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逃婚被抓回的这晚,在他身下反抗得越厉害,他就越兴奋

微淘特价 2018-06-19 12:05:18

三月的南丰城,已是水高风暖的季节,连空气中都带着植物葱郁所散发出的清香。

曾八娘在头陀的报晓清唱声中醒来,正是晨曦初露之时,穿好裙衫,汲上粉色缠枝莲绣花鞋,正要出门,就见比她大二岁的七娘匆匆入屋,看到八娘起床,笑道:“八妹怎么不多睡会儿?”

一边说,一边收拾了昨日换下的脏衣,抱着打算出门,又回头对八娘道:“八妹,你身子不好,再睡会儿吧,别回头再病了,又累爹娘和哥哥们担心,娘正在做早饭,你先上床躺一会儿,回头娘做好了早饭,我洗完了衣服,再来叫你。”

曾八娘大病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人,便是自家这位七姐,她躺在床上一个多月,一直陪着她的人,也是这位七姐,每次看到她恬淡温柔的笑,还有甜软熨贴的声音,曾八娘就觉得自己对这世界的恐惧少了一份,到了现在,她身体大好了,恐惧没有了,一是因对这个家和这个世界多少有了些了解,二是,全耐这位七姐的悉心照料。

曾八娘对着七娘甜甜一笑:“姐,一大家的衣服,你一个人要洗到什么时候?我去帮你好不好?”

如今她不仅占着人家亲妹妹的身体,还每天吃着家里最好的饭菜,爹娘且不说,几个哥哥和这位七姐,更是把她捧在心中般呵护着,就连比她小的九郎十娘,也都让着她。因此八娘觉得自己总不好天天这样吃了睡睡了吃,实在也应该为这个家做些事情才对。

谁知七娘却不答应,柔声劝道:“八妹,你身体才好,丈夫说了,不能累着。”想了一下,怕她是一个人待着无趣,便笑道,“小九今儿没去学舍里,正带着十妹在后院里玩,你若是不想躺着了,就去找小九玩去吧。才过了寒食清明,后院那几株桃花开的正欢,你不是喜欢么?要不折几枝送爹书房里?”

八娘只好点了点头。

七娘见她乖巧,放心去了。

后院中除了那几株桃花,只种着些瓜果蔬菜,才刚刚发芽,实在没什么好看的。八娘不愿意去,有些无趣的折身回了屋里,才发现七娘早为她准备好了洗脸水,毛巾就在边上搁着,还有涮牙用的竹盐和涮牙子。

曾家穷,买不起松脂膏等涮牙的用品,只好以盐代替。

竹盐可是好东西,若是拿来洗脸,还有美容嫩肤的功效,八娘曾建议六娘和七娘试过,结果两个姐姐娘却嗔道:“哪能用盐洗脸?太过浪费。”

后来八娘才知道,原来这看似平常的盐,在宋国也不便宜。一斤就要近五十文,且还是官买,份量不足,这实际的一斤,大概要六十多文了。相当于十斤米的价格了,而她前世生活的地方,一斤盐算起来,不到一斤米的价,可见这盐有多贵,难怪两位姐姐舍不得。

与美貌相比,自然是果腹更重要。

八娘用涮牙子沾了少许的盐,拿了个陶杯自盆中舀了水,出了门涮牙。

隔院传来朗朗的读书声,八娘一边涮牙,一边凝神听了一会儿。那是二哥曾子固办的曾家学舍,因爹和二哥的盛名,倒是收了不少学生,不过学生虽多,却大多是曾家本族的,并不用交学费,所以这学舍的收入,其实并不怎样,要不然家中也未必这样艰难。

八娘想着,就站在院中的辛夷树下叹了口气。

爹爹曾不疑从前是玉山县的知县,因不愿同上峰一起贪污,反被诬贪污,因此被去职罢官,虽然后来查清是被反诬,可也丢了这县令的实差和太常博士的寄禄官职,生生断了一家人的生活来源。爹爹为官清廉,未曾被罢黜时,身为知县,也不过一月八贯的奉禄,勉强够养活这一大家的人而已,并无积蓄,所以官差一丢,家中便显出了一贫如洗的窘境。

若不是二哥从京城太学里休学归家,办了这学舍,城中百姓冲着他的才名,送了子弟来读书,这一家真要喝西北风了。

叹了一回,想着自己这一病,家中仅有的一点积蓄也被花光了,总得找点什么办法,弄点钱来才是正事,就端着水杯回了屋。待涮了牙洗了脸,八娘坐到书案前,拿起笔画起昨日未完的画来。

才画了没几笔,大哥家的两个侄儿便相携而来,比她只小了半岁的觉郎在外叫道:“八姑,我和黉儿可以进来吧?”

对这礼貌知理的大侄子,八娘还是十分喜欢的,觉郎这小子比九郎子宣可要老实懂事的多:“进来吧。”

觉郎进了屋,见她正在画画,便拿了几张画完的他细看了一回,忍不住好奇的问道:“八姑,你这是画的仕女图?怎么感觉和一般的仕女图,不太一样呢?”

“呃,”八娘一愣,复又笑道,“算是吧,八姑画着玩的。哎,黉儿,别乱动那墨水,回头弄脏了衣服,看你祖母不揍你。”

一边说,一边丢下笔,把才六岁的小侄子黉儿抱到凳子上坐好:“别乱动,等八姑画好了,带你去吃早饭可好?”

黉儿在凳上扭了扭屁股,奶声奶气道:“八姑,黉儿也要画画。”

昨儿也是闹了这么一出,他不仅把自己画成了大花脸,还弄脏了一身的衣服,气的七娘狠狠的打了他一顿屁股。八娘一笑,道:“黉儿今天是不是又想被你七姑打屁股了?”

黉儿想着昨天的疼,忙摇头摆手:“黉儿不画了。”

这还差不多,小孩就是记打不记吃的性子。

看着他憨态可掬的样子,八娘摇摇头,笑着回身拿了笔,继续画起来,觉郎一边管着黉儿别捣乱,一边看着八娘作画,八娘这才想起来问:“觉儿,你今天怎么没去学舍里上学?”

