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五专栏 穿过你的高潮的谁的脸

遗忘之名 2018-11-09 14:03:48

读者入群指南:


一.扫码添加本人微信

二.验证备注加群类别
1.综合讨论;2.动漫游戏
3.影视音乐;4.文史科技

三.严禁广告及刷屏


题外话:不给我打钱不聊天,不是高冷贪财
一是不熟,二是真没时间和义务。去留随意


性情银行15
小五专栏 遗忘之名

注:本篇三观不正且晦涩,想从他人隐私中找刺激的可以关掉了

20

许老师好:


我正在研读心理学。原因是我小时有自闭症,唯一朋友是看动漫后的异想世界。由于家暴(母亲近乎疯狂地逼我弹琴和学芭蕾舞等多种“兴趣”班)原因,我错误地对同学也试用暴力,最后被排挤,孤僻更加严重,曾有一整年在学校被当透明人。那时我向往二次元拥有冷酷性格黑暗身世却又极为强大的存在。例如猎人的酷拉皮卡、通灵王的道莲或恐山安娜、家教的云雀恭弥、一骑当千的关羽云长、Blood+的小夜等,总之宅到极点,但越沉迷越把自己的性格搞得乱七八糟…


直到留学国外,经历种族歧视、文化差异、同学欺负、军训般的野外长跑、考试压力、跟完全不认识的异国少年丢掉初吻初夜、父亲罹患癌症(现已痊愈)时又有异国朋友鼓励等人生磨砺后突然看开,性格转型,成为完全不一样的人。非常开朗外向,并成为了运动音乐读书都不错,甚至还有领导及演讲能力的全能型人物。我是经历太多痛苦人格分裂然后选择性失忆了还是怎么着?然后,我现在对性一直处于探索状态,觉得什么都该尝试一下。419、3P、大麻后SM都玩过。曾有一度我怀疑自己是否有性道德缺失症,后来觉得只是我曾从母亲及国内教育处接受的中式传统观念和从父亲及留学经历处接受的西方观念在打架罢了。我享受性爱过程中那种忘我但亦有部分自己抽离出来在旁边冷眼旁观的感觉。就是一边享受一边想到底什么时候完结,很奇怪。另外,我还存在已经抑制到最低,但偶尔也会出现的歇斯底里(极度愤怒和无理由崩溃),而这个时候,我也有自己灵魂在旁观看的感觉…


我今年年初相当喜欢一个过去跟自己相像、渴望融入西方社会、黑暗但又具有才华的女生。我想成为帮助她给予她光芒和援手的存在。却被激烈的拒绝了。她喜欢上另外一个很摇滚、圈子很乱、穿皮衣画烟熏妆、很瘦染银发的异国女生…当中的纠缠我就不说了,总之性格略高傲的我前所未有地痛苦了大半年…然后通过自我情绪管理和压抑,去教堂祈祷什么的,终于化解了内心痛苦。然后近乎进入麻木状态,且持续至今。我目前心态还是挺积极的,不去想的话也没什么事儿、同时也在忙碌生活和完善自己,学学西班牙语、钢琴过了皇家八级、教教小孩弹琴、跑跑步、帮帮老爸做生意。但我总觉得我内心的某个黑暗面和这种一直累积压抑(或散发掉了)的痛苦会在某一天爆发出来…因此略担心。


补充一点点资料:父亲曾是香港红极一时的演员,现在是生意人;母亲是书香世家,家庭条件曾经非常好。但经历了文革后,母亲性格好像有点扭曲了…比如把我养的宠物炖了,血淋淋地挂在绳子上。另外我被送往国外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我当时已经崩溃到拿剪刀想杀掉我妈…这种失控的冲动经历数年本来已经淡化,但今年夏天我们俩都失控吵起来后又差点出事。虽然最后她还是原谅了我并态度如常。


那么请问许老师,我应该这样持续现在这样的状态吗?还是应该去做些什么改变呢?


看到这些问题时,我居然有一丝欣慰,因为终究有人在无视世俗界限,自我探寻的过程中走了更远。尽管道阻且长。但这勇气已甚为可敬。浅陋的我,只能根据自身所知提供一些引导,却不敢贸然对如此优美的人生给出“改变的建议”。没错,我用的词是“优美”。


当然,鉴于你的问题较为复杂,所以我还是觉得:需要加钱

一、朝颜:痛血如歌


田中光敏《寻访千利休》

我们先来谈美——朝颜就是牵牛花,只在早上开放,因而得名。桃山时代,朝颜传入日本,丰臣秀吉将军听说千利休(日本茶道开山祖师)种了一院子朝颜,就与他约定时间观看。将军到时,惊愕地发现满园朝颜全被砍光,只有茶室花盆插着最后一朵。丰臣秀吉面带愠色离开后,利休一人走到河边,拿出佩刀,斩了枝芦苇,削了一柄茶勺。不久后利休便切腹自杀。(青山二郎《利休传》)


