,潘晶晶打算在市区租房住,她带张宏见了父母。听说张宏没有正经工作,潘母觉得不踏实,以女儿年龄尚小为由婉拒。潘晶晶跟母亲大吵一架,赌气离家。


2008年10月14日,两人“奉子成婚”,与张宏父母住在一起,第二年生下女儿。潘晶晶既要上班,又要带孩子,无暇对镜梳妆、谈诗论文,这时陈玲出现了!


陈玲比潘晶晶大2岁,在安庆当幼师,她漂亮,性格活泼,是网迷,也是个“文青”。一次,她在网上被一部玄幻小说深深吸引,随后加入了作者的“粉丝群”,得知作者就在安庆,这个网络写手就是张宏。


张宏在跟陈玲见面后,得知陈玲也爱好文学,两人聊得很热烈,很快成了情人。不久,潘晶晶便知道了。因为当初家人反对,要面子的她这时只有选择一个人面对。她去幼儿园找陈玲,给她看结婚证和一家三口的照片,但陈玲冰冷地不肯退出。


陈玲并不甘心做情人,对张宏步步紧逼。2011年8月3日,苦苦挣扎的潘晶晶被迫同意协议离婚,孩子归张宏抚养。张宏顾忌父母的态度,加上他很在意自己在“粉丝”中的形象,要潘晶晶仍带女儿住在他家,潘晶晶心里痛苦并暗存复合的希望。张宏装作跟前妻还是一家人,常选在潘晶晶上夜班时回家,如果其他时间回家,他就等到父母睡着以后,再悄悄地从家中溜走。陈玲要张宏别回家,张宏说:“哪怕看在孩子的情分上,我不能一点不过问她们的生活吧。”


陈玲不想让他们有独处的机会,只好藏起满腹的伤心和委屈,主动与潘晶晶以“姐妹”相称,陪他们一起外出吃饭、唱歌,免得他们出现“意外”。潘晶晶很想让女儿和爸爸多相处一些时光,减少女儿童年所受到的伤害,所以哪怕忍气吞声,也愿意承受委屈。


2012年4月的一天傍晚,张宏带潘晶晶和女儿到一家饭馆吃饭。菜刚上桌,陈玲的电话就来了,张宏只好告诉了她饭店地址,陈玲急匆匆赶到后,无法遮掩脸上的怒容。潘晶晶见状,抱着孩子就要走,却被陈玲拦了下来:“姐,你不要走,这不怪你和孩子……”张宏也示意潘晶晶不要走,她只得留了下来。


吃过饭后,天下起大雨,陈玲动了恻隐之心:“姐,你就带着孩子到我们那过夜吧。”一辆出租车开来,张宏让潘晶晶抱着女儿坐进副驾驶室,他和陈玲坐到车后排,车子开到他们租住的小区。当潘晶晶迈进那栋房子的门时,心头涌起不尽的伤感和屈辱。当晚,陈玲陪潘晶晶和孩子睡在床上,张宏和衣躺在沙发上,三个人事实上都无法入眠……


然而,陈玲越来越不能忍受这种强颜欢笑的日子。她开始实施一个险恶的计划。陈玲在网上搜到一种名叫“溴化铊”的危险化学品,预谋让潘晶晶铊中毒,以彻底断了张宏与潘晶晶复婚的念头。离婚的事,只有他们三个人知道,潘晶晶一旦有了精神病或成为“植物人”,就不会有人相信她的话,或者她根本就说不了话。即便张宏怀疑到她,也只能沉默,选择跟她结婚……


“姐妹”相称暗流汹涌,为“清障”两次投下铊毒


2012年4月11日,陈玲从北京一家公司网购了一瓶5克装的溴化铊。17日下午,她约张宏、潘晶晶到集贤南路“欢乐牧场”就餐。


席间,趁潘晶晶和张宏外出拿啤酒时,陈玲将事先准备好的混合于淀粉中的溴化铊,放入潘晶晶的饮料中。潘晶晶回来后喝下饮料,顿感不舒服。当晚,她上夜班时出现腹泻。之后,她相继出现脱发、腿部刺痛、行走困难等症状。