“今天新来了个学生,学堂里却没有多余的桌凳了,二叔便让我和九叔先回来。反正学舍里教的那些,我都学过了,在家看书也是一样,早上跟着祖父读了一会儿书,因祖母在做饭,黉儿闹,所以祖母才让我带他来八姑屋里玩。”

“就是不去学舍,你在家也要好好看书才是,要不然你爹回来检查你课业,若是荒废了,到时揍你,可没人帮你。”

觉郎不以为然的笑道:“不会,有二叔和祖父看着呢。我想偷懒也不成。”

两人说了会儿话,八娘的画作完一幅,七娘已过来催:“八妹,觉儿黉儿,吃早饭了。”

觉郎便搀了黉儿的手,三人一起跟在六娘身后去了堂屋。

朱氏正端了饭菜过来,见了几人,笑道:“黉儿,去叫你祖父来吃饭。”

堂屋西间是书房,此时曾不疑应该就在书房中看书,朱氏的话音才落,就见曾不疑跨踱着步子入了堂屋,八娘和七娘自去厨房里帮着朱氏端饭菜,曾不疑坐了下来,黉儿依在祖父的身边说话,觉郎自觉去摆碗筷。

不过一会儿,九郎子宣也带着小十妹进了屋。

一家人吃完早饭,曾不疑自是回房看书,又叫了九郎,觉郎和黉儿跟着一起去了,七娘手脚利索的收拾了碗筷,对朱氏道:“娘,你回屋歇一会儿去吧,这一向身体都不大好,上回郎中也说了要你多休息。”

朱氏已有了五个月的身孕。

朱氏道:“涮个碗筷又能累到哪里去?倒是你,整天忙这忙那的也不得个闲,还是快回屋里去做针线吧。”

年前的时候七娘订了亲事,说的是临川王家长房的二子王平甫。八娘听说那王平甫是个极有才气的,她家二哥曾子固十二岁作《六论》,名振江西,这王平甫却也不差,十三岁写了篇《题腾王阁》,在士大夫和文人中广为流传,王平甫今年17岁,比七娘大了三岁。自定亲后,七娘除了家务事,便是在绣她的嫁妆。

八娘在边上道:“不如娘去歇一会儿,七姐去做绣活,我去收拾碗筷。”

朱氏抚了抚鬓角的乱发,笑道:“我的儿,就你那小身板,怎敢让你去涮碗筷?若再病一场,娘也不活了,快带着十娘回房看会儿书去吧,离中午还早着,我涮了碗再去歇会儿不迟。”

八娘自从半年前魂穿到曾家后,因身子虚弱,这一家人对她呵护备至,虽家中贫困却也从不曾短了她的吃穿,每常想帮着家中做些事情,以减内心的愧疚不安,也都被家人以她身子弱为由婉拒。八娘知道多说无益,只得垂头丧气牵了十娘的手跟着七娘回了后院西厢她和七娘住的屋子。

七娘绷了绣架开始做绣活,十娘坐在床上玩八娘给她做的几个小布偶。八娘只得拿起画笔继续画画。还好这八娘生在儒学世家,受过良好的教育,原本也算个小才女,虽只有十二岁,也画得一手漂亮的工笔画。因此如今画来,一家人也不觉得奇怪。

七娘抬头看了一眼,笑道:“八妹又在作画?姐姐怎么觉得你画的与从前不同?好新奇呢。”

八娘索性搁了画笑,把已画好的几张拿了送到七娘面前给她看:“七姐,你觉得我画的可好看?”

七娘从绣架上抬起头,瞄了一眼,眼光便重新落在绣架上,答道:“自然好看,你的画二哥和爹不是一直夸?”

“哎呀,七姐,我不是问你这画画的好不好看,我是问你我画的仕女头上的头饰可好看。”

七娘这才抬起头仔细看了一会儿,惊奇道:“你这画的是什么首饰?我竟没有看过呢,不过真是漂亮,新颖别致,简约又不失典雅。”

八娘得意一笑:“好看就成。回头你和六姐姐出嫁时,就照这个款式打几副头面,保准让你能在婆家增光。”

七娘脸一红,嗔了八娘一眼,便低下头不再说话。脸上的笑意一会儿便隐了下去,轻轻叹了口气。

八娘自然知道她叹什么。

这个朝代有些象曾八娘前世生活的那个时空的宋朝,高陪嫁风盛行,前头大哥娶妻和三姐姐出嫁时,已把娘从前的赔嫁都贴补完了,到了六姐和七姐这儿,家中一贫如洗,虽说与王家是几代联姻,那王家和他们曾家一样,又是诗礼之家,也不见得在乎媳妇陪嫁多少,可人家不在乎,和你有没有,那是两回事。

其实在曾八娘看来,七姐这门亲事实在有些莫名其妙兼匪夷所思。

那王平甫的外祖母,正是曾八娘家嫁到金溪吴家的亲姑母,按理,王平甫该叫七娘一声表姑才对,可偏偏二哥与王平甫的兄长王介甫交好,老爹曾不疑又看中王平甫的才学,再加上他与七娘年龄相当,男才女貌,实是一对璧人,老爹想着亲上加亲,而王家亦有此意,便订了两人的亲事。

八娘想起来便觉好笑,若是七娘嫁了过去,日后她见着王平甫,是该唤一声表侄儿,还是称一声七姐夫?

更纠结的是,王家的长子,王平甫同学的哥哥王介甫同学,娶的也是金溪吴家的女儿,还是个很有才名的女子,自己的姑母,可是那位王长嫂的亲叔祖母,到时候,那才女长嫂是管七娘叫弟媳,还是叫表姑?能摆起长嫂的谱,才怪。

这倒也还罢了,最重要的是,这王平甫的娘,原就是她们的嫡亲表姐姐。

这般一想,婆婆原是表姐,老公原是表侄,长嫂原是表侄女,真正一团乱姻亲关系,也不知老爹是咋纠结,才纠结出这么一门亲事来的。

见八娘偷笑,七娘自是知道她笑什么,别说八娘觉得这亲事好笑,就是她自己当初听到时,也觉得不可思议。

但自古以来,儿女亲事,都是由父母做主,她又能说什么?再说,听二哥说王平甫也是一表人才,又有才名……想到这里,七娘的脸不由又是一红,抬了手轻轻打了一下她的头:“蹲在这儿也不腿酸?看你的书去吧。”

八娘就知道七姐对那据说长一表人才,才华横溢的七姐夫其实还是很满意的。有心想取笑几句,又见她红了脸,就敛了笑,对着七娘正色道:“姐,你别怕,反正咱们家不兴早嫁,你如今也不过十四岁,出嫁还得等几年呢,我们家不会一直这么穷,八妹我不会让娘一直愁你的嫁妆,你放心,到时候八妹一定会让你风风光光嫁到王家的。”

如何让曾家变成富户,这是八娘想了多少天的问题,看着一家人为了给她治病,省吃俭用,二哥一个二十三四岁的青年,甚至常常吃了半碗米饭,就说饱了,她如何不感动不心酸?