早年曾拜访朋友的花店。当时我对花道一无所知,朋友便教我技巧:“剪断花茎底端必须放在水里剪,之后或用火烤一下,或用酒精消毒,烧酒也可以。没酒就用开水烫一下;樱花或桃花要插在猪皮冻里,花才开得艳丽;菊花或芍药得放在砧板上敲到裂;荷叶、芭蕉或芋头,就要注射稀释盐水或烟叶水…疼是疼一点,忍住后,花就可以重生一次…”


“很残忍呀。”我说。

“是啊,美的东西都是很残忍的。”朋友叹了口气。


悄无声息地显露出将死的意志,像最后一朵朝颜般呼出紫气,就是被称作“”的美学。而这种直面残酷、宁折不弯、不破不立、向死而生的傲骨,便是日式美学的基本构成。

黄永玉画作《凤凰涅槃》

郭沫若1920年发表《凤凰涅槃》,后收入《女神》诗集。讲的是凤凰集香木自焚(自毁)后重生的故事。和骨子里渗透黑暗与死亡的日式美学相比,郭老表达的意蕴要正面得多,但也是同样的道理。


既然影响你人格的形象多为日本ACG文化中“拥有冷酷性格黑暗身世却又极为强大的存在”。那么,延伸说来:二次元文化的根基,便是日式美学及其衍生人格:秉承自利主义,对人的复杂性有正确认知。这种人格构成一向是一把双刃剑。其正面,可体味世事冷酷中的温情,不断变强及守护重要的人事物;其反面,则是堕落自毁与游戏人生戕害他人。


这样的故事,基本符合你由自闭到开阔的成长经历。所以,个人认为:你的成长过程中最棒的,是你对待痛苦的冷静态度,这说明你虽有脆弱面,但内心仍然较为坚强,这是天生见过世面的冷静与坚强,美学角度而言,这种资质简直不能更赞。

二、美比善多余,与恶一致


谷崎润一郎《刺青》

然后我们谈性——身为基督徒,你也许听过日本圣经学者渡边善太的话:“旧约圣经视生殖为善,视性为恶。”但是,将东方美学发挥得淋漓尽致的日本人对这一说法是并不理解的。日本地形并无沙漠草原,因此,日本人也就没有畜牧经验,所以生殖和利殖观念就无从谈起。对日本人来说,从神话时代开始,性就是情绪的对象,与繁殖关系不大。进而影响了日本人对美学的认知。


谷崎润一郎,这位说过“美比善多余,与恶一致”的唯美主义大师, 1910年所作小说《刺青》中描写刺青师清吉“得到美女肌肤,刺入自身灵魂”的故事。色欲进入灵魂,便成了唯美。


在谷崎看来,女性“隐身于幽暗无明的夜深处。如月华般清苍,如跫音般幽微,如草露般脆弱。她是昏暗自然界诞生出来的凄艳姣丽的鬼魅之一”。谷崎润一郎晚年发表《键》(NTR向),描写性无能的主人公故意让妻子与第三者接近,引发嫉妒来刺激自己对她的欲望。另一杰作《疯癫老人日记》则记述老年主人公虽接近死亡,但仍欲从种种生活制约中追求感官快乐的心态。谷崎从事的全部工作,就是把日本人的官能之欲,涂上唯美的哲学色彩。他赞美黑暗中的女人的“率真”与“风情”,称其为“最具人格魅力”的。


我以上的论述,想必已经为你因试图打造“黑暗人格”而在生活中自觉“性道德缺失”的行为,提供了一定的美学理论基础。而你之所以“越沉迷二次元人物,性格越乱七八糟”,源于之前你的美学倾向,并未有更成熟更具条理的理论体系做支撑,只是一种“向往之后便付诸实践”的本能状态,因此在其与源于母亲和国内经历的中式道德观念体系产生冲突时,由于对自身美学理念尚不成熟坚定,近似于知道“这是美的,是我要的”,但不知其所以然,才会在面临中式“强迫控制式教育”的代表——母亲时,产生激烈的叛逆倾向,进而引发冲突。其实大可不必反应过激,无法理解子女,且以爱之名在子女身上满足自身控制与支配欲的父母,不过是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罢了。


至于对性爱中与歇斯底里发作时的自己的所谓“冷眼旁观”,我觉得与人格分裂并无关联,没到那个份儿上。因为你接受过东西方双重教育。所以你潜意识的中式道德观中对性污名化的思维,在面对你现实生活里自由、个性、积极完善自我、尊重个体情感的西式道德观时,怀有一种道德角度“居高临下”的轻蔑。可是,前者的观念基础,来源于“繁殖至上”的小农意识。建议尝试摈弃这种“醉中独醒”的抽离姿态,尽情享受生而为人的本性之乐。因为,有一句话叫做:到床上还放不开(全身心)的人还能投入地做什么事?而歇斯底里的情绪,大多源于精神上的极度压抑,刻意扼杀只会使其升级。适度宣泄和爆发才是应当做的。注意人身安全即可。


至于那段单恋,我以往的文章中已叙述过太多:感情是双方的彼此认可,对方目前不认可你,不宜被情绪主宰而急功近利去强求。活成更好的自己,才是眼下应该做的事。毕竟,若是真爱,结缘十年不晚。


在我看来,个人的生活方式,源于对自身美学的倾向性,这种倾向能够积极向上,也可消极颓废。在冷静掌控尺度,不伤害或尽量减少伤害他人的前提下,你当然可以尽情体验自己想要的人生。这无关道德缺失,只是自我构建的过程而已。更何况道德只是一种普遍规则,对生活理念非常规的个体缺乏约束力。当然,个人从嫉俗如仇的角度出发,不建议演出狗血剧桥段,比如破坏他人家庭。因为,俗即对美的背叛

三、圣战:农业VS科技!