随后,潘晶晶被张宏和家人送到安庆、合肥多家医院治疗,医生始终检查不出她到底患了什么病。联系到潘晶晶的姨妈有精神病史,后来她又被送进安庆市第六人民医院(即安庆市精神病医院)治疗,被诊断为癔症性精神病,服用了一些治疗精神病的药物。


至此,陈玲默默期待了许久的愿望终于达成。张宏拿出离婚证,向父母公开了早就与潘晶晶离婚的事实,此时父母责怪他也没有用了。就在潘晶晶治疗期间,2012年4月23日,张宏和陈玲登记结婚。病床上的潘晶晶得知这一消息,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原本她还期望张宏能回心转意,现在一切都成了泡影。她想等病好了,就带着女儿搬离张家,开始新的生活。


8月初,经过近4个月的治疗、休养,潘晶晶的身体奇迹般恢复。就在同事到家中看望她时,潘晶晶突然想起什么,对张宏说:“那次吃火锅,我隐约记得我杯子里好像有白色沉淀物,不会是你和陈玲拿药害我吧?”张宏惊愕:“我怎么会害你?陈玲也不会,白色沉淀物应该是饮料里的。”


潘晶晶的一丝疑惑,提醒了她的父亲,其父到派出所报警,警方因没有证据,无法查实。而潘晶晶一天天好起来,家里人也没多想什么。


这时,陈玲用早孕测试试纸测知自己已经怀孕。眼看潘晶晶仍住在张家,张家上下对潘晶晶体贴照顾,对她却显得有些冷漠,她怕婚姻保不住,伺机第二次对潘晶晶投毒。她再次网购了一瓶5克装的溴化铊。


8月10日晚,陈玲和张宏在杨桥镇接到回家休养的潘晶晶,到安庆市开发区钻石名典KTV唱歌。陈玲趁潘晶晶上卫生间、张宏外出接电话之机,再次将5克溴化铊全部投入到潘晶晶喝的茶水中。事后,潘晶晶又出现掉头发、发烧、不能行走等症状,被家人送到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等医疗机构救治。


潘晶晶两次铊中毒,都发生在三个人一起外出吃饭、唱歌时,而且就在这期间,张宏和陈玲结婚……这让张宏怀疑陈玲可能对潘晶晶投毒。他逼问陈玲,她最后哭着承认了,说是希望尽快跟他结婚,而且她怀孕了,求他看在孩子的情分上原谅她。张宏听了十分惊讶和恐惧,当即提出离婚。陈玲见鸡飞蛋打,张宏又如此没有“担当”,既害怕他报警,又恨他无情,于是两人在结婚仅4个多月后,便协议离婚,陈玲除了肚子里的孩子外,什么也没有得到。


2012年8月29日,经解放军第307医院毒检室检验,潘晶晶为铊中毒。9月3日,其父报案,安庆市公安局大观区分局立即展开侦查。10月15日,陈玲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抓获归案。


这时,陈玲已经被证实怀孕,预产期是2013年6月1日。在接受讯问的日子里,她的肚子也在一天天隆起。随着她要成为一个母亲,她对潘晶晶涌起无限的怜悯,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此时,她对张宏已无丝毫依恋,是他的自私和无情毁了她和潘晶晶,她对这个曾狂热爱过人的只有恨。


2013年4月16日,警方为陈玲办理了取保候审。6月1日,陈玲在极度痛苦中分娩,产下一个健康可爱的女婴。在哺乳期里,她日夜守着女儿,因为还有一年,她就要身陷囹圄,从此她就要和幼小的女儿“永别”,女儿再也不能享受到安宁和幸福的童年……


此时,潘晶晶更是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经安庆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鉴定:潘晶晶因铊中毒导致双下肢麻木、脚部刺痛等周围性神经病变,肢体瘫痪、肌肉萎缩,相继出现嗜睡、癫痫发作、昏迷等严重的中毒性脑病症状,其损伤程度为重伤。2013年10月28日,潘晶晶经司法鉴定已成“植物人”。


