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赫敏已经嫁给哈利(6)-《哈利波特》隐藏的科学密码

预言家日报 2018-04-26 09:52:16

预言家日报


为什么说赫敏已经嫁给哈利-《哈利波特》隐藏的科学密码

来源:人人网

作者:李雨斐

http://blog.renren.com/blog/44551476/865922831

(本文中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转载请注明原来源及作者)

 

转 | 为什么说赫敏已经嫁给哈利-《哈利波特》隐藏的科学密码

目 录

1、《哈利波特》是什么书

2、霍格沃茨是所什么学校

3、魔法和科学的对立统一

4、魔法石到底是什么东西

5、死亡圣器的隐喻是什么 

6、赫敏格兰杰和时间沙漏

7、哈利波特和厄里斯魔镜 (完结)

—————————————–


6、赫敏格兰杰和时间沙漏

距离上次更新,已经有一个月了。拖了这么久倒不是因为国庆长假,而是行文至此,快要完结,总感觉应该更加慎重一些,于是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把哈利波特的小说和电影又完完整整地复习了一遍。虽然我绝不算是个资深哈迷,但几年前倒也囫囵吞枣地读过一遍英文原版(看的是美版,因为排版比较好一些),听过一遍英文的有声书,看过2-3遍中文译本,2遍以上的电影。按说看的次数也不算少,可是毕竟时间隔得久了,很多情节就会忘记。比如我曾经错把金妮的前前男友的名字记错成前男友的名字…… 这次重读解决了我以前一直萦绕在心中的一个疑问:

电影到底能够重现原著多少的剧情?(元芳,你怎么看?)

上面是我这一个月的复习成果,有几本书还是第一版,所以难免有些破损。当然没读过原著的同学可能除了书的破损之外还注意到了一点,就是:这七部小说,并不是一样厚的,而且差得很多。

这也是我在第一次看哈利波特的电影的时候,就存在的疑问:第一部都拍了2个多小时还只能拍出一半的剧情,后面的电影岂不是要看一个下午!当然电影编剧绝对没有我这么白痴,而是采用了压缩剧情的方式来处理。东删一小段,西删一大段,删来删去发现剧情合不上了,再这改改那改改,把甲做的事情给乙来做,把上学期发生的安排在下学期。只可惜在勉强保证“主线剧情”完整的基础上,“支线剧情”则惨遭屠戮,甚至很多主线剧情也只能用一两句台词和一两个画面来应付。只有看过小说的才知道,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事情,矛盾是怎么酝酿的,怎么产生的,怎么发展的,怎么碰撞的。所以后面的几部反倒不如前两部长了。


之前看电影的时候一直有个模糊的印象:电影仿佛是小说的插画,虽然好像什么情节都提到一点,但也仅仅是提到一点而已。因为翟老师的文章是“基于电影”的,所以和原著有出入也是在所难免,事实上这个在《赫不嫁哈》原文留言里也是争议颇多的一个方面。出于对翟老师的尊重,我一直试图避开这个话题,因为似乎翟老师对考据癖的“原著党”、“细节党”很是反感,但重新看过一遍电影后,还是觉得这是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而且发现了翟老师“忌讳原著”的真正原因。

如何量化电影到底删掉了原著的多少剧情呢?(元芳,你怎么看?)

首先是找一组参照物。我选择了5部非常知名的电影,找到他们英文的原版剧本,把剧本保存为纯文本格式,然后列出剧本文本量大小和电影时长:

从上表可以看出,剧本的文本量和电影长度确实是存在一个大概的比例关系的。我们把这个系数记作“平均文时比”。由于样本容量偏小,“平均文时比”肯定不会特别精确,好在我们只是看一个大概的估值,误差并不会对结论造成太大影响。(P.S.为什么采用剧本来比较呢?因为剧本剧情和电影剧情一般来说是1:1还原的,感谢刘云翔同学的提醒)

从图表也可以看出,文本量和电影长度确实符合一定的规律。

那么如法炮制,《哈利波特》又如何呢?