看着瘦的跟棵豆牙似的八娘握着小拳头信誓旦旦说出安慰人的话,七娘心中一酸,别说是她了,就是六姐的嫁妆还没着落呢,何况二哥四哥和五哥,也都因家贫而未定亲,七娘强笑道:“小丫头说什么呢,王家又不是注重嫁妆的人家,若果真是,我不嫁便是。不过在临川陪祖母的六姐也十六岁了,听说南城乡的王家,有心想这两年就成亲,爹和娘一直为六姐的嫁妆愁着呢。”

六娘曾云晴未来的婆家在南城县,未来的六姐夫叫王咎之,曾是老爹的门生,因有才学,很得老爹的赏识。

两人正说着话,就见朱氏手中拿了个小小的锦囊进了屋,见八娘曲膝蹲在地上,皱眉嗔道:“怎么蹲在这儿,一会儿站起来又要头昏,快起来凳子上坐着去,小姑娘家家,岂能坐无坐相,站无站相?”

八娘如言起了身,搬了凳子来让朱氏坐下:“娘,你怎么来了?”

朱氏先是捏了捏坐在床上玩着布偶的小十娘的脸,才打开手中的锦囊,从里面拿出一支一掌三指宽大小的螭虎金钗,笑道:“这支钗,还是我当初出嫁时,你们外祖母给我的,足有六两重,留着也没什么用处,娘也用不着,七娘你一会儿拿去金银铺中,折成铜钱拿回来吧。”

这个时空的人极讲究信誉,那些作奸犯科的人毕竟只是少数,何况曾家声名在外,因此朱氏并不怕七娘被骗。

七娘睁大了眼:“娘,这可是外祖母留给你的,如今外祖母去了,也是你的念想,怎可拿去折钱?”

娘怀着身孕不便出门,二哥在学里教书也没时间,既叫她去,便是不想让爹知道了。

古时半斤八两,就是折成八娘后世的计量,也有四两多重。

一两金,十两银,虽说按市价,一两银可换十贯钱,可实际上因这时代市面上流通的银钱不多,一两银换铜钱的话,可换到十二贯左右,这支螭虎金钗,如果运气好,足可兑上七十多贯钱。

对于他们这样的贫困之家,那可是一笔巨款。足够全家人一年的嚼用了。

若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朱氏也不可能把这救急用的螭虎钗拿出来。

“娘,是不是家里一点钱也没有了?”一早帮着朱氏做饭时,七娘就发现厨房里的米缸面缸都快空了。

朱氏笑着点了点头:“这支金钗,娘原本是想着等你六姐出嫁的时候,给她做陪嫁的,可现在……也不为是家着家中没钱的原因,眼看着天气慢慢变热,你们兄妹几个,都要再做身新衣才好。”

“娘,我穿六姐以前的旧衣就好,我不是还有两件新衣裙么?改改让八妹和十妹穿吧。”

看着懂事的女儿,朱氏有些心酸,强笑道:“那哪儿成,你可正是要打扮的时候,再说你们的不做倒好说,你二哥可是学里的先生,总不能穿的太寒碜,你四哥五哥都在临川州学里读书,临川是州城,更不好叫人看笑话了。”

二哥四哥五哥都是前头的夫人吴氏所生,朱氏是继母,觉得再难艰,也不好亏了二郎几人。

七娘还想再劝,八娘在一边看着那螭虎金钗却亮了眼。

正愁着怎么睡觉,老天就给她递了枕头。

便从朱氏手上接了那金钗在手中仔细端祥,因放的时日太久,又没重新炸过,色泽暗沉,但做工却十分精致,上面的浮雕螭虎栩栩如生,显是出自名家之手:“娘,回头我和七姐一起去金银铺中问问。”

七娘瞪了她一眼:“八妹,别不懂事。这可是母亲最心爱的首饰。”

八娘心道,也是最后一件首饰了。

再不想想办法,任这样下去,别说这首饰了,只怕这祖宅,也要卖了去。

便不顾八娘瞪她,把金钗收进锦囊中,对朱氏笑道:“娘,你先带十妹回屋里歇会儿去,我和七姐这就出去看看。”

一边说,一边向七娘施了个眼色。

七娘以为她会想办法把这钗留下,哄她们娘呢,也就不再坚持。

朱氏怕她们不知事,不晓得这钗价值几何,又细细交待了几句,这才搀了十娘的手,出了屋。

姐妹两人把朱氏送出门,见朱氏进了前院,七娘回身进屋就八娘手中夺了锦囊,嗔道:“八妹,这可不是玩的,快叫我收起来,回头给娘送去。”

“姐,你先别急,听我说。”八娘笑着把她画的几张画挑了两张出来,“你看,这几个仕女头上的头饰怎样?”

“哎呀八妹,你这会儿还有心思让我看你的画。”七娘急道。

家中无米下炊,不卖了娘的金钗,一家人就得饿肚子,可这又是娘最后一件压箱底的首饰了,且还是去世的外祖母留给娘的,她着实舍不得,心着正愁着呢。

“七姐,你想保下娘的金钗,又不让一家人饿肚子,就得从我这几张画里想办法。”

八娘故作神秘的笑道。

这也是她的一技之长,拜各种穿越小说影响,作为资深专业技术人士,八娘觉得自己前途相当有望。她的另一专长,这会儿没钱也发挥不了,但是画几张首饰画稿,却非难事,兴许真遇着机会可以换钱呢?这不,机会就来了?

七娘被她说的莫名其妙:“和你的画有什么关系?难道你打算出去卖画?”七娘说着便沉下脸,“八妹别闹了,虽说你画的不错,可比你画的好的人多了去,也不见谁靠几张画就能糊口的。”

七娘这算是客气的说法了,她要当真把这些算不上画的画儿拿出去卖,别说能卖掉了,不让人笑话已算给她面子。

八娘嗔道:“我哪里不知道这画一般,人家有病才买我的画呢,算了七姐,和你一时也说不清楚,你不是想既保下娘的金钗又不让一家人饿肚子么?我有一个法子,你要是相信我,就同我去金银铺中一趟,要是妹妹的法子不成,也没损失,大不了我们把这支金钗拿回来就是。”

七娘一想也是,只要她不卖这金钗,别人还能抢不成?不过到底好奇八娘有什么法子,又不信她,便问:“你先告诉我是什么法子,我再与你出去。”

八娘附耳与她说了一遍,七姐惊喜的睁大了眼:“这样也成?”

