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作家】任丽瑛原创:湘西落双凤 古城沐祥瑞

文学沙龙 2018-08-07 16:51:56



       作者简介:任丽瑛,女,笔名:孜然豆子,新疆作家协会会员,2011年被评为“新疆新生代作家”,毛泽东文学院第三期新疆班学员,目前供职于新疆岳普湖县委宣传部。先后在《光明日报》、《西部》、《绿洲》、《西部散文家》、《新疆日报》、《妇女》、《大公报》等全国200余家报刊杂志发表文章300余篇,目前已撰写散文60万字左右。




湘西落双凤 古城沐祥瑞

作者:任丽瑛


       题记:在转角处天降祥瑞,遇到心上的凤凰,沐浴在古城的祥和大美中,是前世的守望扶助,是千年的约定,是亿万次的回眸,是心存善意,是心怀感恩。


       凤凰,你的名字在我心里储存了千年,你的模样让我想象了数万次,我不知道传说中的凤凰涅磐、浴火重生,火烈鸟……是不是你演绎过的故事,流传了数千年的佳话,成为人们敬仰的神话,崇拜的精神支柱。


       我不知道,从远古至今,你的称谓是否存在?但我用一颗感恩的心,用一颗文学的心,循着世人笔下谴词推敲的诗句,用真情描述的美文,驴友崇拜的踪迹走近你;读着各类不同言词对你的描绘,品着各类书画对你的赞美,我的脑海一片空白,我想象不出你真实的样子,究竟有多美?也曾无数次在心中描绘过与你相遇时那种触动心扉的情感,思索该用什么言语去亲近你,用什么故事去赞美你。


       甲午年的十月末,与毛泽东文学院第三期新疆班的学友们一起走近你,北方已是寒意逼人,而你所处的湘西正飘着春天般令人迷醉的蒙蒙细雨,是我数年未体验的感觉,回味起似是许久的童年时光,让久居西域的我在这份浪漫中感动,心中莫名地滋生出一种期盼,那是你知道我来时喜极而泣的泪水吗?还是你用特殊的方式洗涤从万里之外奔赴而来、风尘仆仆的我吗?又或是用特制的米酒招待我吗?没有预约,却有期盼;没有红雨伞,却有诗意的等待;没有祝福的言辞,却有代表吉祥如意的新鲜花环;没有相拥的温情,却有沱水的悠然与娴静。


       走近你,所有廊角屋檐都是你的样子,张开双翅正待起飞,天空被你蒙上了一层轻柔的薄纱,你就住在那片丹霞雾娆间,让我开始嗅到了你的芬芳,那遍缀绿野的野菊花是你绣制的素锦吗?那满河的璀璨是为你释放的吗?人潮如涌,游人如织是来仰慕你,并用不同的表现方式将你定格,化为永恒动人的诗歌。


       那夜,我们披着雨衣,顶着飘飞的细雨,踩着流淌的水花,走进你的街巷,雨丝像根根弹奏的琴弦,在这座千年苗寨的屋瓦上轻轻奏响一首迎宾曲,雨丝轻柔地落在脸上,吻着我的发丝,看着沱江水静静地流淌,讶异那千年古城就像一个柔媚的女子扑在一河夺目的光影里,而悠悠沱水却用水一样的果敢接住楼宇、灯影、人群投去倾慕的眼神;你把融进你灵魂的那汪水,那灯火中的楼影拥入怀里,用祥和的微笑注视着那些峰涌而致的人群。顺着一条条铺着青石板的小巷,摆满了琴棋书画、各类民族风时装、特色风味小吃,续写了一首人间烟火的特色佳肴;沱江边上洗衣裳的阿妹,坐在门前绣花、做针线活、穿着苗家盛装的阿妈,用力捶打捣酥糖的阿哥,将挂在墙上的一大卷姜糖揪成条状的阿哥,他们用独有的方式将古老延续,将文明传承,演绎着现代与传统的交融之美;一曲曲传统的古典音乐与现代摇滚乐曲穿透了整个古城,似江南,却又比江南多了几分俏丽、几分柔媚、几分勇猛、几分绚烂。


       “雨,该是一滴湿漓漓的灵魂,在窗外喊谁。”在走进你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了余光中的一句话,冥冥中有种要遇见的强烈感觉冲击着我的思维。在古城,我像一个好奇的孩子,又像一个寻梦的行者,还像一个充满品味的艺术家,又像一个猎宝者,对这里各式物品看不够,对那穿透时空而来的天外之乐听不够,用相机对那些挂着红灯笼的小巷、散发出悠然朦胧诗意的光影拍不够,一步一诗意,一灯一境地,就在那个转角处我们神奇般地相遇了,你毫无预期地出现了,给了我一个特殊的见面礼。