通过乘上“平均文时比”这个系数,可以大概地得出《哈利波特》电影能够还原小说剧情的比例(以下记作“转化率”):

并不出乎意料,这个数字只有24%。而且即使是前两部,也不到50%(值得一提的是,此处选择的电影版本为蓝光高清加长版,比影院放映的版本略长,在计算片长时,片尾字幕也算在内,不然转化率会更低)而最低的是第5部,仅有11.68%。有趣的是,这一部小说是最长的,电影却是最短的,可能编剧删到最后已经收不住了吧。

当然了,也会有童鞋指出,剧本的写作方式和小说不同,能够用剧本和小说的文本量大小来进行类比吗?(元芳,你怎么看?)

既然如此,我们再换一种思路。必须承认,电影和小说是两种不同的艺术形式,电影有小说所不具有的画面表现力,更直观,能让人更快地进入剧情。但文字和画面形式不同,怎么才能对两者叙述的剧情量化比较呢?

虽然在场景的描绘和人物动作处理上,电影和小说的表现手法不同,但是他们都有一项重要的推动剧情的要素,就是人物对话。我们把小说和电影中的人物对话提取出来比较文本量大小,便能大致看出两者的剧情存在多大的悬殊。

必须指出,此处比较的文本量,是中文的字数。虽然存在翻译的误差,让这个数字不会太精确,但由于英文的前引号和后引号是一样的,所以没办法通过程序快速提取小说中的对话文本,只好退而采用中文来对比。

可以看到,8部电影整体的转化率甚至比之前计算得出的还要低,只有不到16%。这是甚么概念?就是说在原著中人物所说的10句话,到电影中已经被删得只剩1句半了。

当然了,毕竟我们用中文来进行比较,好像还是有点缺乏说服力哈,那么我们再换一种方式好了。用原版英文的,而且用和电影相似的表达方式的。有没有这种东西呢?(元芳,你怎么看?)

有声书。

有声书就是小说的朗读版。我们可以把他理解成为一部全程连贯画外音、没有画面的电影。当然把有声书和电影进行比较的前提是,我们必须假定他们剧情推进的速度是一样的。哈利波特的朗读版,英文的有2个版本,一个是由Stephen Fry朗读的英版,一个是由Jim Dale朗读的美版(其实英美版差异不大,主要是某些词的差别)。这两个版本除了口音的差距,最大的差距就是语速。Stephen Fry朗读的语速较慢,而Jim Dale朗读的则比较快。假设电影的剧情推进较快,为了能和电影推进速度相当,我们采用Jim Dale的版本来进行比较(个人感觉朗读版对话的语速有时甚至略快于电影)。

有趣的是,这次比较得出的结论,和上面用对话文本量得出的结论极为相似。

如果不细看,这个图表和上面的那张还挺容易搞混的。

综合前面的三种不同的统计方法,我们可以看出,原著和电影在剧情的容量上存在相当大的差距。简单来说,哈利波特的电影改编更像是给哈利波特的读者一个视觉再现小说场景的平台,而不是要把整个故事完整地讲完。所以我一直很担心没看过原著就看电影的孩子是否能够真正理解剧情。

前不久有个远在澳洲的同学问我,为什么邓布利多要让斯内普杀了他?他说非常喜欢这部电影,已经看过三遍了,可是还是有很多疑问。我记得这个问题在电影里其实是有提到的,在斯内普最后的记忆一段。但基于诲人不倦的心态,还是卖了个关子,推荐他看看原著,哪怕只看第七部也好。当他看完第七部时大发感慨:尼玛电影和原著一比简直弱爆了,剧情苍白无力啊,而且第七部还是用了2部电影来拍的有木有……

基于电影和原著的剧情量差距如此悬殊,也就不难看出翟老师为什么选择电影作为切入的工具了。首先这绝不是因为翟老师没读过原著(翟老师也承认自己读过)。因为没读过原著不可能对哈利波特有这么深刻的见解,比如对家养小精灵是奴隶阶级的暗喻,电影中家养小精灵戏份很少,没读过原著是不会有太深的印象的,而赫敏所成立的“家养小精灵权利促进会”也是只有在原著中才有的情节。那么为何选择电影呢?当然首先是因为电影的受众较广,画面比较有感染力;但重要的一点因素就是电影包含的信息量较少,更容易强行加入自己的东西。

举个简单的例子:

电影版:
泰晤士河畔发现无名女尸。该女尸穿着红色上衣。
元芳,你怎么看?