“成不成总要试了才知道。”

反正也没别的办法,死马当活马医吧。七娘点了点头:“行,就照你说的办法,我们现在就去。”

“姐,我头发正乱着呢,这样出门可难看,你先把我梳好头,我们再出门。”

这小丫头最是爱美,七娘好笑,取了梳子帮她梳头。绾了两个简单的双环髻,又换了出门的衣裙,两人才去了主屋里,同朱氏说了一声,问清了城中最大的金银铺便是泰瑞祥,姐妹两人出门直奔泰瑞祥金银铺。

曾家住在城南,而南丰城最大的金银铺泰瑞祥却在城中段最繁华的街道上,因此足走了小半个时辰才到。七娘还不显,可八娘已是累的气喘嘘嘘,心中暗道这身体实在虚弱,自大病一场到现在,也养了有半年了,还是这般样子,以后得想办法煅炼才是。

站在泰瑞祥金银铺前顺了口气,拭了拭头上的汗,又整了一下衣衫,八娘才执了七娘的手,施然踱步,进了金银铺。

就有个穿着扬妃色褙子一看就清明爽利年轻妇人迎上前来,热情笑道:“两位小娘子,奴家是这铺中的掌柜,两位小娘子称奴家一声陆娘子便是,不知两位前来,是要买首饰,还是要订制?若是买先成的,就请随便看看,有看中的,再招呼奴家。若是要定制,就请说说二位的要求。”

七娘不吱声儿,八娘就笑道:“我们先看看,若没有合适的,再请这位娘子介绍。”

陆娘子见两人中大些的只抿着嘴浅笑,似有些羞涩,倒是小些的娘子回话,心中有些诧异,却也未表现出来,笑道:“两位小娘子只管看,若有需要,再招呼奴家便是。”

一边说,一便把两人引至货架前。

八娘便携着七娘仔细看着那些琳琅瞒目的首饰。

其实她心中也没什么底,毕竟这是第一次逛金银铺。她来到这世间半年的时间,先是病在家中,后来病虽好了,可娘与姐姐忙着家务,几个哥哥忙着学业,也不过偶然与他们一起逛过次把夜市而已。

再加上家中贫困,不管是朱氏,还是七娘,有限的几个银饰款式都极是简单。八娘实在不知道她画的那些首饰,在这里有没有市场。

不过她前世时爸妈整天忙着生意,一年里大部分时间在世界各地飞,她是跟着祖父母一起生活的。而她前世的祖母,原是名伶,后来嫁给祖父后,不再登台,改做幕后工作,专门设计制作戏装及首饰,业余时间为剧组做服装指导,在业内极有名气,只因年龄的问题,不是大制作的影片,很难请动她老人家出山。

八娘从小耳闻目染,后来业余设计珠宝首饰,也算小有所成。

不过她家的家族生意,并非是珠宝,而是古典家居业,所以八娘前世并未在珠宝设计方面有更深的发展,受祖父影响,她更感兴趣的,是古典家具设计。

祖父是国内素有盛名的考古专家,又因家族生意,对古典家具极有研究,她家收藏的各类明清家具,无不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祖父是传统知识分子,给这个惟一养在身边的小孙女的,也是最好的传统文化教育,八娘的前世曾云善从小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与祖父一般,对明清家具极是着迷,再加上她家原是国内最大的古典家具生产商,家族生意,几乎普及全球,她虽然学的是企业管理还有经济学,后来担任的,亦是家族企业的副总裁一职,可她最大的成就,却是在家具设计领域。

八娘想着,不由暗暗叹了口气。

不知道曾把她当作掌中明珠一般宠爱的祖父和祖母现在怎样。而她的父母,大抵上对她的意外身亡,不会有太多的伤心吧?

在他们心中,也许更在意的是公司,何况她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少了她一个女儿,伤心难过也许是有的,可要说有多伤心难过,却未必了。毕竟,她虽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却是在祖父母身边长大,父母从来也未曾把她多放在心上。

“八娘?”见她看着货架发呆,七娘轻轻捏了捏她的手。

八娘回过神来,朝七娘笑了笑,收起心思,与七娘一起,仔细看了一会儿货架上各色饰物,心中顿时有了底气,正要招呼刚才店中那妇人,就见一个十五六岁眉眼浓丽,美艳逼人的姑娘进了铺中。

八娘和七娘都很惊艳,不由暗暗打量了那姑娘几眼。

陆娘子一见,不是她的主家武三娘又是谁?忙迎了上去,喜道:“三娘,你怎么来了?”

那被称为三娘的脸上却没有半分喜意,对那女子道:“陆娘子,我心中烦着,所以过来转转,你只管招呼客人,我坐一会儿便走。”

一边说,一边径自往屋东墙边置着的坐椅走去。

话虽如此,陆娘子还是跟了过去,亲手为她沏了茶,等要说话,一抬头,见刚进屋的两位小娘子正看着她们,知道不是说话的时候,便起身对两人道笑道:“两位小娘子可有看中的?”

七娘就看向八娘。

八娘对着这陆娘子露出招牌式的笑,一双眼瞬间弯成了月牙儿,说不出的可爱。

“这位娘子,你们铺中的首饰虽然十分精致,可我与姐姐却没有挑到合适的,太贵重的,我们买不起,可是稍一般些的,又……刚听你说铺中可以订制,我们想订制一套,却不知这费用如何收取?若是价太高,我与姐姐并没有多少钱,怕付不起,娘子若是有空,可否给我们介绍一二?”

陆娘子见她长的乖巧可爱,未语先笑,心中已有三分好感,且言语爽利恳切,既说了自己的难处,又不让人觉得突兀,虽然心中急着想与武三娘说话,却也耐心亲切道:“自然可以,你们可画好样式,或是旧首饰改做,我们只收手工钱儿,不过具体手多少,也要看样儿,一般的,大概五百文钱到一贯,若是复杂些的,便不好说了,要看过图样,才好定价。若是你们只提供图样,由我们出金银玉饰,就得另算价了。不知两位小娘子是旧饰翻新,还是?”

八娘看了七娘一眼,七娘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我们想旧首饰翻新。也有图样,掌柜的若是有空,帮我们看看,报个价,我们也好决定。”

一边说,一边从锦馕中取出那金钗,并示意八娘取出她怀里揣着的图样。

陆娘子先是接了金钗,一看之下,也是惊叹,这螭虎金钗不仅份量够足,做工也极端精致,虽显老旧,暗无光泽,可也知并非凡品,不由就有些好奇,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一下这姐妹二人的穿作,都十分普通,半旧的绸衣,身上一无饰物,大概是想折了金钗,多打两副头面的原因。

又打开八娘奉过去的图样,这一看,却是惊呆了。

她是见惯了各色首饰的,也不免为图中那钗簪的精致华丽而心生赞叹。一时也顾不上与姐妹两说话,只把那图样拿到武三娘面前,道:“三娘,你看看,这……”

武三娘起先也并介意,瞄了一眼后便再扭不开眼,赞赏半响,方对朝着七娘微一福身,笑道:“我是这铺子的主家,姓武,小娘子叫我一声武三娘就是,这位小娘子,你这钗簪首饰,可是京中流行的样子?”