       在一个叫回龍酒吧的门外,门楣上面有几根细细的扭来扭去亮着暗红彩色灯管,门的右上角有一盏普通如斯并不耀眼的白炽灯,门前两边有一竖排突出的似龙似虎的装饰物,一个古城巷子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店面,也许是它的幽静,也许它在那个小巷的转角处,在我的目光触及之处,顺手举起手中的相机对准了它,正在调焦距和构图时,我发现门楣上的红色灯管上有一只金色的与前面广场上矗立的凤凰一样的影子轻柔地慢慢地飞过,头部、翅膀、尾羽以及飞翔的姿势都如出一辙,我以为是灯光所致,没有按下快门,便对准等待它再一次出现,可是一分钟过去了,它没有出现,同行的同伴已在雨幕中走远,我只能按下快门追赶而去。


       突如其来的幸福伴随着我,一股热流将我包裹,并升腾起一种前所未有的失落。心中产生一种疑问,周围没有黄色的灯光,怎么会出现那样的景致,难道是设计的效果,可是没有那样的灯光是不能有这种效果的,难道是凤凰仙子以这种方式与我相见?


       这种想法出现,我恍然、遗憾,那样的机遇可遇不可求。我们在那个小巷里迷了路,找不到出去的路口,又折回来走来时的路,又到回龍的那个拐角处,我心已被前面那样的巧遇所迷醉,情不自禁地举起手机,奇迹再一次出现,一束强烈的金光从漆黑的夜幕中照射下来,让黑夜变成了艳丽的彩色,地上有缕淡白的柔光与之相吻接,自上而下地在那家酒吧门口形成几个奇特形似凤凰的光圈,数中间门右上方的凤凰最为明艳,线条十分妖娆自然,如行云流水,绝不娇柔造作,像玄幻小说里的题材一样,绝对不是人间能有的光芒,那是从天外飞来的祥和之光,中间形成的一个形若凤头、凰嘴都栩栩如生,嘴角还有一丝笑意,还在不停地变幻着,那绝不是艺术的光照,没有舞台光芒的华丽,是一种华贵的自然之光,那生动的头部一瞬间出现,又一瞬间消失,随后那形如凤凰的身体也逐渐消退,最后成为原来的样子,地面留有一束金光绕着我转了一圈,向巷子深处飘去,剩下呆怔的我。


       “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那从天外飞来的凤凰化为的祥瑞之光,正展开翅膀愉快地飞翔 ,比那垂挂,悬浮在天空的云彩还要夺目,还要炫彩。那一刻,雨丝还在飘逸,灯光还在环绕,那光圈像是遇到了一个多年不见的熟人,或遇知己般喜不自禁地拥抱着我,发怒似的拥抱着我,我几乎被这天外飞来的祥瑞所融化,可怜我这个被幸福祥瑞笼罩的人儿啊。第一次相逢是轻巧的履约,第二次遇见则是有准备的华丽赴约。一切是那么突然,那么出人意料,让我始料不及,当我们撇开镜头,用肉眼观看时,依旧是万家灯火的普通一隅,没有那样的神奇光影出现,唯在我的镜头里才有。随后我让同伴俞倩站在老地方对同一个角度进行再次拍摄,无论怎样换角度,可是那神秘绝美的瞬间不复存在,只留下一盏普通如斯的孤灯发出黯淡的光影。


       “华光领舞,凤凰来仪。”那一幕奇景像是百鸟朝凤、万方乐奏时的宏大场面,又如是世上所有的光芒一样舒缓而明扬,照亮了我心内心外的眸子。


       “吴丝蜀桐张高秋,空山凝云颓不流……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在与那天外飞来的光影相遇的一刹那,我的四周响起了如昆仓美玉碎裂的声响,如风凰在对舞时发出的高吭鸣唱;又像芙蓉在秋露下哭泣,又如春兰在春风中含笑开放。想来李贺的诗道明了我是一个具有奇缘与奇遇的女子,这与我心怀虔诚、心怀感恩、心怀期盼、心怀善意地去感受身边的人和事,遇到一株小草、一朵小花,每座山峰、丘陵,每条河流以及每个帮助支持关心我的人,我都会用心去体验,感恩对待,相信每一种遇见都是一种前世修来的缘分,换来今生的福分,用我最美的歌声,用心研墨酝酿写诗成文,赞美世间的最美。


