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救援其实就是一个技术宅幻想在火星上大肆破坏公物的故事

叔的刀法 2019-08-20 12:36:11

我想在《火星救援》国内上映之前谈谈这本小说。作者安迪·威尔据说是个技术宅,也就是弄的满屋子插线板、一切自己搞掂的那种人,因此他构想的那个落难火星的宇航员,也是个拆了东墙补西墙的主儿,总之把所有能用上的物件全部拆掉然后重新连接,这样拆拆装装在火星上一个人挺了四百多天,最后为了获救还自驾游穿越了大半个火星。

可能这是我读过的最好的一本近未来科幻小说,也就是你没法嗖地一下飞过几百光年,或者哗地一下太阳系就不见了,一切脑洞都建构在当前人类的技术水平之上。当然在小说设定的年代,估计也就是未来半个世纪以内吧,人类已经能够发射更大的载人飞船前往火星,但是基本技术原理并没有改变。换句话说,如果NASA得到的预算能够提高10倍(目前是每年180亿美元左右),基本上可以立刻启动这个项目。这就让高级电工+二级钳工+一级园艺师的主人公马克有了在火星上施展拳脚的想象空间。马克完全就是火星鲁滨逊,无非作者没有给他安排邂逅一个火星人星期五而已。

早年间技术宅的现实世界可能是这样的,他们把电脑主板从机箱里拆下来,各种连接线、内存条、显示器横七竖八堆满一桌子。是的,这基本上也就是火星宇航员马克的积极展开自救行动的工作效果。他几乎拆了一切能拆的东西,然后乱七八糟地组装成另外一些东西,而且每次都还干对了,想想看一个死技术宅构思这些情节该有多么过瘾。

技术宅的另一个强迫症,可能是无法停止对硬件和连接效果做加减法,于是我们的主人公马克同学也在火星上做了四百多天的各种加减法,小到计算几个电阻串联的安培数,中到计算携带多少块太阳能电池板可以支持驾车横穿火星,大到计算需要种出多少枚——是的,是多少枚——土豆能够满足挺到获救所需的卡路里。总之整部小说除了永无休止地拆拆装装,就是永无休止地把各种数字计算来计算去,一个人的共产主义,一个人的计划经济,让我们这些经历过从国家计委到发改委的人感觉无比过瘾。甚至“三年自然灾害”也照式发生在火星上,只不过表现为种植土豆的大棚由于计算失误而炸飞上天,还好主人公马克同学幸运地逃过此劫,马上他又开始计算幸存的土豆能够提供多少卡路里、每天吃几个土豆可以支撑到逃出生天。

所以呢,这本科幻小说的好看,并不在于宇宙飞船在地球和火星之间嗖嗖地飞来飞去,这些事儿我作为一个文科生也可以构思个八九不离十,它最好玩的还是一个死技术宅把自己鼓捣电脑折腾各种机器的梦想给搬到火星上了,就像作者借马克的嘴说的,我一个人在火星上坐拥价值几千亿美元的豪宅——火星上留给马克的所有物资的确值几千亿,他把它们大卸八块乾坤大挪移,想怎么拆就怎么拆,想怎么连就怎么连,还每次都连对,我的天啊,这绝对是一个技术宅的终极梦想吧。所以,可能作者都没当科幻小说写,而只是平常拆装电脑不过瘾索性做个白日梦去火星把NASA的全部家当都拆了。老实讲,我读小说每每看到马克又在打什么设备的主意,心里就会有一个声音大喊:住手,有人毁坏公物啦!

当然也别被我带沟里去,这本小说构思非常巧妙,特别是人物刻画,闹不好刘慈欣看了会直拍大腿——卧槽他怎么写得这么好!最重要的,我必须剧透一点,电影之所以能够通过审查在国内上映,可能是因为作者预测几十年后的中国还是现政权执政,中国的航天部门还叫国家航天局,而中国政府继2012之后又帮了美国人一个大忙。等看电影你就知道了。


(最后放一张现实中的技术宅照片脑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