七娘摇了摇头,笑着回道:“不是,我们穷居小城,哪里去过京城?这图样儿,是我家八妹闲来无事画着玩的,刚巧家母今日想拿这金钗换几样首饰,因此我与家妹才来贵铺中问问。”

武三娘看七娘年岁也不大,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不知她口中的八妹是何人,难道就是面前那个一团孩气的小丫头?武三娘摇了摇头,笑问:“这首饰看似简单,可要真做起来,却费时费工,麻烦的很,且一般匠工也做不了,非得要我们铺子中的大师傅亲手做才能成,因此这工费,只怕要高些。我想着你们拿来的这螭虎金钗,也有六七两重,倒够做你这图样上的一副头面的,至于这费用嘛,”武三娘说着一沉呤,“我实在也是爱极了这副头面的款式,给你们打个折,五贯钱如何?”

见七娘露出为难的神色,武三娘又忙道:“小娘子可是觉得价格高了?小娘子放心,我便是这铺子的主家,给你们的价实在很低了,若不是这图样儿新奇别致,我也想看看做出来的实物有多漂亮,也不会许出五贯的价,若是按正常的费用来收,只怕不下十贯钱呢。”

七娘不懂这些,也不知道武三娘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她脸上的为难,不过是因为自家拿不出五贯钱,并且事实上也没打算真做这首饰,被武三娘这一说,不知道如何回话而已,便看向八娘。

八娘这才笑道:“谢谢这位姐姐体谅,也是我们莽撞了,不知道换个饰样儿,还需要这么多的花费,我们家中贫寒,这首饰也是母亲的陪嫁之物,若不是因故需要副头面给家中姐姐添妆奁,也不会拿来翻做。虽然知道姐姐实在是少收了,可我们确实拿不出这五贯钱来,”说到这里,脸上满是歉疚之色,对着武三娘盈盈福了福身,“耽误姐姐时间了,我们回去再问问母亲,看是不是再换个别的简单些的款式,能少些花销的,再来贵铺中吧。”

说完,便盯着武三娘手中拿着的图样儿。

武三娘知道她这是要收回图样了,不免有些遗憾。想交回人家手上,却又舍不得,一时便有些踌躇。

八娘心知有戏,便瞪大了一双无辜天真的大眼,盯着武三娘道:“这位姐姐?我们还要急着回家给母亲回话呢,说不定母亲愿意换副花销少的,我们还来做姐姐的生意,这会儿就不耽搁姐姐时间了。”

脸上满是遗憾之色。

武三娘听得这话,心中一动,便道:“若是换简单的,也可来我铺中,到时候定给你们优惠的价儿,不过若是换简单的,这图样儿,你们岂不是不需要了?”

八娘笑道:“是呢,我好不容易画的,可惜家中贫寒,却是用不上了。”

“那……”武三娘想了想,商量道,“既是不用,这图样儿可就浪费了,不如小娘子把这图样儿送给我如何?等你回家与你母亲商量了,若是来翻做头面,我给你们免费,你觉得如何?”

八娘马上露出惊喜的笑:“姐姐说的当真?”

“这是自然。”武三娘见她愿意,忙肯定回道。

八娘心中却是冷笑,想用个免费就打发了自己,换了这图样?若翻做简单的款式,她们也不费什么事儿,甚至可以拿铺中现成的首饰来换,用普通的首饰来换这么精美的一支螭虎钗,非但没亏,还占便宜,更兼赚了自己一幅图样儿。这武三娘倒是当真会算帐。

这几张图样,可以前世祖母珍藏的那些首饰画稿中的样子,后来她对珠宝设计有了兴趣,特地从祖母讨了研究的,说起来,这些图样,都是87版《红楼梦》中那十三钗的配饰,自是精美无双。

心中冷笑,脸上却露出难过歉疚的神情:“难得姐姐喜欢,也是我的荣幸,非是我小气,可这实在是我特地为姐姐出嫁画的,花了好多心思,如今虽不能做了,但却是我的一份心意,若是其它的画儿,我画的也不算好,姐姐你喜欢,送你便是,可这个,却不能送了,虽做了不首饰,就是把这图样儿送给我家姐姐也好,兴许她日后自己能照着打一副来,也算我尽了心了。就对不住你了。回头若是母亲同意翻做平常些的首饰,我们一定也来你家铺中,可好?”

武三娘见她不愿意,又想着她家中贫寒,又有姐姐要出嫁,正是需要钱的时候,若是自己花钱买下这图样,她们保准愿意,这般一想,脸上的笑越发柔和,道:“小娘子对你家姐姐的心意,可真叫人羡慕。要不你看这样可好?我实在喜欢你画的这图样儿,我说句不当的话,你们如今也是需要钱的时候,不如就把这图样卖给我,得的钱,你再给你家姐姐买别的礼物添妆,岂不是比送一张图样要强?”

“这……”八娘看着被武三娘紧紧握在手中的画纸,露出既心动,又不舍的表情来,扭头眼巴巴的看向七娘。

七娘眉头微皱,轻声斥责道:“八妹,这款式六姐姐极喜欢的,你若是卖了,她该有多失望?我们家中虽贫寒,可你也不能单为了几个钱,就……再说了,一张图样儿又能卖几个钱?也不顶事儿,反倒叫六姐难过,我们还是家去吧。”

八娘闻言暗中偷笑,想不到素来老实的七娘,做起戏来,也是形神俱备,却装了十分遗憾的表情,拉了拉七娘的袖子,低声央道:“七姐姐……还是先听听武家姐姐报个价吧,若是成……”

武三娘一听,忙道:“十贯,你们觉得可成?”

八娘依旧扯着六娘的袖子晃,七娘先是觉得不可思议,这一张图样就能换十贯?可见八娘扯她袖子,因是先前商量好的暗示,忙敛了心中的惊喜,眉头皱的更深,低声斥责道:“八妹!”

这还不满意?