元芳:大人,此事必有蹊跷,依我看,此人应该是自杀。首先,泰晤士河畔是自杀的多发地段,其次,死尸穿着红色上衣,应该是想增加怨念值。这应是一起因情所致的自杀案件,女子所仇恨的是男友和小三。这起案件的发生说明英国民众在后金融危机时代所产生的恐慌已经蔓延到家庭和生活的各个方面。

有没有错?虽然从情理上确实是说得通……但是总感觉有很多武断的成分是不是?不能说错,但是也未必就是对的。因为信息量不足。

原著版:
泰晤士河畔发现无名女尸。该名女子身高5英尺7英寸,白种人,着红色上衣,白色短裙。双臂被绑于身后,头颅及手脚下落不明,无法确认指纹。该女子身上多处有钝挫伤,有性侵痕迹。身旁有空的黄色手提包,其中未找到身份证明及财物。
元芳,你怎么看?

元芳:大人,此事必有蹊跷,依我看,此人应该是自杀……

噗!蹊跷你妹啊!自杀你妹啊!这朵女子是得有多大的超能力才能把自己搞成捆绑碎尸然后自杀的!

而《赫不嫁哈》的论证恰恰就像是前面元芳的论断一样,基于不完备的事实,截取对结论有利的片段,忽略其背景和前后文描述,构造了一个看似合理的证据链。但事实却是,在完整的信息面前,这些证据链都是脆弱而不攻自破的。

我们再来看看翟老师《为什么赫敏不能嫁给哈利》中是如何论证的:

——魔法世界是贵族社会。
——哈利波特是贵族血统,赫敏是平民。
——哈利是贵族、是王、是统治者,哈利有优秀的品德,王者风范。哈利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在问题的处理上时刻展现了统治者的头脑,尊重规则但是敢于挑战规则(哈利不遵守校规是挑战规则)。
——赫敏虽然聪明,但是是小聪明,是卑微的底层社会偶然得到了加入上层社会机会的女屌丝。赫敏害怕破坏规则但是不尊重规则(她用了混淆咒来让罗恩通过魁地奇球队选拔测试是蔑视体育规则)。
——通过各种桥段的截图来证明哈利闪耀着王者的光辉,赫敏则是一身酸臭的泥泞。所以赫敏配不上哈利。

真相果然如此吗?

首先来看这张剧照


这是翟老师揭批赫敏七大罪状中屡次使用的一张图,并因此而指责其对体育精神的蔑视。图中赫敏在使用一种混淆咒,在原著中,虽然没有对施咒进行直接的文字描述,但是当哈利询问她时,她承认了:

“据我看,”哈利小声说,“麦克拉根像是中了混淆咒,而他当时就站在你的座位前面。”
赫敏脸红了。
“噢,好吧,是我干的,”她小声说,“但是你真应该听听他是怎么议论罗恩和金妮的!而且,他的脾气坏透了,你看见他落选后是个什么反应——你肯定不希望球队里有这么一个家伙。”
“对,”哈利说,“对,我想确实是这样。但那不是作弊吗,赫敏?我是说,你还是个级长呢,是不是?”
“哦,你小声点儿!”赫敏断喝道,哈利暗暗地笑了。

在这段描述中,我们知道她的确是用了混淆咒。但如果考察前后文的环境,会发现这并不是真正意义的体育比赛,而是一场球队的选拔,比较类似面试的环节。而她使用咒语的动机也不仅仅是希望罗恩能够当选,而是希望哈利有一支团结的球队。因为麦克拉根是一个影响稳定的“危险分子”。

而赫敏对违反体育比赛规则是坚决反对的。所以当她看到哈利往罗恩的汤里加福灵剂的时候,才会非常生气(虽然实际上没加,但罗恩并不知道,而且并没感到任何愧疚)。

赫敏的努力确实换回了一段时间的安定团结,然而当罗恩喝了毒酒中毒后,哈利不得不再次启用麦克拉根。这段比赛在电影中当然是老实不客气地被删掉了:

他没再说话,大步走到球场上,迎来震耳欲聋的欢呼和嘘声。没有什么风,白云朵朵,时而有耀眼的阳光射出。
“麻烦的天气!”麦克拉根给队员们打气说,“古特、珀克斯,你们要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飞,让对方看不到你们过来——”
“我是队长,麦克拉根,不要再指导他们了,”哈利恼火地说,“到球门那儿去。”
麦克拉根走了之后,哈利转向了古特和珀克斯。
“记着要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飞。”他不情愿地叮嘱道。
………………
哈利举目四望寻找飞贼,却不见它的踪影。过了一会儿,卡德瓦拉德进了一球。麦克拉根在那儿大声指责金妮丢掉了鬼飞球,结果没注意大红球从他左耳边飞了过去。
“麦克拉根,请专心干你该干的事,不要干涉别人!”哈利转过身冲着他的守门员吼道。
“你也没做个好榜样!”麦克拉根也吼道,面孔通红,怒气冲冲。
………………
“赫奇帕奇队七十比四十领先!”麦格教授朝卢娜的麦克风中喊道。
“是吗,已经这样了?”卢娜茫然地说,“哦,看哪!格兰芬多的守门员抓住了一个击球手的球棍。”
哈利在空中急忙转过身,果然,麦克拉根出于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原因,从珀克斯手里夺过了球棍,好像在示范怎么向飞来的卡德瓦拉德打游走球。
“把球棍还给他,回球门里去!”哈利咆哮着朝麦克拉根冲了过去,麦克拉根朝游走球狠抽一棍,球打飞了。
一阵头晕目眩的剧痛……一道亮光……远处的尖叫声……然后像在长长的隧道里坠落……
………………
“头骨碎裂,”庞弗雷夫人急忙走来,把他按回枕头上,“不用担心,我立刻就缝合了,但你要住一晚上,几小时之内不可用力过度。”
“我不想在这儿过夜,”哈利愤怒地说,一边掀开被单坐了起来,“我想找到麦克拉根,把他杀了。”

这恐怕是哈利在魁地奇生涯中受伤最严重、输得最惨的一次比赛了。之前的几次受伤,好歹都还赢了(除了遇到大量摄魂怪的那次),而这次是连飞贼的毛都没碰到,就被自己球队的守门员从自己球队的击球手中夺到的自己球队的球棍打来的鬼飞球给击中,把头骨都给打碎了。

“你知道我们输了多少?”他咬着牙问罗恩。
“嗯,我知道,”罗恩抱歉地说,“最后比分是三百二十比六十。”
“精彩,”哈利说,气得眼睛都红了,“真精彩!等我抓住麦克拉根——”

发飙有什么用?谁让你不早听赫敏的。

类似的事情在原著中还有很多,如果你留心去看,会发现一个奇妙的事情:

She is always RIGHT!

虽然必须承认,赫敏的这种一贯正确性,常常是令人不愉快的,并伴随着类似麦格教授一样的管教口吻。

再比如这个场景:

这个场景被翟老师标记做“诱乌姆里奇”,然后作为证据之一来批判赫敏的“小聪明”。在如此紧张的关头,能够想到用“秘密武器”来诱使乌姆里奇走进禁林是小聪明还是大智慧我们暂且不谈,首先必须搞清楚,是谁造成的这种紧张局面?

