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知道你不是在梦中?

无名泽 2018-11-07 11:27:18

原创科幻小说设定,禁止剽窃思路。


你以为你醒着,你怎么知道你不是在梦中?

睡梦中的人极少有知道自己是在做梦的。

其实,一个梦就是一场人生。

只要有一个高能力的导梦师和守梦人,那么你每次睡觉的8小时都可以是一场精彩的人生。

有人把这个做梦的过程叫做穿越。

有人把这个过程称为轮回。

其实做梦的时候你就是一个植物人。

其实你一直都生活在培养液里。

其实你从来就没睁开过眼睛。

其实你从没吃过饭,从未走过路,从未穿过衣,一直在睡觉。

第一个梦

在这个世界里,你是一个15岁少女,生活在一个王府里。你的身份是一个侍妾。侍妾是王府里地位最低的存在,就是端茶倒水的。王府是个等级森严的地方,同时也是个阴森恐怖的地方。但对此你一无所知。直到有一天,跟你交好的一个小妹妹被做成了肉酱,被主人家族分吃了。但是,你虽然认识到了处境的可怕,仍然脾气不好,不愿意刻意控制自己的情绪和仪态。有一天,主人家请客,你去上茶的时候,因为客人相貌奇丑忍不住笑了一笑,被主人发现了,然后,你走下堂后,被一群人抓住,在水里洗了个澡,用绢帛束住手脚,盘腿坐在了一口大蒸锅里。你被训斥要面带笑容,保持好心情,因为心情不好时肉是酸的。一个小时后,你被当作一盘菜端上了桌,菜名叫清蒸小妾。

当然,当锅里温度升高到六七十度时,你就已经断了气,后面那些事是你在史书上读到的。


第二个梦

这是一个寒冷的世界,你是一个20来岁的少妇。北方的蛮人入侵的事儿早就传的沸沸扬扬,村子里大部分人都向南方逃命了,你没有,因为你有了身孕。你的丈夫是一个读书人,满嘴之乎者也,打仗百无一用。野蛮人来了,只有少数几个军人,就把你村子里一百多号人全俘虏了。男人都被一个个揪出去杀掉了,你和一对女人被捆着手拉着走,不时有皮鞭挥来,晚上还要被强暴。野蛮人把你们当军粮,一路走一路杀一路吃。终于轮到了你。你在被强暴时就死了。

在史书上,你们这群女人被称为两脚羊。

从梦中醒来,你愤愤不平的问:“为什么每次我都命运这么惨?”

导梦师雪妃说:“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你知道这世界有多残酷。”

“那为什么我每次都穿越成女人?”

“只有这样你才能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才不会怕死。”


第三个梦

这一次你又生在了王府,不过地位有所改善,你是王后的妹妹。你很美,又极善风情,国王喜欢你,跟你偷情,写下了“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的篇章。然而你的国王是一个只会吟诗填词的书生,你们的国家被北方的大国包围了,你的夫君不得不投降。你们被掠去北方,北方大国的皇帝是一个阴狠的淫棍,他是靠谋杀亲哥上位的,他贪恋你的美貌,然而你贞烈的死也不从。皇帝让人把持住你的手脚,霸王硬上弓。你悲戚地把遭遇说给前夫听,那个书生愤愤不平,写下了“春花秋月何时了”这首千古传唱的词。皇帝怒了,毒死了他。你不堪受辱,一死了之。

出梦后,你大声对雪妃嚷道:“赵光义太他妈人渣了,我要他付出代价!”

雪妃说:“这个倒也不难做到。放心,他会造报应的,下一次就成全你。”

第四个梦

这个梦里你的地位最低,是一名妓女,艺名李师师。你跟赵光义的直系后代很要好,他叫赵佶,画的一手好画。你惦记着前生的记忆,要姓赵的付出代价。于是你资助梁山强盗,给宋江送去九天玄女经,梁山被剿灭后,你让浪子燕青去北国搬兵,围了东京汴梁,把宋国的皇子皇孙后宫佳丽们一一虏去,百般凌辱。赵光义不会想到他的缺德在一百年后被狠狠地还在了后代身上。

第五个梦

这一次你是武媚娘,你穿越时已经即将黄袍加身。雪妃说这次主要训练的是你的组织能力,因为军事政治斗争是你必须修习的功课。你推平了反叛势力,让佛教发扬光大。为后世中国不再一味地被儒教愚弄铺平了道路。后来,你成为一款游戏的女主角,在里面你是中国文明的统治者和代表。


第六个梦

这次你终于不再是女人了,你成了拿破仑。在这一世,你统一世界的梦想注定失败,因为你不是生在中国。

“为什么这次我终于穿越成了男人?”