武三娘又仔细打量了两人一眼,见她们虽穿着半旧的衣裙,可却收拾的十分整洁,且这小娘子不过十岁左右的样子,却画的一手好画,想来家中虽贫,却也是好人家的女儿,观那年长些的小娘子的样子,似是当真不想卖,而非是与她讨价还价,可这图样,经过这么一纠缠,她反倒生了势在必得的心思,便一咬牙,干脆道:“我是实在喜欢小娘子画的这样式,也诚心想买,若是两位愿意,二十贯如何?这个价实在不便宜了,我铺中的掌柜陆娘子,一月的薪酬,也不过才五贯钱。”

那边上的陆娘子忙帮腔:“确实是不低了。可值我四五个月的辛苦钱呢。我们主家亦是实在喜欢,要不然,哪能出这个价?”

八娘心道,二十贯也便宜你们了,想当年自己一个设计稿,哪家珠宝公司不抢着要?没有六位数,连谈都不用谈。

可如今这不是人在屋檐下么?

便拿眼瞧着七娘,这回不扯七娘的袖子了,却道:“七姐姐,二十贯都足够给六姐姐打两三副银头面了。姐姐就依了吧。”

七娘这才叹了口气,朝着武三娘一幅身:“这,实在并非为了与姐姐讨价,不过姐姐这般诚心,我若是再不应,便是不识抬举了。有了姐姐这二十贯,我们也能给家姐买两副头面,说起来,我与妹妹,还要谢谢您呢。”

见成了交,武三娘自松了一口气,又见她话说的好听,脸上的笑越发真诚起来:“该当的,”又转头吩咐陆娘子,“去取二十贯的交子来,交给这两位小娘子。”

一贯钱足有三四斤重,二十贯这姐妹二人也拿不了。七娘收了陆娘子递过来的交子,又是一福身:“如此,我姐妹二人,便谢过两位了。”

八娘见收了交子,露出目瞪口呆的样子,好似对武娘子果真付了钱有些不可思议,伸手从七娘接过那四张面额为五贯一张的交子,拿在手中看了半天。

之前八娘看到母亲钱箱中有几贯钱,也曾掂量过,见一贯便有三四斤,还曾问过二哥曾子固,这一贯钱就这么重,若是人家买贵重的东西,岂不是要找几个抬?而且出门在外,也不方便。

曾二哥那天刚好无事,坐在院中的桃花树下看书,八娘问话时,他正感到脖子酸痛,抬了头原想看看落花,赏赏美景,休息片刻,见小妹虚心求教,便给她好生科普了一翻:“有钱的人家,或者能找着门路的,一般会折了金银,这样带着也方便些。不过市面上流通的金银可不多,不是一般人能轻易兑到的,且也会折价,不合算,所以大多会兑成交子,便于携带。”

当时八娘还笑,说是哪天若能争上一百贯,也要兑一张百贯的交子,自己藏着。二哥还笑她:“傻丫头才多大,就晓得要自己存点私房钱了?只是你这愿望可实现不了,如今朝庭发行的最高面额的,也不过是五贯一张的交子。且都是定期的,到时若是不去换成新交子,或者折成现钱,便要作废呢。”

八娘原还好奇,不知道这交子什么样子,曾家无余钱,就是有,也大抵上要充着家用,怎会折成交子?所以八娘还真是从未见过。

看着手中的几张经过特殊处理的纸,心道原来交子就是这样的呀。脸上却是装了不敢置信的神情,对着七娘惊喜道:“姐姐,原来我画的这个图样儿,真的可以换钱呢。”

一边说,一边慌忙从手袖中又掏出几张图样儿来,问七娘:“七姐姐,如果这几个图样,这位武姐姐也喜欢,是不是也能卖钱?”

话一说完,便把那几张图样也送到武三娘面前:“武家姐姐你看,这几张比你手上的还要好。”

七娘又气又笑,这表情倒是真的:“八妹,不得无礼。武家姐姐不过是一时喜欢罢了,哪能都买呢。”

八娘心道,她当然会买,若是这些首饰打造出来放在铺中售卖,所争的钱,何止这二十贯?

果然,那武三娘虽不信她手中的图样儿会比自己花了二十贯买下的这张更好,却也疑惑的接了过去,这一看,眼便亮了三分。

她买的那张上,绘的不过是一套桃花绕枝式样,可这几张,却是一套双髻对插的五彩蝴蝶钗,一套斜鬓佩双翅螺丝镶宝石凤钗,一套正佩挂金蝴蝶五彩五尾凤步遥,一套简约雅致的斜枝雪梨花银钗,端的是华丽无双,精美绝伦,虽只是用水粉绘出的,也让人觉得若是做出实物,镶嵌上玫瑰珠宝,不知有多流光溢彩,称得人光彩照人呢。

武三娘不由又看了那小丫头一眼,就见她虽做出天真无邪的样子,依然止不住嘴角那小计谋得呈的笑。

武三娘暗道,这小丫头他日若是做起生意来,也当是个精明的,如此懂得迂回算计,称得上是个生意人才。

大宋国虽然民风开放,女子抛头露面操持一家生计的不少,但到底男女有别,女人做起事情来,总要比男人承受的压力更多。

她自己是家中独女,偌大家业,无男丁继承,她虽不过十六岁,却已当了武家这一门大半个家,生意上的事情,父亲每常都要她来拿主意,而自她参与家中生意这三四年来,武家的生意扩大了足有三倍,铺子遍及整个建昌军。可尽管如此,父亲却依旧为没有儿子继承家业发愁。

因父母日渐年老,无法再生养,父亲与母亲夫妻情深,自不愿意去讨小妾,这些日子,正在准备着她的亲事,希望能找个女婿入赘,以支撑门楣,可真优秀的男儿,哪个愿意作人家的上门女婿的?差一些的,别说她自己看不上,就是父亲也不同意。

因此留心了几年,依旧没寻着个合适的。眼看着她年龄越来越大,父亲这才发急起来,最近更是四处拜托亲戚故旧……

武三娘想着自己,见这小丫头虽衣着平寒,却灵动狡慧,显然这姐妹二人,意是这个小丫头是个作主的,倒是对八娘生出些惜才之意来,虽然明知自己着了她的道,也不气恼,只吟吟看着八娘笑,也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八娘被她看的发毛,知道自己的那点小算盘算是被人看穿了,只好朝着武三娘坦然一笑。

武三娘见她也不说话,沉呤了一下,方道:“既是小娘子有心想把这四张图样也卖给我,我便也不还价了,虽这四张上绘着的款式,比刚我买下的那张还好些,可你也别跟我抬价,就照二十贯一张,你觉得如何?”