乔布斯与iphone手机

接着,我们聊观念。既然前面提到了“繁殖至上”“强迫控制思想行为”的小农意识。那么,在惋惜十年浩劫造成令堂人生戕害及性格扭曲的同时,我觉得我们可以看看“尚未坏掉的我们”在这个世道里,可能会遇见的一些光明的东西:


2011年10月6日,史蒂夫.保罗.乔布斯去世,留下iPhone4S以及语音控制功能:Siri。尽管大师仙逝后,这玩意儿似乎因为研发后继无人而仍处于一个很鸡肋的状态。但稍有头脑的人都可看出——这是一个在人类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功能,即初期人工智能的雏形。


2012年4月,Aldebaran Robotics第一次向软银集团展示Pepper人工智能机器人的原型。尽管初版机器人极其简单,但电源开启后,Pepper立即跳了一小段舞蹈。


2014年12月,Pepper作为免费雇员,开始在日本的电器店里售卖咖啡机,可与顾客交谈并“理解”顾客的需求。


今年6月20日,软银开始面向普通用户发售人工智能机器人Pepper,结果1000台在1分钟内被订购一空。这款机器人售价21万3840日元(约人民币10798元)。并不是一个很昂贵的数字。而7月31日面向普通用户销售的第二波Pepper机器人,备货数量依然为1000台。并在可理解人类感情的原有模型基础上,新增了对话、叹息等表达机器人自身感情的功能。可见,信息时代的现代科技,几乎是成几何级爆发式进步的。不信,想想你五年前的手机功能什么样儿?

日本软银公司智能机器人Pepper

而同时代的中国人民在干嘛呢? 15亿人里的大部分,还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地务农,偶尔约约炮相相亲救救狗砸砸同胞日产车。这样相形比较之下,即便你身在异国,是不是也能轻易分辨出哪一方在引领未来的步伐?


国内抵制日货标语

有那么句话:当人们身处科幻小说描绘的时代中时,他们往往并不能够清晰地认识这一点。但我相信,通过这一系列新闻,你应该已经意识到在我们有生之年,很可能面临一个重大抉择:即选择科学、理性、自由的“未来式生活”,还是守旧、盲目、固化的“农民式生活”。


我不会说这世界只有少数人的观念和生活方式是好的,那未免太过纳粹。但,我想,保守的小农意识与先进的未来科技之间的这场“圣战”,已经拉开序幕。移动互联网倒逼传统企业转型只是前奏。哪一方会胜出?你会选择站在哪一方呢?


四、异端的权利

罗马宗教裁判所审判伽利略

异端,在人类历史上的命运大多是被烧死、钉死、溺死、枭首而死。不为别的,只因他们和大多数人不一样,大众认为异端者足以对社会造成威胁。可他们的错,仅仅在于不一样。好在社会文明了,已经不再诛杀异端,而选择将他们关进精神病院,终身监禁,标准是认为你不一样。无论在你近乎“人间失格”的学生时代,还是冲突频发的成长时光,这一点想必你都体会得特别明显。


中世纪,人们笃信教会宣扬的“地球是宇宙中心”之说,所以哥白尼只有弥留之际才敢发表“日心说”的学术理论;而支持其理念的布鲁诺则干脆被作为“异端”绑上火刑柱烧死;伽利略则饱受监禁与折辱。可是,他们的理论和观念是先进的,这点早已被后世认可。由此可见:越野蛮封闭的时代,观念行为与众不同者遭受的待遇越残酷;越文明开化的时代,为自我而活,走在时代前列的人过得越好。

茨威格夫妇服用巴比妥自杀

关于你频繁使用的“抑制”“压抑”,我觉得缺乏必要。活得痛快自我一点,天并不会塌下来。而且,我注意到你人生中每次积极意义上的成长,都是由宣泄引发。所以后者对你更为有益。当然,自身狂野的精神能量,还是需要系统化的美学理念引导,刻意遏止与盲目爆发都非理性之选。不宜维持现状,但也不需多大改变。只需通过自我教育和内心建设,让自己的美学体系更趋完善,进而使思考过程和行为模式更具严谨性和逻辑性。所以,我认为你选择研修心理学,是正确之举。


最后,其实我并不觉得这些长篇大论会有多少人认真看完。因为,它可能只适用于你一人。所以,让我用茨威格《异端的权利》里的一句话作结:


后代将会迷惑不解:为什么在如此灿烂的黎明之后,我们还会退化回到昔米莱人的黑暗之中?

十字军占领君士坦丁堡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查看《下克上!大叔攻略!》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