“因为拿破仑是外国人,你仍然能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

第七个梦

这个梦其实就是你活着的现实。但你以为你仍然在做梦,你发现自己又是是男的,而且是黑头发,但是从眉目看又不像是中国人。当别人问起你的名字时,你回答了拉丁语:“nemo。”nemo在拉丁语里是nobody的意思,也就是“不是谁,是个无名之辈,小人物,不值一提的人”。然而你不知道,在这个世界里,nemo却是救世主。其实这个世界早就被机器人统治了,所有人类都进了培养液,成为了充电电池。你的使命是把人类从机器人的奴役下解放出来,你需要统一世界,然后开启人类的宇航时代,也就是星辰大海。

其实故事一开始,你就已经处于培养液中了,所有梦境都是幻象而已。当你真正才从梦中醒来时,才发现原来身处一个巨大的空间战舰上,你已经冬眠了不知多少个年头,飞船即将着陆,但是前方的星球却已经有两种正在斗争的种族,你是人类殖民战舰的统帅,雪妃只是一个机器人而已,是你在地球上枯寂无聊时假想的女朋友。


附记:


清蒸小妾


《唐人说荟》卷五,张骞《耳目记》载:

“隋末,深州诸葛昂,性豪爽,渤海高瓒闻而造之,为设鸡肫而已。瓒小其用,明日大设,屈昂数十人,烹猪羊等长八尺,薄饼阔丈余,裹馅粗如庭柱,盘作酒碗行巡,自作金刚舞以送之。(“屈”即邀请之意。)昂至后日,屈瓒所屈客数百人,大设,车行酒,马行炙,挫碓斩脍,硙砾蒜齑,唱夜叉歌狮子舞。瓒明日,复烹一双子十余岁,呈其头颅手足,座客皆喉而吐之。昂后日报设,先令美妾行酒,妾无故笑,昂叱下,须臾蒸此妾坐银盘,仍饰以脂粉,衣以锦绣,遂擘腿肉以啖,瓒诸人皆掩目,昂于奶户间撮肥肉食之,尽饱而止。瓒羞之,夜遁而去。”


大意是,隋末的诸葛昂和高瓒这一对豪侈凶残之徒,彼此设宴相请,千方百计夸耀自己奢华,从吃动物开始发展到吃人了。高瓒之心狠毒,竟然把一对十来岁的双生子烹熟,宴请诸葛昂。去掉身体其它部分,将头颅、手和脚端上宴席,满座客人见是人肉,掩口欲吐。诸葛昂设宴回请的方式更让人吃惊,他让自己的一位爱妾敬酒,那妾无故笑了一下,诸葛昂怒叱她一顿,命令她退下。不一会,把这位妾整个放在大蒸笼里蒸熟,摆成盘腿打坐的姿势,放在一只特大的银盘子里,她的脸上重新涂好脂粉,身上用锦,就是盖着的意思,这道“菜”抬上来后,诸葛昂亲手撕她大腿上的肉给高瓒吃,同席的宾客都捂著脸不敢看。诸葛昂神态自若,撕扯妾的乳房上的肥肉大吃大嚼,尽饱而止。高瓒羞愧,连夜逃走。


两脚羊


公元316年,司马氏建立的西晋王朝在经历八王之乱后,国力损失惨重,虚弱不堪,最终被匈奴人灭国,北方和西域各胡族势力趁天下大乱之机入侵中原,大肆的屠虐汉民。史书上记载“北地沧凉,衣冠南迁,胡狄遍地,汉家子弟几欲被数屠殆尽。


我们许多人都读过鲁迅的《狂人日记》,里面对中国的几千年封建道德以“吃人”两字概括。这种“吃人”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吃人。但确实也有把人杀了吃的。吃人在中国可谓历史悠久,在春秋时期,齐国的易牙就把自己的孩子做成了菜给齐桓公吃,唐时的张巡守睢阳,粮草用尽时吃过人,黄巢造反时也吃过人。一些城池被围,人饿得受不了,就易子而食。但这些事情都是极个别的,或源于少数统治者的疯狂,或者是因为实在没有办法。但在中国的“五胡乱华”这一中国与人类历史最黑暗的时期,却有许多人被大规模地宰杀烹食。


入塞胡族中,羯、白匈奴、丁零、铁弗、卢水胡、鲜卑、九大石胡等部落主体中有相当多是金发碧眼的白种人,这些来自蛮荒之域的野蛮胡族还保留着原始的食人兽性,其中以羯族,白种匈奴,鲜卑族三族最为凶恶。


公元304年,慕容鲜卑大掠中原,抢劫了无数财富,还掳掠了数万名汉族少女。回师途中一路上大肆奸淫,同时把这些汉族少女充作军粮,宰杀烹食。走到河北易水时,吃得只剩下八千名少女了,慕容鲜卑一时吃不掉,又不想放掉,于是将八千名少女全部淹死,易水为之断流。


至于羯族就简直可以称之为“食人恶魔”了。史书记载羯族军队行军作战从不携带粮草,掳掠汉族女子作为军粮,羯族称之为“双脚羊”,意思是用两只脚走路像绵羊一样驱赶的性奴隶和牲畜,夜间供士兵奸淫,白天则宰杀烹食。羯族对汉族的血债实在太多,太子石邃比他爹石虎还要令人发指。如果说石虎是残暴荒淫的话,这个二十几岁的青年只能以变态来解释。在自己府上闲着无聊的时候就带着刀乱窜,碰到自己的侍女就把她的头砍下来,擦干净血放到盘子里面做成工艺品和部下观赏。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个恶魔竟然笃信佛教,他命令他所掳掠的汉族女子做尼姑,碰到漂亮的就先和她交配,然后就把这个倒霉的尼姑身上的肉割下来和牛羊肉混着煮,还把这种食品赏赐给部将吃,让他们猜测是什么原料做的。

有什么样的历史,就可能有什么的未来。因为人性是难以改变的,所以还是好好祈祷不要生在乱世,或穿越去了乱世,或任由我们生存的世界变成乱世吧。

友情链接