八娘见她如此爽快,反倒觉得不好意思起来,摇头笑道:“武家姐姐是个爽快人,我也不好占姐姐的便宜,不如这样可好?四张五十贯,也算我感谢武家姐姐的赏识,这些首饰,你按图打造出来,有不清楚的,我还可再为你画上详图,成品后若是放在铺中卖的好,回头我再为姐姐画几张。若是不好,只当姐姐吃了一亏吧。”

武三娘心道这丫头倒不是个贪心的,更是另眼相看,又有心卖她个好,便道:“既然小娘子这般说,我便占个便宜,盛你这份人情,六十贯,加上你刚才的那二十贯,一共八十贯,也凑个吉利数字,小娘子也不必推辞,就这么定了。”

说完,便叫边上的陆娘子:“再去给这位小娘去取六十贯交子来。”

待那陆娘子去取钱的工夫,武三娘才问:“说了半天,还不知道两位小娘子高姓呢。若是两位不嫌弃,不如坐下喝杯茶再走。”

七娘因被被人识破这点小计谋,正惭愧着,见问忙回道:“奴家姓曾,在家行七,这位是我的八妹妹,住在南城。”

姓曾?住地南城?武三娘一边拉了两人坐下,一边问:“可是那´秋雨名家´的曾家?”

“正是。”

武三娘看着八娘,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连道:“难怪难怪,也只有曾家这样的诗礼名家,才能生出八娘子这样小小年纪便兰心慧质,才气卓然的姑娘来。”

八娘接过武三娘递过来的茶盅,闻言忙谦道:“我不过是喜欢画些画儿,从前与祖母去过一次临川,见过几家世家姑娘们的穿戴,所以自己乱想着画了几张画而已,当不得姐姐的夸奖。”

武三姐也不辩解,其实她夸的,倒并非是她画的这几副精美的首饰图样,而是这小丫头看起来不过十岁左右的年纪,已深谙生意之道,心思灵转,若不是自己常与人打交道,见惯了世面,只怕也识不破她的这点小计谋呢。

待那陆娘子取了六十贯交子来,交由七娘收好,两人便起身告辞。

武三娘亲送了两人出门:“两位小娘子日后若是闲着无事,可来铺子或是去城东的武家寻我玩去。”

“等有空,必定去寻三娘子。”七娘笑道。又互道了再见,才携了八娘的手,揣着一颗喜的快要飞了的心,端着步子,往家里赶去。

见两人行的远了,武三娘回到铺里,陆娘子奇道:“三娘对这两丫头可真是热情,刚隐隐听你说什么´秋雨名家´,难道这曾家很有名?”

陆娘子是外地人,原在武家分铺里做事,她和离之后,带着孩子过活,常受前夫滋扰,因她工作出色,为免前夫拖累,武三娘才把她招到南丰县自家的主铺里管事。

听了她的问,武三娘正色道:“陆娘子虽是外地人,难道竟没听过´秋雨名家´曾家?按说,这曾家,别说在我们南丰城,就是整个建昌军,甚至整个大宋国,提起来,只怕不知道的人也不多。”

陆娘子奇道:“奴家还真是未曾听说过,不过奴家原就是个内宅妇人,不知道也不稀奇,三娘子倒与奴家说说呢。”

武三娘一笑,今日本就无事,又加上得了五张绝美图样,心中高兴,索性招了店伙计过来招呼生意,拉着陆娘子进了雅间里,烹了香茗,与陆娘子细细道来。

还是太宗年间,曾家已逝的祖父曾正臣任尚书户部郎中,一日伴太宗皇帝身侧于上书房中议事,禀报去岁一年的财政收入,太宗皇帝因内帑充盈,极是高兴,便显摆国库里连穿钱的绳子都霉烂了,言下一副欣欣然的样子,谁知曾正臣却对曰:“一夜秋风雨,万地遍黄金,圣上之财,未及江南一夜秋雨之为富也。”

太宗皇帝不解,问及原由。

时值江南大旱,江南夏收时便几乎颗粒不收,虽宋国江南极是富庶,经此旱涝也几近民不聊生,一直到了秋季,依旧干旱少雨,若是秋时雨水充沛,多少农民将免了背井离乡的苦楚。

太宗皇帝听了曾正臣的解说,念他心系民生,极是感叹,满库银钱,倒却实不如一场大雨,更能叫百姓富足了,便赐了曾正臣“秋雨名家”这四个大字,从此后,曾家便被称为“秋雨名家”一直传到今时。

曾家人提起,无不深感骄傲。

其实,便没有太宗皇帝手书亲赐的这四个字,曾家在南丰城,亦是一方世儒名家,据说,曾家祖上,乃是孔子的门生曾参,曾家在士林中极负盛誉,一直被士人誉为圣裔,只不过曾家自己谦逊低调,轻易不提而已。

且不说曾参后裔这种没谱的事情是不是真的,但曾家满门,个个饱读诗书,历代后人文名卓然于世,却是无可否认的。

曾家人世代为官,在南丰县,可算得上真正的名门世家,除了曾正臣官至尚书户部郎中,曾正臣的父亲曾伯兴亦官至水部员外郎,都是三四品的大员,曾正臣那一代,曾家一门七个进士,到了他儿子曾不疑这一代,也是连中六进士,虽如今小的这一辈尚无人考中,不过观曾家那几个男儿,老大尚不显,二郎曾子固十二岁便作《六论》,被世人誉为神童,深得当今两位宰相并文坛领袖欧阳永叔的赏识,四郎五郎在县学里读书,虽说才华不及兄长,可也是南丰城里为人称道的才子。

再说刚才两位小娘子的父亲曾不疑,开始时以荫补为太庙斋郎,做了官,可人家争气,还是自己去考了进士,所作《时论》十册风行于世,可惜官运却不太好,虽累官太常博士,却只在地方作了个小小的县令。且几年前因不愿意与上峰一起贪污,反被上峰污告他行贿,这才丢了官职。至于曾家其它几房人,也都居在各地为官。

陆娘子听了她的介绍,奇道:“既是官宦之家,为何刚才两位小娘子却说家中贫寒?”

武三娘笑道:“虽说我们宋国官员们俸薪颇高,可还有一大家人要养活呢,曾家人累世为官却十分清廉,又没有额外的收入,当然没什么余钱,似乎除了老宅,并未置下什么家当产业,这一丢了官,可不就捉襟见肘了?”

陆娘子连连叹息:“照三娘这么说,这曾家的人倒是值得人尊敬,要是咱宋国的官老爷们,都象曾家人一般为官,百姓可就有好日子过了。”

“谁说不是呢,”武三娘一笑,“不过咱们大宋国的百姓算是过的不错的,都说当今圣上是史上少有的仁君,别的不说,光咱们这等商户人家,就比前朝时的日子不知道好过多少倍。平常也只管按朝庭规定的税额及时缴税便行,官府里也从不多派。要不然……”

武三娘说着就摇了摇头。

陆娘子也附和道:“可不是?如今百姓们生活富足,就是我等做伙计的,日子也过得去。”说着,倒又想起曾家那两位小娘子来,笑道,“今日那两位曾家小姐,倒有意思,我估摸着,不定日后还会再来,若是果真来了,我是把人留下去寻你,还是打发走?”