是哈利波特。哈利不听赫敏的劝告,不用心地学习大脑封闭术,被伏地魔诱导看到了并不存在的小天狼星的困境而想去营救他。赫敏只是为他擦屁股而已。


“我正想说—— 伏地魔了解你,哈利!他把金妮带到下面的密室,就是为了把你引到那里,这件事也一样,他知道你是那—— 那种会去营救小天狼星的人!如果他只是想让你进入神秘事—— ”
“赫敏,不管他这么做是不是为了把我引到那里,那都不要紧—— 他们已经把麦格送到圣芒戈医院去了,在霍格沃茨我们找不到凤凰社的人来说这件事,而且如果我们不去,小天狼星就死定了!”
“可是哈利—— 如果你的梦是—— 只是个梦呢?”
哈利失望地大吼了一声。赫敏向后退了好几步,显得很惊恐。
“你不明白!”哈利朝她喊道,“我不是在做噩梦,我不只是做梦!你认为学习大脑封闭术都是为了什么,你认为邓布利多为什么不想让我看到这些事情?因为它们是真的,赫敏—— 小天狼星确实被抓住了,我看到他了。伏地魔抓住了他,而且没有别人知道,那就意味着我们是惟一能救他的人,如果你不想这么做,那没问题,但我要去,明白吗?而且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在我从摄魂怪那里救出的人是你自己的时候,你并没有觉得我太喜欢救人,还有—— ”他朝罗恩转过身,“—— 在我从蛇怪那里救出的人是你妹妹时—— ”
“我从来没说过自己有这种感觉!”罗恩激动地说。
“可是哈利,你刚才说了,”赫敏激烈地说,“邓布利多希望你能学会不让这些事情进入你的大脑,要是你正确地运用了大脑封闭术,你就绝不会看到这—— ”
“如果你认为我会装出没看到—— ”
“小天狼星告诉过你,没有什么事情比学习封闭你的大脑更重要了!”

即使哈利一味地固执己见,赫敏也没有因此而不去理睬他,而是积极地帮助他修正方案。虽然哈利没有听从她的意见最终造成了小天狼星的死亡。

当然,凡是读过原著的读者,都能一眼看出《赫不嫁哈》论证中所举的例子,在原文中真相是个甚么样子。至于斗龙和山怪这种浅显的地方,在此就不做过多吐槽了,这一篇槽吐得比我好得多。
http://blog.renren.com/blog/328692914/871726179

再比如说《赫不嫁哈》中指出赫敏和乌姆里奇的相似性,因为“她们都酷爱考试”,而“酷爱书本”也成了赫敏的七宗罪之一。我很难想象读书甚么时候也成了罪恶(当然历史上确实存在这样的特殊时期)。

赫敏和乌姆里奇“酷爱考试”的方式是一样的吗?赫敏喜欢考试,是因为考试可以证明自己,而乌姆里奇只是通过监考来体验权力。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立场。就像我喜欢钓鱼,是因为钓鱼本身的乐趣,而渔场老板喜欢别人去钓鱼,是因为钓鱼可以给他带来利润一样。

乌姆里奇如果有赫敏一半的知识和能力,就不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事实上她并没有像赫敏一样对魔法拥有热情、掌握技巧。这在电影里可能表现不多,但是书中有非常详细的描述,比如她对弗雷德和乔治做的恶作剧毫无办法:

可能没有人会很快忘记弗雷德和乔治。首先,他们没有说明该怎样消除现在填满城堡东侧六楼走廊的沼泽。曾经有人看到,乌姆里奇和费尔奇想尽各种办法消除沼泽,但是没成功。最后,这块地方被拉上绳子隔开了,费尔奇气得咬牙切齿,接下了用平底船载着学生穿过沼泽送他们去教室的任务。哈利确信像麦格和弗立维这样的老师眨眼之间就能消除沼泽,但是就跟面对弗雷德和乔治的嗖嗖一嘭烟火的时候一样,他们好像更乐意看着乌姆里奇在那里白费力气。

而真正厉害的巫师绝对不会连这个恶作剧都处理不了。在第五部最后,“弗立维去除了弗雷德和乔治的沼泽,”金妮说,“只用了大约三秒钟的时间。”

赫敏就完全不同了。她并不像翟老师描述的是一个“书呆子”,恰恰相反,她是个从理论到实践都相当出色的牛人。因为魔法本身就是一门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学问,如果只有理论,也就不会有麻瓜和哑炮了。赫敏在第一堂魔咒课上,就表现出非凡的实力,她是第一个把羽毛轻轻松松漂浮起来的人。

这种出色的实践能力表现在每一门课上,而论格斗能力,赫敏也绝对不差。比如在DA练习的时候,赫敏轻松地打败了罗恩:

而赫敏的理解力和政治敏锐度也是相当高的:

如果说赫敏有甚么不招人待见的地方,可能就是她得理不饶人,有时候会摆出一副强硬的态度。换句话说,有点自以为是。但如果她总是对的,还有甚么可说的呢。只是因为她的确做得比别人好,的确比别人聪明,就不能有点小脾气了么?她的这种强势的态度,倒有点像一个人:

Sheldon和赫敏一样,也是个天才。不同之处在于,一个是魔法界的天才,一个是科学界的天才。他们的智商都很高,脾气多少也有点相似。但是相较之下,赫敏的情商简直比sheldon高出若干个数量级。即使是在哈利波特的世界里,赫敏的情商也是数一数二的。比如她敏锐地洞察了哈利和张秋的感情。比如她恨铁不成钢地跟哈利和罗恩解释张秋为什么会哭。再比如当她得知哈利因为以要见她为由终止约会时的无奈:

“对了,我忘了问你,”赫敏望望拉文克劳的桌子,轻松地说,“你跟秋的约会怎么样?你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
“咳,别提了。”哈利拉过一盘大黄酥皮饼吃起来,“一塌糊涂。”
他跟她讲了帕笛芙茶馆里的事。
“就这样,”几分钟后他讲到了结尾,最后一点酥皮饼也消失了,“她跳起来说‘再会,哈利’,就跑出去了!”他放下勺子看着赫敏,“这是为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赫敏望着秋的背影,叹了口气。“噢,哈利,”她悲哀地说,“我很难过,但你真是缺点儿心眼。”
“我缺心眼?”哈利不平地说,“前一分钟还挺好的,下一分钟她却告诉我罗杰戴维斯约过她,还说她在那个叫人腻味的茶馆里跟塞德里克亲嘴—— 我能有什么感觉?”
“噢,你看,”赫敏用对一个情绪冲动的小毛娃解释一加一等于二那么耐心的口气说,“你不应该在跟她约会的时候说你要见我。”
“可是,可是—— ”哈利急道,“是你叫我十二点去见你,把她也带去,我要是不告诉她,怎么能—— ?”
“你应该换一种方式说,”赫敏用的还是那种能把人气疯的耐心口气,“你应该说真烦人,我逼你答应去三把扫帚,你实在不想去,很想一天都陪着她,可惜没办法,请求她跟你一起去,希望这样能早点离开。还可以说说你觉得我长得多丑。”赫敏补充道。
“可我不觉得你丑啊。”哈利迷惑不解地说。
赫敏笑了。

而真正促使哈利和金妮在一起的人,也是赫敏。在第六部的末尾,金妮坦承赫敏对她的建议:

“我其实一直没有放弃你,”金妮说,“没有真的放弃。我一直存着希望……赫敏叫我投入生活,试着跟别人相处,在你周围放松一些,因为,你还记得吗,以前只要你在屋里,我就连话也说不出来。赫敏认为,如果我拥有更多的——自我,你或许就会更加注意到我。”
“赫敏真是个鬼灵精,”哈利说着,想让自己笑一笑,“我真后悔没有早一点问你。不然我们可以有很长时间……好几个月……也许好几年……”
“但是你一直忙着拯救巫师界呢。”金妮嗔笑着说,“唉……其实我并不感到意外。我早就知道最后会是这样的结局。我早就知道你不去寻找伏地魔是不会甘心的。也许正因为这个我才这么喜欢你。”

如果没有赫敏的建议,金妮也就依然是一个看了哈利就脸红心跳说不出话的姑娘,哈利在金妮心中也就依然是一个偶像而不是配偶的存在。而对哈利而言,金妮也就仅仅是千百个因为他是“被选中的男孩”而痴迷的女孩中的一个而已。

赫敏,似乎洞察了一切。

为什么赫敏总是对的呢?元芳,你怎么看?


好吧,原因很简单,赫敏是整个故事中,最接近神的一个人。《哈利波特》的创世者是谁?是罗琳阿姨。罗琳相当于是《哈》世界的上帝。而赫敏,众所周知,是罗琳本人的影子,所以赫敏的地位相当于耶稣。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