       如果说第一次是偶然,第二次绝对不是巧合,许是心有灵犀,许是心灵期盼所致,许是虔诚感动了传说的吉祥鸟,许是前世修来的夙愿。我愿意相信这是一次前世的相约,为了这一瞬间的相遇,凤凰幻化成一座山,孤独地守望了千年,每天在万千朝拜的人群里寻觅那个有缘人,而今我清俏地履约来了,你向我展示了你千年修炼的容颜,是那样的华贵和华美,让我心动不已,只一瞬间便刻骨,便铭记于心,我的灵魂已融进这个滋养你的一山一水,爱的情感就此凝固并延伸。


       感谢你,凤凰!我寻遍千山万水,在昆仑的顶端,感受到爱的生命奇迹,你就那么轻柔地注视了我一眼,使我用思念战胜了徘徊在生命边缘的意志;在天山,你出现在我的梦里,慰籍我在尘世里孤独的灵魂;在叶尔羌河边上,你化作一张永不消失的微笑,那是你告诉我人生的苦难要用微笑去面对,越微笑越幸福,如今微笑已挂满我的整颗心,整个世界;在张家界那个神仙居住的地方,你用半张微笑的面孔赞许我在不断地成长。而今,你在这个用你名字命名的城市里,给了我另一个悸动,成为我人生的一个新里程。


       一座有水的城市,必定有大海的气度,必定有溪流的柔情。这座以凤凰为名的城市,必定孕育了千年的风韵,融合了自然的魅力。在转角处遇到心上的你,遇到与前世相守相约的你,我就是今世展翅飞翔的你,是替你完成轮回结缘传播美好的我。


       有时候,爱不需要理由,不需要太长,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在一瞬间爱上了你,而缘分却已千年,是生生世世的轮回。感恩文学,使我这颗在大漠西域的沙砾有了光泽;有了你的灵贵之气,才让我有机会走进你,与你一近芳泽,你使湘西充满了灵气和厚重人文;与你相遇之后,灵魂之中凝聚了你的祥瑞之气,也激活了我体内勃发的激情。


       沱江水使你从仙境中迤逦而来,独具苗家风情的吊脚楼使你精致别有风韵,从画中走来;秀美的苗家阿妹那清丽的歌喉溅起了人们心中阵阵涟漪,街巷中那一曲曲、一声声鼓点击打着游人心尖上的琴弦,你是我前世记忆的印迹,我的每一步有你五彩光环照耀,你成为我心内的最美;千年里无数次的百转千回,你神圣的吉祥福泽四方,你是祖国山河美丽的序章,无数风雨洗礼和时光浸润,才演绎了你的飘逸和轻盈,纷繁的世界里连接着你的淳朴;以一份深远的厚重,一座千古美丽巍峨的山,一条浅薄却又柔情绵绵的河流,有如烟的朦胧,有情的浪漫,有诗的盎然,一曲悠然入骨的山歌,河水伴奏,让人宛若流入仙境,筑就我心中最美的天堂。


       你的灵气滋养了沈从文的才华,他描绘了你的千年神韵,使世人从天涯海角的地方奔来仰慕你、朝拜你,才有了我们今生的相遇;也养育了熊希龄和这里千千万万的苗家儿女,他们世代用歌声、舞姿演绎你的神韵。古城的一砖一瓦写满了沧桑史诗,厚重的木门,沉重的铁门有着檀的馨香,金戈铁马的辉煌。自你栖落在这里,梧桐树也因你名满天下,也注定我们在此相遇、相知。


       “湘西落双凤,古城沐祥瑞。”依依惜别你,心上写满了牵挂和相约,还停留在那个转角处;在携我飞往西域的银色“凤凰”上,我与此次在毛泽东文学院结下深厚情谊的俞倩结合此行遇到你的奇遇、奇缘,共同为自己量身定制地推敲出这一句诗,以示慰籍。




责任编辑:河汉女   雪儿

主编:木子(相思枫叶丹)

主编微信:tiantian19890902

        1、唯一投稿信箱: 241618280@qq.com 作品+简介+照片+微信号请在主题处注明微信平台原创独家授权”,否则不予发表。谢绝抄袭、一稿多投、违法及侵害他人权益内容,文责自负,与本平台无关。

        2、“赞赏”金额的2/3为作者稿费,1/3用于平台运转和发展,无赞赏则无稿费,发表后第四天结算,后续赞赏不再发放,不同意此规则者请勿投稿。稿费红包24小时不领取,视为自愿赞助平台。

        3、编辑部有文稿编排、版面设计权利,不负责校阅修改文稿、不提供制作预览。所有文章在新浪博客、新浪微博同步发表。发表20篇以上文章的作者,可申请制作个人微刊文集

       4、本期已获授权,转载请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