武三娘正色道:“陆娘子,以后但凡那两位小娘子来了,定要以礼相待。不过你这话也是多虑,照我看来,那两位小娘再不会主动上门了。”

“这是为何?轻轻松松画一张图样儿,便能卖上二十贯,若是我,非得多画几张才是。”

武三娘摇头笑道:“那两位小娘子虽说有些心计儿,可并非贪得无厌之人,以后只怕我想要人家的图样儿,还得主动去寻呢。就是不为这个,单看曾家世家名门的背景,也当以礼相待,若不是今儿巧遇,象我们这样的身份门楣,只怕上杆子去求人家结交,人家也看不上。你且瞧着吧,曾这这一代的几个孩子,以后只怕个个都不简单。”

两人说了一歇话,茶也凉了,陆娘子再要去沏,武三娘却道:“算了,时辰不早了,我也早些回去,你把这几张图样,交给大师傅,让他放放手里其它的活计,亲手打出来,半月后送给我看。”

陆娘子应了。起身送武三娘出门,这才想起来问:“你今儿出来,怎么身边也没跟个丫鬟?要不叫个伙计送你回去?”

武三娘摇头。陆娘子这一问,她才想起今天自己为何气闷,独自一人晃到铺子里来的原因。辞别陆娘子,一个人走在街道上,不由就叹了口气。

今晨一早,泰瑞祥的大管事吴伯就来找她爹武老爷,说是临川分铺里有一个伙计叫李卓的,一表人才,品行也很不错,家中兄弟三人,在家行二,原也是读书人家,因家贫,才出来做事,这人新近才提了分铺里的掌柜,吴伯想着主家的小姐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也为她心焦,刚好前些日子去临川,他细观察了这李卓些日子,觉得与武三娘倒是般配。

因此才一回来,便与武老爷商议,若是武老爷同意,吴伯便打算以商议生意上的事情为由,把这李卓叫到南丰来,让武老爷和三娘见见。

武三娘想的却是,若人家当直有吴伯说的那么好,何至于要做别人家的上门女婿?且吴伯也说了,这人原还是个读书人,回头跑到南丰来,她看了满意,人家瞧不上她商户人家出身,再不愿意,岂不难堪?再说自己根本不想订什么亲事嫁什么人。她虽是女儿身,可这辈子最大的宏愿,便是要把泰瑞祥做成全大宋国最大的金银铺。到时候就让那些族人瞧瞧,女儿身怎么了?她虽是女儿身,可也不比这世上任何一个男儿差。

想到此,武三娘甚是抑郁,连一下子得了五张让她叹为观止的首饰图样的喜悦,也淡了三分。深恨自己不是男儿,让爹娘不安,天天要看宗族里那些各怀心思的叔伯们的嘴脸,还得在她面前装着不在意。

且不说武三娘一个人踽踽而行,烦恼忧愁,只道七娘与八娘两人欢欢喜喜的奔回家,一路上七娘虽喜,却也忐忑,徜若回家爹娘骂她们骗人钱才,该如何自处?

八娘却是踌躇满志,觉得自己想了小半年的原本还不知如何着手的致富之路,徒然间就一片光亮。好似她即将在小康的道路上,一路狂奔着,如何不得意?

到了家门前,看着院门上那黑底金字,在春日的太阳下熠熠生辉的太祖皇帝亲书的“秋雨名家”四字,暗暗握了握拳头,发誓一定要让全家人都过上富足的日子,让娘再不为钱而愁,让大哥不必在日日在外为生计奔波,做那些并不争钱的小生意,也让二哥和爹不再为看中什么书却没钱买而难过,让二哥可以抛下学舍,重新回京城的太学去读书,让四哥五哥能在州学里一门心思好好上学,让六姐七姐不必为嫁妆忧愁。

她要让她如今栖身的曾家,成为真正的富贵荣华的世儒之家。让这些宠她疼她的家人,都过上幸福富足的生活。

发完宏愿,入了家门,两人直奔前院的主屋,想把这天大的好消息告诉娘亲朱氏。正走着,就见二郎曾子固从通往陈院学舍的莲花门里也入了院。

“二哥,下学了?”看到曾子固,八娘跑上前去,亲亲热热的挽了二哥的手,“二哥,一会儿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和七姐姐今天做了件大事哦。”

八娘十分喜欢这位长相英俊才华横溢,并且是一家人中最宠她的二哥。

曾子固淡淡一笑,揉了揉她的头:“八妹做了什么大事?看这一头一脸的汗,可是又调皮了?你如今身子不大好,就是玩,也别累着。”

八娘吐了吐舌。

三人一起进了堂屋,朱氏正从西间的书房里出来,身后跟着老爹曾不疑,朱氏看了看姐妹两人,正要说话,曾不疑已开口问道:“善儿,怎么出这么多汗?现在初春,天气尚寒,回头可别被风一吹,再受了凉。”

八娘名叫云善,一家人也就爹这才么叫她。

八娘放了二哥的手,跳到曾不疑面前,从怀中掏出一叠交子,递到曾不疑的手上:“爹爹,你们看看,这是什么?”

朱氏心一跳,暗暗责怪这小八实在是个没成算的丫头,若是老爷知道她拿了支螭虎金簪去卖了,岂不难过?可阻止已然来不及。

曾不疑接了交子,数了数,整整十六张,总计八十贯,不竟咋舌,复又沉了脸:“八娘,老实告诉爹,这么多钱是从哪里来的?”

老爹只有斥责她的时候,才叫她八娘。

“赚的呀,爹,八娘也能赚钱了呢。”

“胡说,”曾不疑一声怒喝,这小丫头从小就鬼灵精怪调皮的很,年前秋时生了一场病,倒是乖巧了些日子,没承想今日不声不响的,竟不知从哪里拿了这么笔巨款来,“还不快从实招来?”

老爹唉,女儿又不是犯人,什么从实招来?您这下岗的七品芝麻县官,怎么还是没忘了官谱儿呢?八娘腹诽。正要解释,朱氏已旁开了口,低声道:“老爷,不关孩子的事,是我让七娘和八娘拿了支金钗去换的钱。”

曾不疑一听,一时怔在那里,脸上的怒容瞬间垮了下来,深深叹了口气,看着朱氏的眼光,充满了歉疚。


↓↓↓由于字数发布限制,后续精彩内容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