前面曾经提到赫敏的名字Hermione,是Hermes的女式变体。为了省得大家翻找,在此复述一下:赫尔墨斯是生活在公元前1900年的一位埃及法老,精通自然科学。法老“赫尔墨斯”被看作是众神信使,向人间传递神的旨意。他的全名是Hermes Trismegistus。trismegistus的意思是“被三次赞颂”。传说赫尔墨斯的父亲就是托特神(Toth)。托特是埃及的知识之神,据说他负责掌管时间,并创造了书写、数字和一切科学。赫尔墨斯还有一个儿子,名叫塔特(Tat)。这三个人合在一起,就成了人们世代口耳相传的英雄——“赫尔墨斯神”。当人们说起“赫尔墨斯”时,指的其实就是这三位一体的“三次伟大的赫尔墨斯”。 (P.S.众所周知,赫尔墨斯是希腊神宙斯的儿子,他是如何与Thoth混合为一体的,这段神话的演变就不在此详述了,给个维基链接大家研究一下吧,http://en.wikipedia.org/wiki/Hermes_Trismegistus 感谢马希铮童鞋的提醒)

赫尔墨斯学说对后世神秘学的产生和发展的重要性在此就不做赘述。单看赫尔墨斯的神性:赫尔墨斯是甚么神?他在希腊传说中是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离太阳最近的行星——水星就是赫尔墨斯的化身。传说他发明了尺、数和字母,是神的使者。

赫敏在小说中的地位也相当特殊,她不但是罗琳的影子,也是罗琳的使者。很多信息,要通过赫敏来传达给读者。

    赫敏小声说:“这里施过法术,看起来跟外边的天空一样,我在《霍格沃茨,一段校史》里读到过。” 
………………
    “说实在的,难道我是惟一一个不怕麻烦读过<霍格沃茨,一段校史>的人吗?”赫敏对哈利和罗恩没好气地说。“很可能。”罗恩说,“为什么?”“因为这座城堡不仅仅有墙壁的保护,你们知道,”赫敏说,“城堡还被施了各种魔法,以防外人偷偷地进来。光幻影移形是进不来的。”

就连哈利和罗恩引以为豪的魁地奇,也有赫敏知道而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斯克林杰说,“飞贼本身就是个藏小东西的绝妙地方。我相信你们知道为什么呢?”
哈利耸耸肩膀,赫敏却做出了回答。哈利觉得,正确回答问题是赫敏的一种根深蒂固的习惯,她无法克制这种欲望。
“因为飞贼有肉体记忆。”她说。
“什么?”哈利和罗恩同时问。他们都以为赫敏的魁地奇知识少得可怜。
“正确,”斯克林杰说,“飞贼被放出来前,没有被裸露的皮肤触摸过,就连制造者也没有摸过,他们都戴着手套。飞贼身上带有一种魔法,它能辨认第一个用手触摸它的人,以防抓球时产生争议。这个飞贼——”他举起小小的金球,“——会记得你的触摸,波特。”
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每当罗琳要解释一件事情的时候,总会优先想到要从赫敏的口中说出。而整篇小说中最最神奇,最最imba,最最bug的一件道具,也仅仅交给赫敏来使用。这也是赫尔墨斯的父亲知识之神托特所掌管的领域。

我想大家明白我指的是甚么:


时间转换器。

《赫不嫁哈》中翟老师指责赫敏使用时间转换器是在“耍小聪明”。事实如此吗?原著中是这样解释的:

  “这叫做时间转换器,”赫敏低声说,“我们回来的第一天,我就从麦格教授那里得到了它。我整年都在用它,好赶上所有的课。麦格教授要我发誓不告诉任何人。她必须给魔法部写各种信,这样我才能有一个时间转换器。她必须告诉他们:我是模范学生,而且我将永远不把它用于学习以外的事..我一直在把它一小时一小时地转回去,这就是我能够同时上几门课的原因。”

时间转换器是魔法部神秘事务司所管理的一种魔法道具。赫敏通过麦格教授的申请合理合法地得到了它的使用权,而且仅仅只用来进行废寝忘食的学习,这哪里是小聪明,这是多么伟大的为魔法事业奋斗终身的觉悟!

当然我们也会怀疑,这到底合不合理?为了一个初中生的学业,就能够申请到魔法部的如此强力的魔法道具吗?

在整个事件的发生发展过程中,除了麦格教授、赫敏和魔法部有关部门,还有个重要的人物一开始就知道时间转换器的存在:邓布利多。

当然,对于校长而言,他肯定有权知道。但如果赫敏得到时间转换器这一事件一开始就是他策划的呢?

