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

总希望你过得好 2018-05-26 16:00:33

《三体》 --- 一切都将逝去,唯死神永生。

“黑暗森林”里,文明1愉快地唱着小曲,偶然发现在丛林深处里的一点躁动,ta只一顿,接着,继续愉快地唱起了那首未完的小曲,顺便抛出了一张二向箔。

是的。 毁灭你,与你有何相干?


内容简介 · · · · · ·

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进行的同时。军方探寻外星文明的绝秘计划“红岸工程”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但在按下发射键的那一刻,历经劫难的叶文洁没有意识到,她彻底改变了人类的命运。地球文明向宇宙发出的第一声啼鸣,以太阳为中心,以光速向宇宙深处飞驰……

四光年外,“三体文明”正苦苦挣扎——三颗无规则运行的太阳主导下的百余次毁灭与重生逼迫他们逃离母星。而恰在此时。他们接收到了地球发来的信息。在运用超技术锁死地球人的基础科学之后。三体人庞大的宇宙舰队开始向地球进发……

人类的末日悄然来临。

Set against the backdrop of China's Cultural Revolution, a secret military project sends signals into space to establish contact with aliens. An alien civilization on the brink of destruction captures the signal and plans to invade Earth. Meanwhile, on Earth, different camps start forming, planning to either welcome the superior beings and help them take over a world seen as corrupt, or to fight against the invasion. The result is a science fiction masterpiece of enormous scope and vision.   





作者:刘慈欣(大刘)

刘慈欣,男,汉族,1963年6月出生,1985年10月参加工作,山西阳泉人,本科学历,高级工程师,科幻作家,中国作协会员,山西省作协会员,阳泉市作协副主席,中国科幻小说代表作家之一。



输12

揭露人性

本文首发于2017年6月1日《南方周末》)

《三体》当然是一部科幻作品。不过,我们看待《三体》的视角,却不必局限于此。在《三体》的世界中,吸引我的,始终是各种各样的人,和他们在或极端、或舒缓的生命处境中所表现出的人性状态。

人和人性问题,是构成一切小说意义和价值的生命线。如果没有对于现实的人的关切,科幻小说是不会成立的。所有宏远辽阔的空灵,要想在故事中幻化出奇妙的文学力量,都必须依托于它对“像我们这样的生灵,在灵魂最深的地方,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以及“我们究竟可以过什么样的生活”这些问题的回答。

《三体》这部小说里面记载的全是人,活灵活现的、自私自利的、蝇营狗苟的、短视的、狭隘的、随时为了今天过上好日子就可以不顾明天的人。也许我们今天非常熟悉这种类型的人,因为他可能就是你、就是我、就是现代世界中苟且着的每一个人。

但这样的人也是特别的,只存在于特定的历史世界中。我们这个时代之前,人可能不是这样的;我们这个时代之后,人则是未知的。阅读《三体》的一项重要价值,就是在小说所刻画的极端处境中(人类整体面临灭亡),我们能够获得重新思考一些重大问题的机会。比如说,我们这种人,此时此刻生活着的现代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在一个宏大的富有美学意义的灭亡和毁灭面前,现代人最终能表现出什么样的特质?究竟还有没有什么东西最终能救赎我们?面对不可逃避的苦难命运,人能否逃离尘世生活中无法摆脱的机心,恬淡自得地面对注定的消亡?

这些问题之所以是重大的,是因为思考它们有助于我们更充分地理解自己,并在这种理解的基础上,学会妥当把握自己的当下生活。尽管三体星人入侵这样的极端事件是幻想的产物,但生活在这充满苦难与不如意而又无可奈何的“人间世”(庄子语),我们总是希望能心安。

但《三体》对这些问题的思考,在基调上却是极端黑暗、灰色、悲观的。在阅读中,读者不免常常和作家一起,陷入那由想象构建出来,却如此真切熟悉的焦虑之中。在小说中,作家深受这种焦虑困扰,企图克服,最终没有成功。平庸、狭隘、短视、焦躁的丑陋人性境况困扰着他。在小说的结局处,作家扔出了“二向箔”,毁灭了所有陷溺于这种人性境况中的人。

正因为对那黑暗悲观的“人间世”的刻画,《三体》激起了读者内心的共振,成为了一部全球流行的杰作。撇开奇幻凌绝的科技想象,在我的眼里,《三体》同样也是一部好的纪实小说。它不仅想象宇宙和未来,也记叙地球和现在。作家把他感受到的那个狂躁不安的现实人性世界撕开来给我们看。而我们呢?是不是也要一点点把它合上,去思考现代人的出路和希望?

(作者为中山大学教师)


脑洞大开

《三体》那本书里,半人马座的三颗星,就是“三体运动”中的“三体”,三颗恒星的光和热蕴育了一种智慧生命。

二向箔是一种典型的降维武器,出自中国科幻作家刘慈欣的《三体3:死神永生》。 宇宙在黑暗森林状态下,星际文明间一种极为基础的毁灭性武器。首次出现于该小说中一艘来自歌者文明"母世界"的宇宙飞船。

所谓曲率驱动的概念就是指通过对时空本身的改造来驱动飞船,利用物理学定律中的漏洞来打破光速不可超越的限制。

文海拾贝

死亡是一座永恒的灯塔,不管你驶向何方,最终都会朝它转向。一切都将逝去,只有死神永生。

但黑暗森林中有一个叫人类的傻孩子,生了一堆火并在旁边高喊:我在这儿!我在这儿!——罗辑

在太空中,极权只需五分钟——受审中的青铜时代号舰员

“生存本来就是一种幸运,过去的地球上是如此,现在这个冷酷的宇宙中也到处如此。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人类有了一种幻觉,认为生存成了唾手可得的东西,这就是你们失败的根本原因。进化的旗帜将再次在这个世界升起,你们将为生存而战.我希望在座的每个人都在那最后的五千万人之中,希望你们能吃到粮食.而不是被粮食吃掉。”——智子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我们都是时间旅行者 

为了寻找生命中的光 

终其一生 

行走在漫长的旅途上 

安迪·安德鲁斯

我看到了我的爱恋
我飞到她的身边
我捧出给她的礼物
那是一小块凝固的时间
时间上有美丽的条纹
摸起来像浅海的泥一样柔软
她把时间涂满全身
然后拉起我飞向存在的边缘
这是灵态的飞行
我们眼中的星星像幽灵
星星眼中的我们也像幽灵


                                    -歌者


COSMOS

Ending

是的,《三体》。我爱你,与你何干?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