告你“合谋投毒”!在铁轨和地堡里悲惨共舞


2014年6月3日,陈玲被安庆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一岁的女儿只能交由父母照顾。此案在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期间,陈玲辩称她购买、投放溴化铊毒害潘晶晶,均是受张宏指使。张宏予以否认,称两次聚会都是陈玲邀约请客,自己根本不知道她购买溴化铊以及投毒的事实。经警方调查,并无证据证实张宏对潘晶晶实施故意伤害的犯罪行为,没有证据证实张宏参与或指使、教唆陈玲使用溴化铊毒害潘晶晶的事实,张宏和陈玲不构成共同侵权。张宏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2014年12月15日,陈玲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处无期徒刑,刑事附带民事赔偿受害人潘晶晶103万元。


到底张宏在这起投毒案中是否属于共同犯罪,警方查证:张宏在得知陈玲用溴化铊对潘晶晶实施二次投毒后,在QQ聊天时对陈玲说:“唉,你可知道一旦警方介入,你这属于故意杀人罪,甚至是死刑啊。”并说,“一旦惊动警方,警方一旦怀疑你,各种记录一调查,肯定会查到你在淘宝上买药的事,几乎是隐瞒不掉的。”他授意陈玲,“记得这些聊天的记录都要删除哦。”陈玲便果断删除了购买溴化铊的淘宝交易记录,还删除了与潘晶晶的所有短信记录。


2015年11月23日,安庆市大观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认为:为帮陈玲逃脱罪行,张宏单独删除和指使陈玲删除相关重要电子证据,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帮助毁灭证据罪,判决其有期徒刑2年6个月。张宏向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6年1月23日,安庆市中院驳回了张宏的上诉,维持原判。


[采访附记] 2016年3月18日,记者来到安庆市宜秀区杨桥镇余墩村潘晶晶的家里采访。潘母告诉记者:陈玲入狱后,陈父卖掉家里简陋的房子,赔偿20多万,就再无能力赔偿,还医疗费也是杯水车薪。张宏来看过潘晶晶;外孙女被她爷爷送来过医院,孩子哭着叫“妈妈”,女儿眼角竟有了泪。从那以后,孩子再没来过。


潘晶晶从医院回家后,潘母每隔三小时就帮她翻一次身,擦洗身体5次以上,早中晚按摩3次。每天从早上5点到晚上9点,制作并注射7顿流食。记者看到潘晶晶一动不动躺在床上,两双大眼睛不自主地转着。突然,她脖子上的筋隆起,嘴里发出“呜呜”声,潘母立即上前给她做颈部按摩,对记者说:“她这是不舒服了。”老人流着泪对记者说,“去年,我老伴在外做工摔断了腿,现在每天黄昏就在晶晶床前不停地喊,像老牛在嗷,我听着就哭……”记者感到一阵心酸。室内,潘晶晶躺在床上,睁着一双大眼睛,无声地看着这个世界。室外,村头的梨花已在盛开,可惜她对这一切全无感觉……


[小编发言] 陈玲漂亮,有才华,不难找到阳光的爱情,可她却“执著”地侵入别人家庭,宁愿顶着“小三”的屈辱,与潘晶晶以“姐妹”相称,在三人的复杂纠葛中,终于还是因为心理失衡,残忍地制造了这起触目惊心的铊投毒案,毁掉潘晶晶,也彻底地葬送了自己。而张宏竭力隐瞒离婚的事实,根本原因还是出于自私和情感上的贪婪,他想同时拥有两个女人,并企图在这种三角关系中,弥补心理愧疚,事实上他不仅做不到,而且会让两个女人反复挣扎在希望和隐恨之中,等于在她们的身边埋下了一颗隐性炸弹,他对悲剧的发生难辞其咎。潘晶晶是悲剧的最大受害者,婚姻本已不复存在,她却幻想着自己如果配合“隐离婚”,有朝一日可能会让前夫良心发现,让早已破碎的家庭重圆,这是她没有认清张宏本质上的自私和贪婪,当断不断,酿成悲剧。(张宏为化名,其他均为真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