在第三部的时候,邓布利多尚未被魔法部孤立,头衔还是很多的:霍格沃茨校长;国际魔法师联合会(the International Confederation of Wizards)主席 ;威森加摩(Wizengamot)即巫师协会(the Wizard High Court)首席法师;梅林爵士团一级勋章(Order of Merlin, First Class),以这样的地位,想申请到时间转换器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那么他为何要费劲巴拉地给赫敏一个时间转换器呢?

答案可能很囧:因为他知道赫敏将会拥有一个时间转换器。

这就像是为什么第三部末尾,哈利能够在一大堆摄魂怪的袭击下成功召唤出守护神的原因: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做过了。他想起了过去曾经看到了来自未来的也就是现在的自己。

赫敏:“哈利,我不能相信—— 你召唤了能够赶走所有那些摄魂怪的守护神!这是非常非常高级的魔法..”
“我知道这次我能做到了,”哈利说,“因为我已经做过了..这样说有道理吗?”

邓布利多并不只是在这一件事情上体现了超越时间的洞察力,在很多时候,他似乎都知道未来将会发生什么。甚至是他死后留给哈利、赫敏、罗恩的三样东西,也的确都发挥了它们的作用。这又是为什么呢?

时间转换器的存在,让哈利波特这部作品看起来更加的像一部科幻了。因为时间旅行是科幻小说的热门话题之一。但同时,时间旅行也带来了很多问题。最经常遇到的是著名的“祖母悖论”:如果能够回到过去,一个人不小心杀死了他的祖母,那么他还会存在吗?如果他不会存在,他又怎么能杀得了他的祖母呢?

也有读者指出,既然存在时间转换器这么imba的东西,为什么没有人转换到伏地魔法力无边之前解决他呢?或者比如说,有人被伏地魔杀了,那么伏地魔出现的历史地点已经锁定,为什么奥罗们不提前做好准备,回到过去来个伏击呢?

俄罗斯理论物理学家诺维科夫(Igor Dmitriyevich Novikov)在1980年代提出了一个有关时间悖论的规则,叫做诺维科夫自洽性原则,简单来说就是,我们可以回到过去,但是不能因此改变历史的进程。或者说,我们的世界是已经被改变过的最终结局。这也许正是邓布利多能够洞察一切的真正原因。

赫敏曾经以为,邓布利多让她和哈利回到过去,是为了改变什么。但事实上,她们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是重演了一遍历史。他们出现在他们曾经出现的地方,做了曾经做过的事情。过去的他们看到了未来的他们,整个历史是个连续的、循环的历史。

就像是《步步惊心》中的若曦:她知道在18世纪清朝的“九龙夺嫡”历史中八阿哥胤祀向皇位的企图心会最终导致在其四皇兄胤禛登基后将身败名裂,最后在狱中离世。 但她想要改变历史的努力,却恰恰使胤祀和胤禛成为了敌人。最后胤禛为了生存便争夺皇位,登基后将胤祀囚禁,最终死在狱中。

这种符合命定悖论的结果可能让渴望自由意志的人懊恼不已,因为这几乎是宿命论的翻版:我们无法创造未来,未来就像是已经写在书上的故事,即使我们回到过去,也无法改变历史,因为对于过去而言,未来的我们已经在整个方程式的计算之中了。

所以,是的,根据历史,赫敏的确是嫁给了罗恩,但这绝不是因为赫敏配不上哈利,恰恰相反,因为赫敏的近神性,这符合神话故事中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屌丝和女神的配搭。比如七仙女和董永,比如织女和牛郎,比如三圣母和刘彦昌,比如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哎,好像哪里有点怪怪的)

但无论怎么说吧,赫敏和罗恩这一历史即使读再多遍的小说,看再多遍电影,也无法改变。即使哈赫党哭天喊地冰天雪地裸体跪求也无法改变。

什么?等等,等等等等……

你的题目不是《为什么说赫敏已经嫁给哈利》了吗?

还好,我们还有最后一章来解释这一问题。

 

来源:人人网

作者:李雨斐

http://blog.renren.com/blog/44551476/865922831

(本文中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转载请注明原来源及作者)

 


 

预言家日报:

学习交流QQ群:281323434

投稿邮箱:abcd423@163.com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